《养成反派小狼狗(穿书)》溪果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4-13 00:37:4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昏暗的房间,只有一根蜡烛上的烛火在跳跃,仿佛想要脱离棉芯跃向空中,压抑暗沉的光弥漫在带着些许腥臭的空气中。
      
      屋内摆着各种各样类似刑具的东西,唯有一张大床,没有床幔,孤零零又冰冷的靠墙摆着,上面的床褥和被子都是新换的,但床沿上有隐隐的暗红痕迹。
      
      少年穿着有些破损带着污渍的衣裳,瘦的几乎皮包骨的手紧紧环住自己,缩在床边,后面是寒意刺骨的墙壁。
      
      坐在另一边床边的男人带着恶心的笑容,情|欲和暴|虐在他浑浊的眼中似乎要爆发出来,面部更显狰狞。
      
      男人伸出手,脸上冰凉的触感让他感觉空无一物的胃里一阵翻滚,似乎有什么要涌上喉咙,身上不自觉的起着小疙瘩。
      
      贪婪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他。
      
      “这漂亮的眉眼,细腻的皮肤,啧啧啧,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指尖在他脸上轻点,冰冷的指甲轻轻刮着他的脸,让他心中涌起一阵狂躁的情绪,仿佛有什么猛兽要挣脱锁链逃出来。
      
      那双令人作呕的手下移,在他衣领处摩挲着。想起听到的和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身侧的手握成拳,他不禁发抖,因愤怒,也因恶心。
      
      带着酒味的热气喷洒在耳边,随之的臭味让他不由得屏住呼吸。
      
      “你乖乖的,等下才不会太难受。”低低的笑声在空旷寂静的房中格外清晰。
      
      少年紧紧的蜷成一团,缩在墙角处,一双眼在昏黄的烛光中黑的惊人,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的手,像只黑暗中被逼到绝路、伤痕累累却蓄势待发准备在临死前拼死一搏的小豹子。
      
      “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已经“纵容”他这么久了,今天他势在必得。
      
      正在那手落在少年胸前的衣襟时,门口发出砰的一声。
      
      ——门从外面被踹开了。
      
      一高一矮两束影子落在门内。
      
      “什么人?”相烛停下手,站起来转身看向门口,颇为不耐的拧起了眉。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他这儿撒野?
      
      身为魔教之中专司医与毒的越朝门的门主,少有人敢如此挑战他的威严。
      
      门外的人却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传来几声轻缓的咳嗽声,随之是女孩软糯而带着些沙哑的声音,“阿皎,将床上那孩子抱回我们院子去。”
      
      听这声音也不过是个小女孩,却称床上的少年为孩子,有几分违和,但在场的人都没有心思去追究。
      
      站在门口的思雀将屋内的场景一览而尽,在看见床上那完好无损的少年时心里一直提着的那口气才缓缓放松。
      
      还好,还好赶得及。
      
      她原本已经病逝了,但一睁眼却是来到了这里,成了与她有着相同名字的一个小姑娘。
      
      因为这具身体处于生病的状态中,浑浑噩噩在床上躺了将近三天,脑子才渐渐清醒,而从原主混乱的记忆中窥得一二的她才惊觉自己不是普通的穿越,而是穿到了一本她早年看过的小说中。
      
      她在书中不过是一句话带过的一个人物,是被称为魔教的落孤教的教主的小女儿,一个没有活过十岁的人物。
      
      相烛这才看清楚门口站着的一高一矮两人的模样,矮的小姑娘一身水蓝色的衣裙,那张软糯可爱的小脸上带着几分苍白的病色,方才那几声咳嗽声便是她发出的。
      
      她身旁高的侍女正遵从她的吩咐,朝着床走去,相烛一伸手把人拦了下来。
      
      “听闻前几日三小姐大病了一场,如今不在屋内养伤,到我这儿来是有何贵干?”
      
      要是换了大公子或是二小姐相烛可能还给几分薄面,但面前是这平日里毫无存在感的三小姐,他的态度就显得没那么好了,再加上这床上的少年,可是他心心念念了许久的,不甘心就这样让了去。
      
      思雀低低了咳了两声,看了一眼缩在床角,低着头仿佛身处另一个世界的消瘦少年,心情有些复杂。
      
      她抬头看向相烛,目光淡淡的,声音不高不低,“若是让父亲知道越朝门这些药奴多半成了相门主的房中宠,不知会如何呢?”
      
      魔教的药奴可不是在药房帮着做事那种,而是毫无人权的以身试药、以身养药,这些药奴大都是从外面捡回来的乞儿,少部分是买回来的,但无论是哪种,都不会有一个好下场就是了。
      
      那淡然不似她这般年纪该有的目光让相烛眯了眯眼,不过几秒,他向后退了一步,笑了两声便收回了拦着名为阿皎的侍女的手,“既然是三小姐想要这人,就带回去吧。”
      
      她这一句话,便是戳到了相烛的死穴。
      
      若是简单的为了满足私欲而收几个药奴还不算得什么,但坏就坏在如果让教主知道他私吞了好几个“品质”上好的药奴,他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相烛暗暗的咬牙,瞪了一眼站在门口的思雀,拂袖朝着敞开的大门走去。
      
      “奉劝一句,三小姐还是少管闲事的好。”
      
      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该说果然是季犹的女儿吗?
      
      听清楚了他话里的气急败坏,思雀嘴唇微勾,心情却好了几分,捂着嘴咳了两声,“多谢相门主。”
      
      “小姐。”
      
      思雀望去,阿皎站在床前,想要将床上的少年抱起来,但奈何少年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抗拒,那双眼眸中满是戒备,像只被狼群丢下的小狼崽子,龇着牙对任何接近的人都充满了敌意。
      
      书上的任何描写都不及亲眼所见,少年明明有十一岁了,但被相烛囚禁折磨了一年,身形消瘦,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脸上没什么肉,但即便如此,皮肤白嫩,唇红齿白,凤眼如勾,柔软的青丝顺着两颊滑落,妥妥的一个美人胚子。
      
      也无怪乎相烛那般执着的想要得到他了。
      
      思雀又叹了口气,走到床前,伸出手尝试着握住少年的手,看着他的眼睛,尽可能温柔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仿佛过了许久,少年才缓缓转头,与她的目光交接,那双黑眸仿佛被寒冰所凝固,布满了寒冷的雾气,在接触到她毫无作伪的温柔目光时才渐渐散开,那双干裂的红唇轻启,声音沙哑,“没、没有名字。”
      
      在他亲生父母将他卖给魔教做药奴时,他就没有了名字,只有作为药奴的编号。
      
      若是只是药奴,待遇实则还是好的,有吃有住,但他偏偏被相烛看上了,而他又不愿委身于相烛,于是被相烛关了起来,不仅要试药,还被他折磨。
      
      撑了这么久,他知道已经是极限了,相烛没有那么好的耐心。
      
      他以为……他以为他今天死定了。
      
      手上传来的温暖让他紧绷的大脑有一瞬的停滞。
      
      虽然经常生病,但思雀的手依然是白白嫩嫩的,而她握着的手却布满了伤痕,像是最粗糙的树皮,手臂上也满是青紫的痕迹,她一时间心里百味杂陈。
      
      后期怼天怼地的反派这时候也只是一个受尽折磨的小可怜罢了。
      
      长大后变态,多数都是因为小时候遭到了非人的虐待,这是每一个反派换汤不换药的发展史。
      
      从记忆里扒拉出反派的名字,思雀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那以后你就叫兮鸠,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兮,关关雎鸠的鸠,好吗?”
      
      “跟我走,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兮鸠舔了舔干裂的唇,低下头看着被她握住的手,眸中闪过一丝诡谲的红光,半晌,才缓缓点头,“好。”

  • 作者有话要说:  相烛:会咬人的狗不叫!
    思雀:汪!汪汪!
    接档文,求收藏呀~
    《小甜雀》
    【表面谪仙内里阴戾的学长VS团宠超甜小可爱】
    思雀的妈妈拿的是娇妻带球跑剧本。
    思雀暗恋的学长拿的是穷小子逆袭剧本。
    思雀一直以为自己普普通通,没有剧本。

    直到她的总裁老爹找上门来。
    直到多年后,曾经对她爱答不理的学长牵着她的手,为她披上婚纱。
    她才恍恍惚惚的明白,原来自己拿的……是人生赢家剧本?

    ——————另一种文案——————
    曾会中学炸了。
    哦不,是学校论坛炸了。
    因为有人在放学后,看见高三那个喝露水长大的学神,把高二最可爱的学妹堵在课室里亲!
    把人都弄哭了!
    有图有真相!

    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学神每次拒绝爱慕者告白的理由
    ——我高中只读书不恋爱。

    妈的,骗子!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