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

  •   出门前,她看了眼那头死肥猪。如今沈清请身死的消息只有也只能她一个人知道,律法惩戒不到他身上,不过沈素问也不打算这么简单就算了。
      只见指尖翻飞,一眨眼的功夫空中出现了一个金印,待咒印成形之后,她嘴中轻轻念了一个去,金色的符印瞬间打入到男人脑中。
      
      男人脸不断扭曲着,过好一会才恢复平静。一般来说她不会轻易动人性命,这咒印虽然不致死,但是却会让人一年内一直霉运缠身,直到咒印的效力消失,
      
      沈素问看着自己的手掌轻咦了一声,没想到她的道术又精进了不少。
      这具身体似乎在她来之前就已经被灵气温养过变地很强大,至少不比她以前差,不然也不可能容地下她神魂力量,原来附身在别人身上,倒也不算坏。
      
      身处大唐时她实力晋入出境不久,按她师傅的说法她能在不到二十岁晋入出境也算天资聪颖,这一次穿越却是让她堪堪突破了宗师的境界。
      修道之人大致分为四个境界:入境,出境,宗师,散仙。
      
      按照唐时状况来看,一个道家门派里有一位宗师坐镇,已经算是很有头面了,而那些经营几千年的道门大派更是会有散仙境界的强者。
      
      半个小时候,酒店里出来一个穿红色短裙的光脚女人。此时是凌晨一点,女人站在十字路口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飘忽一闪之后又突然不见了踪影。
      吓得当天那一路段发生了好几起撞车事故,而罪魁祸首本人却一点自觉都没有。
      
      沈素问顺着香味找了一路,最后停在一处烧烤摊前面。
      “小姑娘吃什么?”老板赶紧上前用手上的抹布把桌子又重新擦了一遍。
      “老板,你这东西全来一份”,沈素问吸了吸鼻子,已经能闻到炉子上飘来的烤羊肉串味了。
      
      这东西还是她和师傅去长安城里抓妖的时候吃过一次,就那一次她就完全记住了味道,现在嘴里馋的直流涎水。
      “好嘞!你稍等。”
      
      “小姑娘还有几个朋友”,老板杨爱国边烤着肉串边问道。
      他把已经烤好的烤兔递给了对方。
      
      混着孜然的肉香让沈素问眼前一亮,她动作不慢,一口就能咬下一口大肉,但吃相绝对不难看。就是穿着打扮很暴露,他这里因为靠近迪厅,所以来往的顾客到是有许多“小姐”。
      不过他晃了晃脑袋,直觉应该不是,因为气质大不相同,她身上没有“小姐”的风尘气,很干净,他自问看人最准了。
      
      “没朋友,就我一人”,对方头也不抬道。
      杨爱国笑了笑,他可是一点都不相信对方说地话,那么多东西她一人怎么可能吃地完。知道现在小姑娘都爱面子,所以也不揭穿她的谎话。
      
      结果一个小时过去了,小姑娘的伙伴非但没有出现,关键是桌子上的东西全被洗劫一空,那可是五六个大老爷们坐一起都不一定能吃地下的东西。
      杨爱国不由看地有些目瞪口呆,现在小姑娘都这么能吃的吗。就这样谁敢娶回家也不怕把自己吃穷。
      
      “老板,再来二十串羊肉串。”
      
      杨爱国:“……”
      这真的是人类的食量吗?
      
      沈素问当然看到对方那惊诧的眼神,可那有什么办法,谁让她能吃。也不只带是不是小时候给饿出后遗症了,她对吃的东西格外执着,什么都能忍,就是不能挨饿,而且饭量尤其大,这也是为什么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吃的东西。
      
      更何况修道之人比平常人能吃,因为她们身体所需要的能量极大,一个人顶三四个成年男人的饭量是比较常见的。
      她对着老板咧嘴一笑,没有解释,而后自顾咬着她的羊肉串。
      
      不知道什么时候,几个头发染地五颜六色的小混混往烧烤摊走来。几人还没走近,就听到大嗓门嚷嚷道:“杨爱国,这个月的租金呢!”
      
      杨爱国老实从钱盒里取出预备好的二千块钱。这边是这些小混混自己划的地盘,在这边做生意都要跟他们上交保护费,如果不交,这些人就会纠集在一起过来砸他的摊子,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他也只能捏着鼻子每个月给他们两千块钱,就当花钱消灾。
      
      为首的黄毛点着钱,旁边的绿毛青年捅了他一下,然后指了指沈素问在的地方,露出了猥琐又□□的笑容。几人彼此交换过眼神后就围了上来。
      
      “小美女,一个人?要不要哥哥陪你玩一玩?”最高的那个黄毛的手向着沈素问的脸摸去。
      
      杨爱国有些担心,他知道这些小混混不讲道理,就怕小姑娘在他们手上遭了罪。他不想惹事,可这小姑娘看上去也就跟他女儿差不多大,都是为人父母的,他有些于心不忍,想着出门在外能帮一把是一把。
      
      “小姑娘,你那几个朋友是不是快过来了”,杨爱国大声喊道。
      他声音还没完全落下,就听到一声惨叫声,还不等众人反应之际,黄毛就已经被小姑娘提着领子直接扔出了几米开外的小花坛里。
      
      杨爱国:“……”
      小混混:“……”
      
      “还不给我滚,你们也等姑奶奶送你们一程!”沈素问捏了捏手掌。
      一众人被惊醒了过来,原本嚣张的小混混瞬间像鸟兽一样给散了去。
      
      “老板,结账”,沈素问拍了拍手。
      “总共是一千零四百四十八,扣掉零头,算你一千四百四。”杨爱国越发用着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沈素问拿出钱包,在那一叠毛爷爷里数过来数过去,也才八百块钱,别说手机支付了,花|呗信用卡竟然全被刷爆了。
      早知道她就不点那么多。最后她才抬头干笑了几声,“老板,你这里能赊账吗?”
      杨爱国忽然睁大了眼睛,小姑娘人模人样的不会想吃霸王餐吧!
      
      在老板虎视眈眈的视线中,沈素问假装咳了一声。
      当年跟老头学道的时候,老头就跟她说了,干她们这一行,其他可以先不管,但装|逼是要到位的。
      让人乍一听,厉害了我的哥。
      
      虽然说法有出入,没有她说的这么接地气,可意思却是差不多的。
      可惜那老头死地早不知道有装逼这个词,他要晚生个几百年,估计也是个装逼小达人。
      
      “老板,我见你印堂发黑,煞气郁结于山根之上,是否在近半个月前搬了新家,从搬进去以后是就开始感到精神不济,诸事不顺,家里就算是三伏天仍旧阴冷潮湿,还有你有没有觉得晚上睡觉的时候会有一双眼睛注视着你。”沈素问幽幽道,一双晶亮的眼睛在黑夜中闪着渗人的光芒。
      
      不知是不是错觉,杨爱国忽地感觉脊背发凉,心头没来由一阵发颤。
      “你……你怎么知道”,他咽了咽口水,有些艰难道。
      
      沈素问接着又咬了一口烤肉,然后拍了拍手掌,对着人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活人入主凶宅,你说我怎么知道的。我不白吃你的东西,我帮你抵这顿饭钱如何?”
      
      -
      杨爱国开了半辈子烧烤摊,积攒着积蓄就为了在云城买座房,就在半个月前,他总算如愿以偿。房子在云城西二环,三室一厅总共一百多平米,花了一百多万。
      
      云城是全国有名的娱乐之都,不说寸土寸金,但房价绝对不便宜。二环附近的房价最低也要两万一平米。
      
      杨爱国买的那栋房比正常房价却低了一半,他当时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到底是小市民心思占了上风,为了贪图那点小便宜他还是把房子买了下来。
      
      自从搬进房子以后,他们一家的运气一度变的特别差,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心。
      
      在外面经营的烧烤摊被城管不知道砸了多少次,要知道他选的地方偏僻,以前干了那么多年可从来没有人找过来,可就在这半年,他已经遇到了不下三次地方,就算他换了地方,还是一点用都没。
      
      不仅如此,那房子还阴冷的很,哪怕现在三伏天外面热的能煎鸡蛋,他那房子仍旧感受不到热度,那绝对不仅仅是阴凉,而是一种渗透到骨子里的阴冷。
      
      有时候晚上睡觉的时候他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一问他老婆,他老婆也说晚上做噩梦梦里有女人对她哭,醒来后脊背发凉,老觉得窗外头有东西在。
      
      杨爱国一个大老爷们原本是不信那些东西的,可接连发生的事情也太邪门了一点。
      他给他妈打电话说了这事,他妈老一辈的都说他们怕是碰到脏东西了,专门给他们在庙里请了一尊观音神像回来,可情况依然没有好转。
      
      他和他老婆这半个月都被整地有些神经衰弱了,乍一听到沈素问说活人入主凶宅的时候,他心里忍不住咯噔了一声。他早说那房子一定有问题了。
      
      不过随即又是一喜,他印象里跟本不认识这个人,他老婆是个家庭主妇,也不可能跟她扯上什么关系,可她却丝毫的不差的说出了他家发生的那些事。
      
      而且他刚刚可是亲眼看到这小姑娘把一个大男人甩出去那么远,还有那能吃破天的饭量,哪一件事情寻摸起来都不像是常人能做到的。
      小姑娘说话还咬文嚼字,不过看电视里演的高人大多像这样,他估计应该是个有大本事的,心中不由信了大半。
      
      “你真的肯帮我”,杨爱国瞪大眼道。
      “我从来不欠人人情,不过你再给我带上十斤麻辣小龙虾就最好不过了。”沈素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杨爱国:“……”
      你怎么还没吃饱,虽然他很想在问这一句。
      但想到自己现在还有求于人,还是老实闭嘴的。
      —
      
      田爱香又重复做了同一个噩梦了,梦里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留着血泪再对她笑。凌晨两点的时候被吓醒了过来。丈夫出去摆烧烤摊了,现在这个点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房子里漆黑一片,借着月光隐约可以看到一些东西的影子。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又出现了,她把从庙里求来的符咒紧紧攥在手心,可那阴冷的注视如附骨之疽,一直缠在她身上。
      
      忽然不知道从哪出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田爱香睁大眼睛把自己缩在角落里一动也不敢动。过一会笑声忽然消失了,此时却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田爱香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