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1 ...

  •   酒店的长廊上走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女人化着厚重的妆容,黑色长发随意披在身后。一件红色低胸连衣裙,裙摆刚到大腿根。雪白的长腿之下,一双银闪闪的恨天高蹬地地面嗒嗒作响。
      
      “沈清清,进去后该怎么做不用我再教你了吧!如果不能把梁总伺候好了,角色黄了是小,想想你弟弟,你不想他下半辈子都在牢里度过吧”,男人出声警告道。
      “我明白,宋哥”,女人低着头嗡声回了一句。
      
      两人停在一扇门前,那男的率先敲了门。
      门后是一个肥腻矮胖的中年男人,色咪咪的眼睛停留在女人身上,然后露出了淫.荡的笑容。
      沈清清低垂的眼眸里滑过厌恶与绝望。
      
      “梁总,我把人给你带过来了”,男人笑容满面道。
      “好好好”,梁总宽大的饼脸笑成了菊花。
      
      把沈清清推进屋后,经济人脸上则满意的笑容。沈清清应该是他带过外在条件最好的一个女艺人,他原本在她身上也算是下了大力气,只可惜这女人脑子不大好使。
      
      这位梁总是有名的影视剧投资人,财大气粗,最喜欢包.养女明星,前段时间看上了沈清清这个十八线的小透明,她只要乖乖跟了人家,人家说了捧她做新戏的女主角。
      这天大的馅饼砸下来,是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可她倒好,进了娱乐圈这滩烂泥坑,还想着做什么贞洁烈女,宁死不从。
      屡次三番跟好言好语的说的不听,他也不禁动怒了。
      
      真当自己是一线大咖能够我行我素,他虽然在经济人中排不上位,但还不至于连一个没名没姓的小透明都拿捏不住。
      其中自然少不了是要动些不光彩的手段逼她就范的。
      
      经济人在门口站了一会,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娱乐圈就是这么残酷现实,想要不同流合污也看看自己有没有这资本,在她进入这个圈子那天起就应该要有觉悟的。
      
      —
      
      沈素问只觉得从小腹升起一阵暖流,然后扩散到四肢百骸,整个身体被一股奇异的能量温养着,躺在床上的那具柔弱的身躯外在看似乎没有变化,可身体里面却在发生质的变化,朝着一种突破寻常的方向进化。
      
      眼皮几番挣扎过后,她忽地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个肥头大脸的中年男人拿着一根皮鞭,正高高举起要往她身上抽。
      
      下意识她把皮鞭给缠住了,然后直接把男人从她身上甩了出去。一声巨响过后,男人四脚朝天仰躺在了地上,仿佛一只翻了身的大肥猪。
      
      谁能想到一个刚刚看上去还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竟然能把一头足有两百斤的肥猪狠狠甩出了几米远。肥猪咳了一口血当场就晕了过去。
      
      一切就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沈素问从床上翻身下来,脑子还有片刻当机,没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哪。
      她打量了周围环境,眼中闪过疑惑,宽敞的套房,雪白的墙壁,还有闪烁着莹润光泽的壁灯。
      
      进入她眼帘的每一样东西都陌生至极。
      这根本不是她待的那间常年失修的破道观,而且这房里每一样陈设她从来未见过。
      
      这些年走南闯北,自认为见过不少世面,可哪怕繁华如大唐的长安也没见过这种建筑格局。
      难道是大海另一端的异邦之地,她心中隐隐猜想道。
      可到底是谁能在她丝毫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将她挪动了位置。
      
      虽然比她厉害的大有人在,但如果需要漂洋过海的话,时间肯定不会短,这么长时间自己不可能没有察觉。
      正在她在房子里转悠之际,忽地一段明显不属于她的记忆像是破了茧的蚕蛹毫无征兆地涌进她的大脑。
      
      她在原地怔怔站了一会,原来斗转星移已经过去数百年,这已经不是她所熟悉的大唐盛世。大唐早就不复存在,而现在她身处的是二十一世纪,大唐也改叫了华国。
      
      沈素问是唐时人,她出生的时候正值安史之乱,举国动荡,民不聊生,遍地都是流离失所的难民。她也是其中之一,不过她运气比别人要好,没有饿死然后被野狗分食,而是被路过老道士收做了徒弟。
      
      老道士把她带回山里之后,因为年岁尚小,问她什么都一问三不知,连自己名字都记不得。
      老道士无法,总要给无名无姓的小乞儿取个名字,今后才好叫唤。
      
      恰好那时候他眼皮子底下就放了一本黄帝内经,刚好是翻到素问篇,于是想也没想就随便给她取了沈素问,跟他姓。
      这是她名字的由来。
      
      从那以后,她拜了老道士为师,开始跟着他学习道术。她那时年岁还小,加之人完全饿脱了相,根本看不出根骨,连那老头也没想到,自己随便捡回来的小乞丐,竟然是个学道的天才,悟性根骨都是极佳的,短短十数年的时间,她就远远将同龄人甩在身后。
      
      她前一秒的记忆还停留在一间破旧道观里,是她暂时落脚的地方,当时并没有经历什么变故,也无从了解她到底出于什么原因附身在这个名叫沈清清的女人身上。
      
      周遭没有她所附身之人神魂的气息,应该早就魂归地府了。
      时间在她占据这具身体之前,为此她不由松了一口气,如果是因为她的到来而把原主排挤出身体之外的话,那就算夺舍。
      
      夺舍有违天理,哪怕她是完全无意识的,这份因果也会算在她头上。
      修道之人最忌讳的就是因果报应,尤其是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她可不想哪时候一道天谴就劈到她头上来了。
      
      但现在既然占地是无主之物,自然是要另算。
      将新接收的记忆梳理了一遍,沈清清的经历倒是让她皱了皱眉。
      
      从那团剪不乱理还乱的记忆里,沈素问知道她所附身的这具身体名唤沈清清,出身农村,家里一贫如洗。
      
      如果只是穷倒也没什么,关键她父母是出了名的偏心眼,女儿当根草,儿子是个宝,所有好处都只想着比她小三岁的弟弟不说,她得到最多的就是拳打脚踢。
      
      初中毕业就被从家里赶了出来,她成绩原本是非常好的。刚出社会既没学历又没文凭,更何况年纪尚小,能要她得工作不多,头两年只能在一些小饭店当洗碗妹,后来因为长相出色,两年前被经济人宋铭挖掘,懵懵懂懂的入了娱乐圈。
      
      作为小透明,宋铭能给她的资源有限,接到的活只有无关紧要的小龙套,或是一些不知名杂志的模特,赚到的钱被公司层层盘剥之后到她手里所剩无几,不过至少比做服务生来钱多,她是个很懂知足的人,维持现状就已经很满足了。
      
      但从进入这个圈子后,有一件事一直困扰着她,她的经济人很强势,总是会安排她去做一些她不喜欢的事情,参加酒会陪各种投资商喝酒,这个过程总免不了要被人吃豆腐。
      
      她一开始抗争过,可是根本微不足道,只要她还想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下去,这些事情都是免不了的。她需要钱,所以只能顺从,有了第一次退步,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直到宋铭提出更过分的要求。
      
      沈清清出身农村,骨子里就是很保守的人,二十多岁连恋爱都不敢谈,更何况是让她出卖身体去赚取利益,她自然不肯,这是她最后的底线。
      
      可几天前发生的事情却让她不得不动摇,这事却也直接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跟他那不争气的弟弟有关,她弟弟从小不学好,高中上了一半就因为混黑被学校给开除。
      上了社会以后更是成天游手好闲,净干一些鸡鸣狗盗的事情,前些天的时候,他跟社会混混打架,把人家给砍死了,现在还在看守所里面待着。
      
      他砍死的那个人家里也不是吃素的,有点黑社会背景,人家放出话要么赔钱,五十万一分也不能少,要么牢底坐穿。
      这种事他不是第一次干,只是都没这一次严重,半年前也是因为打架被人砍断了一只手,花了十多万才接上手。
      
      这事发生后她妈又哭天喊地找上门。可她手里哪有钱,网上和银行的贷款最近都在催她还钱。
      
      其实沈清清平时是个很节俭的人,她自己开销不多,有点钱都会存下来,可只要她弟一出事就会一夜回到解放前,半年前出的那笔钱让她至今还没有缓过神来。
      
      她好说歹说自己没钱,她妈却是怎么都不信,非说她当了大明星,怎么可能没钱,而且不知道从哪里听说她傍上了金主,只要她跟了人家,别说五十万,几百万都是不在话下。
      
      为了保全儿子,却让自己亲闺女出卖□□,这已经不是偏心眼了,是心里压根就没想过她这个女儿。
      
      沈清清本就是极度重感情的人,这样的话更是将她伤到体无完肤。
      最后她还是妥协了,因为她妈但凡涉及她儿子的事情,她真敢一头撞死她面前。哪怕他们对她再不好,可在她看来生养之恩大于天,她不能真的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
      
      于是最后迫不得已同意被.潜,却没想到这个梁总是个出名的性.虐.狂,临了挣扎的时候头撞在了柜子的尖角上,直接一命呜呼。这才便宜了沈素问这个外来者。
      
      沈素问在镜子里看到半边脸上淌满了血迹,不过伤口已然愈合,连疤都没留下,她眼中不经闪过诧异,这身体愈合能力竟然如此之强。
      
      今天发生的事已经有点超出了她得理解范围,虽然她从小接触玄学就是神神秘秘,不为常人所知的,但穿越时空这个概念对她来说还是太新鲜了。
      
      不过她向来对新事物接受能力快,所以很快就安下心来。
      
      沈清清这姑娘倒是傻地可怜,这一辈子就为别人而活,却从不想想自己,原本重感情没有错,但如果对象是一群把她的好踩在地上践踏的人,就是缺心眼了。
      不过随即她冷笑一声,这些人最好别犯在她手上,她可没沈清清那么好说话。
      
      收拾好了沈清清的东西。
      一个黑色的小挎包,里面有一部手机,两张信用卡,还有几百块钱的现金。

  • 作者有话要说:  时隔一年再度发文,这是一次全新的开始。
    这篇文借鉴了之前作者了另一篇文的部分设定,事实上是我不甘心想推翻重来,不过那篇文相当扑,所以应该没什么人看过,看过的也没关系,因为这将会是一个全新的故事。
    目前来说这是一篇爽文,没有逻辑的小白爽文,女主怼天怼地,所以就别跟我计较逻辑问题,不喜请点叉。
    下本待开文《带着采集系统回远古》,点进专栏可见。
    一朝穿越,尢兰回到了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连人工取火都掌握不了的远古社会。
    生活质量太差怎么办?采集系统让您应有尽有。
    叮——恭喜宿主用二十株止血草兑换打火机一个。
    叮——恭喜宿主用五十个酸梅果兑换菜刀一把。
    叮——恭喜宿主用十斤兽肉兑换抗生素一盒。
    叮——恭喜宿主免费获得忠犬一只。
    尢兰:等等!系统你是不是乱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
    上辈子穆辛从狼群里死里逃生,却成了残废,从荒原公认的战力第一的杀神变成了人人嘲讽唾弃的废物。
    被羞辱,被踩踏,前一刻还非他不嫁的未婚妻转眼就投入别人怀抱。
    直到临死前他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亲弟弟一手策划,只为了除掉他继任族长。
    原本以为一切已经结束,却没想到又重生到被狼群攻击后。只是这一次他没有残废毁容,而是被一个小雌性所救。
    小雌性温和的笑容,娇憨的模样仿佛一道光治愈了他干涸破碎多年的心脏。
    那一刻他知道小雌性只能是他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