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8、金溶 ...

  •   
      女皇淡淡一笑,道:“他不会。”
      
      刘琳不以为然,一盅酒直接仰头喝了,擦了擦嘴角,笑道:“臣跟陛下打赌,那位公孙太傅,不出半年时间,就会向陛下投降的。”
      
      女皇笑道:“赌什么?”
      
      刘琳放下酒盅,指了指自己的脖子,道:“臣的项上人头!”
      
      女皇摇头苦笑,道:“朕要你的头做什么?”
      
      刘琳咬唇想了片刻,一拍席案,道:“那就赌羲族的族长之位!”
      
      女皇眸子一亮,颇有兴致的问道:“羲族族长之位如何做赌注,爱卿教朕?”
      
      刘琳微笑道:“如果臣输了,就把羲族族长之位,双手奉给金家。”
      
      末了,刘琳又指了指自己的脖子,道:“以臣的项上人头担保。”
      
      女皇亦又摇了摇头,轻叹一声,道:“卿的脾气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动不动就以性命担保,难道,朕真的会要你的命么?怪不得,那么多人觉得朕心狠手辣,卿今日的誓言一传出去,朕怕是少不了替卿背锅。”
      
      刘琳道:“那个不怕死的,敢分锅给陛下?!”
      
      女皇长长笑叹一声,瞬间,回忆起了平阳城刚刚发生的诸事和人,王太师,夏侯世嘉,和让她最觉无奈……也最不舍的祁灵修。
      
      女皇抬手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不知是喝醉了,还是根本不在乎,竟直接往酒桌上一趴,歪头枕在刘琳的手臂上,嘴唇无奈的一撅,道:“不怕死的人,虽然没有,但怕死,又嘴贱的,朕可是遇到不少呦。”
      
      刘琳沉默半晌,看着女皇笑道:“陛下变了好多。”
      
      这是刘琳第一次,觉得女皇变了。她从未想过,柔软两个字,会出现在女皇的身上。
      
      女皇应该是坚不可摧的,顽强而高大,甚至如神明般不可一世,众生百姓都该跪倒在她的脚下,接受她的怜悯与保护。
      
      但时隔两年,刘琳忽然发现,女皇变得温柔、变得柔软可亲,言谈之间,就像一个普通朋友那样,触手可及,她会为你叹息,替你担心,又会冲你撒娇,求你安慰。
      
      当神明拥有了凡人的温度,钢铁融化成了春水,没有人,能不动心。
      
      这一刻,刘琳突然产生了一种错觉,女皇仿佛就是她的妹妹,虽然早早成熟当家,但举止偶尔还会露出少女的调皮和灵动。
      
      女皇也在注视着如姐姐一般的刘琳,笑着道:“卿别忘了自己的赌注,羲族的族长之位,交给金家人来做。”
      
      刘琳也笑了,道:“陛下怎知臣一定会输?”
      
      女皇支起头,望着公孙长秋的方向,眼波流转间,笑意之中,已有了几分醉意。
      
      “如果,朕跟你说,联姻之事,就是他的主意。你觉得,你还有把握让他在半年之内跟朕投降么?”
      
      刘琳抿唇,又沉默了片刻,自言自语道:“原来,他和我一样。”
      
      女皇没听清,笑问道:“卿在说什么?”
      
      刘琳轻叹一声,回道:“也许,臣真的会输了和陛下的赌约,不过,臣并没有真的输。”
      
      女皇欢笑道:“输就是输,哪里有真的假的,绕口令可不是卿这么用的。”
      
      刘琳道:“陛下还年轻,也许还没有时间经历太多……感情这种事,并不是只有完全占有,才叫做喜欢。更多的,只是默默陪伴,就足够了。”
      
      刘琳的目光中,似有万语千言,但女皇却一个字也读不出来,难道,这就是刘琳所谓的,没有时间经历么?
      
      不过,女皇确信,对公孙长秋,刘琳犯了一个大错。
      
      喜欢?投降?女皇从不觉得,公孙长秋与她之间,能用到这两个词。倒是刘琳提到的另一个词,戳中了她的情绪——占有。
      
      身为天子,她本能的,喜欢这两个字
      
      因为这两个字,背后代表着一种不可反抗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正是让她热血沸腾,并一直紧紧抓在手中,奉为真谛的。
      
      “随你胡言乱语些什么,朕等着你兑现你的赌注!”说着,女皇坐起身来,又打起了精神,对着刘琳举杯道:“来,朕敬你一杯!”
      
      刘琳笑了笑,端起酒来,与女皇碰了一杯。
      
      双杯饮尽,两人皆开怀大笑起来。
      
      正笑着,內侍忽然走近前来,脸色惴惴不安,道:“陛下,国舅爷来了。”
      
      女皇缓缓放下空杯,顺着內侍眼神的方向看去,一位身着灰青棉袍,面色仓皇的男人正跟着侍从,从后门而进,快步朝自己这边走来。
      
      “金溶参见陛下,醉酒来迟,请陛下降罪!”
      
      两年不见,女皇看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有些恍惚。
      
      记忆中,金溶是金家水字一脉,而女皇母亲,是金家日字一脉……在女皇的印象中,金溶为人谦虚谨慎,不矜不伐,是母亲那一辈中,颇受重视的一位。
      
      但就算他再优秀,金家家主之位,从来都是日字一脉继承,何时轮到的他。
      
      奇怪,金溶做了金家家主,刘琳为何不早报她?
      
      女皇转头看向刘琳,刘琳不期与女皇视线相接,但瞬间又有些躲闪,神情也不太对劲。
      
      女皇直觉其中有事发生,金溶在她看来,不像是会醉酒误事之人。
      
      金溶等了半晌,一直没有等到女皇唤他起身的声音,不由更加紧张,大气都不敢喘。直到內侍在女皇的授意下,过来扶他,还把他吓了一跳。
      
      “金溶多谢陛下,多谢……陛下。”
      
      女皇让內侍在她身边添了一位,示意金溶坐在她身边,笑道:“舅舅可清醒些了?”
      
      女皇开门见山的一棒子,让金溶避无可避。
      
      不过,看他的神情,倒没有逃避的想法,眼神反而满是陈恳和自责,略略低着视线,对女皇道:“臣不知陛下今日回郡,请陛下降臣失察之罪!”
      
      女皇不解,道:“你不知道,朕今日回郡?”
      
      金溶道:“是。”
      
      女皇道:“那舅舅以为,朕什么时候回来?”
      
      金溶顿了顿,回道:“明日……”
      
      女皇似笑非笑,道:“怎么,舅舅的意思是,有人假传消息?”
      
      金溶连忙道:“臣已重罚了误传消息之人,也恳请陛下,重罚臣失察失仪之罪!”
      
      女皇看他头都要低到地上去,不由一笑,抬手扶上他的胳膊,道:“舅舅既然不是故意失仪,就算了。朕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不想因为些小事,弄伤了亲情。”
      
      金溶一怔,下意识的看了刘琳一眼,回神忙道:“多谢陛下仁厚。”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