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3、声明 ...

  •   声明
      为了弥补各位买v读者出版停更的损失,老水决定将剩下vip章节的内容都放在作者有话说里,让大家花最少的钱看完全文,并在出版后贴出一个专门写给网文读者们看的小番外。出版一本书是一个作者的梦想,我不可能放弃这个梦想,但童鞋们花了钱却非得等一段时间才能看到文,这个烦躁的心情我也能理解,所以只能在不违反出版合同的情况下,尽量弥补大家的损失。
      今天先送一章给大家,余下部分等书出版后将以这种形式贴在作者有话说里,虽然仍然是要等,但这已经是目前我能为大家做到的最大程度的努力,也表示出我的诚意。
      谢谢大家,希望继续支持我下一个bg文,我承诺,只要我的bg文会出版,那么停更的部分都会采用这种方式来让大家看完全文。你们请放心,也请多点耐心,这个文已经交稿,我会尽最大可能早点回来贴完全文和番外的。
      
      吴沉水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孩在重症监护室内呆了六天,情况稳定后就转回普通病房。
    他现在已经又能笑了,我过去给他做检查时给他带了一只质地柔软的玩具棕熊,还有一小盒色彩斑斓的水果软糖,装在同样是棕熊形状的透明塑料糖盒里。
    在征得我的同意后,小孩母亲给他拿了一颗放在鼻子边闻着,他舔了一下糖的甜味,快活得眯了眼睛。
    我伸出手,轻轻握住他的小手,他拽住我的手指头,示意我低下头来。
    我有些诧异,但顺从地低下头,小孩小心翼翼地把手掌贴在我脸颊上,然后咧开嘴笑得异常欢乐。
    我也笑了,摸摸他的头发,让他贴了我的脸一会,才站起来。
    “张医生,娃咋样了啊?”
    “情况很好,”我说,“不过还是要小心,恢复得越好,二期手术就能越早做。”
    他的父母都不约而同问:“那再做一次手术,娃就好了?”
    “要活蹦乱跳可能还是有难度,但跟正常孩子那样上学,生活自理是没问题。”我笑着低头问小娃娃,“以后就能跟别的小朋友去玩了,高兴吗?”
    “高兴。”他奶声奶气地说。
    大家闻言都笑了,我跟他们嘱咐了几句注意事项,又过去请负责这个病房的护士多照看那个孩子点,然后走出病房,觉得心情很舒畅。
    在拐弯的地方我遇到邓文杰,他把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笑眯眯地看着我。
    “领导,你这么笑而不语我最紧张,说吧,有什么事?”
    “没,就是觉得那个开胸狂人张旭冉又回来了,我心甚慰啊,”他笑着说,“跟我来,我那有几个手术就安排给你做,妈的,我忙得脚不沾地你倒有心思闲逛,小心我扣你奖金。”
    我挑起眉毛看他:“你不会想把事堆我这好抽身干嘛吧?”
    “猜对了,”他笑着说,“我想休假。”
    “啊?”我惊诧地低喊一声,忙问他,“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从来不休假的吗?”
    他耸肩说:“从来不休假不意味着永远不休假,我觉得年纪大了,不能像邹国涛那帮小年轻那样没日没夜干活了,我得劳逸结合,有段完整的时间想想自己。”
    “想想自己?”
    “对,思考一下自己的生活该如何选择,要不要改变之类的问题。”他淡淡地说,“你知道,一种生活重复得太久,难免会厌倦。”
    “邓文杰,你知不知道你说这种话令人很想抽你?”我毫不留情地说,“看看你自己,年轻有为,事业有成,长相又不俗,身为一个异性恋者还深受女性欢迎,你不觉得比起很多人,你在这无事喟叹很无聊吗?”
    “那又怎样?”他嚣张地说,“我为什么要比别的人?他们比不上我是理所当然的,问题在于,我这么优秀,生活完美无缺,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够。”
    “哪里不够?”
    “说不上,”他有些懊丧地垂下长睫毛,然后说,“我有个模糊的感觉,我的生活当中肯定确实了至关重要的什么东西,我现在说不好那到底是什么,有了它会给我的生活带来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我想,如果我有了这个什么东西,也许我整个人会从此完全不同吧,那样的话,詹明丽对我也会改观……”
    我打断他说:“对不起啊邓文杰,但我这么听着,好像觉得你在将詹明丽跟你的生活意义联系起来,可你知道,这种观念本身就经不起推敲,因为你不是情窦初开的少年维特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邓文杰皱眉说:“你可能误会我了,我并不是说詹明丽成为我生活的意义,我只是有点不明白,我身上到底缺少了什么东西让詹明丽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如你所说,我觉得自己还算一个颇具魅力的男性,为什么我以往能吸引别的女性的东西,詹明丽都不感兴趣呢?”
    “因为她经历了生活。”我淡淡地说,“她经历了生活的洗礼,她不是一个散发荷尔蒙吸引雄性来□□的雌性动物,她是一个独立美丽的女人,她还是一个母亲,你不能拿你的男性魅力来打动一个母亲,知道了吗?”
    邓文杰困惑地看着我,随后问:“那你呢,你为什么能接受傅一睿那样的怪胎?”
    我想象了一下傅一睿的笑容,他笑起来弧度很浅,不仔细观察不容易发现,但一旦发现了,那种笑容却是蕴久不衰的,我还没回答,邓文杰已经说:“行了行了,别说了,看你一脸小女人状,张旭冉,这种表情真的很不适合你。”
    我哈哈大笑,点头说:“答对了,他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女人,嗯,就是这样。”
    邓文杰扬起眉毛说:“听起来好像某种隐晦的性暗示。”
    “去你的,”我笑着说,“赶紧的,哪个病例要移给我,咱们去完成交接工作。”
    我们为此忙了好几小时,好在邓文杰现在手上的病例并不是很复杂,以我的专业手准应付起来绰绰有余。他显然已经跟老主任打过招呼,老主任居然也没刁难他,只说:“劳逸结合很重要,小邓啊,你利用这个休假,顺便把个人问题解决了吧啊?”
    邓文杰的脸瞬间拉长,老主任很热心,还对他说:“你要没对象,我给你介绍一个,我爱人单位有不错的博士毕业生,配你也配得起。”
    我忙打岔说:“主任您别替他操心,他那种人怎么会没对象,是对象太多,挑花了眼。”
    “那可不好,对待恋爱婚姻问题还是要严肃的。”
    “对,您使劲教育他一下,”我唯恐天下不乱说,“让他别乱祸害我们女同胞。”
    邓文杰使劲瞪我,我没理会他,笑呵呵地转身出去,把空间留给邓医生接受婚姻问题再教育。等他被教育够了出来时,我也已经差不多做完了手头的工作,在他要兴师问罪前先抢先说:“别火了,我给你赔罪,邀请你去一次私人聚会怎么样?”
    “不是很想去。”他兴味索然地拒绝我。
    “有超级大美女哦,”我笑呵呵地说,“是你喜好的那种类型哦,去吧?”
    “说实话,我现在对美女没兴趣,”他说,“这件事没劲透了,再遇上一个美女又怎样?无非重复以前的事而已。”
    “那要是那个美女是詹明丽呢?”我笑呵呵地问他,“你也没兴趣?”
    邓文杰眼睛一亮,问:“她也去?”
    “是啊,她是我阿姨的心理医生,我阿姨办的聚会,肯定会邀请她,不过,有人刚刚说了没兴趣,那我还是邀请李鼎良医生……”
    “你请老李去干嘛?这种聚会适合他那种已婚男士去吗?”邓文杰立即截住我的话,恨恨地说,“赶紧的,把时间地点告诉我,少废话啊。”
    我笑嘻嘻地告诉他时间地点,并约好了届时一道前往。下班后我跟傅一睿一起回家,趁着傅一睿在做饭,我溜进厨房顺便跟他提了这个聚会,傅一睿一面切菜一面点头说:“我们当然也去。”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高兴地笑了,从后面抱住他的腰说,“好极了,这下阿姨不寂寞了。”
    “没有喜欢不喜欢一说,你很重视跟你阿姨的感情,换言之我自然也必须重视她,去个聚会不是很正常吗?”他皱眉说:“哎你别抱太紧,我都不能好好切东西了。”
    “哈哈,就是要勒死你。”
    “你以为自己是蟒蛇啊?”他带笑问。
    “不,我现在是猴子。”我屈起一条腿勾住他的小腿,笑嘻嘻地说,“现在玩爬树。”
    傅一睿啪的一下放下菜刀,转身把我抵在墙壁上深深吻了下来,然后拿手背摸摸我的额发,哑声说:“猴子,不如我们来试试另一种爬树方式?”
    我嫣然一笑,双手勾住他的脖子说:“好啊,但是容我提醒你傅医生,你身后烧的汤开了。”
    傅一睿低骂一声,放开我,转身继续去侍弄我们的晚餐,我靠在墙上带笑看着他,这是个无风平静的普通傍晚,我们今天都不需要上手术台,一天工作下来也不觉得劳累,所以有空闲和心情自己动手做饭。他的手艺比我好,所以通常都是他掌勺,我打下手,两个拿手术刀为生的人做起厨房细务来也毫不含糊。然后时间到了,汤锅里的浓汤汩汩冒泡,厨房里充斥一阵香气,那边肉菜已经准备下锅翻炒,而另一旁的电饭锅也开始显示白米饭快要煮好。
    我通常在这种时候会很饿,于是傅一睿总会先舀一碗汤给我,让我喝了填下肚子,等会就可以吃饭了。
    我不知道别人的家庭生活怎么样,或者说别的女人对家庭生活如何设想,想必每个女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套规则,我们这种相比之下可能效率低下,或者不够精美,或者谈不上有条不紊,出来的东西味道也未必有多好。但我觉得这个过程很踏实,像脚踏在坚实的土地上,心里有底,想起明天不再虚无或者慌张。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