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这一刀准确地刺中了我,在我二十九年的生涯中,曾经无数次切开别人的身体,但却是第一次亲身体验利刃刺破血肉的冰冷感。
      
      我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刀尖刺穿表皮结构、脂肪层、纤维、血管,在抵达膈上肋骨的瞬间被阻止,由于外力拉扯还损伤创口周围的皮肤组织,一阵剧烈的疼痛随之而来,我低头看着伤口涌出的鲜血。
      我直往后退,一个不察摔倒在地,登时摔得脊椎生疼,我的意识骤然回归,拼命拿手按住伤口阻止流血速度。那个人还待刺第二刀,我往旁边一滚,顺手抓起茶几上的茶杯泼了过去,尖声喊了一句“傅一睿!”
      
      那歹徒被热水泼了满面,踉跄了一下,那边傅一睿已经冲了出来,抡起扫把柄狠狠朝歹徒手上打去,歹徒的刀还没打下来,傅一睿顾不得了,扑了过来迎着刀掐住歹徒的手。我看得心惊胆颤,一把抄起边桌上的长颈玻璃瓶发狠往桌面上一砸砸碎了,我看着手里锋利的玻璃尖浑身发抖,心里想万一傅一睿要摆不平,我就跟这王八蛋拼了,死也要扑上去捅他个大面积神经瘫痪。
      
      但我显然低估了傅一睿的格斗能力,虽然我是外行,却也看得出来傅一睿肯定是练过,只见他一抓一捏,再用力一掰,那歹徒的手被他硬生生扭到一个正常人不可能达到的角度,他的刀自然捏不住了,傅一睿此时再屈膝一击,狠狠顶向他腹部,趁着那人疼得弯了腰,他再双肘齐下,用力击向他背部,那人惨呼一声倒地。
      傅一睿将他的刀远远踢开,又朝他后脑猛击一下,彻底将那个人打晕。他丢下那人,立即三不做两步朝我奔过来。我疼得龇牙咧嘴,神经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一时间还捏着那个碎花瓶不知道放下。傅一睿黑着脸,过来先抽走我手中的花瓶,还没检查我的伤口,我忽然脚一软,整个就往下倒。
      
      傅一睿忙双手抱住我,离得太近,他的手臂肌腱微微颤抖都能感觉得到,我勉强笑了笑,安慰他说:“没事,我有压着伤口……”
      傅一睿一言不发,用力将我往上提,我觉得眼前发黑,攀着他的胳膊弱声说:“那个,不好意思啊,我弄脏你的衬衫了……”
      
      洁癖傅的衬衫上一片血污,我看着都觉得难受,看来回头得赔人家衬衫了,希望这个骚包身上这件别太贵,我还没想完,就听见他哑声低吼:“闭嘴吧你!”
      声音中有掩饰不住的惊恐和焦灼。
      
      “不行了,伤口太大,这处理不了,打电话叫车吧……”我疑惑地说:“真奇怪,我现在感觉很不妥……”
      
      “我说了闭嘴!”
      
      我感觉很糟,从来没有过的胸痛伴随着窒息感涌了上来,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像个突然罢工的机器,明明转轴还在转动,但皮带松垮垮,已无力带动整个工序正常运作。
      作为一名心脏科医生,我非常清楚这是心肌梗塞的症状,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有动脉堵塞?我心中大骇,用最后的力气拼命揪住傅一睿胳膊外的衣袖,断续地说:“不对,傅一睿,我觉得,心脏不对劲……”
      “什么?”傅一睿脸色大变。
      “心脏,不对劲,像是心肌梗……”我大口大口地喘息着,捂住胸口,眼前真正发黑,眩晕感极具袭来。
      “旭冉,旭冉……”
      我说不出话,动不了一个手指头,迷迷糊糊中只听到傅一睿焦灼慌乱的低喊声。他在喊我的名字,老实说,这个名字被一个男人这么喊出声来,真是连半点愉悦感都没有,而且傅一睿在关键时刻也不具备外科医生的专业素养,这种时候,原本该立即实施急救才是,他却在这方寸大乱。
      我如果能叹气,也许就叹气了。我想,傅一睿,你大概在整形外科呆得太久了,几乎忘了医生这个行当最基本的职能。
      
      而我曾经将它当成理想和信念。
      
      多少年以前,曾经有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操着不太标准的英语,大声说:“先天性肩胛骨高位症又称Sprengel氏畸型,系胚态时期肩胛骨下降不全所致……”
      
      我认出她来,那是少年求学的张旭冉,那个少女时代的我在回答教授提出的问题,她克服了说一口蹩脚英语的窘迫,在大庭广众之下,生平第一次,用英文将每一个专业词汇准确地拼读出来。
      
      那个少女扎着马尾,穿着廉价的牛仔裤和针织衫,她永远离群索居,她不是不愿意靠近人群,她只是不知如何去靠近。她才不到二十岁,躯干像白杨树一样抽高挺拔,胸部虽然平坦,但目光清澈,乌发黑眸。她只要愿意,也是能够笑如春花般打动人心,任他是谁。
      
      但她大多数时候都很沉默,她从不主动回答问题,表现欲和竞争欲之类在她身上更是绝迹。她过着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背书,打工,把赚到的钱全用来支付昂贵的贷款,有时候实在穷了,啃两块三明治就能过一天。她周末会给国内的亲人写信,打电话,或者手持一部佳能数码小相机走街串巷去拍照。她不是热爱摄影,她心里一点也不热爱那玩意,但那个时候她所爱的男人正处在一个追求艺术的狂热状态,她下意识规定自己必须跟上那个男人的步伐。
      
      因为,在所有的恐惧中,她最害怕的,莫过于那个男人投过来的轻视的目光。
      
      在少女心中,再也没有比爱着的男孩认为她俗不可耐,不思进取更令人难过的了。
      
      但我知道她不喜欢,我知道她也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她永远不能理解为何黑白影调就比彩色的有厚重感和历史感,她后来虽然迷迷糊糊知道了,但那也是恶补了摄影史的结果。她把摄影作为知识来了解,而不是将之感同身受。
      比起她站在手术台前切开人的胸膛或修补或更换一个活人的心脏时全身血液瞬间沸腾的激情,艺术也好创作也罢,她其实无法胜任。
      
      但她不能说,她爱那个男人,她以为这个爱很大,包括要爱他所爱,投他所好。
      哪怕他的所好,有很多时候并不是她的。
      
      也许这样才导致了他们之间关系的罅隙?
      
      她长大后,就做不回当初那个总跟在男人身后,崇拜他的小姑娘;渐渐地,她也不能胜任善解人意的红粉知己角色;再然后,那个青梅竹马,可爱漂亮的小未婚妻成长成一名独立的女医生,她终究还是逐渐逐渐地,显露出灵魂中与那个男人截然不同的成分,更自主,更有个人魅力的部分,以往她将那些成分隐藏得很好,但年岁一长,再耐心的隐藏,到底还是露出了疲态。
      
      可即便如此,成人后的她还是无比怀念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姑娘,那时候真正是两小无猜啊,男孩带着女孩逃学,他们躲在只有两人知道的秘密基地里,一同翻看男孩从父亲书柜里偷出来的布列松画册,那时候阳光照在男孩的睫毛上,犹如扑上一层金粉,闪动之间,也许有时光的烟尘簌簌而下。男孩指着那里头的照片说我以后会拍出比他更好的片子来。女孩则看着这个小小年纪就雄心壮志的同伴,心想他可真好看,他一定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好看。
      
      真的啊,从过去到现在,我再也找不到比那个时候的孟冬更好看的人了,即使是孟冬本人,也比不过。
      
      他说,一年之中,一天之内,只有这个季节,这个时刻与众不同。
      对我则是,一生之中,一辈子之内,只有这个人,这个时刻与众不同。
      
      一种冰冷的液体注射进我的身体,仿佛一块冰凌骤然打进热乎乎的□□,冷得我猛然打了个哆嗦,梦境被毫无预兆击碎,我睁开了眼。
      
      我曾经的直系领导,全院出了名的美男子医生邓文杰正穿着白大褂双手抱臂像研究木乃伊一样地居高临下端详我,表情很有些复杂,像是难以置信,又像是有点惋惜,我慢慢看回他,弱声开口打了声招呼:“嗨,邓医生。”
      “嗨,张医生。”他低头看表,轻快地说,“你比预期晚醒了十几分钟,再不醒来,我会很乐意把你推进手术室。”他朝我俏皮地眨眼,“你知道,从你的身材形状到你的心脏形状,我一直都很好奇。”
      
      我翻了白眼,问:“你一直,在这琢磨怎么切开我?”
      邓文杰愉快地答道:“正是如此。”
      我想骂这个无良医生,却没那个心力,只得闭上眼不理会他。随后,我仔细回想了晕倒前发生的事,动动身体,发现胸膛的伤口已经受到妥善缝合,手臂上也链接着该输送进身体的药液。我试探着问邓文杰:“傅一睿呢?”
      
      “很好,在他誓要将你的病房坐穿之前就被警察叫走了,”邓文杰耸耸肩,“希望他没事。”
      他的语气实在幸灾乐祸,我瞪了他一眼,着急说:“他完全是救我,警察怎么能……”
      
      “放心,”邓文杰按住我的肩膀说,“傅一睿医生在你公寓勇斗歹徒,英雄救美的事迹现如今传遍全院,已经成功令他荣登众护士美女倾慕对象榜之第二。”
      “第一,是你?”
      邓文杰恬不知耻地笑了:“有些话大家心照就好。”
      我微弱地笑了笑,喘了喘气,才问:“我不在,你又祸害良家妇女了?”
      
      邓文杰笑容一僵,似乎想到什么难堪事,皱起眉头,过了一会才恢复风度翩翩的模样说:“我想我们还是谈谈你的心脏为好。”
      “嗯。”
      “我给你拍片,没发现堵塞,冠状动脉没问题,心脏机能也没受损,据我所知,你也没有胆固醇过高,”邓文杰停了停,问,“你自己有答案了吗?”
      我摇头。
      
      “你最近情绪很差吧?”邓文杰换了个话题。
      “那只是一种人的基本情绪反应,”我反驳他,“我现在已经感到好多了。”
      “哦,”邓文杰意味深长地扬起眉毛,“那么你怎么解释你的心脏问题?”
      我啊了一声,惊诧地问:“不会吧,是,那种该死的煽情的病?”
      
      邓文杰微笑着,用堪称愉悦的神情点头附和说:“是那种该死的煽情的病。”
      

  •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几天吧,请大家多点撒花支持,老水第一个bg文,是需要支持的~~~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