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2、42.相聚四年后(喜剧) ...

  •   四年后的某一天

      时间日夜不听轮转不休,一天的时间就这样的飞速而过,夜晚如期而至,黑暗的夜幕下,上班族们都开着自己的私家车马不停蹄地往家里赶,为的是那丰富多彩的夜生活。热闹的夜晚,热闹的人间,热闹的角落里,一群不识愁滋味的人们聚集在台湾最热闹的快乐吧里,舞厅中喇叭疯狂震动着唱着狂热的舞曲,舞池中人们疯狂地扭动着身体甩着头发,仿佛这样便会忘掉所有的烦恼。这热闹的地方也有格格不入的角落,不远处的吧台边坐着娇小的身影,与他人的浓妆艳抹不同,她素面朝天,倒是一头棕色头发长及腰间甚是漂亮,一双大眼睛睫毛卷翘倔强的小鼻子鼻梁□□,小巧的嘴巴嘴角微翘,她身穿牛仔裤黑色紧身体恤衫,特殊的装扮倒是酒吧里最特别的风景。她双肘拄在桌子上眼睛盯盯地看着桌子上的紫色梦幻不知道在想什么。
      “涵冰,你不怕遇到鬼哦?”脩来到涵冰对面,微笑着看着她,“姓炎的臭小子特意叮嘱我照顾你呢!”
      “如果不是那天遇到鬼,我也不会找到霖,”涵冰说着拿起酒杯喝一口,“现在的我,估计连鬼都怕吧!”没错,她现在是文化大学文学系大二的学生,同时她也是社团跆拳道社的社长,现在更是黑带级九段的高手,所以谁要是惹到她,就阿弥陀佛喽!这四年里,奕儒飞去澳大利亚继续深造,尊去了汶莱念大学,霖自然是在美国完成学业。孤单的她自然是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哦,不,她并不孤单,至少还有东陪在她身边,那大条的家伙现在也在文化大学只不过念的是美术系。
      “在想那座冰山?”脩翘着嘴角好奇地追问着,“他不是要回来了吗?”
      “是啊,他今天晚上的飞机,明天早上就到台湾了。”想到霖就要回来,涵冰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四年过去,不知道他变成什么样是否还像四年前一样爱着她。
      脩提议:“明天大家一起去接他怎么样?”
      “这是自然。”涵冰点头答应。
      一曲过后,跳舞跳跳到疲惫的人们从舞池中走出来来到吧台,见有活多起来,脩自然而然地去帮几个伙计的忙。一个红色头发一个蓝色头发的小混混相互使了使眼色一左一右地来到涵冰身边。他们举止轻佻一个人拿起涵冰用过的杯子细闻她的味道,另一个人更是挑起涵冰的一缕头发戏玩起来。
      “美女,一个人啊?要不要哥哥陪陪你?”蓝色头发的小混混淫邪地笑着。
      红色头发的小混混嬉皮笑脸地拍着老大的马屁:“就是啊,我家大哥可是很温柔的。”
      “好啊,我也正好想找人陪陪,”涵冰嫣然一笑,那妩媚的笑容看得人心都酥了,只是那笑容里的深意让人难以捉摸的,“这里办事不方便,我们去外面。”
      “好,好,哥哥带你去个好地方。”猎艳成功,混混自然乐得合不拢嘴。
      见涵冰跟着两个混混离开,脩连忙放下手中的活掏出手机给东打了电话,谁知道那小子接了电话只说有事没有时间,还没等他说话就挂掉电话。没办法,脩只能跟其他的调酒师说一声然后就跟了出去。
      酒吧外不远处僻静的小巷子里,两男一女鬼鬼祟祟的貌似在做见不得人的事情,男的嬉皮笑脸地往女的身边凑,女的妩媚地笑着靠在墙上很配合地解开衣服上的第一个扣子。红毛痞子向前迈一步:“小美人,过了今天你就是我的人了!”
      “好啊,哥哥你过来啊!”涵冰学着风尘女子的腔调并在心中吐了无数次。
      听到涵冰这样说,红毛痞子筋骨都酥了,着了魔似的往前走。就在他即将靠近涵冰的时候,涵冰眼里寒光一闪,抬起一脚狠狠地踹在那人的□□,顿时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那人痛得倒在地上起不来了。蓝毛跟班跟飞速跑到老大身边:“老大,老大你没事吧?”
      “看什么看?还不扁这个骚娘们!”尽管被打,貌似老大的家伙心不甘。
      “是!”蓝毛点头答应,卯足了力气伸出拳头向涵冰飞奔而来。
      涵冰不慌不忙向前迈了一步,似乎等不及挨揍,然而就在拳头即将碰到鼻子的时候,她侧身闪过攻击,右手抓住对方的手腕,然后再一侧身将对方的腋窝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左手托着对方的胸口稍微一用力,就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那家伙被四仰八叉地摔到墙上随后便软趴趴地滑了下去。
      “想揩姐姐的油,也不问问姐姐我是谁?”涵冰笑着踩着蓝毛的胸口得意地说,“以后少在炎家的地盘闹事!”
      “涵冰,涵冰!”脩急急忙忙地跑来,来到巷口看到涵冰正踩着痞子的胸膛扇他耳光,忍不住笑了,“看来我们的霖少爷要好好练练了。”
      涵冰放过蓝头发的家伙转而飙起脩来:“喂,陈得脩,你是说我母老虎是不是啊?”
      “你……你……你是……冷涵冰?!”被吓到的痞子总算猜到自己被谁海扁。
      “知道就好,还不快滚!”涵冰目露凶光,吓得那两个混混相互搀扶着仓皇逃跑。
      脩额角带着巨大的汗珠笑笑:“既然都出来了,要不要一起逛逛?”这样的女人还是留给那座冰山吧,太吓人了!
      “好啊,”打发走两个小混混,涵冰露出天使般的微笑,仿佛和刚刚揍人的野蛮女完全是两个人,“那就陪我去夜市吃点东西吧。”
      脩一口答应:“嗯,刚好我也饿了。”
      两个人漫步走在台北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各种各样的小吃,来到这条街,涵冰就如脱了缰的野马、入了水的鱼欢快得不得了,东逛逛西瞧瞧买买这个尝尝那个,用不了一个小时,她手里就拿满了各色小吃。
      涵冰举着烤串蹦蹦跳跳地来到脩身边:“脩,这些都很好吃,你要不要尝尝。”
      “还是你吃吧。”脩有些不好意思。
      “咦,那是脩耶!”路过的女孩认出脩,“是冬曾未的脩诶。”
      “没错,可他旁边的是谁,好漂亮啊?他们是男女朋友吗?”年龄稍小的女孩有些好奇。
      “还不是冷涵冰,四年前武尊和炎庚霖为了她差点闹翻,现在他们都在国外,对外宣称是深造学习,是不是疗情伤就不知道了。我看这个冷涵冰就是狐狸转世勾得周围男人都神魂颠倒的。”那年长的女孩好像对涵冰几个人的事情知道一些。
      听到这里,脩有些气不过,想要去阻止却被涵冰抓住了胳膊:“涵冰,你……”
      “不要到处看,周围有狗仔队,”涵冰在脩的耳朵边轻声说,“不想上明天的头条就不要采取任何行动。”
      脩有些怀疑涵冰所说:“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先离开这里,然后再想办法甩开他们!”涵冰放开脩的手,继续说笑着向前走着。

      夜晚,静谧的夜空没有一丝云彩,清风吹拂,吹在身上带来丝丝凉意,空荡荡的马路边安静无人,只剩下一抹抹昏黄的路灯,昏黄的光亮被无数小虫子围绕,雪白的飞蛾冲撞着金色的光芒有种扑火的悲壮,正像年轻人对待爱情一样。两个人的脚步声打破了这宁静的气氛。
      “哇,这些狗仔队真难缠甩掉他们还真不容易,”涵冰跑了几步终于体力不支靠在电线杆上,喘着粗气的她小脸红扑扑的犹如秋天成熟的苹果,让人看起来心神荡漾,“总算快要到家了,谢谢你陪我,脩!”
      “没什么,炎大少爷交代的,应该的,”脩也好过不了哪去,大口大口的喘气,“我们慢慢往前走吧,实在跑不动了。”
      “嗯。”涵冰应了一声,再次站起来。
      两个人走在朦胧的月光下也谈起天来,打发着有些无聊的时光,朦胧的月光、昏黄的路灯拉长了两个人的身影。脩看了看涵冰的侧脸,淡淡地笑着,有她陪在冰山身边,那么他们幸福了,只是他的幸福要到哪里寻找呢?小汐你真的不在了吗?
      “脩,你在想什么?”涵冰的话打断了脩的沉思。
      “没什么,”脩苦涩地笑了笑,“霖明天就回来了,准备好告别单身了吗?”
      涵冰安静地笑着,那寂寞的笑容是黑夜里最灿烂却稍纵即逝的昙花:“一个人生活虽然孤单寂寞,却是让人不断进取的最好方式,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那种温暖安逸却是幸福的最高境界。”
      不知不觉间,两个人来到涵冰家门口,涵冰打开院子的小门准备进去,无意中的一瞥却让她的眉头皱了起来。脩发现她神色不对便问:“怎么了,表情这样严肃?”
      “我记得窗帘是敞开的,现在窗帘拉下来了,屋里很可能进去贼了!”反常的现象令涵冰得出合理的推论。
      “不是吧?”脩有些不可置信,怎么可能,所有倒霉的事情全让这丫头摊上了?

      涵冰将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脩不要再出声,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到院子里,俯下身子看看地上,依稀可以看见好多脚印看来对方不只是一个人。那么她是该报警还是该……拧着眉头,涵冰来到防盗门前悄悄地拿出钥匙,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听着里面的动静,没错,的确是遭贼了,灯关着可里面却有轻微的响声。打开门,涵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灯,然而按下开关屋子里依旧是一片黑暗,糟了,对方把电闸关了!右后方一阵冷风吹过,对方伸手抓在她的右肩上,不容多想,涵冰左手抓住对方的手腕用力向左侧一拉,右手随后压在对方的左肩上,再将对方的左手向右侧一掰,双手用力一按,那人吃痛地叫了起来:“好不容易回来,你就这样欢迎我啊!?”好熟悉的声音,他是……
      “Surprise!”众人的叫声响起,随之灯亮起来。
      大厅中出现好多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从澳大利亚回来的奕儒、温馨、唐雨哲,还有一个陌生的女孩怯生生地握着雨哲的手,想来他们是在澳大利亚相识的恋人。再旁边是戴着小丑帽子的东,东的女朋友晨静,至于手中押着的正在怪叫的大男生是……“放开啦!是我,武尊!”
      涵冰松开手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尊活动着自己刚刚被弄痛的胳膊:“哇,四年不见,这丫头下手更重了!那面瘫怎么能受得了?”
      被尊这样说,涵冰转头看向他,看得他心虚地咽了口水,随后涵冰又看下脩,脩倒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白了白眼睛,与此同时巨大的汗珠自额角滴落而下:“尊好久不见!”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他屁颠屁颠地跑到尊身边给久别的兄弟一个大大的熊抱。
      “脩,我来介绍一下我的朋友们。”相对来说,脩算是涵冰后认识的了,所以必要的介绍是应该的。
      “不用,我来猜猜,”脩笑笑来到奕儒身边,“这位是奕儒,你异父异母的老哥,曾经在快乐吧里做过服务生。”
      奕儒点点头示意脩的猜测没错:“这位是我女朋友——温馨。”温馨也微笑点头回应。
      “这位应该是奕儒的好友Danson唐雨哲吧?至于这位……”看到唐雨哲身边的女孩,脩愣住了,她的面容竟然和记忆中最深处的人完全重合,只是她已经出车祸失踪了啊?
      “她是我的女朋友——樱灵,”唐雨哲说着亲昵地将女孩搂在怀里,“你们认识?”看脩的眼神复杂,有些奇怪。
      脩意识到自己这样看着人家很不礼貌,所以点头致歉:“她和我的老朋友有些相像而已。”
      “樱灵是Danson在医院里捡到的,Danson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植物人,”同样从澳大利亚回来的奕儒当然知道雨哲的事情,所以他还是蛮热心地说,“她回台湾就是为了寻找记忆,如果脩你认识她那就太好了。”
      “那樱灵你是怎么失去记忆的?”脩的心砰砰跳得厉害,真的太像了,如果是车祸,如果是校车翻到山崖下,那么她……
      樱灵瞪着清澈的大眼睛看着脩:“听医生护士说,是校车翻到山崖下,我恰巧被卡在山崖边树枝上才幸免于难,你认识我?”
      “不,你和我的朋友只是相像而已。”脩有些心虚地笑着说,世上巧合的事情多的很,这应该也是巧合吧。
      听到脩如此回答,樱灵的小脸松垮下来,不过片刻之后,可爱的笑容再次爬上脸颊抬起头看向雨哲满眼都是幸福,“就算恢复不了记忆,只要雨哲陪在身边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是啊,幸福,只要知道她幸福就足够了,而他总会好的,脩忧郁却安心地笑了。
      “你们是怎样?合起来耍我?”就在气氛有些尴尬的时候,涵冰跳出来惊叫一声,“老哥,主谋是你?”说着来到奕儒身边抬起头踮起脚尖就要给他一个脑瓜蹦,却因为身高的原因够不到,奕儒只好配合着她弯下腰,任妹妹在上面狠狠地敲一下。
      “今天是你二十岁的生日,我们当然要给你一个惊喜。”奕儒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暖如春风。
      涵冰给了奕儒一个大大的拥抱:“老哥……”
      “我也要,我也要,我特意从汶莱赶回来的呢!”尊摆出了小孩子的模样。
      涵冰不屑地将头侧过去不再理他:“你要?找你女朋友去!”
      “人家女朋友明天才到台北!”尊一脸委屈。
      明天到台北?某女自然而然地想到明天到台北的家伙,不是炎庚霖那臭小子吗?他们如果在一起是尊霖还是霖尊呢?脑海里想起飞轮海中炎亚纶和吴尊为了宣传而轻吻嘴唇的镜头,某女顿时有些不寒而栗。
      “臭丫头,又在胡思乱想!”尊抬手就给涵冰一个脑勺。
      “拜托,很痛耶!”涵冰揉揉后脑,那可爱的模样令所有人露出会心的微笑。
      明亮的客厅突然暗了下来,黑暗中的唯一光亮逐渐从厨房走了出来,是化成小丑的东推着手推车,车子上放着巨大的三层蛋糕,蛋糕上面是二十支燃烧着的蜡烛。
      “Happy brithday to you!”东推着车子唱起生日歌来。在东的带领下所有人都唱了起来。
      一曲过后,涵冰在大家的簇拥下低下头吹灭了蜡烛,然后她合十双手低头许愿,暗淡的月光,大家看不清她的脸,只知道那翘着的嘴角是今晚最终的目的。冰儿,你知道吗,只要这样静静地守着你,就足够了。灯亮了,尊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礼盒塞到涵冰的手里:“生日快乐,涵冰!”
      “谢谢!”
      “生日快乐,涵冰!”紧接着是雨哲,他送给涵冰的是和人一样高的抱抱熊。
      “谢谢,唐学长!”
      就这样,大家逐一给涵冰送上礼物,只有老哥奕儒站在那里不说话,表情有些古古怪怪的。既然逮到糗他的机会,涵冰自然不会放过:“老哥我的礼物呢?不是忘了吧?”
      “老妹的生日,老哥我怎么会忘?”奕儒笑容诡异,没有人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喂?托运公司吗?时间到了,快进屋吧!”拿出手机,拨了电话,他送的礼物居然要托运,会是什么呢?
      “当当——”货运公司敲门,离门口最近的晨静开门。穿着制服的货运工人推着手推车进门,巨大的礼盒被轻拿轻放地放在客厅中间,金色的包装纸银色的蝴蝶结,里面会是什么呢?
      “老哥,你不是送个活人给我吧?”涵冰的脸有些抽筋,“不是帅哥我可不要!”呃,这丫头脑袋也在抽筋?
      “还要帅哥,不怕那冰山冻死你哦!”奕儒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快打开看看,再不打开就憋死了!”
      哦?会憋死,那会是……涵冰迫不及待地解开绳子,就在盒盖被打开的一刹那,五光十色闪着光芒的亮片四散开来,熟悉的声音响起:“Happy birthday !”大盒子里的生物站起来居然比涵冰要高一个头,熟悉的俊脸消瘦些,熟悉的剑眉丝毫没变,熟悉的忧郁眼神温柔了好多,那嘴角扬起的弧度是她思念四年的源泉,左耳的耳钉依然耀眼。
      涵冰嘴上不服可眼睛却湿润了,捂着自己的鼻子强迫自己不要哭出来:“该死的面瘫脸,你好讨厌!”
      “流浪猫,做我未婚妻好吗?”霖从裤兜里拿出一个红色心型的盒子,打开盖子,放在涵冰面前,那是一颗闪着光芒的钻戒。
      涵冰早已泣不成声,几次想开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急性子的东忍不住开口:“霖,你还愣着干什么?套上不就好了!”
      听到东的话,霖抓起涵冰的左手套在无名指上,微笑着淡淡地说:“这辈子你跑不了喽!”
      “你干嘛突然跑回来,不是明天才到台湾?你害我哭得好难看!”涵冰擦着泪笑着。
      霖看着涵冰的小脸温柔替她擦去脸颊的泪水:“提前完成任务,就回来啦!”
      “老妹啊,这个礼物是你想要的吧?”奕儒故意糗她,“想不到生日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吧!?”
      “你们合起来欺负我,不理你们了!”涵冰小嘴一厥貌似生气。
      霖倒是毫不慌张,用食指沾了下奶油,没等涵冰反应过来便抹在粉嫩的朱唇上。
      被霖的动作搞懵了,涵冰瞪起大眼睛想要擦掉唇上的异物:“你……”霖却在这一刻拖住她的后脑俯下身子,用唇封住了她的口……他的专属味道,奶油的甜蜜在唇齿间蔓延……
      “哇!吼!”旁边的观众们吹口哨拍巴掌,不断地起着哄……
      幸福,就这样,降临……

      ————————————The happy end————————————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