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冷宫惊魂,妹控大皇兄 ...

  •   “出…出现了!公主我…我们快走!”根本来不及欣赏舞姿,小蝶早就被那个鬼故事吓破了胆。
      玉袖生风,典雅矫健。月光照耀下女子眼中带着一丝愁容,整个舞蹈也慢了下来,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呐喊,慢慢化作不甘。还不等洛君灵回过神来,那女子一瞬间便消失在那姣姣的月光中。
      “鬼啊!”小蝶卡在喉咙的恐惧,一瞬间憋晕了她,被打扰的洛君灵看着倒地不起的小蝶喊了两声,并没有得到回应。拖了两下,发现拖不动,无奈只能一个人去探险。
      少了带路的人洛君灵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在里面转,渐渐的也迷失了方向。
      偶尔惊起的鸟,扑腾这翅膀在四周盘旋,乌鸦的叫声,在这寂静的废墟中格外瘆人。
      洛君灵心里打起退堂鼓,但回去的路早就迷失了,仅凭着心中最后的记忆,壮着胆子往回走。
      “各位前辈我不是有意骚扰,别吓我。”那个白灯笼又出现了,这已经是第六次了,在洛君灵打算放弃探险后这个灯笼就出现了,吓得洛君灵直接往反方向跑。
      四周看看,那个灯笼又消失了,洛君灵才松了口气,自己这小短腿,今天到体力极限了,得快点找到小蝶出去。今晚惊吓足够了。
      顺着小路往前走,洛君灵总算见到熟悉的若兮殿,门前挂着的匾额。小心翼翼的走着,越来越荒,这里不少的房梁都断了,呼呼漏风的窗户,门也倒在地上碎成几块。
      出了偏殿,洛君灵总算见到小蝶晕倒的那片荒地,小蝶还倒在原地没醒来。小跑过去把人叫醒。
      “我们快走,马上子时了”洛君灵不得不使用一点手段叫醒小蝶。两人出了若兮殿还回到最初的宫殿。
      “蛇!”两人进草丛没多远就看到一条黑蛇盘在哪里,但是一动不动,两人小心翼翼的钻出洞口,把洞口挡住,才匆匆离开。
      留下来的月儿早就急得不行,洛君灵前脚刚走,冬嬷嬷后脚就来“公主,御膳房送来的甜羹。”
      “冬嬷嬷,公主睡了!”月儿强忍着惊慌,就是不开门。直到听到冬嬷嬷离去的脚步声月儿才松了口气,一直熬到亥时洛君灵也没回来,屋外除了值守的宫女都休息去了。
      皓月当空,打更的敲响梆子子时已到,可洛君灵和小蝶并没有回来,月儿小心翼翼的从房间探出头,灵溪宫不如白日般明亮。皎洁的月光下树木石头的阴影交错在一起成了一个吃人怪物的模样。
      月儿总觉得旁边的黑暗中随时会有个怪物突然跳出下,要一口吞了自己。紧紧的握着手中的灯笼,加快脚步,赶紧凑到宫门处。
      小心翼翼的打开宫门,昏暗的烛光反射出几道寒光,背后发凉的月儿看到剑上反射出自己模糊的脸。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月儿立马跪下求饶。不顾那放在脖子的利刃。头也不敢抬,只能不断磕头。
      “亥时,各宫宵禁,除陛下召唤和持令牌者擅离职守者,杀!”巡逻小队一队12人,为首说话的是小队队长。
      “大人饶命,我家公主方才饿了,命我去御膳房找些吃的!”狠狠嗑了两个头,把怀中代表洛君灵公主的身份令牌颤巍巍的拿出来,整个人抖得不行。
      巡逻队长拿过令牌确认无误,挥手让所有戒备的人散开,“放行,以后小心点。”恢复队形,月儿目送巡逻队离开,泄气后整个人瘫坐在门槛上。
      月儿背心发凉,重新提起灯笼,焦急的望着,等着那吞人的黑暗中走出自己熟悉的身影。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都过了,月儿四处张望后任不见两人的身影,昏暗的宫灯下,那名为寂静的怪兽越靠越近。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和盔甲摩擦声在哪阴影巨兽处响起,月儿提起灯笼心有余悸的关上宫门,把头靠在宫门上平复一下心情。
      “月儿!”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月儿魂都吓没了,手上的灯笼扔在地上,瞬间被烛火点燃。
      “你怎么不在屋里?”小蝶被月儿的反应吓到了,等了一小会儿才想起自己出来的目的。
      “公主!下次别留我一个人在寝宫了,太吓人了!”一看到洛君灵月儿直接上去抱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今晚的经历。
      “摸摸头,吓不着,”月儿大洛君灵七岁,但也才十三岁,今晚是她第一次无限接近死亡,被吓到也是正常的。
      “好了,好了,早点休息,明天还有正事!”自己本就是个起床困难户,准备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三声梆子响,三更早就过了。
      “咚~咚!咚!咚!咚!”一慢四快五声响“早睡早起!”刚躺下,就听到打更人的的报时,已经五更天了。不做多想,赶紧闭眼休息。
      由于头一天夜探冷宫,三人都被吓得不清,导致第二天三人成功懒床。洛君灵作为主子冬嬷嬷没有办法,可日上三竿还不见月儿和小蝶冬嬷嬷让人小声的把两人带出来。
      想到两人还得伺候洛君灵冬嬷嬷让人把她们一人打了三板,不算重也不算轻,没伤到筋骨但也免不了皮肉之苦。
      “既然进了宫,就得遵守宫里的规矩,来了这里除了伺候好主子就得守规矩,你俩不是才入宫的小宫娥,别以为得了宠就无法无天,主子虽小,但这宫里贵人不少,在这样下去你俩的脑袋怕是要搬家了!”冬嬷嬷有些恨铁不成钢,小蝶和月儿都是她一手□□出来的。
      “你俩先去上药吧!公主一会儿就该醒了!”冬嬷嬷估摸着时间,先放两人先回房间处理伤口。
      今天这事不止给冬嬷嬷提了醒,也给月儿和小蝶提了醒,这是皇宫,人吃人的地方,未被冬嬷嬷选中前,一屋的小姐妹早上出门还高高兴兴,晚上就不见踪影,没人找,没人问,根本没人在乎。
      “月儿,小蝶!”睡了一觉吧昨晚的疲惫全抛在脑后,唤两人进来一番洗漱后出门,这会已经晌午了,揉了揉肚子,看到院里的冬嬷嬷立马招着小手“嬷嬷,本宫饿了!”
      “公主,午膳已备好!”洛君灵一直都觉得冬嬷嬷很厉害,不管自己何时起,冬嬷嬷都能把一切准备妥当。
      “公主,还有三刻钟翰林院的梅侍讲便来了。”冬嬷嬷提醒洛君灵时间不多了,一会儿还有正事。
      “知道了,嬷嬷!”被饿醒的洛君灵直接坐上桌等着午膳上桌。
      饭才吃到一半,冬嬷嬷不紧不慢的进来“公主,梅侍讲来了!”洛君灵把碗里最后一口汤喝完才回冬嬷嬷“知道了!”规规矩矩的朝着偏殿走去。
      梅侍讲是来给洛君灵做启蒙的,十一岁后就要去学堂求学,听说这个世界的人每年九月还要为年满6岁的孩子启灵,而启灵成功的孩子便可以修行。
      洛君灵生日在11月份,去年年龄未到,故没有启灵,今年九月洛君灵便有资格启灵了。
      “灵溪公主!”饭困的洛君灵在梅侍讲的读书声直接睡着了,梅侍讲有些无奈的看着洛君灵。把头撑在桌上整个头一点一点最后直接趴下睡着了。梅侍讲无奈敲了两下桌子已做提醒。
      见洛君灵没有反应,梅侍讲又敲了两下,可还是没有反应不由得加大声音“灵溪公主!”
      “啊,怎么了?”被吓了一个机灵,噌的一下就做起来了“公主,如果今日身体不适,臣可以明日再来!”算是给了洛君灵一个台阶下,自己也不得罪。
      “本宫没有不适,老师继续。”上辈子学习就这样,一学习就困,而且这个世界的文字和繁体字相似大多都认识,不知不觉就又睡着了。
      梅侍讲是第二次来给洛君灵授课,与第一次的兴奋好奇不同,这一次洛君灵把一个厌学的孩子表现的玲离尽致。
      “灵溪公主,臣今日授课内容已完成!”憋着一口气把课讲完,而洛君灵睡了一下午。
      “老师!”一听到完成了,洛君灵立马就醒,跟着梅侍讲出门时,洛君灵突然想起“麻烦老师下次来的时候带几本话本子!”
      此话一出梅侍讲有种被侮辱的感觉“未学走就想学跑!愚不可及”
      洛君灵不知道那惹到这个老师,怎么开骂起来。
      “我皇妹怎么愚不可及了,我九皇妹这么可爱!聪明!”洛瑾瑜拿这一串糖葫芦进来,顺势把人抱在怀中。
      “梅侍讲,既然授课完成了,那请你回去,还有,请你记住祸从口出。”说完不在理会他,抱着洛君灵蹭了蹭。
      作为禹夏大皇子,基本所有的弟弟妹妹都是洛瑾瑜再管,成年后和青梅竹马的苏家长女立刻完成婚礼,虽然夫妻恩爱可惜一直无所出,所以对自己的弟弟妹妹极其宠溺。
      “好吃吗?小灵儿!”洛瑾瑜对着洛君灵吃得一鼓一鼓的腮帮子戳了戳。“好吃!,谢谢皇兄!”许久未尝到糖葫芦,熟悉的味道,格外想念。
      没呆多久洛瑾瑜又蹭了蹭洛君灵的小脸“小灵儿!母亲找我有事,皇兄今日先走了。”嘴上说着要走,视线一直没有离开。
      被那视线看得尴尬的洛君灵抱着洛瑾瑜的脸吧啦了一口催促的让人离开“大皇兄!再见!”
      “大皇兄,下次来的记得给我带点画本子!”刚才那个梅侍讲没有答应,洛君灵只有找自己这个皇兄帮忙,而且照洛瑾瑜对弟弟妹妹的宠溺程度,应该明日就能拿到。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