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降落“伞” ...

  •   目暮警官神情严肃地拨通了松田阵平的电话:“松田,你那边怎么样?”

      目暮警官开了外放,松田正阵平微哑的嗓音从电话中传出来:“刚才的爆炸启动了炸弹上安装的水银汞柱。不能再动摩天轮了,摩天轮一旦再次颤动,炸弹就会直接爆炸。”

      目暮警官蹙着眉看了看表:“距离爆炸只剩下五分钟。松田,你有把握完成拆弹任务吗?”

      松田正阵平轻笑了一声:“像这样简单的装置,我只需要三分钟。”

      当真是又自信又张扬。

      然而就在这时,松田阵平的声音却突兀的一顿。

      “这位警察真是勇气可嘉,我实在不得不赞美你的勇气。爆炸前三秒钟我会暗示你,另外一个比这更大的烟火到底在哪里。”[1]

      他用一种毫无情绪波澜的声音念道。

      “这是歹徒显示在炸弹屏幕上的话。看来我要是现在就拆除了炸弹的话,恐怕就没有办法看到他关于下一个爆炸地点的提示了。”

      工藤新一突然抬头看向目暮警官,眼神锐利:“歹徒就在这附近!”

      “炸弹犯一直在周围观察着警察的动向。当他发现松田警官上了缆车之后,就选择在缆车上升到最高点的时候炸毁了控制中心,是为了把松田警官困在摩天轮上。然后现在再显示出那段话,逼迫松田警官不得不为了获知炸弹所在的地点而牺牲自己。”

      “和三年前的那场爆炸案一样,这还是一场争对警察的谋杀!”

      “呿。”松田阵平听到电话里传来的陌生少年音,意味不明地砸了咂舌,“这位莫不会就是被冠有‘日本警察的救世主’之名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吧?”

      工藤新一虚咳了一声:“你好松田警官,我是工藤新一。”

      “久仰大名。”松田阵平懒洋洋道,“你说的没错,歹徒就在附近,准备亲眼见证我被炸成烟花的模样。但是想要在五分钟内从这么多民众中找出炸弹犯,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还有,我可能知道另一个炸弹所在的地点了。”

      “在哪里?”佐藤警官凑过来着急地问。

      “那一封传真不是写了嘛,‘圆桌武士’,还有‘战友的项上人头’。圆桌武士存在于中世纪欧洲,中世纪的骑士多半都会带有十字图案的头盔,这下你们总该知道了吧?”[2]

      “是医院!”工藤新一在松田阵平解释的同时说出了答案。

      “对,没错,医院的地图符号就是十字架。等我知道到底是哪家医院的时候,再跟你们联络。”

      松田阵平挂断了电话。

      他斜斜靠坐在缆车车壁上,慢悠悠点燃了一根香烟咬在嘴里。

      袅袅烟雾模糊了他的脸,叫人看不真切他脸上的神情。

      突然,他注意到旁边贴着的禁烟标志。

      “哼。”

      松田阵平咬着烟,含糊不清地哼笑了一声:“今天例外,我就暂时视而不见。”[3]

      距离爆炸倒计时还剩四分钟。

      围观人群集中在距离摩天轮不远处的地方,紧张又焦急地等待着,为摩天轮上的那位英勇的警察默默祈祷。

      工藤新一和内田麻美开始满场地寻找他们之前撞见的那个共犯。

      樱千露也没有闲着。

      她从得知这次的案件涉及松田阵平的时候,就开始努力在记忆中搜寻零零星星的记忆。

      她不记得下一个爆炸的具体地点了,不过她就算记得也排不上什么用场,毕竟炸弹犯和警察有仇,要是警方在没有牺牲的前提下找到了下一个爆炸地点,没有得到满足的炸弹犯很可能会直接用手上的遥控器引爆炸弹,把脏水泼在警察身上。

      所以归根究底,还是得要揪出炸弹犯!

      她隐约还有个印象,炸弹犯好像是一个瘦猴子似的、干干瘪瘪的中年油腻老男人!

      樱千露一一搜寻着现场的每一个人。

      好像每一个人都没有问题,又好像每一个人都很可疑。

      一滴冷汗从樱千露的额角滑落。

      距离爆炸倒计时还剩三分钟。

      目暮警官最后回望了一眼摩天轮最顶端72号缆车所在的方向。然后便压抑着内心的沉重,指挥着警员们开始疏散群众。

      群众们心中对于爆炸的恐惧终究压过了对那位即将牺牲的警察的担忧,他们慌慌忙忙地往外撤离,手中牵着的小孩子也似乎感受到了大人们的恐慌,张开嘴嚎啕大哭起来。

      场面一时间极其混乱。

      爆炸犯就隐藏在这一片混乱之中,樱千露更加难以发觉他的踪影了。

      樱千露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揪成了一团。

      她第一次真实地感受到,名侦探柯南的世界再也不是一部供人消遣娱乐的动漫了,而是切切实实地以最真实的姿态展现在她的眼前。

      罪恶昭着的犯罪和正义凛然的牺牲交织。

      这是一个再真实不过的世界了。

      里面的人物有血有肉,鲜活而真实。他们有自己的经历和过往,有自己的理想和坚持。

      要是没能在爆炸前找到那个该死的炸弹犯的话,松田警官真的会死,就像动漫里一样。

      但是又和动漫里不同。

      看动漫的时候,无论怎样真情实感地为他感到惋惜,潜意识却也在告诉自己,他不过是一个虚构出来的人物、这不过是一个虚构出来的剧情。

      可现在,一切都发生在现实,发生在眼前。

      松田警官是那样一个鲜活的人,他为了公众的利益毅然选择牺牲是那样的无畏,又是那样的沉痛。

      樱千露心中闷闷的疼着,为命悬一线的松田警官,也为自己的无能为力。

      她活了十七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一个死人。在她的观念中,死亡就意味着什么都没了,她对死亡,是既敬畏又恐惧。

      她不想,真的不想松田警官死。

      他明明是那样好的一个人,却要死在那样一个自私狭隘的小人手中,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樱千露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再想想,再想想,一定会有突破口的。

      距离爆炸倒计时还剩下两分钟。

      无论是樱千露还是工藤新一,都还没找到两位犯人的影子。

      这时,樱千露突然从一片喧闹声中分辨出了野原新之助的声音:“……蜀黍,你在玩什么游戏?给我也玩玩吧!”

      樱千露顺着声音望过去,只见野原新之助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了树上,使出一招猴子捞月,就把树下那男人手中的手机给抽走了。

      “喂,小鬼!快把东西还给我!”

      那个带着兜帽遮住半张脸的男人急了,伸出手就要抢回自己的手机。

      野原新之助灵活地在树干上爬来爬去,躲开男人的手:“欧吉桑,你干嘛这么小气嘞!”

      按理说,只要不要太过分,一般人是不会和不懂事的小孩子斤斤计较的。毕竟和小孩讲道理,人家小孩也听不懂,最后还会演变为和小孩子纠缠不清甚至被认为欺负小孩,那也太掉分了。

      但是这个男人的行为却很奇怪。他好像真的很着急他的手机,竟然不顾形象地也开始往树上爬。

      樱千露眼睛微眯。

      这样不寻常的态度……还有似曾相识的消瘦身形……

      她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个男人就是炸弹犯!小新!快把你手里的手机丢过来!”

      野原新之助听到樱千露的喊声,再次一扭屁股躲过男人伸过来的手。

      “看我的!嘿哈!”野原新之助手一抡,手机便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高高的抛物线。

      樱千露紧紧盯着空中飞过来的那一只手机,整个人气势一变,蓄势待发。

      她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把长柄透明雨伞,加速起跑后用长柄伞在地面上用力一撑。

      紧接着,她就像个跳高运动员一样,整个人腾空飞跃而起,伸出手臂在空中抓住了手机。

      与此同时,悬空的樱千露“唰”得一下张开了雨伞,竟然用雨伞充当降落伞,稳稳当当地降落在地上。

      天上阴沉沉的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了。

      大家目瞪口呆地看着樱千露沐浴在阳光下的那道金光闪闪的身影,一个个都惊出了豆豆眼。

      这究竟是什么反人类反科学的行为?!

      牛顿的棺材板要盖不住啦!

  • 作者有话要说:  [1][2][3]改自名柯。
    滚筒洗衣机:可恶,又被她装到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