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一个少年穿着薄衫,昏黄的落日下,影子拉到墙角。

      少年走到一户门前扣了扣,一个男童拉开木门,看到来人高兴的扑倒在身上,撞得那少年微微后退了一步。

      “大哥你回来了。今天祖母做了鱼,快进来。”余安南拉着余安白进了屋子,把门关上后,推着他往前走。

      “祖母,大哥回来了。可以开饭咯!”余安南边喊便往厨房去。

      “祖母可以吃饭了吗?我都饿了。”余安南扒着灶台,眼睛看向锅里,咽了咽口水,“我都好久没吃鱼了。都快忘了鱼的味道了,好香啊!”

      张氏叮嘱小孙子,小心烫着,又把锅里的鱼用木盆装起来。

      这边余安白早就把碗筷摆在桌子上了,一家子把晚饭吃完,东西都收拾了。天已经擦黑了,余安南早就睡下了。

      张氏来到小孙子的房间给他掖了掖被角,看着小手上的茧子泡得发白,轻轻的用手背摸了摸他的脸,轻手轻脚的把门关上出来。

      径直来到余安白的房间,余安南此刻还在温书。看到张氏进来,起身扶着她坐下。

      “祖母,今日可见到两位妹妹了?”

      “见到了,你二妹妹还让问你好。”一时张氏又老泪纵横,“只是她的日子也着实不好过,史家那个把着你姑妈嫁妆却让你妹妹连个使唤人都没有,屋里子清冷的很。我去的时候院子里连个扫地的都没有。”

      余家抄家的时候余安白已经六岁了已经只是了,哪里不知道这是为何,不过是两位妹妹没有母家娘舅为她们撑腰。

      一时间心里就像油煎似的,个中味道不足为外人道。深呼吸一口气,“是我无能,不能为妹妹们讨回公道。”

      张氏叹道:“这哪能怪你!就是如此你二妹妹也没忘了我们,今天给我拿了个金镯子叫当了留作花用。”又抹了眼泪,“她也没别的想要要的,就想让我带些竹编看看,我想着明天就给她送去,顺便去城西把镯子当了。”

      余安白点了点头,“原该我这个做哥哥的照顾妹妹,可恨我现在没有能力给妹妹们撑腰,留待明日吧!”

      “祖母,我想参加明年的院试。”

      张氏愕然,“这,我们是犯官之后,恐怕不成吧?”

      余安白点头头,“往年是不行的。”兴奋的往前走了两步,“可是今年听说上面有了恩旨,罪官都可以重新复职,我们这批学子也有恩赦。”

      “如此说来咱们家……”张氏激动的握着余安白的,“天佑我余家。”

      祖孙俩商量好事,具都歇息了。

      这厢里,史惜霜躺在床上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惹得青锦几次要过来陪她睡。

      来到红楼梦世界已经近一个月了,刚开始这幅身子刚刚救过来病病歪歪,天天清汤寡水的喝药,什么也不知道。身边就青锦一个丫鬟还哭哭啼啼的,另两个才被暂时调过来服侍,忠心都成问题。

      好不容易病情稳定好点了,想吃点好的补补身子,免得风一吹就倒了,却被青锦告知屋里财政紧张一共就五个小银裸子,晚上她在铺盖卷子里偷偷吃了个商场超市里即食的包子感动的泪流满面。

      空间里那么多的金子银子和珠宝首饰,她又不能大模大样的拿出来用,怕被当做邪祟给烧死了。

      这种只能自己悄悄开小灶的事自然不能天天干,也不能自己吃好的总让青锦一个12岁的小姑娘跟着自己这么个主子吃糠咽菜的。至于是不是因为第二天早上起来青锦闻到什么味道,她表示自己不知道。总之,外祖母来的很及时。

      第二天一早,青锦服侍着史惜霜吃完饭,正喝着药,就透过窗沿见王管家的婆娘刘嫂子带着张老太太来了,拿着大包小包都是些竹子编的小玩意儿。

      绿琴和绿梅站在台阶上玩,看到刘嫂子带着张氏来了,绿琴赶紧着接过刘嫂子手上的东西连眼角也没给张氏一个,到是绿梅笑盈盈的帮着张氏提了提。

      青锦忙掀了帘子迎着张氏并刘嫂子进去,到了里间,就见史惜霜穿着家常的粉衫子。

      看到张氏进来,她起身小步快走了过来,接着张氏坐下,又转过身子脸上堆着笑:“刘妈妈坐。”

      绿琴把茶杯沏上茶给端了上来,刘嫂子接过茶,撇了眼,也不喝,笑着说:“姑娘眼见是好了,原先那样把人都给急死了。”

      史惜霜笑着说:“让你挂心了。”

      “如今大好了就好了,太太也是挂心着,又是延医又是给庙子里捐香火,几日下来真真是熬红了眼睛。”

      青锦陪笑着说:“正是呢,我们家姑娘昨晚还说多亏了太太,正要去谢太太。”

      刘嫂子笑着撇了眼张氏,见她并没有什么表示,便停了笑。捏起手帕的一角擦了擦,“原是该的,说让姑娘管我们太太叫婶子。”

      张氏这才搭话:“是该好好谢谢她婶子,昨儿我就说了,但是你们太太到底是个懂礼的,只一味的说我这外孙女管她叫一声婶婶,她就得照顾一日。”

      张氏心里暗想,他老二继了他大哥的爵位,这二太太又把这我闺女的嫁妆不提,连照顾两个侄女都有这些个话。就只是自己闺女陪嫁里的出息养活两个姑娘都是绰绰有余的,如今竟做这样小家子气的事。

      刘嫂子不想遇著个软钉子,本想着这三姑娘父母不在,舅家又没落了,却不想还有几分气性。

      “即使这样那奴婢就下去了,太太那边还等着呢!”刘嫂子站起来对史惜霜告辞。

      史惜霜笑着点头,“青锦快去送送刘嫂子。”

      “不必了,青锦姑娘好好的照顾着姑娘!”

      绿琴把帘子掀开,青锦送着刘嫂子出了门。

      绿梅看着屋里的史惜霜对着张氏亲近的说着话,又见张氏欲言又止像是有话要说,就上前说道:“姑娘,我去厨房端药了。”

      史惜霜仔细的看了一眼绿梅,并没有马上说话,直看得绿梅心里忐忑起来了才笑着说:“不急,让绿琴去端药吧,你去叫青锦进来侯着。”

      绿梅应了声,给绿琴说了去端药,又给回来的青锦回了话,便搬了个小凳子坐在正房门口的帘子外看着。

      青锦进了屋里,又回了话,便用手势指了指门口,却见史惜霜摇了摇头,轻声说:“不要紧,正好试一下。”

      青锦便点点头,也稍稍的往门口退了几步。

      屋子里,张氏没说话,一直等到青锦进来了,才望向史惜霜。

      “霜儿,我给你办好了,你看看。一共是九百六十两,留下六十两散碎的,五个十两的,还有一个5两的金子,其他的都换成大大小小的银票了。”张氏把手伸进怀里摸出用布包着的银子递给史惜霜。

      史惜霜接过银子,从那一堆银票里拿出一张100两送到张氏面前,把其他的银票并那一个五两的金子放进匣子里锁起来,又叫青锦过来收着那些六十两散银子和五个十两的银子。

      青锦把这些东西也放到自己管的银钱匣子里锁了,并从中取出十两碎银子放在打赏的盒子里。

      这边史惜霜把那一张一百两银票递给张氏,张氏不肯收,又说难道外祖母不想霜儿孝顺您不成,直把张氏说的不知怎么才好。

      正说着,院子里传来绿梅和绿琴的说话声音,原来是绿琴回来了,正在和绿梅说史湘云回来了。

      听着绿梅特意高声说话,张氏只能忙着把银票揣进怀里。这边绿琴也进来把药端出来,一边端还一边说,“姑娘,大姑娘回来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青锦你让绿梅去芸香苑告诉姐姐,就说外祖母来了。”

      张氏听到史湘云回来了,嘴角的微笑一直就保持着,有些高兴又有些期待,当年两三岁的孩子都已经长成大姑娘了。

      史惜霜拉了拉张氏的假意吃醋道:“可见外祖母还是疼姐姐,听见姐姐回来了都疼我了。”

      张氏这才缓了些心里的紧张,好笑的点点史惜霜的额头,“鬼灵精的,外祖母呀,对你们都疼,你和你姐姐我都疼”。

      没一会儿,绿梅就回来了,张氏忙往外走去,站在门帘外伸着脖子看见绿梅身后没人,有些失落的垂下头。

      史惜霜跟着出来,看见史湘云不仅自己没来,连个回话的丫头都没来也有些生气。

      青锦迎上去,“怎么就你来了?”绿梅神色不自然的点点头。史惜霜劝着张氏进去,“外祖母进去再说。”

      绿琴撩开帘子,待人都进去了,搬了个小凳子坐在门口,身子贴着门框偷听里面说话。

      史惜霜扶着张氏坐好,就问怎么回事。

      绿梅便说:“奴婢去了芸香苑在门口遇到青莺姐姐,她带着奴婢就去给大姑娘回话,只是进去的时候大姑娘想是才哭过,翠缕姐姐正劝着,听了奴婢的话只说,只说”绿梅飞快的看了一眼张氏,“大姑娘只说哪门子的外祖母偏要来丢她的人,生生的把她从贾府叫回来,叫奴婢回来给您说,让您老早些回去,以后没事儿别来。”

      张氏听到史湘云如此一番言语,满脸通红一时又伤心难过一时又悲愤欲绝,只觉得脑中一阵一阵的发昏竟是要坐不住的倒下去,只唬得史惜霜连忙扶住她,青锦掐着张氏的人中,绿梅被吓的一跳赶紧接过张氏的身子,扶到里间的软榻上。

      史惜霜倒了水,给喝了一口,张氏这才缓过身子,也不说话只看着茶杯流泪。

      史惜霜知道老人家这是伤心过度,满心欢喜的以为能见到外孙女,却不知这世间人心最是难辨。

      就在这时,绿琴在外边叫了一声青锦,“青锦姐姐,发生什么事了?”说着就掀了帘子要进来。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