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8、第 38 章 ...

  •   宋辞离开后,张意一个人呆在咖啡厅,面色阴沉,脸上有种鱼死网破的疯狂。

      既然宋辞什么都知道了,那她又何必藏着掖着。

      江艺侬,我倒要看看,接下来的这些事,你还承不承受得住。

      张意拨打了一个电话,“剩下的消息,可以全部放出去了……”

      一时间,网上关于江艺侬的负面消息又卷土重来,不过这次,江艺侬不再是牵连者,而是主角。

      张意把江艺侬在西诺心理看诊的照片及记录全都放到网上,雇了水军将帖子和词条顶到了版面头条。

      #江艺侬 PTSD#这个话题又成了大家讨论的焦点。

      “她还是记者呢,精神病能当记者吗?”

      “对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发病……电视台真的会让有这种心理隐患的人做台前工作吗?”

      “我听说有些PTSD一辈子都好不了的,看上去小小年纪的,怎么会患上这种病啊……”

      ……

      大家关注的焦点都在患上PTSD的江艺侬能不能胜任记者这个职位上。

      此时的江艺侬根本没有心思去看网上因为她掀起了新一轮的风波。

      她接到了张意的电话。电话那头的张意好久没有说话。

      “小意?”

      江艺侬喂了好几声,有些纳闷张意是不是打错了,就在她准备挂断电话时,张意说话了,声音依旧轻柔,但江艺侬却觉得和平时不一样。

      她的声音里带着冷意,如同吐露着舌信的毒蛇:“小江,你还记得诺亚吗?”

      诺亚?

      江艺侬觉得这个名字好像有些耳熟,好像很久之前听过一样,但是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江艺侬奇怪的说:“小意?你怎么突然问这个?诺亚是谁?我不记得了……”

      张意在电话那端呵呵笑出声,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不记得了?我可真替诺亚不值啊,他为你付出那么多,你居然说不记得了……”

      江艺侬从未听过张意这么尖酸刻薄的对她说话,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小意,你在说什么啊,我根本就不认识诺亚啊……”

      张意不欲再与江艺侬绕圈子,她迫不及待想看到江艺侬想起诺亚后的反应:“不记得也没关系,我告诉你。五年前,我和诺亚到了阿沙,遇见了你,他喜欢你,所以甘愿为你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的代价……”

      张意说完他们在阿沙的过往,江艺侬面上已经没了血色。

      她的身子颤颤巍巍的,几乎撑不住就要倒下,却还记得张意在电话里说的最后一句话:“我这里有几张照片,说不定看完之后,你就想起来了……”

      消息声响起,江艺侬拿起手机的手微微发抖。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张意发的照片可能会是一个潘多拉魔盒,打开之后,会让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可江艺侬却还是想看,她想知道,那个被她忘记了的男子,到底是谁。

      江艺侬手指颤抖,强忍住脑袋细密的疼痛,点开张意发给她的照片。

      照片有两张。

      第一张照片上,一个鲜血淋漓,满身伤痕的男人卧躺在草丛边,没有任何生机。

      第二张照片上,出现了男人的正脸,是个亚裔。鲜血糊满了他的脸,可依稀能辨认出男子生前的俊朗。

      江艺侬只看了一眼,脑子便如同雷击,剧烈般的疼痛让江艺侬以手抱头,发出痛苦的哀吟。

      手机因为无力脱落,砸在她的脚趾上,可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她的脑海里飞快的闪过了好多画面。

      张意诺亚提着东西来串门的,她和张意诺亚在一起斗地主的,她和张意诺亚在一起跟阿沙的小孩子玩金鸡独立游戏的,还有她和诺亚外出采访的……

      在江艺侬晕过去前,脑子里闪过的最后一个画面,是诺亚被反绑在椅子上受刑的……

      江艺侬的眼眶中流出一滴泪水,她终于想起来了。

      她想起来经常出现在梦中,让她快跑的那个男人是谁了。

      原来是诺亚。

      原来张意之前说的他们3个人,真的不是她说错了。

      只是,她把诺亚忘记了。

      忘记了诺亚这个人,以及和他相关的所有画面。

      这些都只存在她的潜意识中,时不时的跳出来提醒她,原来,还有个人被她深深遗忘。

      宋辞听到江艺侬房间里的声响,过来一看,江艺侬晕倒在地上。

      宋辞一惊,连忙走过去,拍了拍江艺侬的脸,“江江,江江……”

      江艺侬没有任何反应,宋辞心中惊慌,把江艺侬打横抱起。

      起身间,注意到江艺侬的手机屏幕还亮着。

      宋辞扫了一眼,皱了皱眉,江江刚刚在看这张血腥的照片吗?

      但是宋辞也顾不上这些,江艺侬的身体为先,他抱着江艺侬就往顾医生的西诺心理而去。

      西诺心理诊室内。

      顾医生给江艺侬输了药,江艺侬的呼吸慢慢平息下来,陷入沉睡。

      顾医生有些责怪的看着宋辞说:“到底怎么回事,小江怎么又晕倒了?”

      短短的时间里晕了两回,对小江的身体伤害太大了。

      宋辞看着沉睡中安静的江艺侬,没有回答顾医生的话,只是死死的握住江艺侬的手机。

      顾医生看他这样,也不忍苛责。

      她知道小江现在躺在这里,宋辞心里也一定不好过。

      宋辞在江艺侬身边看了好一会,摸摸江艺侬的脑袋,对顾医生说:“顾医生,麻烦您照顾好江江,她醒了第一时间告诉我,我有点事要处理下……”

      “哎……”顾医生还没反应过来,宋辞已经出了门。

      宋辞在顾医生为江艺侬诊治时,就已经打开江艺侬的手机解锁。

      他看到了江艺侬晕倒前看到的那两张照片。

      血淋淋的人卧躺在草丛里。

      也看到了发给她照片的那个人,张意。

      宋辞点开江艺侬的通话记录。

      最新通话记录也是张意。

      宋辞捏住手机的手指因为用力泛了白,面色狠戾。

      张意,又是你!

      真是阴魂不散!

      看来是他处理得太过温柔,才会让张意这么有恃无恐的再次伤害江艺侬。

      以前看在张意是江艺侬朋友的份上,江江又心软,他不愿太过,让张意接受法律的惩罚也就够了。

      不过现在,他不会让张意那么简单好过。

      江艺侬是他的逆鳞,触之即死。

      “秦奈,张意现在在哪?”

      秦奈一直注意着张意的动静,闻声查了张意的动态。

      “宋总,张意现在在机场,好像是准备出国……”

      宋辞冷笑一声,想跑?没门。

      “拦住她。”

      “是。”

      宋辞追查张意下落时,梦中的江艺侬远远不如她表面看上去这么平静。

      张意的那些话和那两张照片,打开了江艺侬藏在潜意识中的潘多拉魔盒。

      她想起了当年被她遗忘或者说压制在潜意识深处的那件事。

      她确实很早之前就和张意以及诺亚认识,她知道诺亚喜欢她,但是她只把诺亚当朋友,平时相处也从未逾矩。

      诺亚是个心思很通透的男人。

      他知道她没那个心思,也知道她心中另有他人,所以从未给过她压力,只是按照朋友相处。

      诺亚和她经常一起出去采访,搭档的也很是默契。

      那次,她得到消息说,有恐怖分子伪装进入他们所驻扎的小镇,准备对当地武装军发动袭击。

      时间紧迫,江艺侬来不及通知其他人,决定去一探究竟,确认情况是否属实。

      诺亚拦住了她,说太过危险,不让她去。

      江艺侬很坚持,说万一是真的,整个小镇都将遭到屠戮。

      她必须得去。

      诺亚扭不过她,也不放心她独自前去,最后和她一起去了。

      如果当时的江艺侬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的话,她一定拦着诺亚不让他去。

      可惜没有如果。

      江艺侬和诺亚跟着线报所说的路径,走进了一个森林。

      他们在这里驻扎了很长时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十分熟悉。

      进入森林腹地之后,江艺侬突然拉着诺亚蹲了下来,躲在大树之后。

      “嘘……”江艺侬对诺亚做了个手势。

      前面100米处,果然有恐怖分子在这里扎营。

      江艺侬拿出手机,将这一场景录了下来。

      就在他们查探到消息准备离开时,一个荷枪实弹的士兵突然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江艺侬和诺亚的冷汗都出来了,眼看士兵就要越走越近,诺亚突然握住江艺侬的双肩,对她说让她躲起来,他去引开士兵。

      江艺侬当然说不,她怎么可能让诺亚去做这种事。

      诺亚对她笑了笑,笑容依旧灿烂阳光,他说他做了很多年战地记者,这种事情他做的多了,比她有经验。

      诺亚正色道:“小江,你别忘了我们这次出来的目的是什么,你要把手机里的证据交给当地军,让他们早做防范……”

      江艺侬眼眶泛红,一直摇头。

      诺亚最后摸摸了江艺侬的脑袋,“别担心,我知道有条小路,我引开他之后,就会绕路回到我们驻扎的地方,你在那里等我……”

      江艺侬还想说什么,诺亚将她一推,隐入丛林之中,然后独自一人飞快跑开,引开了那个士兵。

      士兵见有人跑过,一边追一边招呼其他人。

      等周围的人都走了,江艺侬才小心翼翼的出来。刚走一步,脚踝便钻心的疼。江艺侬知道刚刚不小心把脚崴了。

      但是现在她也顾不上这些,诺亚豁出性命给她争取的机会,她不能浪费掉。

      江艺侬一瘸一拐的,终于到了驻扎地,把手中的视频交给了当地军,然后她就一直在这等,等诺亚回来和她汇合。

      可是,诺亚失约了。

      江艺侬在驻扎地等了好久,诺亚没有回来。

      后来,当地军由于提前知道恐怖分子的部署,端掉了他们的老窝,小镇才逃过一劫。

      而诺亚,在小镇边上的一个草丛中被发现时,已经没了气息。

      浑身都是血淋淋的,一看就是被严刑拷打过的痕迹。

      从那之后,江艺侬从未睡过一个好觉。

      她一闭眼,就看见诺亚最后笑着跟她说在小镇汇合。然而画面一转,诺亚却被绑在椅子上严刑拷打,从未吐露一字。

      江艺侬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诺亚。

      如果不是她执意要去查看,诺亚可能不会死。

      她整天心神恍惚,根本没有办法完成任何工作。

      M国时报也因为诺亚的去世,将张意调回了M国。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