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谢来?谭来? ...

  •   “凭什么啊,凭什么我辛辛苦苦生的儿子,要和他姓谭?”

      谢来听到这话就想鼓掌。

      在这时代都已经开始意识到争取姓名权了。

      叶姨娘咬牙切齿,“他有一亩地吗?你跟了他的姓,一亩地都分不到!他但凡有夫人一半的身家,我也就点头应了。”

      谢来:“……”

      天大地大,土地最大。

      “姨娘,你别气,你不是没同意吗?母亲那边也没同意吧。”

      说起夫人,叶姨娘心酸了,“夫人那边都不见我。我说理儿都没地方说去。果然外面的就是不如家养的亲。那两个整天带着孩子往她面前凑。”

      钱姨娘和吴姨娘都是谢家从小养大的。靠着这个,这两人在府上没少给她穿小鞋。

      谢来扯了扯她的衣服,“姨娘,你别难受了。这事儿是打母亲的脸,她不会同意的。”

      至少要换做是她,她肯定不同意。老谭家这明显是欺负人。

      “就怕夫人顶不住。”叶姨娘道,“自从老太爷和老太太走了之后,老谭家人上门次数就多了。现在不是逢年过节也往这边跑。就是想把这里当家呢。我看,这是夫人心好,把他们的心给养大了。”

      “养大没用,这是谢家。”谢来也很反感老谭家的这种行为。

      当初入赘是说好的,现在看人家爹娘走了,就上门来装大爷呢。

      “可你爹姓谭,你们几个孩子,和夫人都没血脉关系,要是真闹起来……”

      这就是女人命苦,没个自己亲生的,就容易吃亏。

      叶姨娘就庆幸自己当初愣是咬着牙也要生第三个,好不容易把儿子给生下来了。还养的这么好,“都怪我,把你养的太优秀了,让你爹都盯上你了。肯定是看你好,才想让你姓谭。”

      谢来摸了摸自己的脸,他觉得还真有可能。

      别的不说,他现在这脸确实结合了爹娘的优点的,长的那叫一个唇红齿白,又俊又俏。

      长大之后,没准还真能貌比潘安。

      有时候生的太好也是一种烦恼。

      “不管如何,你都不能够同意。你爹怎么哄你,你都别点头。我再去往夫人那边去说说。肯定不能让你改姓。你改了,以后谁给你分田地?我这老了,指着谁?老谭家那些人不把你吃了才怪。”

      谢来觉得有道理,不管是道义上,还是在利益上,这姓都不能改。

      反正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姨娘,姨娘!”

      母子两人正说着,外面跑进来两个十多岁的女孩子。扎着双髻,模样伶俐。

      这两位漂亮小姐姐都是谢来的姐姐。

      大的叫谢桃花十四岁,长得像叶姨娘,粉面桃腮。

      小的叫谢杏花十二岁。长得像谭玉,清秀怡人。

      名字都是嫡母取的。

      两人一进屋,就把门关上。

      叶姨娘问道,“打听什么了?”她刚让柱子去喊儿子来,就让两闺女去打听情况。看看另外两房是什么情况。

      谢桃花道,“爹根本没去钱姨娘和吴姨娘那边说这事儿。我还给那边的小厮送了吃的,他们都说没看到。这两天爹都没去那边。”

      叶姨娘咬碎了牙,“果然就盯着我儿了。就看我家来儿长得好。”

      谢杏花愤怒道,“姨娘,压根不是这回事。”

      叶姨娘道,“那是怎么回事?”

      “我听母亲房里的刘妈妈和厨房里的牛妈妈说话,他们都笑,说谭家人想要个传宗接代的。咱谢家就给他们送个中看不中用的败家子过去。还能省下几块地。”

      叶姨娘:“……”

      谢来:“……”

      谢杏花不会看脸色,没看到自家姨娘脸上已经黑了,还在详细的给她解释,“姨娘,他们这是看不起我弟呢,还说他是中看不中用的败家子。”

      叶姨娘咬牙切齿,“别说了,我不傻!”

      心爱的儿子被人说成是不中用的败家子,简直就戳了叶姨娘的心窝子。

      她儿子这么好看,哪里败家了?

      别说她不能接受,谢来也不能接受。

      她哪里败家了?才八岁的年纪,也不吃喝嫖赌,也没崽卖爷田,哪里得出的结论?

      “我不服,我要去找夫人。”叶姨娘气哭了,要去找人。

      她觉得自己对夫人忠心耿耿,都从来不给老爷一个眼神。还辛辛苦苦给谢家生下两女一男,怎么夫人这么针对她。

      “走,咱去找夫人去。”

      “姨娘,姨娘,别去。”谢来拉着她,“咱找母亲怎么说呢?这不是还没决定吗?母亲这不是还没点头吗?再说了,谁又知道,两位妈妈嘴里那个败家子就是我?”

      他说着就问杏花,“二姐,两位妈妈有说我的名字吗?”

      谢杏花摸摸脑袋,“这个……好像没说。”

      “对,那就说的不是我。肯定是母亲心里还没定,只是有这个打算。等母亲定了,才能知道谁是那个败家子。”

      谢来这会儿心里其实知道,两位妈妈嘴里那个败家子多半是他了。要不然他那老爹也不会来找他姨娘。

      现在这么劝,只是为了阻止姨娘将事情闹到明面上来,没法转圜。

      “咱去闹大了,没准母亲觉得我们事多,到时候直接点了我的名字怎么办?”

      “来儿说的对,还是你聪明,我气糊涂。”叶姨娘拿着帕子擦眼泪。“都怪你那个爹,我知道了,他肯定还是知道你最优秀,然后故意先来找我们,让我们以为家里要放弃我们,让我们去闹。然后让夫人厌弃我们。”

      谢来:“……”他爹大概没那个智商。

      “杏花桃花,你们都别出去嚷嚷,都当做不知道。”

      杏花捂着嘴,她差点坏了大事了,“我就说了,咱家小弟怎么可能是败家子呢。他以后是要考学的。”

      桃花老实,“以后和爹一样是秀才公。”

      叶姨娘立马呸了一口。然后充满斗志和向往,“咱家来儿要像夫人那样当大地主。”

      母女三人都决定了,这事儿都当不知道。

      然后叶姨娘找机会去找夫人表忠心。顺道夸赞自己儿子的聪明伶俐,以后可以承担继承家业的重担。

      “来儿,你准备准备,回头去你母亲面前表现一下。把另外那三个给压下去。”

      谢来问,“准备什么?”

      “当然是在私塾里学的那些了。夫人最喜欢读书好的人了,看看你们爹就知道了。”那样一个没担当的男人,都能被看中。除了那身皮值钱,就是那个秀才的名声了。

      谢来瞪大眼睛。

      天可怜见,他脑子里现在连千字文都记不全。

      原主是留给他很多记忆,但是不包括读书的记忆。因为原主压根就没读书!

      这么一想,他在别人眼里,还真是不学无术啊。

      谢来顿时有了危机感了。

      本来以为,不参加科举,只需要学几个字以后当个地主就行。

      现在面临着改姓,失去继承权的危机,他现在不止要学字,还要好好学习。

      谢来脸色变了。

      但是叶姨娘已经顾不上他了,正在和女儿们商量着如何在夫人面前表忠心。

      她决定晚上就给夫人修个荷包,然后把手指头扎破。

      边说,还边教女儿们,“记住了,这叫苦肉计。”

      谢来无奈道,“姨娘,就别教姐姐们这些了,干什么要伤害自己来讨好别人?”

      “你是男娃你不懂,以后她们都是要嫁人的,不学会笼络人,以后怎么过好日子?你以为谁都有夫人这样的家业呢。”

      “那就找个门当户对的,咱可以给他们撑腰。”他还想说以后分了田地,给两位姐姐平分。但是现在面临改姓,他也不好夸下海口。

      桃花杏花一脸感动。

      姨娘没骗她们,弟弟果然是用来给她们撑腰的。

      杏花感动,“小弟,不用你给姐撑腰。姐以后要嫁到好人家去,给你撑腰。”

      桃花道,“对,你这么小,分的田地肯定少。咱得嫁得好,以后你才能分很多田地。然后给我们撑腰。”

      谢来:“……”

      叶姨娘完全没觉得这个逻辑有什么问题。

      她反而十分赞同。她心里也明白,如果嫁的低了,和夫人没有血脉关系两个女儿,又不能给谢家带来好处的,以后肯定是要被放弃的。
      所以她的两个女儿不说嫁的多好,至少不能太低。如果嫁得好自然最好,可以给谢家带来好处,也能让儿子有依仗。未来儿子也能反哺。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所以她才会觉得儿子改姓就是让她后半生没指望。

      改了姓,不止儿子没田地,她和儿子没饭吃,连女儿也要跟着被放弃。没法嫁到好人家。嫁了人也没人撑腰。她和两个女儿道,“咱家来儿分了田地,以后你们到哪里都有底气。”

      谢来突然觉得压力山大。

      家里所有女人的命运都压在他身上啊。

      要是被嫡母真的放弃了……

      嫡母喜欢什么来着?读书读书,现在读书还来得及吗?他那些课本在哪里来着?

      私塾的老师姓甚名甚?

      谢来端着半碗糖水,心不在焉的从叶姨娘屋里出来。

      小柱子还蹲在墙角等着他,看他出来,兴奋极了。

      谢来把糖水给他,他也不舍得喝,往自己身上那个装水的竹筒里面倒,“带回去给妹妹喝。”

      谢来想摸他的脑袋,看到瘌痢头,就没伸手。

      “小柱子啊,你有啥梦想不?”

      小柱子歪着脑袋,“给你种地,娶媳妇生娃。把娃养大了,再给你娃种地。我爹说了,有少爷一口饭吃,就有我一口饭吃。”

      谢来:“……”

      得了,连柱子的未来都在他身上啊。

      真不能改姓,改了姓,大家一起和西北风去了。

      谢来不敢耽误了,怕随时要被抽查成绩。表现太差,直接出局。

      他赶紧去找私塾的夫子要课本。准备利用自己成熟人的脑袋,看能不能速记一些知识。

      不会认字没关系,他这不是会标注拼音吗?夫子念着她先标下,先来个死记硬背。

      自己简直太机智了。

      可惜这学习热情到了私塾之后,就被私塾的夫子毫不留情的给泼了冷水。

      见他来了,还没给他说话机会,就丢了一句,“朽木不可雕!”然后直接把门一关。

      小柱子道,“少爷,你被夫子赶出来了。”

      谢来:“……我知道,你可以不用告诉我。”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