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这家火锅店生意一直很好,刚踏进门,就是一阵人声鼎沸,烟雾缭绕。

      老板娘也很热情。

      “帅哥宝贝们欢迎光临,几位啊~”

      江逾林:“三位。”

      “好~这边坐哦~帅哥们要什么锅底,红汤清汤微辣中辣特辣?”

      杜礼一摆手:“三个微辣!”

      “两个微辣,一个清汤。”江逾林纠正道。

      “好勒~宝贝们调料后面自己打一下哦,今天有点忙招呼不过来,见谅哈~”

      “这有什么,佐料本来就该自己打,”杜礼大方道,又转过去问江逾林:“老江你不是能吃辣吗?”

      江逾林看了他一眼:“陆潺潺吃不了。”

      “哦对!”杜礼一拍脑门,“看我这记性,还是你细心。”

      店里还放着几年前的今日说法,江逾林这人,属于你不跟他说话,他一定不会先开口的类型。

      杜礼看了会儿今日的说法,觉得他上次来这吃饭的时候,撒贝宁好像还是在讲这说法。

      按老板娘的意思,她不知道在哪儿看了个什么心理学,说在店里持续放一个节目,能在顾客的潜意识里建立联系,以后一想到这个节目,就会想到她家的火锅,馋了就会来吃。

      杜礼觉得有点道理,但这心理学应该没教她反反复复放同一个节目的同一期吧。

      实在无趣,本来老板娘挺能聊天,不忙的时候杜礼可以跟她唠好半天家常,现在她忙没时间。

      另一个能聊的陆潺潺,又在半道上被一卷发大美女拦住叙旧了,两人聊得那叫一个热火朝天,直接让他们俩先来店里等。

      杜礼和江逾林坐在一起,左看看右看看,也只有这冰疙瘩可以供他抒发一下。

      “诶老江,”杜礼耸耸江逾林。

      江逾林不动声色躲开,“怎么?”

      “你觉得刚才那美女怎么样?”杜礼问得一脸憧憬。

      江逾林脸上没什么表情,反问道:“你觉得很好看?”

      “那不然呢,极品好吧,”杜礼夸张地竖起大拇指,“不知道陆潺潺那家伙上哪儿勾搭上的这种大美女,我怎么就不行呢?”

      “老江,说说看,你什么感觉。”

      江逾林冷冷道:“没感觉。”

      杜礼咂咂嘴,“……也是,你有感觉才奇怪了。”

      他看着江逾林,觉得这厮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但好像就是气压很低。

      “你怎么了,”杜礼试探道:“不高兴?”

      “没有,”江逾林自顾自烫着碗筷,“太热了。”

      杜礼扯了扯领口,表示认可,“也,也是,你坐会儿,吹吹空调就不热了。”

      陆潺潺一直到老板娘上好了锅子,才面带笑意进来。

      杜礼看他笑得满面春光,不由地问:“你女朋友啊?”

      “当然不是啊,”陆潺潺诧异,“那我表嫂。”

      “什么?!”

      杜礼本来已经做好名花有主的准备,但没想到有主得这么彻底,直接说不出话了。

      陆潺潺怪异地瞅了他一眼,问江逾林:“他干嘛呢?”

      江逾林擦着筷子,笑笑:“大概是幻想破灭得太彻底,一时接受不了吧。”

      “她那么年轻,就结婚了吗?”杜礼不死心地问。

      “那倒还没有,”陆潺潺说,“不过也快了,国庆办酒席,杜礼你也来玩呗。”

      “不了不了,”杜礼失魂落魄地摆手,“算了算了。”

      江逾林没参与他们的话题,默默地烫菜,打调料。

      他动作一向干净斯文,随意打个调料都像切牛排,仿佛隔着火锅店重重的油烟味,也能闻到他身上清凉的薄荷香。

      陆潺潺小小欣赏了一会儿,又继续说:“表嫂最近养了只小猫崽,才一个半月大,特别黏人特别可爱。”

      “哎对,”杜礼似乎立刻走出了悲伤,“我们家猫刚带回来那会儿也只有一个月大,又小又脆弱,一晚上要喂好几次奶,稍微照顾不好就容易生病。”

      陆潺潺连连点头,“她也是这么说的,晚上要定着闹钟喂奶,都睡不好觉。”

      “可是这种小猫养大了会很黏人的,可以随便亲亲抱抱,都不嫌弃你。”

      “我家那只,我不是出来读大学吗,一年就回去个两三次,但它都一点不生疏,每次我回家都跟在我脚边转悠。”

      陆潺潺咬了口碗碟里的嫩豆腐,“我也是这么跟表嫂说的,坚持过去就是春天。”

      “是呀,而且小猫还……”杜礼说着突然顿住了。

      他看陆潺潺吃豆腐,也下意识往自己碗里夹,才猛地发现,他碗里锅里什么都没有。

      甚至还没有打调料!

      可是陆潺潺一直在跟他说话,怎么人家碗里就应有尽有了?

      杜礼转过头,悲愤地看向江逾林:“老江……!”

      江逾林依旧慢条斯理地吃着冬笋,眼皮都不抬一下,“看我干吗,自己调料自己打去。”

      “行,行!”杜礼端着碗碟起身,一步三跺地走开。

      陆潺潺又笑着跟江逾林搭话:“班长,你喜欢猫咪吗?”

      “还可以吧,我没养过?”

      “猫毛过敏?”陆潺潺问。

      “不是,”江逾林抽了张纸巾擦嘴,五指修长动作优雅,“父母工作一直很忙,我自己照顾自己,没想过养宠物的事。”

      江逾林确实一看就是很独立的人,陆潺潺心里微动,扯了扯他的衣袖:“那班长,你想去看小猫咪吗?”

      江逾林挑眉,“怎么说?”

      “表嫂后天要出差,拜托我去照顾一下,铲个屎。喂喂喵条什么的。”

      江逾林看着陆潺潺,眼前头发微卷的男孩子抿嘴笑时,嘴角会出现两个十分对称的小梨涡。

      他任由陆潺潺拉着衣袖,想了想问,“后天什么时候?”

      “后天下午。”陆潺潺眼睛亮晶晶的。

      “可以。”

      杜礼打完调料再回来,敏锐的觉得气氛又有些变化了。

      江逾林还是那张没有表情的司马脸,但气压明显上升。

      杜礼更加摸不着头脑,问江逾林,“开心了又?”

      江逾林点头,“凉快了。”

      “我怎么不觉得呢?”杜礼一脸莫名其妙,总感觉这几天说不出来的不对劲。

      “我打个调料打得满头大汗,还想说老板娘是不是没给空调加氟,你就这么凉快下来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