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若是有人定睛一看,这不就是白心媚吗?
      “对不起了,马小玲。”白心媚存活多年,知道过去的事情,也大概了解一些这个时代的背景,她来到任老太爷的棺椁前,然后看着下面的墨斗线,手一挥,墨斗线立刻消失不见。
      她推开棺材盖,看着里面越来越僵化任太老爷,轻轻地吹了一口气,助他一臂之力。
      “好好玩,玩长一点,这样马小玲就没有时间来找我了。”白心媚把棺盖拉上,然后速度离开,就像她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马小玲与九叔走在街上,吸引了很多的注意力,大家对于这个漂亮的女人充满兴趣。
      “看什么看?再看也不是你的。”旁边一位村民盯着看入了迷,他老婆揪着他的耳朵连拖带走。
      马小玲的出现,让任家村热闹了起来,毕竟第一次出现时,她的腿全部露在外面,有不少人看到。
      马小玲倒是无所谓,但是人言可畏,于是用过饭便回去了。
      一夜一天没有睡觉,马小玲沾到床,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外面就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随后有人高喊:“不好了,不好了!”
      “慌慌张张地干什么?”
      “九叔,任府出事了,你快过去一趟吧!”
      九叔立刻带着两个徒弟前往任府,九叔进去后,发现任老爷已经被人杀死。
      任家村的保安队长阿威正在那里胡说八道,九叔忍不住反驳了两句,阿威恼羞成怒,说:“那你说,任老爷是被什么杀死的?”
      九叔回答:“是被插甲插死的。”
      阿威想笑的同时,发现九叔的指甲很长,为了下台,便把九叔给抓起来。
      文才与秋生这边确定任老太爷不见后,于是回来告诉九叔。
      “糟糕,看起来任老太爷已经变僵尸。你们两个回去,准备好家伙事。秋生,你把东西带来,文才,你去照顾婷婷。另外,告诉马小玲,让她注意义庄的一举一动。”
      “是,师父。”
      秋生回去告诉马小玲发生的事情,马小玲赶紧去检查棺材,看到那棺材下面的墨斗线已经被擦掉。
      “马小玲,不,马天师。师父说今天晚上会出现两个僵尸,让你看好义庄。”
      “那你呢?”
      “我要去牢里救师父,我们已经准备好了东西,糯米也在锅里蒸了。”秋生指着桌子的材料。
      “你师父要的不是熟糯米,是生的。生的可以挡住僵尸气。”马小玲赶紧说,生怕他带碗熟的去。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现在再去装一碗生糯米,谢谢,马天师。”
      “叫我马小玲吧!”马小玲听到马天师,觉得有些怪怪的。
      “好。”秋天发现马小玲虽然是单眼皮,却格外地好看,他看得有些入迷。
      马小玲打了一个响指:“还不赶紧去准备?”
      “是,这就去。”
      秋生走后,马小玲坐在椅子上思考着,到底是谁弄把墨斗线擦掉的呢?不可能是九叔,也不可能是秋生文才,更加不可能是她。
      那么到底是谁呢?昨天她在休息,所以今天才算正式看守义庄,早知道昨天就开始了。
      马小玲觉得自己太粗心了,剧情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改变?小的细节没有关系,但是大的方面就算改变,也会以某种形式重新纠正。
      马小玲不怕纠正,但这分明是有人故意为之,她重新检查着,突然地上一根白色毛发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捡起来,发现这白色毛发并不长,好像狗……不,是狐狸毛。这任家村可没有白色的狗。
      “你这个臭狐狸,跟我作对是不是?等我抓到你,把你的皮都扒下来。”
      马小玲已经肯定就是白心媚故意擦掉墨斗线,尽管她只有这一根毛发,甚至连味道都没有闻到。
      虽然愤怒,但是白心媚在任家村的事情基本上板上钉钉。自以为是的臭狐狸,殊不知这个举动给马小玲打了一剂安心针。
      马小玲专门写了几道符,然后贴在义庄,受伤的白心媚是无法抵挡的。
      随后,马小玲走出去,然后飞到了屋顶,观察着任家村。
      即使是晚上,任家村依旧热闹,尤其是怡红院那条街热闹得很。她拿着灵动仪,灵动仪不停地乱动,似乎指着两个相反的方向。
      一个是衙门,一个是任府。
      衙门那边停放着任老爷,有九叔对付没有关系。
      此时秋生已经潜入进去,看着九叔脑袋卡住牢门上,忍不住偷笑。
      “臭小子,你干什么?还不快来帮我?”
      “那师父,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要生气。”
      “嗯。”九叔没有办法,看着摆在那里的任老爷,时间越来越少。
      于是秋生蹲下来,直接扯到九叔的裤子,吓得九叔立刻把头缩回去。
      “臭小子,你行啊,我让你带你的东西带来了吗?”
      “带来了。”
      把东西一样一样地摆着,九叔说:“怎么是熟的糯米?”
      “不可能啊,我明明换成生的了,马小玲告诉我,师父要生的。”秋生觉得很奇怪,摸着他的脑袋。
      “那怎么是熟的?”
      “应该是我拿错了吧!现在怎么办?喂他吃行不行?”秋生有些呆萌的模样,只见九叔画了符纸,让秋生粘到任老爷的头上。
      却不知道那白心媚正在阿威身后,蛊惑他前往牢房。阿威哪禁得起狐狸粗的蛊惑,朝着牢房方向走向。
      在他走后,白心媚飞到屋顶,她说:“马小玲,看起来你玩得很开心嘛!不给你找点事情做,我都对不起你。你想改变历史,那是不可能的。”
      马小玲站在屋顶,她的身后是一轮大大的月亮,此时的她盯着灵动仪。一阵夜风吹来,她闻到一丝熟悉的味道。
      “坏了,白心媚在衙门。”马小玲赶紧前去,发现白心媚正在屋顶上。
      显然,她没有想到马小玲会这么快追到她,于是,她跳下屋顶,混在人群当中。
      马小玲连忙跟上去,但是人太多,味道在怡红院前消失了,更多的是胭脂水粉,还有廉价茶酒的味道。
      怡红院前面很多男人,马小玲也被挤了进去。
      “哟,这不是九叔的客人吗?马姑娘,你怎么来这里?”
      “见过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人吗?”马小玲问着眼前涂满胭脂水粉的妇人。
      “我们这里啊,穿白色的太多了!小红,小翠,快过来。”
      “来了,妈妈。”几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走过来,马小玲直皱眉头,看样子她今天是查不到线索了。
      正当她准备出去时,感觉背后有人向她靠近,接着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哟,新来的货,挺漂亮,多少钱?”
      马小玲握着他的手,弯腰直接给了他一个背摔,伸出脚踩在他的肩膀上。
      “马姑娘,这人喝醉了,没有恶意的。”怡红院的妈妈赶紧解释,看着地上痛苦的男人。
      马小玲冷冷地哼了一声,然后脚踩在他肩膀上,用力转了一圈。
      “下次不要在我面前说出来,否则我让你当太监。”
      “是,女侠饶命,我再也不敢了。”男人赶紧捂着他关键位置,马小玲收回脚,“算你幸运,今天我还要找人,下次再敢调戏女人,就不要怪我。”伸出两根手指,然后像剪刀一样剪了一下。
      这动作吓得男人浑身一哆嗦,连大气都不敢喘。
      马小玲松开脚,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怡红院,但是依旧久不见白心媚的踪影。
      “糟糕,这是调虎离山。”马小玲想起什么,惊讶出声。她连忙前往衙门,但是衙门大门紧闭,外面几个带枪的人正吓得发抖。
      “出什么事情了?”
      “僵……僵尸。”
      “把门打开。”马小玲命令道,但是那些人吓得动都不敢动,马小玲只好说,“那把钥匙给我,我来开行吗?”
      其中一个士兵把一大串钥匙交给马小玲,飞一般地逃离了这里。
      马小玲叹了口气,“你倒是告诉我哪把啊?”
      没有办法,只有一把一把试过去,外面的门打开后,发现里面还有一扇铁门。此时任老爷正追着队长阿威,秋生跑。九叔则是被关在里面的牢房里,看到马小玲正在开门,九叔连忙喊道:“小玲,过来给我开门。”
      马小玲点点头,但是钥匙不听话,到底是哪把?
      试了好几把都不行,气得她拿出降魔棒直接把锁劈成两半,然后走到九叔的面前。
      “九叔,你退后。”
      九叔退后后,马小玲用降魔棒一挥,牢房的门打开来。九叔出来,正准备跟马小玲说什么时,听到阿威大喊:“九叔,救命啊!”
      九叔顾不得那么多,连忙跑过去分开阿威与任老爷,然后与秋生拿着墨斗线准备困住任老爷。
      任老爷有些聪明,在有意地躲闪。然后冲着马小玲这边,马小玲冷哼一声,“找死。”
      拿起降魔棒对着他一顿捶,任发就跟陀螺一样来回的转。
      九叔与秋生趁机用墨斗线弹中任发,接着一把桃木剑扎进他胸口,最后用黄符纸果断烧掉。
      马小玲这边没有插手,但是突然间她想到任府,便提醒九叔。
      “那任老太爷应该去找婷婷了。”
      “对,僵尸会对亲人先下手。任老太爷说不定已经去了,希望文才能顶住。”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