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债难偿 ...

  •   而东山村的裴以安,醒来过后,却在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从未娶妻,又哪里来的夫人?

      又想起那把玉箫。

      难不成是前次梦中那个骄傲的女子?

      可是她长什么样,待得梦醒时分,他却再也记不得了。

      她是谁?

      为何频频入梦?

      又是要昭示什么呢?

      饮了口冷茶,些微镇定了些,才没有在长生面前表露出半分焦躁。

      反倒是长生很是沉不住气,见自家少爷好不容易自昏厥中醒转,便抓着他将一腔委屈述说:“少爷,您才刚来京城,这又是被追杀,又是旧疾复发,我看咱就不该来,在临安不是一直好好的。”

      裴以安沉默了一阵,而后神色凝重地说道:“如絮说她需要帮手,我也一直想查明当年那事的真相,刚巧先生向四皇子引荐了我,机会难得,我没有理由放弃。”

      长生不认为来京城是什么好机会,更是不喜裴以安口中的那位女子,但他也有自知之明不敢过问主子的事情,于是拉姑奶奶来当挡箭牌,“可是少爷您不是答应姑奶奶不参加明年的会试吗?你既然答应了大学士,势必就要参加接下来的会试,到时候姑奶奶那里你要如何交代?”

      “我从来没有答应过姑母。”

      长生挠了挠头,似乎还真是,从来都是姑奶奶自说自话,少爷从来都有主见的很,可见姑奶奶的面子也不好用,他叹息一声,“长生听少爷的,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少爷,前次要杀你的人,到底是谁啊,查出来了吗?”

      裴以安想起这茬,忙起身到书案旁,挥毫作画,一刻钟之后,一副胡服女骑图便活灵活现地出现在了宣纸之上。

      “明日,你拿着它去各个坊市上找专门寻人的掮客。”事实如何,找到这人便知,这事总归是要做一个了结的。

      长生觑了眼笔墨未干的画纸。

      水墨氤氲,勾勒出女子傲雪寒松般凌厉英气的身姿。

      只见她高倨马上,左手举弓,右臂后倾将弦拉满,正一瞬不瞬盯着眼前的猎物,细长的眸子微微咪起,甚是危险。

      却不知为何,长生莫名觉得有几分熟悉,他挠头道:“少爷,这女子,我似乎见过。”

      西城高宁巷。

      在京城,西贵东贱,南富北贫。

      西城的高宁巷,虽比不过朱雀街、玄武街的贵族底子厚重,到底也不是寻常人家。

      高宁巷东边有一处四层楼的酒肆桂宁斋,顶楼靠近街面的包厢里,裴以安正襟危坐在此。

      他今日墨发半绾,面庞冷冷清清,瞧不出一丝情绪,唯有那深不可测的眸子不时遥遥觑向一街之阁承恩伯府。

      高宁巷有半个巷子的大宅院,里面住的人家都姓王,但却并非全是承恩伯的产业。

      实际上,如今的承恩伯,也就只剩这一代的爵位,以及一个三进的院子,连院子西边儿的园子和湖泊,还是同二房共用的,再远一些的院落分属三房和其他本家。

      承恩伯是真正的破落户。

      而裴以安之所以出现在此,则是长生说起,画中女子与那日在兰香阁的遇见过的承恩伯家的二姑娘有几分相似。

      青砖红瓦,水榭雕楼,假山池塘。水面传来冷瑟的风,直往人骨头缝里头钻,王玉婵将冻得通红得小手捂在唇边吹气,好叫自己暖和一些,却始终敌不过寒冬腊月的凉意,牙关隐隐打颤。

      正这时,池塘边的木栈上缓缓走来一个丽影。

      待看清来者何人,王玉婵登时来了精神,指着来人斥道:“王玉钗,你又擅自取用我的东西,是也不是?”

      “旁的也就算了,这芙蓉膏是我要送沐棠表姐的,你怎地招呼不打就用了?”

      这芙蓉膏是百芳阁出品,很得京城女子的欢喜,价格自然也不便宜,王玉婵平常都舍不得用,若非为了感谢苏沐棠上回的解围,她才不会花一个月的月银去买这么一小瓶,哪想到这礼还未曾送出,倒是先给家贼惦记上了。

      更何况,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是可忍熟不可忍,王玉婵这才侯在此处,只为替自己讨个公道。

      哪想到,她一拳打在棉花上,王玉钗竟是软绵绵的回应道:“二妹妹好生偏心,好东西尽是留给沐棠表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你的亲姐姐哩。”

      待得来人从远处走进,酒肆上的主仆才稍稍看清,来人竟是同王玉婵长得一模一样。

      双生子?

      但不论是王玉婵,还是这个女子,单说容貌,还可以说同裴以安所见之人有着相似之处。

      但论气度那就相去甚远了。

      看到这里,裴以安已经可以确定,那日在沙门渡外十里坡悬崖将他逼退至怒江的女子,绝非眼前人。

      长生结了账,又包了几样桂宝斋的点心,其中一样桂花膏子上回同四皇子在此用膳时,他瞧见主人多用了几块。等他回到包厢,却发现不知何时,主人竟从位上站了起来,正全神贯注观察着对面的动静。

      长生循着他的目光看去,王家大宅的园子里,两位双生子不知何时双双掉入了池塘,惊得几个丫鬟鸡飞狗跳。

      而岸边这个时候多出了一个不过七八岁的稚子,他正捧着一副弹弓呵呵大笑。

      “少爷,该不会是这孩童?”

      裴以安摇了摇头,“闲事少管,走吧。”

      回程去开元山东山村的马车上,裴以安闭着眸子重新吩咐,“这个女子还是得托掮客再去探查。”

      长生点了点头,建议道:“少爷何不托四皇子帮忙寻人?”

      裴以安道:“此女但有万分之一可能是吾的仇家,吾也不可能让外人知晓她的存在。”

      长生似乎有些明白,但又有些不明白,“那少爷何不让那位贵人帮忙查探?”

      “她?”裴以安堪堪顿住,而后他沉了沉眸色,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掀开车帘,于万家灯火中瞭望着城中某个方向,沉默良久后才涩然出声,“她心思细腻,又多愁善感,往后都这些事不要叫她知道。”

      马车驶入开元山外东山村村口之时,村口一辆华贵的马车已等候多时。

      裴以安下了马,讶异自他深不见底的眸底一闪而过,他恭身一礼,温和道:“殿下深夜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萧夙一脸悲戚,“子谦,说来话长,我们里边说,今夜孤怕是要在你这里借宿了。”

      “借宿?”裴以安不明所以地看向萧夙。

      没成想被萧夙倒了一大堆苦水。

      却原来是今日萧夙下朝,在回府必经之路上远远瞧见了骑马而来的苏沐棠。萧夙对苏沐棠的态度一直都是能躲则躲,自然是绕道回府。但是没想到的是,苏沐棠竟然比萧夙还要先一步抵达四皇子府所在的城西铜雀巷的四皇子府外边。

      萧夙虽不知其中因果,但并不想同她交锋,于是退回皇宫,请教其母亲,结果张贵妃竟然猜说是苏沐棠想通了,这是打算接纳他的了。

      张贵妃娘娘拍案叫绝,赶紧地就写了信叫人传给苏沐棠的母亲,苏沐棠母亲柳氏一听也乐得连声叫好。

      可两位母亲高兴极了,萧夙却苦恼了,可等他再次出宫,打算去到南城兰香阁看戏,且等她闹够了再回府。

      但,苏沐棠竟然阴魂不散出现在了兰香阁的大厅。

      说到这里,萧夙悲凄地宛若死了老娘一般,道:“子谦啊,你说我怎地如此这般命苦,竟然摊上了苏沐棠这么个难缠的?”

      裴以安听到这里,才终于有了反应,灰暗的烛光下,他鸦羽般的睫毛眨了眨,才顺着张贵妃的话说道:“苏姑娘愿意接纳殿下,此实乃是殿下的幸事,何必如此这般自苦?”

      萧夙可不这样认为这是幸事,“娶妻当娶贤,娶个男人婆,算哪门子幸事?”

      裴以安却是并不认同,“苏姑娘家世清贵、人品贵重如何当不得贤妻?更何况,若真到了那一天,能同殿下并肩的妻子,惟有苏姑娘这样的女子。殿下应以大局为重。”

      萧夙叹道:“孤何曾不晓这个道理,但子谦你可知,孤可以娶她,也可以敬她,但却无法回应她今日这般的赤诚,你懂孤吗?”

      同样作为男人,裴以安或许是懂的,联姻是利益的联盟,萧夙或许可以回馈利益,却无法回馈感情。裴以安正想着如何开解四皇子,却听萧夙又道:“子谦,你可曾真心喜欢过一个人?”

      裴以安怔了怔,曾经如絮也问过他类似的话,他的回答改变了她一生的轨迹。他当时说的是:“我这样不为世人所接纳的人,是不配拥有感情的。”

      当时如絮急红了眼,“谁敢不承认你,我就杀了谁。”

      此后裴以安再次听到如絮的消息,她已经成了皇帝新得的才人。

      一时的玩笑话,改变了她的一辈子,裴以安对她是有亏欠的,这也是他本次回京的主要由头——因为她说需要他帮她,拿权且将这份债还了吧。

      他的恍惚在萧夙眼里成了有过心上人的佐证,于是萧夙以为找到了同道中人,开始推心置腹起来,“孤早已有了心上人,已委屈她不能为正妻,绝无可能再在感情上辜负她,若是苏沐棠不识好歹,孤也顾不了什么大局不大局的了。”

      明明只见过一面,还只堪堪一个背影,裴以安却在心里替苏沐棠感到不值,还抛却从不多管闲事的做派,主动问起:“不知是哪家千金,竟得殿下如此爱重?”

      “这个人你也认识。”萧苏意有所指。

      裴以安抬眸:“楚楚?”

      萧夙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苏沐棠自门房收到了一封署名不详的书信,信封是寻常书铺就能买到的,信封上的苏小姐亲启五个大字笔迹工整却瞧不出任何笔锋,很显然送这信的人不想旁人知道他的身份。

      但苏沐棠在拆信的时候,却发现封蜡的方式有些特别,是细长而严丝合缝的,而不是寻常人家带印章的一点红,这让她想到一个故人,眉头不由地皱了起来。

      难不成那人还活着?

      但等她拆开信来,看到信的内容,立时就将这层顾虑抛却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