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旧日梦(二) ...

  •   一匹枣色的骏马驮着他的主人,奋力追赶了上来,与苏沐棠的坐骑不过一臂之差。

      不分伯仲,角逐激烈。

      尖叫声中,苏沐棠拉紧缰绳堪堪侧身,就对上同样看过来的一双不屈的眼睛。

      那是一个异域男子,虽然穿的破烂,却拥有令人赞叹的高眉深目,他的眼是温柔的浅褐色,但此刻这双温柔的眼睛却透露着凶狠的火苗。

      透过这双眼,苏沐棠仿佛看到了曾在天山脚下剿匪的自己,若非这样向死而生的拼劲儿,或许今日的苏沐棠已然是白骨一捧。

      同类的惺惺相惜叫苏沐棠放慢了节奏,临门一脚放了水,最终没能站在领奖台上。

      但她并不后悔,因为她知道,这个男子因她的举动将会获得新生,兴许在不久的将来,能成为叱咤一方的大将与她在战场重逢。

      今日赛马者多是军中俘虏,奴隶主从军中低价购买,再转手到市场,通过参与赛马,比武等方式高价转卖给新的主家。

      这些人到了新的主家,往往能够一举脱奴籍,运气好一些的,还能蒙主家赐婚,自此在北卫扎稳脚跟。

      这些人若没被新的主家选中,则会继续以奴籍身份流转,运气差一些的甚至被卖去挖黑窑,眉清目秀者则通常被卖去风月场所供有特殊嗜好的达官贵人消遣。

      很不幸的,这位正是后者。

      有所谓士可杀不可辱。与其说苏沐棠成全的是一个军人的骄傲,不如说是向所有保家卫国的战士的致敬,即便他是敌军。

      说起来,苏沐棠今日参赛,纯粹是听说四皇子今日也会到场,她参赛与其说是博个名头,不如说是为了恶心他,萧夙向来推崇女子当静婉娴淑,定然忍受不了她如此抛头露面还同战俘一起比试。

      既然她母亲那条路走不通,那么她只能最大限度地让萧夙厌恶她。

      也不知没有站上领奖台的她,是否有被萧夙看在眼里。

      却说四皇子今日马赛心不在焉,压根就没有发现苏沐棠的存在,究其缘由,则是因为原本该同去的裴以安失了踪迹,以至于他后来草草离场。待寻得人了,又听闻他白日里突然昏厥过去,至今没有醒转。

      萧夙与裴以安见面次数不多,却颇为投机,是以才会叫上他一起参加今次的马赛,原本是想替自己挑几个趁手的侍卫,哪想到中间竟然闹出这样的事情。

      总归是赴他局出的事,萧夙深感自责,当即驱马入宫,请了专攻内科的刘太医前来诊治,一整日都在折腾这个事情。

      一直到夜深了,四皇子府内前院书房,萧夙坐在圈椅上批写奏疏,却因揪心裴以安的病情,久久不能下笔,于是撂下毫笔,对府中的总管成越道:“成叔,你说子谦不过一个读书人,如何会周身多处伤疤,又哪里中的这些毒啊?”

      这是刘太医的原话,实际上,在替他切脉的那一刹那,刘太医就连连摇头。

      成总管是从小侍候萧夙的,有时候会提醒萧夙几句,他见四皇子对于裴以安过于关切,便道:“老奴托个大,敢问一句殿下,今年秋闱各地的解元不少,殿下为何独独对裴以安另眼相待?”

      萧夙道:“成叔可能不知,子谦乃赵大学士的入室弟子,赵大学士乃孤的授业恩师,说起来与孤还有同门之宜。”

      “可赵大学士不是一直不曾出京,如何会有临安的学生?”成总管不解地问。

      萧夙笑道:“赵大学士门生遍天下,这有甚么奇怪,更何况子谦满腹经纶,能得先生青睐不足为奇。孤只是奇怪,子谦那样的出身,何以能认识到先生。”

      与此同时,开元山脚东山村的一处木屋内,裴以安正挣扎在一处梦境里。

      那是一个雪夜,京城东南边儿瓷器巷的未名书斋里燃起了烛光。

      那一日,他刚刚从外面办差归来,才在书房歇息片刻,刚拿起一卷地方志要读,就见长生心事重重地踌躇在门口。

      知他这是有话说,这便将他叫了进来,“有什么话,说吧。”

      长生吞吞吐吐地道:“回老爷,夫人又回侯府去了。”

      他感到心中一刺,但面上却瞧不出任何情绪,只淡淡地“嗯”了一声。

      他说完这句话,长生却并没有即刻离去,于是又问道:“是还有什么事吗?”

      长生想说什么,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长生离开过后,裴以安握住手中的书卷,枯坐了好久,久到拿书卷的手有些酸涩,才摇头笑了笑。

      他自位上起身,放下了书卷,拿着烛台走向书房靠墙放着的多宝阁,从最上一层最靠里的角落里,找出一个乌木制的盒子,那位置靠近墙角,外面有遮挡了几本立置的书籍,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这里面还藏着一个盒子。

      裴以安将烛台重新放书案上,摩挲着那个盒子,那盒子看样式有些老气,边缘处却油光程亮的,可见没被他的主人把玩。

      盒子被掀开木盖,里头平置着一把玉萧,质地润白无暇,一看就不是市面上的便宜货。

      也是见着这玉萧,一直表情寡淡的裴以安,面上才有了些笑意,他取出玉箫,透过窗外绵密的雪花望向宁安院所在的方向,竖着吹了一曲。

      透过摇曳的烛光,他仿佛看见了,那一年国子监后山梅林中那个骄傲的女子。

      “沐棠啊,从何时起,你我之间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了?”

      同一轮明月下,苏沐棠自同一个梦中醒过来。

      这一回,她没有抄写金刚经。

      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如果说上一次的梦魇还是她杀人之后的内疚所致,那么这一回呢?

      而且苏沐棠发现,每回他发梦皆是在见过四皇子之后,上回是戏园子,这回是赛马场。

      难道真的是巧合吗?

      这当中,会不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联?

      苏沐棠掀开被褥,披上外袍走到窗前,看了眼窗外浓郁的夜色,这才制止了想要立刻再度会面萧夙以证实内心某种猜测的念头。

      想起那个梦,想起梦里裴以安对她离去时的淡漠,以及在之后吹箫时的自诩深情,当时的记忆便如潮涌一般袭来。

      那个时候,裴以安临安的姑母来了京城,作为婆婆的角色长住了下来,若只是这个姑母倒还好说,偏生还多了一个不知所谓的表妹绿桑,天下表妹多古怪,这个表妹更是心心念念想裴以安这个表哥,她的母亲也就是裴以安的姑母,非是一次暗示叫她主动替裴以安收了绿桑作妾。

      苏沐棠可不是那般给自己丈夫纳妾的贤惠女子。

      每一次都狠狠地回绝了。

      绿桑因此恨毒了她,专门趁裴以安不在的时候,找她的麻烦,在这个梦境里长生没有说出口的是,她出走的理由,乃是因为几日前她又同那个古怪的表妹闹了起来,还给她推下了湖里。

      她当时便道:“等老爷回来,他不让你走,我便自己走。”

      她更是因为这次落水,丢了他们成婚五年后的第一个孩子,自此再也不曾有孕。尽管她不曾告知任何人这个事情,但自此心底连裴以安也一并恨上了,从今往后再也对他没有任何好颜色。

      这个梦也许可以解释,当时裴以安没有赶走绿桑是因为不知情,但却依旧改变不了,都是他的这个好表妹,让她丢了孩子这个事实。

      想起两人最后离心离德的结局,苏沐棠终是嗟叹一声:“裴以安啊裴以安,你若真像是梦中那般,对我但凡有个几分真心,何至于到头来陷我于那般境地?”

  • 作者有话要说:  裴以安字子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