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被卖了(捉虫) ...

  •   折筠雾养的鹦鹉飞走了。
      那是只绿毛鹦鹉,她捡到的时候,它的翅膀上有伤口,从树上摔在了她的手里,她就养了。

      养了三年,从她九岁到如今的十二岁,也算是朝夕相处吧,谁知道天一干旱,鹦鹉绝情,翅膀一飞,头也不回。

      她哭着回去,倒是也不埋怨它。她家断粮了三天,她就没投喂,人家饿了,自然要飞走——好吧,她做不到它那般绝情,还是愿意给它找个借口。

      回到家,家里来了人,是个长得十分高壮的婆子。她娘拉着她给人家看,折筠雾有些害怕,抱着她娘的手不放,躲在后面,她娘却扯了她出来,局促不安的对着高壮妇人道:“你看看,乖的很。”

      乖就是美。
      高壮妇人笑眯眯的拉过人来看,眼睛里闪过惊艳的眸色,但却不露,只挑剔的道:“她太瘦了。”
      “太瘦了,不好干活。”

      折筠雾她娘就再次局促的搓手,“是不好干活,但是她吃的少,人也听话,手还巧,会绣花……”

      高壮妇人:“三斗米,不能多了。”
      三斗米就三斗米吧,她娘求着高壮妇人,“求你给寻摸一个好地方,能吃的上饭就行,千万别去那种勾栏地方。”

      高壮妇人拍胸脯保证,“你放心,人给我,我肯定不做那种勾当,那是要折寿的哩。”

      折筠雾就明白,她这是被卖了。
      不仅鹦鹉绝情,她娘也绝情。

      她低着头,手紧紧的攥着衣角,眼泪珠子簌簌掉,站着没动。她知道自己逃不掉,村子里姑娘被卖的多,她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她娘瞧见了,心里过意不去,拿着三斗米,想要摸摸她的脑袋,刚伸出手,折筠雾头就偏了偏,不让摸。

      她娘就叹气,“你别怨恨娘,实在是没有办法,卖了你,你还能活命。”
      折筠雾脾气看着软,却有些倔,心里受了伤,憋着气直到走的时候,都没有看过她娘一眼,没看过那个家一眼。

      高壮妇人瞧着好笑,“你阿娘卖了你,也是为你好,要是去了高门大户里面做丫鬟,被贵人瞧上了,没准有大造化。”
      折筠雾没有答话。

      她人虽然小,却不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是她如今实在是没有力气阿谀奉承,便只垂着头。

      高壮夫人笑了笑,给她一个馒头,“吃。”
      她自己也掏出一个馒头吃,劝慰道:“这人的命,只要没有投在那富人家,就得要挨饿,受冻,你也别怨恨你娘,她还算是好的,让我挑好人家卖你,为着这般,都不敢跟我多要点东西。”

      “这天突然旱了下来,谁知道还要旱多久?卖了你,你有个去处,说不得还能活下去,他们只能靠着天活,如今天旱了这么久,田干了,老天不给活路,一家子人恐怕死在你前头。”
      妇人是成了精的,三言两语,就把折筠雾说的内心怨气散了一半。

      她将馒头吃下去,跟着去了城里,妇人没银子,便带着她半夜睡在草垛上,这里还有很多人,每个人都带着几个孩子,折筠雾看了眼,便也知道跟她一般是被卖的。

      虽然是三月,却也冷的很,睡着了又被冷醒,折筠雾刚想起身拿些茅草给自己盖上,就见一个孩子蹑手蹑脚的往外走,她还没反应过来,又见一支箭射了过来,那个不大的孩子直接倒在了地上。

      折筠雾脸上溅了血,呆愣愣坐在那里,脑子里面僵住,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已经死了。还是高壮夫人抱着她换了个地方,拿这个事情告诫她,“你可得长长记性,你已经被卖了,被卖了想逃,被主家杀了也没人过问一声。”

      折筠雾三天没有说话。
      妇人也不需要她说话,只觉得被吓着了,第二天多给了一个馒头。等又走了半个月的路,妇人已经买下了十三个孩子。

      十二个姑娘,一个小子,都跟她年纪差不多,十一二岁的模样,妇人说她不买太小的,那种在她这趟买卖里不好卖。买了十三个孩子,每个都是两斗米三斗米,唯独那个卖儿子的很难缠,高壮妇人给了她四斗米。

      那个小子就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四斗。
      “我得记着,记着这四斗米。”

      高壮妇人无所谓:“那你就记着。”

      买了十三个孩子,高壮妇人也不再买了,筠雾发现她挑的这些人都长的好。她心里有些害怕,长的好,被卖的地方就多,她在乡下的时候就听人说过那些勾栏里面的姐儿,便是挑好看的卖进去。

      即便高壮妇人说她不会,但筠雾依旧忍不住害怕。

      心一直高高悬着,每天不说话,让干什么就干什么,高壮妇人有一回还惊讶:“瞧着你懂事了。”

      然后道:“放心,我是个好人,给你们寻摸的真是好去处。”
      这个好去处吊着十三个孩子的心,终于在五月的时候,她们被送进了一处小宅子里面。

      宅子里面有很多人,妇人进去的时候,塞了个荷包给领路的人,“贺公公,您可得帮我说说好话。”
      贺公公捏了捏荷包,满意的笑了笑,“你挑的人都好,应该都能选上。”

      折筠雾一直低着头,她此时还不知道太监是什么,只觉得这人像捏着嗓子说话一般,穿的也奇怪。
      等到高壮妇人卖了她们,拿着好几个荷包走的时候,折筠雾才明白,她们是被卖进宫了。

      皇宫是什么,她照样不知道,但是从这天开始,她们除了被教规矩之外,每天吃饭都有了两个馒头。
      两个馒头可以敞开了吃,不会饿肚子,所有的人都很满足,即便规矩学不好会被人打,也没人抱怨过。

      折筠雾虽然还是会惶恐不安,但是已经不担心饿肚子。人就是这般被驯化的,等九月进了宫,坐着马车进宫墙的时候,她已经完全接受自己被阿娘卖了,又被卖进宫做宫女的事实。
      高高的墙拦住了外面的天和树,折筠雾只觉得一暗,四处都静了下来,然后下了马车,在一处屋子里面换了衣裳,贺公公便让她们去了四四方方的庭院里面。他一个个看,一个个的挑。

      院子里面站了有上百个人,贺公公却只挑二十个人被领走,折筠雾是其中一个。然后她们二十个人,又被送到了另外一个院子里,那里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

      这些人里面有太监和嬷嬷——如今她已经知道太监是什么人了。她们这些小宫女站成了五排,被这几个太监嬷嬷看。

      一个圆脸的太监拉着贺公公到偏地去,笑着道:“真在路上就被教好了规矩?”
      “自然的,皇后娘娘发的令,难道我还能说假话么?”贺公公有些不高兴,“你挑不挑?”

      圆脸太监就道:“挑,挑,你这个人,就是性子着急。”
      然后转头一看,就看见了折筠雾。

      他就道了一句,“倒是生的好。”

      贺公公看了折筠雾一眼:“人老实,手也巧,只是……长的过分好了,是这里面最好的,你要啊?”
      这人可不是给圆脸太监备着的。

      圆脸太监是东宫的人,姓李,闻言点头,“刘公公让我挑个相貌好的。”

      贺公公这回是真奇怪了。
      太子殿下不喜欢相貌好的人,这是天下人尽知的,在东宫里面,太监宫女们都其貌不扬,怎么这回又要挑个好看的回去?倒是七皇子喜欢好看的宫女,贺公公是准备将折筠雾送过去的。

      不过也没事,他这回特地让人买了好几个相貌好的回来,七皇子那边还有替上的,先紧着东宫才行。

      李太监就目含深意的笑笑,不说话,一副你莫问的模样。但心里也打鼓,委实是他也不知道。

      刘公公是太子殿下近身伺候的,如果太子殿下肚子里面有蛔虫,说的就是他,揣摩太子殿下的心意,他刘太监是头一份。

      李太监只恨自己变不了蛔虫,爬不了太子殿下的肚子,让刘太监抢了先,得了赏识。
      于是带着折筠雾往东宫去,看着她小心翼翼跟着走,不多打听一句,走路行礼规矩也还算好,面上点点头,心里却还在想刘太监这回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就偏偏要他去提个美人胚子回来。

      左思右想衬不出什么深意来,便干脆不想。到了东宫时,已经近黄昏。廊下挂着细竹蔑编织成的卷帘,带着人沿着廊走,他的脑袋倒是被卷帘挡住了,但是折筠雾人小,个子矮,整张脸笼着霞光都露了出来。

      她的脸不算尖细,双颊这些日子养出了一些肉,白白净净的,是个鹅蛋脸,额头上还有美人尖,鼻子不算高挺,即便年纪还小,却和着其他眉眼一起看起来很是清艳绝容。

      这般的脸,在东宫就突兀的很。李太监带着她走了一路,她就能感受到一路上异样的眼光。
      李太监应该是要领着她去见一个姓刘的太监,可惜去了之后,刘太监不在。

      小太监道:“李爷爷,您刚一走,太子殿下便被陛下派去了冀州,刘公公也跟着去了,怕是三四天才能回。”

      无论是领人前还是临去冀州前,刘太监都没说将人领回来做什么,李太监就一时间没了主意,一边埋怨刘太监藏的深,黄鼠狼成了精,一边思忖片刻,对折筠雾道:“我送你去后院住,你先跟着小宫女们一起做杂活。”

      折筠雾就被送到了后院小宫女们住的大通铺屋子里面,然后很快,她就被孤立了。
      李太监把她送到这里来之后,便没有再管她,折筠雾在这里三天,受了三天的白眼和漠视,没有一个人肯跟她说话。

      她知道自己初来乍到,不能生事,别人让她多做点活,她就多做点活。因为除了多做活之外,即便受人孤立和白眼,该给她吃的一样不少。

      给吃的就可以了。她性子本来就有些闷,别人不跟她说话,她就不说,扫院子提水,她样样都做。一天从早上起来忙到晚上,她累的倒头就睡。

      但第四天,她就发现自己即便这样听话依旧还在招恨。这日是从未有过的烈阳,热的人不安生,管事嬷嬷却叫她去扫院子。

      院子里面走进去就晒的人皮疼,折筠雾拿着扫帚,也不敢反抗,忍着灼灼烈日在院子里面扫树叶。

      日头实在是太晒,她的脸晒的疼,太阳底下一天,她就被晒伤了。不仅是皮伤,她觉得自己肉都被烤焦,加点盐就能吃。

      九月落叶多,她扫了一天,才被管事嬷嬷允许去吃饭。此时天已经黑了,折筠雾去厨房里面领吃的,其他的人都已经吃完,厨房里面的婆子都在收拾碗筷,她只剩下了两个馒头。

      两个馒头也能吃。她求了一碗水喝,不耽误婆子们收拾厨房,就找了个小角落蹲下来,一手馒头一手水。

      此时她脸上晒的痕迹就更明显了,在脸上一道一道的横着,看起来尤为狼狈,一个婆子见她可怜,等她吃完之后,又递给了她一个馒头。

      折筠雾愣愣的接过馒头,蹲在那里咬了一口,眼泪珠子突然就掉了下来。
      明明馒头是一样的馒头,但是她受不了此时此刻别人对自己的好意。

      容易感动。

      于是等李太监带着终于回宫的刘太监来看折筠雾时,就见着了一个嚼着馒头哭的狼狈的小可怜——脸上斑驳痕迹显得并不美的那种小可怜。

      李太监心里一咯噔,看向刘太监阴沉的脸,觉得坏了。
      刘太监要的是美人胚子,刚回来就急匆匆的来提,可这小丫头现在可算不得美,还有些丑。

  • 作者有话要说:  折家姑娘系列,筠雾:竹间青雾颜色。日常风宠文,今年最后一本书啦,希望大家喜欢。
    ---
    下本预收同样日常文《奸臣之妻》跪求收藏
      折邵衣是个文远侯庶女。
      自小瞧多了为婚事斗得跟乌鸡眼似的嫡姐庶姐们,她小小年纪,便未雨绸缪,给自己找了个童养夫。
      
      童养夫是对面昌东伯家庶子盛怀南,长的好,虽然性子弱,手无缚鸡之力,常被人欺负,但会给她熬药,会给她买好吃的,还会掏出针线给她缝衣服!
      
      邵衣小胖爪子拉着他,“你放心,我努力吃饭,吃得高高胖胖,谁欺负你我揍谁。”
      盛怀南瘦长的手反握在她的手上,轻轻的捏了捏,“不要你护着我了。这回,换我来守护你。”
      
      ……
      
      众人眼里,盛怀南是个奸臣。
      他窃势拥权,蛊惑君主,结党营私,实在是罪该万死。
      
      而可笑的是,他的夫人每每出门都要为他辩解一句:我家夫君胆儿小,杀鸡都不敢看,哎,不知道谁在外面造谣,真是可恨。
      
      她委屈的不行:这世上好人真难,总是被人欺负。
      
      众人:……
      果然是什么锅配什么盖,这对夫妻委实臭不要脸!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