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 11 章 ...


  •   “看!”光邦带上花环笑着展示。

      “埴埴好可爱啊!”两个女生夸赞。

      光邦给他们两个介绍,“这是峇里岛的花,空运过来的哦~”

      “啊!崇~”说着说着,崇举着菠萝走过来。

      光邦跳到崇的身上,给他也带上了同样的花环。

      “看~成对的哦!”

      眼尖的光邦又撇到了一旁路过的吉野优,“小优~”
      说着,又摸出一个稍小的花环,给吉野优带在了头上。

      “小优也带花~”

      光邦开心地冒出小花花,其中一位客人看样子都快幸福的晕过去了。

      *

      “春绯同学?春绯同学你不穿南国风服饰吗?”

      “好想看看啊!”

      吉野优回自己桌时,听到了春绯这桌他的客人这样问道。

      “不了,我觉得初春还是穿符合季节的服饰比较自然。”

      但事实上,有准备春绯的服装,吉野优回忆方才环所说的。

      “而且和我是情人装哦~”

      无论色彩搭配都和环身上穿的都很相配啊,吉野看着准备给春绯的服装感叹,环难道喜欢春绯么。

      不过这件服装被春绯拒绝了啊,感觉有点意料之中,春绯一进门就对所有人的衣服表示无语。

      吉野优拿下那稍显夸张的头饰,估计春绯带上头就僵硬无比,重的他一下就递给了站在一旁的崇。

      光邦也好奇地接过想试一试,吉野优:“这个好重的。”

      “没事啦!“”光邦甜甜笑着,便轻松抱了起来。“嗯~果然有些重呢,对春绯来说。”

      还好她拒绝了啊,不然春绯现在肯定够呛,吉野优带着光邦拿给他的花环继续回去营业。

      *

      “春绯同学很重视季节感呢~”

      “这样的话,希望舞会的时候,樱花能够盛开就好了!”

      “两个人在纷飞的花瓣里翩翩起舞~多梦幻呀。”

      指明春绯的三位客人像小鸟一般讨论着。

      “这样啊,各位都怀有梦想,真是可爱。”春绯笑着,在背后花丛中的蝴蝶飞舞,此刻的她在别人眼中如同温文儒雅的少年。

      引得三人眼冒桃心。

      ……

      被男公关们所穿的服装吸引,来指明的客人人数达到了新的高度,以至于社团宣传的舞会校园里近乎人人皆知。

      不过吉野优也得知了另一个消息,环眼含一泡泪地控诉自己的指名最多的一位客人——春日崎奏子,在那天选择了春绯抛弃了他。

      所以这天的部活,本该大家一起讨论舞会的内容,结果须王环坐在窗边一个人默默吃着春绯采购来的泡面,幽怨的小眼神时不时抛过来。

      “我想不通。”环边吃边说。

      吉野优不忍心,上前去摸着须王环柔顺的金发以示安慰,他的手上也拿了一盒泡面,不知道是什么口味,看着环吃也想尝尝。

      须王环还保持着丧丧的表情,接过吉野优手上的泡面,拆了调味包放进去,又提起刚才烧开的水壶倒入,示范给他看。

      “这也是春绯教授的手法。”环说道。

      两个人一起坐在窗边,夕阳洒在身上,岁月静好。

      光和馨本来带着开玩笑语气调侃着环:“殿下,别再吃平民拉面了。”

      可眼前这幅画面莫名有些刺眼,两人上前,吉野优的泡面已经泡好,他撕开表面的纸壳,香味扑鼻而来,勾得人不停分泌口水。

      吉野优才刚夹起一撮,就被上前来的光一口吸入。

      “光!!”吉野优控诉。

      “啊~实在是太香了,抱歉抱歉~”光嘴里嚼着,不走心地道歉。

      馨从另一边就着吉野优还没放下的手,又夹起一大口吃掉,这俩人瞬间就解决了一半的泡面。

      转头又看见另一个偷吃,吉野优那个气呀,红眸泛着泪花,差点就哭出声。

      被双委屈的眼睛看着,馨摸了摸鼻子,略微心虚,他又夹起一口泡面喂到吉野优嘴边,才哄好这位公主。

      该说不说泡面的香味确实很大,在吉野优和环两份的攻击下。

      “走吧,过去帮忙计划舞会细节。”光嗅着空气中的香味,恋恋不舍,平民泡面还真不错。

      双胞胎成功拐跑吉野优,环还在一口一口愤恨地吸着泡面。

      “春日公主看上了春绯,真让他那么不爽吗?”馨拉着吉野优,在他耳边说。

      吉野优摇摇头,他倒是没什么激动的感觉,虽然之前春日崎奏子最先指名的是他。

      凤·只有一个人·真正在计划舞会的·镜夜:“她的毛病又不是今天才开始的。”

      “毛病?”来自没计划过舞会的春绯,只能坐在一旁看着镜夜手下噼里啪啦敲着键盘。

      “就是男公关大小通吃病。”光形容春日。

      “也就是所谓的,换男人像换衣服病。”馨接下去。

      “一般来说,常客都会长期指名固定的对象,但她却有定期更换最爱的倾向。”镜夜手下不停歇,脑路清晰,也不忘聊着天。

      光邦抱着小兔子走到春绯身旁:“之前本来是指名环环的说,不过她最先开始指名的是小优,时长高达一个月哦。”

      “后面分别换了我们,大家都是一周时间,刚好上周是环环啦~”

      “哦,原来是自己的客人被抢了啊。”春绯一针见血。

      被戳中痛点的须王环立刻抛开泡面:“不是!才不是这样!!”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春绯,你给我规规矩矩地打扮成女孩子。”

      光邦被须王环突然的大吼吓出泪花,怂哒哒地跑向崇的怀抱。

      “啊?”永远跟不上环脑回路的春绯疑问。

      “明明是个女的,却为何要沦落到被女生瞎捧!!”

      “知道你是女生的,也只有我们社团的人而已啊!”环惨叫着。

      “体育课是选修,春绯没选。”双胞胎凑热闹不嫌事大。

      吉野优回想着班上的情景:“座位号也是不分性别的,看不出啊。”

      须王环听着忍不了了,他拿出个大箱子在里面寻找:“爸爸我...爸爸我啊...”

      随即拿出一块巨大的相框,“好想看看这时候的你啊!!”

      “请不要随便把别人的照片放大!!!”春绯感受到了冒犯,炸毛着。

      须王环举着相框流着泪欣赏,其他成员也纷纷围了过来,连打字中的镜夜都停下了手中的活。

      春绯长发的照片被放大成一个人上半身大小的照片,没有一丝瑕疵,乖巧可爱的和现在的短发春绯完全就是两个样子。

      光感叹,“真是越看越不可思议啊。”

      “为什么这样会变成那样呢?”指的就是长头发的春绯以及他们第一次见到的春绯。

      众人望着春绯,不明白。

      春绯汗颜,“开学前一天,我家附近的小孩,把口香糖黏在了我的头发上。”

      “啊?”吉野优吸了一口气,居然是这样的原因,不能忍,“那个小孩真的过分!为什么要把口香糖黏在别人的头发上!”

      吉野优碎碎念着,略有些心疼春绯。

      “这也没办法,他从我背后黏上的,完全没有感觉。”春绯挠头,“不过他家好像搬走了。”

      “这种孩子太讨厌了。”光邦也愤愤不平的,“春绯是女孩子呀!”

      摸着自己的短发,春绯也没觉得难受,“所以我嫌麻烦就把头发给剪了,反正对我来说,被看成男人也没啥大不了啊。”

      众人无语……

      “女孩子说话不要跟个男生一样啊!!”环泪奔,“孩子他妈!!!春绯讲话好粗鲁哦!”

      “谁是孩子他妈?”光问镜夜。

      看着眼前的环撒娇,“从位置来看的话,应该是我吧。”镜夜冷静分析。

      吉野优:“刚刚环也是朝着镜夜说话的。”

      “殿下又开始沉迷扮演妈妈了啊。”馨吐槽。

      春绯站在原地不理会环的无理取闹,“因为与其当个打杂的当到毕业,倒不如当男公关争取客人指名,还比较容易还清欠债啊。”

      在春绯的角度来说,这样做确实更快一点。

      “话说回来,你有跳社交舞的经验吗?”光想起来问道,“在舞会中可是必备的哦。”

      “没…可是舞会跟业绩无关吧。”春绯一下就哽住了,露出这下遭了的表情,“我对这类活动没有兴趣,我可不可以不要出席啊……”

      而方才还在掩面哭泣的环一下就起来了,“不,社交舞是绅士的常识。”

      “既然你这么坚持要当男公关,那么就让我看看你的决心吧,春绯同学。”

      又恢复王子形象的环:“限你在一个礼拜内学会华尔兹,如果不能在下周的舞会里展现舞技。”

      “我就要揭露你是女生的身份了!让你再回去打杂!”环指着春绯。

      这样欠债八百万的春绯就必须学了,一个礼拜内学会,除开学习上课和部活,在学校的时间完全不够来学习社交舞。

      看着春绯天塌下来的绝望,虽然学过的吉野优也有些慌张,他家倒是开过几次舞会,但也是在很久以前了,舞会上也没怎么跳过。

      在他身旁的馨察觉到,“怎么了?”

      “我也不太熟练社交舞。”吉野优偷偷在馨耳边说着,热气仿佛侵染了馨的耳朵,有些发烫。

      “那没事,我…呃我们两个陪你练习。”光在他身边盯着,馨差点说成自己一个人。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