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救命恩人 ...

  •   很快,随着陈氏的手起刀落,越来越多带着“福”字的糖被切了出来。

      听李青文说可以吃,李青风和李正亮叔侄两个立刻往嘴里塞了一个,其他人倒是一脸稀罕的看个不停。

      麦芽糖汁和面,本来就用的不多,这字糖甜味比不上纯粹的糖,可平时大家吃甜的少,还是从小小的字糖中品尝到了甜滋味,露出满意的神情。

      不等大家看仔细,此时糖已经熬的差不多了,姜氏赶紧把粘稠的糖汁从锅里舀出来放在浅底盆中,焦黄的糖液香甜诱人,李青文都忍不住咽了几下口水。

      熬了这么久糖,味道不免飘出去,隔壁的墙上露出几个小脑袋,眼巴巴的看着李家的屋里头。

      一般人家的小孩都被爹娘教导不准打听别人家做什么吃的,所以几个孩子被甜味勾引的很馋,也没开口问。

      烧了这么久的火,屋里头闷热,一家人出来纳凉,就看到那几颗圆圆的小脑袋。

      “花儿,巧儿,过来吃糖。”陈氏招呼道。

      “不用了,婶子,我们吃过饭了。”小丫头的声音细细弱弱的,一听就有些不坚定。

      李茂贤走到墙边,冲几三个小丫头伸手,“过来,叔接着你们。”

      小丫头们到底没有抵挡住肚子里的馋虫诱惑,被李茂贤一个个的接到墙这边来,陈氏抓了一把还热的字糖给她们分了。

      这一趟街都是姓李的,西边的邻居也是亲戚,李青文要叫三爷爷。这几个女孩是三爷爷家的孙女,跟李青文同辈,十岁左右的年纪,瘦瘦弱弱的,拿了好几块糖也舍不得一下吃掉,放在嘴巴里一块慢慢舔着,其他的想要拿回去给兄弟姐妹分着吃。

      天快黑了,家里一下少了三个小的,很快便听到邻居三奶奶的喊叫声,“花儿,巧儿,芽儿……”

      小丫头们怕奶奶着急,赶紧应声,陈氏道:“快回去吧。”

      三个人掉头就跑。

      本来字糖做的就不多,一人分不了几块,大人只是尝个滋味,剩下的几乎都进了几个小的嘴里。

      李青文只吃了一块,字糖中的黄豆味道更浓一些,渣滓很多,少了几分细腻的感觉,但味道还可以。

      盆里的糖浆稍微冷了些,不用李青文动手,李茂贤一个人开始拉扯依旧烫手的糖。

      很快天黑了,看不清糖的颜色变化,李青文上去拉了一下,感觉差不多了,便让娘亲把拉成长条的糖给切了。

      折腾了这么久,麦芽糖终于做好了!

      刚才吃了字糖,现在反倒都不急了,李青文还特意把家里的称拿出来,垫着布称了一下,切好的麦芽糖有三斤多点,算上被舀出来做字糖的那些,这个出糖率算是可以了。

      称好之后,大人孩子都尝了一块,满口生香,俱是眉开眼笑,麦芽糖比字糖甜多了。

      李青宏嘴里含着糖,不怎么清楚的道:“在县城买这些糖得七八十文吧。”

      姜氏忙不迭的点头,“可不就是,咱们仔儿厉害啊,那些麦子和江米差不多值四十文,唔,快要秋收了,可能粮食还要更便宜点……”

      要是拿去卖,今天便能赚三四十文,这笔账很清楚,李青文心头一震,顿时觉得嘴里的糖更甜了几分。

      知道这些麦芽糖能卖这么多钱,李青风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好吃是好吃,可娘上个月就把药断了,他不能为了一口吃的不管娘。

      倒是陈氏看他只吃了一块,纳闷道:“风儿,仔儿做的糖你不爱吃?”

      这几天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做出糖了,就只吃一块?

      “刚吃好几块了……”李青风含糊道:“还是拿去卖吧。”

      李青文把自己没吃的几块字糖塞给小四哥,李青风只留了两块,剩下的两块死活不要,李青文原本想把剩下两块给三哥,李青宏摊开手心,里面是他还没吃完的字糖。

      看他们兄弟几个这般想让,陈氏很欣慰,又给儿子和孙子分了两块,当然也少不了儿媳妇的。  

      收拾停当,李青文躺在床上,翻身的时候觉得脑袋碰到了一个硬物,伸手一划拉,拽过来一个棕色的皮袋子。袋子不大,里面的东西倒是不少,在外面摸一把,各种形状都有,不知道是啥东西。

      李青文不记得自己有这样的袋子,便问道:“三哥,这是你的吗?”

      李青宏光着上半身,探头一看,“仔儿,你忘了吗,这是你的东西。”

      李青摇头,爬起来凑到窗户边,借着月光,打开袋子一看,里面有缠着布条的小刀、火镰、磨刀石、小锥子,三指粗细的竹筒……

      怎么看这些都不像是他的东西。

      “你不记得江淙江大哥了吗?”李青宏试探的问道。

      听到这个名字,李青文立刻就回想起那些滴在脸上的鲜红血液,喃喃道:“他受伤了……”

      李青宏道:“他为了救你挡了山贼一刀,是你和咱家的救命恩人。”

      这段记忆李青文有些模糊,不知道是自己被吓到了还是怎么的,只有那双眼睛,他牢牢的印刻到了脑子里面。

      见他神情恍惚,李青宏道:“我听爹说,你们碰到了拦路抢劫的山贼,那些人没抢到值钱的东西,起了歹心想要杀人。恰好江大哥路过,他救了你们,还替你挡了一刀,要不仔儿你可就危险了。”

      记忆中那刀是冲着他的头去的,如果不是被挡了,那可不是危险,那就是脑袋搬家了。

      李青文心里不自觉的涌起几分后怕和感激,

      李青宏继续道:“被救之后,你抓着江大哥的袋子不放,他以为你喜欢,就把这东西送给你了……”

      李青文没说话,这东西在记忆中都没有,可见原主并不是喜欢,只是随手抓了一下,谁知道救命恩人误会了。

      “江大哥在哪儿?”李青文问道。

      “江大哥在洪州做府兵,不过他好像也不是一直在老家,时不时到京城宿卫,上次给咱爹回信时就在京城哩。”

      江淙是李家的救命恩人,虽然杨树村离京城和洪州都远,他们一辈子可能都难见恩人一次,但却有着书信联系。

      李茂贤是重情义的,这恩情不但他铭记于心,也告诉儿子孙子们,就算他报不了恩,只要李家不断根,儿子,孙子,重孙子都要知道李家的恩人。

      不用三哥叮嘱,李青文自把这事放在心中。

      白天劳累,晚上又多想了一会儿那段惊险历程,结果就是起晚了。

      李青文醒时,穿过窗子的阳光都刺眼了,可见时候不早了。

      身上有些酸痛,他慢腾腾的穿好衣服,心里还在纳闷,今天家里头怎么这么安静。

      “仔儿,起来了?饭在锅里,还热着,你赶紧吃了。”姜氏的声音从外屋传来。

      干瘪的肚子让李青文加快了动作,随便擦把脸就把粥从锅里拿出来。

      姜氏原本想给他拿点咸菜,李青文摆手,“嫂子,不用麻烦了。”

      说完,仰头把剩下的粥倒到嘴里。

      不用他动手,姜氏把碗接过去洗了。

      地里的活干完了,李青风和李青宏早早的去割了一篓子草,此时哥俩和两个侄子正围在一张桌子边,不知道在做什么,看上去特别认真的样子,李青文走过去他们都没有发现。

      不用探头,站在还没桌子高的大侄子身后,李青文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摆着的棋盘,登时又是意外又是惊喜。

      短短的几天,他爹竟然把游戏棋盒给做出来了!

      盒子和木块颜色相近,应该是用同样的木头做的,上面的纹理都一样。盒子方正,四角和木块的角契合的非常好,尺寸也精准,看上去十分规整,除了木块上面没有字和画像,和他从前玩的相差无几。

      “爹可真是厉害啊!”李青文兴奋的道。

      李茂贤正在厢房拾掇东西,听到小儿子的声音,出来问道:“仔儿,你看爹做的对不对?”

      李青文连连点头,竖起大拇指,道:“对对对!爹,你这手艺可真好啊。”

      李家的男人大都内敛,鲜少像他这般直白的夸人,李茂贤有些许不太自在,咳嗽一声道:“你爹我就是做这个的,算不得什么,能研究出这个东西的人才是真厉害哩。”

      感觉离赚钱更近了一步,李青文心里头高兴,“爹,咱们村里有人会画画吗,实在没有,去县城找也好。”

      “仔儿,非要画上那些大将吗?”李茂贤面带豫色,“爹没读过什么书,许多事情也不是咱们平头老百姓能知道的,你说的那个故事挺精彩的,爹担心犯什么忌讳……”

      李青文立刻就懂了。

      三国的故事这个朝代并没有流传,但是华容道和五虎上将什么的万一冲撞了朝廷的权贵,他们怕是会遭受无妄之灾。

      这个时代禁忌太多,不少达官贵人不小心都会因为触犯禁忌而被降罪,何况他们这些乡野村夫。

      李青文冷静下来,道:“爹考虑的周全,可以不画什么大将,这游戏也可以叫做‘迎娶千金大小姐’……最大的这块就是千金小姐,旁边的五个是爹、娘、兄弟还有祖父,祖母,下面四个小的分别是琴、琴、棋、书、画,能帮助大小姐从下面顺利出来,便算是娶到了大小姐。”

      小儿子反应的如此快,李茂贤非常高兴,改了以后很直白,这回就不用再担心了。

      “改了也好,写字比画画可省事多了。”李青文道。

      这也不是胡乱改的,前世别的国家有类似这种游戏,他算是借鉴过来用用。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新人,欢迎收藏,么么哒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