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吴普秉承着来都来了不能白来的原则,顺便约了首都两处花卉种植基地的日常指导。

      这是他在学校闲着没事找的兼职,只需要有空时过去转悠一圈给点意见就有钱拿,典型的事少钱多好工作。

      即便得知自己有可能是骆首富家流落在外的孙子,吴普心里也没多大感觉。

      陈秀芳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养在身边的儿孙都打破头,你一流落在外的毛头小子回去了能占着什么好处?

      反正就和吴爸说的那样,只当是替亲爸走一趟,要是值得往来的就往来走动,不值得往来就算了。”

      首富家钱再多那也是别人赚的,人不想给你你再想要也没用。

      吴普插着兜走出机场,想了想骆家老宅的位置,斥巨资打了辆车前往目的地。

      “这地方我们进不去啊。”司机先和吴普讲了讲情况,“人家这位置是不许外来车辆开进去的。”

      吴普说:“没关系,您在门口把我放下就行了。”

      “好勒。”司机爽快应下,一边闲叨一边把吴普送到目的地。

      吴普下了车,掏出手机找出个号码打了过去:“荣伯,我有件事想拜托您,不知您能不能帮我个忙?”

      没一会,就有人开着车出来接吴普进去,驶向一座老式别墅。

      别墅花园内,一位老者正坐在那儿看着花木繁茂的园圃。

      那都是他老伴生前栽下的。

      有次这些花木差点枯死,老者到处找人救急,就经人推荐找上了吴普。

      本来看吴普年纪小他还不大相信,等吴普救活了其中一株他才放心地把园圃交给他。

      荣伯感慨:“没想到你还可能和老骆有关系。”

      荣伯全名林鼎荣,开创了鼎鼎有名的鼎荣集团。

      可他痛失爱妻以后就直接宣布退休,直接把鼎荣集团留给了儿子,自己每天守着夫妻俩一手设计的别墅回忆往昔。

      寻常人找他他压根不搭理,也就吴普这个“救花恩人”还能让他见一面。

      毕竟以后这些花木要是有个什么问题还得再找吴普。

      吴普光荣地成为了少有的让荣伯颇为关心的后辈。

      吴普说:“还不一定,就是我爸当初查过孤儿院的记录,时间和年龄对得上,长相也对上了,才让我过来看看。我左思右想,住在这边的人我就认得您一个,所以想让您帮我牵个线。”

      荣伯笑道:“这有什么难的,我给老骆打个电话说一声就成了。”

      他又给吴普讲了讲骆家的情况,骆老爷子身体每况愈下,准备立遗嘱把手头的东西分配分配,底下的儿孙正积极地表着孝心。

      骆老爷子有七个儿女,其中前三个是第一任妻子生的,中间一个是第二任妻子生的,后三个是第三任妻子生的。

      如果吴普真的和骆家有关系的话,那他的祖母应该是骆老爷子的第二任妻子。

      她当初以为自己的儿子被人蓄意杀害,毅然和骆老爷子离了婚,后来也跟别人再婚了。

      最近才有当初那个杀人犯的同伙落网,说当初那孩子只是被扔了。

      他们虽然真的杀过人,但看着那么个奶娃娃还真下不了手,下火车站后瞧见附近有个孤儿院,索性就掐了那孩子一把,将哇哇大哭的小孩扔到孤儿院门口。

      剩下的就看这小孩命够不够大了。

      至于当初主犯落网为什么直接说杀了那孩子,其实是因为他们拿了一大笔钱说要弄死那孩子,就算自己被枪毙也不能吐露事实。

      要不然他们自己得死,家里人也花不上钱。

      反正他们过去干的那些事足够他们被枪毙十次八次了,虱子多了不愁,只管认下就是了。

      那个年代的犯罪分子猖獗得很,家家户户都还藏着猎/枪,□□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买凶的人也不是别人,是骆老爷子的弟弟,他喜欢吴普的祖母,也就是骆老爷子的第二任妻子。

      见心上人宁愿嫁给再婚的骆老爷子都不愿意看他一眼,他就想办法买凶弄死她的儿子,看看他们夫妻俩还能不能好下去!

      这就真的有点丧心病狂。

      再怎么因爱生恨也不至于要杀人。

      偏偏他还真把刚结婚不到两年的夫妻拆散了。

      这一茬已经是陈年旧案了,知道的人并不多。

      要不是最近落网那个共犯为了争取宽大处理说出了事实,谁都不知道骆家排行第四的孩子可能还活着。

      骆老爷子也是想要找回儿子好好补偿他,这才有了大手笔的天价悬赏。

      吴普听着这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不得不感慨他妈说得真准,这有钱人间的爱恨情仇还真能闹出人命。

      要是他是个亲情至上的傻白甜,满心期待地跑去认亲,说不准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吴普知道荣伯说这些是想让他有个心理准备,所以点着头笑道:“我就是想瞅瞅能不能自己领个一千万,领不着也没事。”

      荣伯笑了起来,拿起手机给骆老爷子打电话。

      骆老爷子听荣伯说起吴普的存在,立刻让人过来接人。

      荣伯说:“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我就不过去了。”

      吴普谢过荣伯,上了骆家派来的车。

      荣伯拿起花剪在园圃间边散步边随意地修剪花木,心里想着老骆家也不知还会闹出什么热闹来。

      比起他们家捉襟见肘的三代单传,老骆家人丁倒是兴旺得很。

      只可惜人多了想法也多了,你觉得不公平我也觉得不公平,你觉得该这样我觉得该那样,往后肯定少不了让老骆头疼的时候!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另一边,吴普到了骆家,很快见着了骆老爷子。

      和传言中的老迈不堪不同,骆老爷子瞧着精神矍铄,一双锐利的眼睛不见丝毫浑浊,可见是个十分精明的老人。

      “您好。”吴普不卑不亢地主动问好。

      骆老爷子接到林鼎荣的电话时就察觉吴普不是一般小孩,见吴普这态度更明白他不是一个好拿捏的软柿子。

      这小子态度平和无比,丝毫没有乍然认回一门富豪亲戚的欣喜。

      他甚至还通过林鼎荣的那通电话摆出一个事实:你老骆家虽然有钱,但我也不是接触不到你们这个圈子的人。

      虽然一切都还没有定论,骆老爷子却觉得吴普肯定是他的孙子无疑。

      这臭脾气和他多像啊,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骆老爷子哈哈笑道:“既然来了就在首都多待几天,等查出结果后我有点事情要和你们说。在首都有住的地方吗?”

      吴普说道:“有,我假期也能回学校。”

      他又和骆老爷子说起自己接下来几天有别的事要办,希望骆老爷子能避开他和别人提前约好的时段。

      骆老爷子:“…………”

      这小子真就是顺便来认个亲的了!

      想到平时想方设法往自己面前凑的儿孙们,骆老爷子只觉得有这么个孙子还挺新鲜。

      他点头说道:“行,我记下了。这边不好打车,我让司机送你回学校去。”

      吴普想想自己打车过来花的钱,欣然接受了骆老爷子的安排。

      接下来几天都风平浪静得很,骆家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吴普压根不着急,挨个把自己预定的活儿干完,就开始泡图书馆里看书去。

      暑期的图书馆空空荡荡,只有苦哈哈的考研党还留在学校苦苦奋斗。

      吴普不用备考,他已经保研了,导师也混到熟得不能再熟了。

      可各朝各代的史料实在太多太多,远一些的时代比如秦汉还能把有限的资料通读一遍,往后的时代想要全面了解可就困难无比了,难得有空可得抓紧时间多读几本补补课,省得以后挨导师骂。

      吴普读研选的方向是考古学及博物馆学,一来是自己感兴趣,二来是他有个被他晾了很久的金手指系统。

      这个金手指是他高二那年出现的,自称是什么古地球文化传承系统,立下豪言说要让他打造世界一流博物馆,将璀璨美丽的人类历史呈现到所有人面前。

      对此,吴普只想说: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惜我没有钱。

      国内林林总总数千间博物馆,能达到盈利水平的屈指可数,他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普通小孩连租用场地的钱都掏不出来,谈什么打造世界一流博物馆?

      何况有些东西也不是有钱就弄得来的。

      吴普准备边读书边攒钱,再结识些人脉,以后跑手续搞藏品拉投资都方便。

      大城市不好混,搞个山头圈片地自己开发就成了,估计也就砸个几十万的事儿。

      寒碜是寒碜了点,可博物馆反正是开起来了,发展空间他也留了(那么大一片山头),剩下的就看系统靠不靠谱了。

      要是系统是个没啥用的花架子,这地方也能拿来给他爸妈当个养老休闲的地方,问题不大!

      吴普是个做事很有计划的人,他连地方都物色好了,正积极攒启动资金以及给自己拿个对口的文凭。

      可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

      在这个风和日丽的周末,骆老爷子派司机过来接吴普去骆家老宅。

      到了地方以后人还挺齐。

      有三个叔伯、三个姑姑,以及一屋子的堂兄弟姐妹和表兄弟姐妹。

      “这就是阿哲留下的孩子,吴普。”骆老爷子简单地介绍了一句,看向自己其他孙子孙女,“你们手头早就拿到一些家里的产业,我不能亏待阿哲的儿子,所以我准备把清阳博物馆转给吴普,你们没有意见吧?”

      吴普的亲爸本名骆哲。

      对于骆老爷子这个决定,不少人还是有意见的,只是没人敢说。

      那博物馆年久失修,根本不对外开放,纯粹是当初骆老爷子为了追求吴普祖母给建的。

      后来夫妻俩离婚了,博物馆自然也无声无息地闭馆了。

      时至今日,那博物馆重新开起来估计也不会有什么起色,但那片地可太值钱了!

      当然,光地皮顶了天也就十亿二十亿。

      要是吴普敢直接卖地换钱的话,那别的财产他就别想再分到一分一厘。

      而想要把博物馆这种盈利可能性极小的产业盘活,做出什么亮眼的好成绩,那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这清阳博物馆好啊,直接就把吴普排除出竞争者行列!

      很多人都迅速想通其中关节,笑呵呵地说道:“没有,我们没意见,就是怕堂弟(堂哥)会觉得委屈。”

      吴普:“…………”

      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别胡说!

      你们有钱人的委屈,我完全可以承受!

      空有金手指却连启动资金都凑不齐的苦,你们根本不会懂!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
    新文求支持~~帮我们吴馆长爬爬月榜!!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