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整整一天一夜,陆离一直在重复——

      去瀑布下硬抗,直到支撑不住被冲落水潭,强撑着爬上去继续。

      七川看得目瞪口呆,系统也十分错愕:【他真能忍啊。】

      风鸾却道:“你帮我选人的时候,不知道这点吗?”

      系统没说话,终究他看到的只是数据,并不是真人,尤其是陆离的各项属性数据是在急剧变化的。

      “心志”一项,就在这反反复复的折腾中越来越高。

      而就在这时,陆离又掉了下去。

      这一次他终于支撑不住,一动不动地沉下深潭。

      风鸾立刻抬手,红绸从袖中飞掠而出,将人救上了岸。

      七川蹲在旁边问道:“师叔祖,他没事儿吧?”

      风鸾回道:“脱力而已。”

      七川松了口气,虽说之前一直在心里嫌弃陆离又贵又没用,但是这会儿他还是伸出手,想要把灵力输送进去,助他调息。

      但还没等动作,就被风鸾止住了:“他好不容易将所有灵力都消耗干净,现在莫要动他,让他自己重新积攒便是。”

      七川不解:“他原本的灵力有什么问题吗?”

      风鸾淡淡道:“为了催动他体内的合欢秘术,一直有人将灵力注入,杂乱无章,长此以往必然会因为根基不稳而损伤自身,倒不如早早就耗尽,重新积攒。”

      七川恍然,脸上也带了笑:“怪不得师叔祖对他这般严苛,原来是为了助他啊。”

      可是风鸾却抬起眼睛道:“如果他身体康健,我确实不会让他在水面之上修行。”

      七川:“嗯嗯!”

      风鸾:“直接去云端之上,只要走神就掉下去。”

      七川:“嗯……嗯?不会摔死吗?”

      风鸾:“不至于,顶多躺十天半月。”

      七川:……

      见七川一脸震惊,风鸾淡淡道:“不然你以为咱们云清宗为什么叫云清宗?便是因为我宗地势高,云层密布,方便修行,说起来,那时候你这样的小弟子平常最常做的就是去山底下捞人。”

      七川:…………

      别的宗门捡灵草捡灵石,他的宗门,捡师兄师姐?

      突然明白为什么师叔祖这么年轻就能修为起飞了……

      都是被逼得!

      而风鸾并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她的指尖再次点在了陆离额间,确定这人身体无碍后便不管了,眼睛看向了七川旁边的袋子:“那是什么?”

      七川立刻回神,将袋子打开来,露出了里面的青色果子道:“我寻来给陆离吃的。”

      说到这里,他有些心虚,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再去找点熟透的来。

      没想到风鸾捏起来一颗,只是看了看,便道:“这颗果子里面的灵气太过充足,陆离现在的身子扛不住。”

      七川“哦”了一声,就要把袋子收起来。

      却听风鸾接着道:“但对寻常修士应该是有好处的,左右已经摘了,丢掉未免可惜,七川你吃吧。”

      七川表情僵住:“那个,师叔祖,我已经辟谷了。”

      风鸾回道:“辟谷不妨碍吃东西,”声音微顿,“怎么,这果子有问题?”

      七川本就心虚,闻言赶忙道“没有没有”,然后急忙忙将风鸾手上的青果接过来,直接塞进嘴里。

      瞬间,酸涩充满口腔,还夹杂着生果的苦味,牙齿都像是要倒了似的。

      七川几乎是控制不住地鼻子泛酸,眼前登时水雾弥漫。

      风鸾面露惊讶:“你哭什么?”

      七川抽抽鼻子,过了好一会儿才道:“我只是悟出了个道理。”

      “说。”

      “现世现报,何等来生!”

      七川用了五天时间,才把那些酸果子吃完。

      而在此期间,他也充分见识到了云清宗的修炼法门。

      简而言之就是,将自己逼到极限,置于绝地,便能寻找到突破法门。

      眼瞅着陆离的进步神速,七川却一点都不嫉妒,反倒越来越钦佩,毕竟能用带着魂钉的身子去花式抗压,这本身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同时,他也有点明白为什么自家师叔祖选了这么个徒弟。

      慧眼识英才,狠人惜狠人。

      又过了十天,一行三人便抵达了洛浮秘境。

      虽在海上,但依然有不少人在附近游荡。

      七川急忙将装着通行玉佩的锦盒塞进储物袋,又把袋子放在怀里,还用手紧紧捂着。

      风鸾便看他:“怎么了?”

      七川一脸认真:“我怕被人偷了去。”

      风鸾眉头一皱,声音都低沉下来:“作为修士,竟然行此小偷小摸之举,着实为人所不齿。”

      七川连连点头:“就是就是。”

      风鸾接着道:“想要就直接拔剑决斗,光明正大抢了便是,何必做那等偷窃小人。”

      七川:……

      师叔祖,“光明正大”和“抢”好像不能放一起说的吧。

      而陆离在一旁听着,没有说话,只是在心里默念风鸾说的每一个字。

      他之前不过是凡人,如果不是因为图遭变故,也不会被卖到修真界。

      琉光楼自然不会教他什么,陆离也每天谨慎小心不敢随意打听,这也就导致他虽然在修真界半年有余,但实际上对于这里的事情根本一无所知。

      真正的了解还是从风鸾的教导开始。

      显然,陆离并不清楚这位和现在的修真界有着上千年的时差,对如今的情况也不了解,跟他顶多算是半斤八两。

      陆小王爷只是坚定地认为风鸾说的全是真理。

      于是这会儿,当七川小声问他怎么想的时候,他便毫不犹豫道:“仙子说的都是对的。”

      七川愣了一下:“是不是师叔祖说什么你信什么?”

      陆离点头:“是。”

      七川嘴角抽搐:“你不觉得哪里不对吗?”

      陆离神情认真:“如果我觉得不对,那肯定是我的问题,我会改正的。”

      ……算你狠。

      而就在这时,风鸾回头道:“陆离,你现在修为不足,无法御剑,”说着,她指了指海边的木板,“你用这个过去,正好可以练一下凝气口诀。”

      陆离应了一声就要去拿木板。

      七川却吓了一跳:“师叔祖,按着他现在的修为不可能坚持到上岛,难道后半程要游过去吗?”

      风鸾想了想:“也可以。”

      陆离点点头:“没问题。”

      七川:……

      常因为自己太过正常而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风鸾不会真的让陆离一个人投入这茫茫大海,毕竟前方不仅有各路修士,还有藏在海底的各种妖兽。

      于是风鸾在他下水之前,悄无声息的在他身上加了道传送符咒,确保他一旦遇到了危险就能立刻回到自己身边。

      安置好了徒弟后,风鸾便拎起了七川,御剑前往洛浮秘境。

      之前从云清宗下山的时候,七川也蹭过自家师叔祖的飞剑,当时没什么问题,可这次他明显感觉速度风鸾御剑的速度变快了很多,而且为了躲开其他修真者导致多有摇晃,七川便开始晕晕乎乎的,哪怕重新脚踏实地后他也觉得眼前一片晕眩,喉咙一阵阵发紧。

      风鸾见状便扶了他一把:“你怎么了?”

      七川抓紧了自家师叔祖的胳膊,喘了好几口气,才喃喃道:“没事儿,就是有点晕剑……”

      风鸾无奈,一面帮他顺气一面道:“前面便是洛浮秘境,不急着进去,你先歇歇。”

      七川抿着嘴唇,面露感动。

      没想到师叔祖平时那样清清淡淡的一个人,居然也会安慰人。

      然后就听风鸾道:“不过如果一炷香之后还没缓过来,就证明你体质需要精进,回头和陆离一起修炼。”

      ……

      七川突然就站直了身子,瞪圆了眼睛,大声道:“我好了,特别好,一点都不晕,我……呕!”

      这一刻,七川无比庆幸自己辟谷了,吐也吐不出什么。

      不然他怀疑他下一秒就会被师叔祖扔去海里锻炼。

      筑基期修士居然还会被晃吐,想想都丢人。

      好在风鸾还算体谅他,将他带到沙滩上的一块巨石旁休息,自己则是先去附近探索。

      她似乎对这里很是熟悉,很快就确定了秘境的入口方位。

      回去的路上还顺手摘了几颗果子。

      系统看了看:【咦,这个和之前桃花林里七川摘得一样。】

      风鸾回道:“本就是随处可见的寻常果子。”

      可系统分明记得,这人之前说这果子蕴藏的灵力特别多的。

      随后就发现,风鸾对那些已经成熟了的果子碰都不碰,摘下来的尽是青色的,系统不解:【为什么不要红的?】

      风鸾回道:“酸的止吐。”

      系统突然明白过来:【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这是酸果子,那还让七川都吃光。】

      风鸾嘴角微翘,轻声道:“成长最重要的标志,就是长记性。”

      系统:……不愧是你。

      不过就在这时,沙滩那边突然出现一阵喧闹。

      其中还夹杂着一个和人类有着明显区别的尖利叫声。

      系统吓了一跳:【那是什么?】

      风鸾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迅速返回沙滩,然后才轻声道:“果然是鲛人。”

      此时的沙滩已经没了刚刚的清净,十数名修士与鲛人站在一处,吵吵嚷嚷十分热闹。

      一方是曾在琉光楼中见过的无极宗弟子。

      他们对面是几个举着长矛钢叉的鲛人。

      鲛人们的鱼尾已经变换成双腿,身着鳞甲,腰腹以及小腿处有鲛绡覆盖,并未穿鞋,隐约能看到脚腕处还有闪闪发光的鳞片。

      而他们的模样都生的十分好看,无论男女皆姿容秀美,瞧着与人类也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本该是双耳的地方却长着类似鱼鳍的东西,长而尖,与脸颊连接处也有着一小块鳞片,有的偏红,有的偏蓝,颜色与他们的发色保持一致。

      远远看去,各种色彩混在一起,倒是活泼得很。

      但鲛人们此刻的表情却一点都不活泼。

      领头的蓝发鲛人手执钢叉,耳鳍迅速闪动,脸上因为愤怒已经染上了一层薄红,声音也变得更加尖利:“你们今日不把恶人交出来,便一个都别想离开!”

      无极宗众弟子面露惊慌,其中一名修士大着胆子反驳道:“我们刚刚说过,给你们设下陷阱投放丹毒的并不是我宗弟子。”

      蓝发鲛人眉毛倒竖,声音越发尖利:“那是谁?”

      很快,就有个人被推出来。

      风鸾定睛看去,眉头紧皱,系统更是嗷嗷道:【七川!】

      而七川似乎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脸色苍白,满眼迷茫。

      无极宗男修指着他道:“就是这个人,他是丹修,自然也会丹毒。”

      鲛人立刻看过去,钢叉也换了方向。

      但有一名无极宗女修却直接挡在了七川身前,对着那男修大声道:“你怎么能空口白牙诬赖人?十年前就是因为你无端构陷七川师兄,才逼得他离开,这次怎么又能赖他?”

      男修一时气急,想要伸手拽她,结果女修直接躲开,依然护着七川不放。

      这一幕似乎刺激到了男修士,他甚至顾不上那边还有鲛人,反手就拿出了巨斧。

      而女修也不甘示弱,将腰间长鞭抽出,眼瞅着就要打上去了。

      这般变故引得其他无极宗弟子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鲛人也是一脸懵逼。

      说好的解释呢?

      能不能别逗鱼玩儿?

      这些人类修士着实把他们给整不会了。

      风鸾却对两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完全不在意,只管飞身而上,一把提起了七川,闪身站到了一旁。

      七川先是一惊,等抬头发现是自家师叔祖的时候才松了口气,委屈巴巴的拽着她的袖口道:“他们吓死我了。”

      风鸾却没有安慰他,而是直接问道:“那个女修是谁?”

      七川眨眨眼,一脸乖巧地回答:“施容容。”

      “男修呢?”

      “他师兄。”

      “和你有仇?”

      “应该不算。”

      “那他们找你做什么?”

      七川耷拉着脑袋,小声道:“就是,有点过去,不过都过去了,就是不知道她过没过去。”

      风鸾眉尖微挑,总觉得这话有些似曾相识。

      不过还没等她想清楚,就看到施容容已经跑过来,身后跟着他的师兄,以及五颜六色的鲛人。

      只不过和刚刚的剑拔弩张不同,鲛人们此刻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兴味,虽然依然拿着钢叉,但摆明了是想要过来看戏的。

      无极宗男修意识到现在不是纠结儿女情长的时候,几步上前拉住了施容容,高声道:“众人之中,只有他是丹修,事实显而易见,你就别护着他了。”

      施容容争辩道:“七川师兄不是这样的人,他从来不用丹药害人的。”

      男修气急:“你怎么知道!”

      施容容毫不犹豫:“以他的修为根本炼不出能毒倒鲛人的丹药!”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七川默默看天,显然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力不济居然也能成为脱身的理由。

      可是男修却不准备这么轻易就放过他。

      眼看洛浮秘境就要开启了,如果一直在这里和鲛人纠缠,半个时辰之内无法进入,那他们这趟就白来了。

      所以,无论是不是七川做得,都要坐实了是他。

      况且男修原本就嫉恨七川,这会儿更是不愿放过,直接道:“既然如此,便让他与鲛人分说分说,总要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没有做过。”

      施容容却被气得脸上通红:“你这话好没道理,人家凭什么要为了没做过的事情举证?”

      但七川却半点怒色都没有。

      或者说,他习惯了。

      在修真界行走,许多时候对错并不是最重要的,背后的宗门势力往往才是关键。

      云清宗早已没落,在修真界查无此宗,就算以前有过荣光时候,在仙魔大战中亦是贡献颇多,但无人会因为你家宗门曾经做出过牺牲就高看你一眼。

      至多是提到那场大战的时候叹息几声,但绝对不会帮他辩解。

      七川倒是很看得开,也习惯于背锅。

      但是这次不一样。

      如果真的因为莫须有的事情得罪了鲛人,后面的麻烦只怕无穷无尽。

      于是七川便紧皱眉头,急的耳朵泛红,但却不知道如何为自己争辩。

      就在这时,有人讲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七川下意识转头,就对上了风鸾冷淡的脸色。

      他愣了愣,轻声道:“师叔祖……”

      风鸾却没看他,而是瞧着眼前众人沉声道:“我云清宗弟子,还轮不到外人欺负。”

      此话一出,七川的眼睛就亮了。

      对呀,他怎么忘了,自己现在不是孤身一人,他也是有师叔祖罩着的了!

      刚刚还蔫哒哒的七川一下子就支棱了起来。

      然后就听风鸾道:“且不说此事与你无关,就算真是你做的,也不用他们多事。”

      七川:……后半句话倒也不必。

      而无极宗男修闻言,像是抓住了把柄一般,厉声道:“你这是要包庇于他?是了,我知道了,他修为不足以制作出毒鲛人的丹毒,想来是你帮他的吧。”

      施容容眉头紧皱:“师兄,莫要得罪前辈。”

      男修却毫不介意。

      那云清宗早就破败不堪,连灵脉都没了,还能有什么厉害人物?

      男修想到这里,更加理直气壮:“你们还是早些说清的好,我等还能代为美言几句,想来鲛人看在无极宗的面子上也不会为难你们。”

      七川终于没忍住翻了个白眼,许是师叔祖给了他信心,从来都怂唧唧的丹修此刻却想要撸起袖子和对方理论。

      风鸾却没让他开口。

      她不喜欢麻烦,而很多事情确实有更加简单高效的解决办法。

      于是,风鸾先将七川拉到身后,接着反手抽出了背后长剑。

      七川的眼睛微微睁大。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风鸾的飞剑出鞘。

      这把剑的剑鞘上没有任何复杂的花纹,也没有其他装饰,看上去很是普通。

      但出鞘之时,锋利剑刃在阳光下反射出的竟是淡红色的光芒。

      随着拔|出,红光微微闪耀,竟像是在剑身上流动一般。

      此时分明还感觉不到任何剑气,但在场众人却已经能嗅到危险的气味。

      鲛人最先退开,他们甚至还往风鸾这边靠了靠,动物本能让他们紧绷身体,随时准备着化为原形冲回大海。

      无极宗弟子们却没有立刻动弹,有些犹豫的等着男修的指令。

      而风鸾根本没有抬眼看过他们。

      此时的红衣女修满心满眼都是自家飞剑,她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剑身,一直冷淡的脸上突然变得无比柔和。

      她的眼睛一寸寸地打量着自家飞剑,目光里是说不出的温情。

      随后,她抬起手,没有任何复杂招式,只是简单的一个劈砍。

      “轰!”

      剑气奔涌而出,带起一道凛冽红光,将沙滩硬生生辟出了一道裂缝!

      无极宗众人顿时惊慌地四散开来,尤其是男修,他堪称仓皇地往后连退数步,眼睁睁看着剑气从近在咫尺的地方飞掠而过。

      这一刻,男修意识到,对方根本没有留手,如果自己刚刚慢了半步,此刻只怕已经是分成两半儿了!

      红衣女修,竟是真的准备杀他!

      冷汗直接透了脊背,而当剑气冲向海水,又是“轰”的一声,男修看着水面溅起的水花足有十丈,瞬间双腿发软,连话都说不全。

      这是金丹期……不,不可能,金丹期的剑修造不出这样的声势。

      难道,是元婴?

      云清宗不是落魄得就剩一个人了吗?哪儿来的元婴期大能啊!

      而风鸾已经收剑入|鞘。

      她扫了一眼众人,随后,用和刚刚一般无二的平淡语气说道:

      “若想杀,一剑便可。”

      后半句话风鸾没说,但是所有人心里都清楚——

      让她用毒?

      凭你也配。

  • 作者有话要说:  鲛人:??!
    无极宗:??!
    七川:师叔祖NB!
    陆离:此时一位靓仔还在游泳赶来的路上.gif
    =w=
    更新送上~红包已发,本章继续!
    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写了这么多……我好想得了种一个剧情写不完就不舒服的病_(:з」∠)_
    其实是就想让亲亲们夸我一下(小小声)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奇思 10瓶;懒人曹 2瓶;毒萝最可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