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9、第六十九章 不破 ...

  •   过年嘛,难免是要走亲戚看好友的。

      很多年没见到的余绣阿姨,今年鉴于她怀孕了,也要代表我们家去看望一下。我爸妈还没放寒假,只是叮嘱我,跟着外婆去就好了。

      嗯,余绣阿姨又圆润回去了,前两年为了备孕瘦下来的,估计这一阵都涨回去了。不过看得出来,她过得相当不错,面色红润,就是人有点浮肿。

      孕妇嘛,可以理解,毕竟那么辛苦,肚子里还揣着一个。

      “你都长成大姑娘了。”余绣阿姨挺着肚子从房间走出来看我,她那双眼睛还是那么圆,也大,乌汪汪的,和老余家所有女人一个样。

      “阿姨。”

      “欸,以前都管我叫姐姐的,现在都叫阿姨了。”

      外婆和二姨婆坐在一起手缠着手,余绣的老公还在店里忙活,婆婆在小姑子那。

      二姨婆是胡国瑛的二妹,胡良梅的姐姐——胡怀素。余绣怀孕以后,基本都是她过来照顾,她找的帮忙做卫生的雇主家也在这附近,过来走两站公交车站就到了,方便。

      外婆说这胎像儿子,看肚子。

      “是,”余绣脸上堆着真心实意的笑,“都说像儿子。”

      我忽然没由来的想起前两天一段发生在我们家的对话,我妈说余绣打电话来问她想调去乡镇的公里精神病医院,问我妈有没有门路可以帮一下。

      “公立的,还是私立的?”

      “公立的。”

      我妈挂了电话和我爸说,那公立的哪有什么办法能帮,私立的还说能不能看看。

      据说乡镇的精神病医院不用坐夜班,钱也给的多些。

      可我爸妈不过是两个普通的老师,能有什么办法把她塞进公立医院,即使医院在乡镇。

      “长得像阿姨,肯定是个俊俏的小伙子。”我到底是长大了,学会了什么场合说什么话。

      余绣阿姨又笑开了一点,她的脸红润的好像是我妈让我拎来的大红色礼盒的外壳的颜色一般。

      忽地有些想见余巧阿姨,但无从开口。余巧不比余绣,余绣从小就肉乎着,动辄就笑,被骂了也笑,被夸了笑,小时候没谁家会想要多一个余绣这样的女儿,长大了谁家都说余绣这丫头好,留在身边,性格又好人又老实。

      余巧么,凭借她四十多岁了还没嫁出去还欠了十几二十几万这一点来看,就够在小地方不招人待见了。

      不过自余巧余绣那个亲弟余万俊离世了以后,嫁不出的女儿也是三姨婆心尖上的一块肉了。三姨婆老了,老得不成样子了,比起我肚子上一圈肉的外婆,人高马大嗓门洪亮的二姨婆比,三姨婆彻底的成为了一个枯瘦的小老人。

      大抵是心尖尖上的儿子的离世给她造成的打击太大了些,据说余巧欠了钱回家的时候,三姨婆什么都没说,也没骂她,安静的坐了一会后站起来拉着余巧:“走,我带你去借钱,先把欠银行的钱还上。”

      九十年代算得上过得去的大学的本科生,最后倒在了十几万上。

      人生啊,让人不得不感慨一句,真是选择大于努力。她的方向一开始就是错的,再怎么努力,也是往挖不到金子的土地上白凿坑。

      当然,我这是站在已知结局的角度上说得风凉话,当下的当下,谁又知道哪条路上藏着金子呢,不过都是放手一搏。

      也该敬一句,勇气可嘉。

      赌错无过。

      余巧是在旁晚十分回来的,刚好我和外婆要走了。二姨婆极力热情留我们吃晚饭,外婆摆手:“家里那个老骨头还要我回去煮饭。”

      外婆往外走,二姨婆往里拉,几个来回间,余巧从楼梯间走上来冒出个头:“大姨。”

      然后余巧就看着我,我看着她。

      我喊了一声,阿姨。

      余巧当即就浮出一个笑来:“阿稚的女儿?长得真像爸爸。”要是再早几年听到这句话,我估计是得晚上来回难过个几分钟的。

      现在大了,想开了,反正像爸只是头大,也不是长得不好看,我长得也挺好看的,虽然比起我妈是差了一大截。

      外婆使了个劲,把二姨婆往外拽个一大步,这下彻底走出了余绣家,外婆讲像爸爸好啊,这么高个,像妈妈多小一个。

      余绣挺着肚子不敢靠的离这个推搡来推搡去的几个人太近,现在大家都站着不动了,她才从门框里隐约让我看出个脸来:“姐,回来啦。欸有大姨就带着小嘉留下来吃饭咯,我这饭都煮下去了。”

      “不要了,你们自己吃。”外婆带着我就走,临别前我和余巧对视了一眼,说不出上是什么情绪。也许是我想多了。

      毕竟那年冬天都过去那么久了。

      顾学昌消失后大约是半年,还是一年,余巧重返高三考取了省城的大学。彼时她终于从正道上扬眉吐气,赢了余万稚一把。

      余万稚服从学校的分配,回了乡镇中学当老师,前程嘛,从她报道那一天起就差不多可以看得到死了。

      而余巧自认为,她顶着一个比余万稚要聪明的脑子,一切皆有可能。只不过说来也奇怪,她拿到梦寐以求的学生证时,人却没有多兴奋。

      大概是过了那个年纪。

      也大概是胡良梅那盆冷水泼到了点子上:“还回去读书?跟你差不多大的都工作稳定下来了,你是女儿,年轻没几年饭的。”

      她确实比不得同学年轻了,这个痛点就连余巧自己都绕不过去。距离她最想赢得那场比赛也过去了一个轮回。

      余巧的大学过得其实算不得精彩。

      她自认和十八九岁刚上大学,满肚子都是新鲜事,满眼都是热气的小姑娘玩不到一起,经历过计越和顾学昌这样的男人之后更是对初出茅入的“小屁孩”们没什么热切的反应,她也不住在学校里,慢慢的就和大学脱节了。

      一个学期过得倒是毫无风波。

      期末考前学校组织辅导员给学生们开思想动员大会,总结来说就是鼓励勤奋学习,杜绝考试作弊现象。前头的会听着多少有些无聊,都是些老生常谈的话题,不外乎是学习是什么,怎样提高学习效率。坐在余巧背后的几个女生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碎话不时传来:

      “外语系的系草没有来吗?”

      “哪个啊?我刚刚看见一个戴眼镜的好帅啊,像个....像个斯文败类!”

      “你小声一点啦,等下被人家听到。”

      “你们还真是没什么志气。长得帅能当饭吃?还不如乘着现在年轻就是本钱,抓紧套牢一个富二代。”

      “富二代?我听说隔壁那个院真的有个富二代,他家好像是做......”

      ......

      听得余巧困的快掉下来一滴眼泪。

      泡富二代是不难,抓牢富二代才难。果然是年轻啊,余巧微微的摇了摇头,一群妹妹罢了。

      “不好意思哦,你旁边有人坐吗?”一个青涩的男生从教室后门弓着背往前走,小幅度的东张西望了一会,最终走到了余巧这一行边上,显然是个迟到了的人。

      “没有,”余巧侧身给他让了位置。

      男生弯着腰走进来,还是小声的和余巧说谢谢,随着他走进来带进来一股香味。

      男生喷香水?

      余巧不动声色的轻轻打量了一眼这个尚未完全长开的男生,他这一身的衣服加起来够抵一学期的学费了。

      “你叫什么名字?”

      “丁鲁鲁。”

      余巧笑:“你的名字真可爱,我叫余巧,巧合的巧。”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