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8、第六十八章 不破 ...

  •   今天一直在看寒假实习,烦人的点在于影视业的寒冬好不容易过去了一点,但是因为疫情影响我也不敢全中国乱跑,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抓去隔离了。

      要是滞留在了北上广,房租水电也够呛的,本来也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走一步都要算好一步路。

      普通人家的孩子是没有多少试错的成本的。

      就像我高中同学的一个大学同学,之前和大她十五岁的一个秃头大肚子男人谈恋爱,我高中同学看得火都大:“那个男的,还没在一起就亲她!她母胎单身啊,然后回来就哭,说觉得太快了。”据说是在暑假的时候认识的,校企合作,那个男的是项目组的小组长。

      我高中同学特别的不喜欢那个男的:“都三十五六了,没有女朋友,和小姑娘谈恋爱。还穷,我同学到底图他什么啊?而且她还觉得自己把那个男的吃得死死的,怎么敢这么想啊?她现在这个状态,大家谁都不敢说她,连她父母都不敢说她。”

      “她父母为什么不敢说她?”我不理解,“直接把她经济来源断了啊,这种情况了,不拿一点外力让她趁早醒悟,还等什么呢?”

      时间过去半年,我高中同学来和我说这段差了十五岁的“爱情”故事的后续:“我同学想分手了,但是那个男的不同意,天天蹲在我们学校门口。很可怕,你知道吗我们学校里面有一家酒店,就是你定了那个酒店的房间就可以进我们校门了。我同学现在每天都活的很......”

      “欸。”

      所以说啊,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人生是没有试错的成本的。普通人是没有抵御大风险的能力的,一步错,步步错。

      距离我写完上面这一段,又过去了大半个月。来说一下我这大半个月的进展,首先,我找到了寒假的实习,其次我和我妈最近有点僵着的不遇快。

      很明显的,一种介乎于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世界了开始想要有自己的发展方向,而这个发展方向与家里的联系越来越远了的时候,一个还没有认知到孩子已经长大了的母亲之间的胶着。

      具体表现为,她又正大光明拆我快递,并且觉得,这没什么。再拔高一点讲,我的不爽从那天她兴高采烈的和我说我能考家附近哪所大学的研究生她就很开心了。

      不爽,真的很不爽。

      我不愿意留在福建,我想要从事的行业最好的就业方向一定是在北京。如果我这么讨厌读教科书的人为难自己去考研,那也一定是因为我想要去北京。所以,你也可以简单理解为,我是因为她想要我当老师,感到了一种和她解释不通的气愤感。

      这种不爽感愤郁感缘于我一直以为自己生长在一个还算是开放民主的家庭里,直到我怀揣着这种信念长大到了二十岁,忽然发现,我妈也不开放,她也希望我稳定的当老师,结婚生孩子。

      她成为了母亲这个角色以后,好像就忘记了自己二十多岁的时候,想过的一切事情。

      愤郁,愤郁。

      距离敲下这段字又过去了一个多月有余的时间,心境上不免又发生了一些变化。

      首先是我接到了之前投递的线下影视公司的电话,说他们正在招寒假实习生,问我哪天可以过去面试。

      我原本单方面一厢情愿的认为,投的原本就是小公司,过去面试了,应该大概率就能留下的吧。

      谁知道,那家占地面积估计还没我家仅九十多平米的房子大,挤在一栋楼四楼409的小房间里,编剧就坐在沙发上写稿的公司,开口便是需要什么什么样的人才,让我发分析几部大热剧的转折点,我们应该怎么样写出这样的剧,让我跟她说说我和别的编剧的保密协议。

      问的我实在是忍不住疑惑:“你们不是招实习生么?”实习生,不就应该是那种拿不到什么钱,也不会什么东西,没什么经验,进来做一点没多大技术含量的活的杂工么。

      那个面试的编剧说,对啊,但是不能你进来了,也不会,我布置任务给你,还要教你吧?

      好笑,那你怎么不直接招聘全职的编剧好了?

      要求一个实习生有优秀的网大剧本,最好还是.......你怎么不考量一下,你这地域十二块一小时的实习补贴配吗?

      出公司门的路上,我在和原本就在这个圈内工作,也是因为工作认识的姐姐吐槽这件事,我说太离谱了,她们居然想要一个成品的实习生。

      “她有没有想过我要是能写的出xx这样高水平的剧本,我是哪根经出现问题了来给她们当实习生啊?”

      姐姐说,这个行业还真是,完蛋算了,看不见什么前景的样子。

      “他们公司拍得剧哦,微博上,剧的官方微博发出来的宣传微博,只有二十个赞,怎么敢的啊?”

      “笑死,公司不会二十个人都没有吧?一个人点一个赞也不至于啊。”

      我觉得还真没有,带入一下想,好像就我家这么大点地,放二十个人也蛮夸张,何况它那好像还没我家大。

      真是蛮离谱的,好像我很在意很需要她那点实习工资似的。我要真是要留下来实习,她那点实习工资,还不够我每个月的饭钱,更不用提租房什么的,都是自己倒贴。

      我本质的想法不过是贴钱实习,学习经验。

      没想到人家想要的是一个经验满满还愿意给她们打白工的。

      这个行业真的太夸张了,想起之前还看到一个编剧招合伙人,说工作室只有两个人,我和即将进来的你,而我的目标是冲击好莱坞,有意向的加我。

      我当时缩在被窝里刷招聘,只想仰天叹一句,有梦想真是谁都了不起。然后迅速划过去,当作没看见。

      梦想,和幻想,终归还是有着云泥之别。

      昨晚看见一篇今年热门电影导演写的公众号文章,感慨的是自己从某知名电影大学毕业后,迫于生计卖电子烟的事情。然后一翻校友圈发现,大家转行的转行,做微商的做微商,还有几个真的投身于编剧行业发光的学长,猝死了。

      真是不禁让人感慨,自古穷酸多墨客。

      找线下的影视公司的实习的本意是我想着要去体验一下,我到底适不适合做编剧这行,如果不适合,发现我只是喜欢写小说而已,那我真的在考研做目标择校的时候应该换个方向。

      现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稳定的心态,然后再在课余写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听起来似乎日子会过得顺利些。

      于是故事的发展,就变成了我围着围裙,在家里包饺子,锅里还沸腾着水,准备要下白萝卜块和牛肉丸,面上再点缀几个红枣和枸杞。

      回家六天,煮了六天的饭,听我妈喊了六天:“穿厚点,套一双袜子。”

      我妈:“你哥好像要成了。”

      小舅的儿子咯。

      “之前不是还说给余巧介绍了一个你同事的弟弟吗?然后呢。”

      “嚯,然后就见光死了。”

      “怎么讲?”

      “你说我同事,那都是多熟的人,怎么敢骗人家咯,介绍认识了以前我就和人家说过了,说余巧欠了可能有十几二十万的。当然我是不知道她到底欠多少,这都是余绣私下头跟我讲的,余巧都不知道我知道她卖什么减肥药然后屯了一堆货卖不出去东西全砸在手上了。”

      “嗯,然后呢?”

      “然后我同事就讲了啊,十几二十万算什么钱,在一起了肯定能帮她还掉。那不就介绍两个人认识了吗,认识之前,我也是跟余绣讲了好几遍,说千万要和余巧事先讲好,我同事的弟弟个子很矮小,其他的也没有了。”

      “你说余巧,真的是,都知道人家个子矮小,还说没关系没关系推过来认识一下。结果,网上聊是聊的好好的,线下去吃饭,同事弟弟还说让我和你爸还有我同事啊,大家一伙人一起吃个饭,余巧又说不要咯,说两个人的事情,凑一堆人多不好意思,他们两个私下见就好了。私下见完回来就和余绣说不行,这也太矮了,就和她自己差不多高。”

      “这就黄了?”

      “是啊。诶呀去看你的锅,沸起来了。”

      水沸了,就可以加一勺盐,然后下饺子了。饺子要轻轻下,不然会溅起水花,刚下的时候要用铲子轻轻搅动锅底,防止糊锅。中间要加两次冷水,等到饺子都浮起来了,差不多就是熟了。

      家长里短里,就是一天天逝去的人生啊。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