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侦探的实力 ...

  •   医生没能找出康纳尔牧师忽然发狂的原因。
      也许人类现有的医学知识可以从多方面推断这位牧师是因为身体欠佳、大脑衰退导致了精神问题的爆发,但这不能解释教堂里的那些白霜是怎么形成的。

      “是一种罕见的天气现象。”
      阿贝尔医生是科学派的坚定支持者,他一边忙碌着配药,一边阐述他的观点,“听说在靠近北极圈的地区,一夜之间整个村庄都被冰雪覆盖是很常见的事……为什么旁边的诊所没事?噢,那或许是一股气流,它的中心温度非常低,我想它可能是一个圆球状的东西,就像球状闪电一样在墙壁、家具等物体上滚动,经过的地方就全部结冰了。”

      修女紧紧地捏着小十字架手链,嘴里念着圣经颂文,然后撒盐,用圣水洗刷墙壁、地板,认为这样可以驱除邪魔。

      “肯定是恶魔。”修女坚持,证据就是白霜很快就融化了。

      阿贝尔医生:“……”
      白霜、冰、雪沾到盐粒,本来就会融化。

      科学派与神学派的观点无法统一,阿贝尔医生下意识地去找那个外乡人,虽然认识不久,但是医生感觉那个人很不一般。

      约翰站在礼拜堂的中间,手里拿着一个放大镜,正在仔细观察地板上的霜。
      阿贝尔医生一看,发现这柄放大镜很眼熟,好像是老牧师的。

      “抱歉,我从桌子上拿的,用完了会还回去。”约翰不想背上小偷的罪名。
      主要是老牧师的放大镜很精致,镶金的柄,框架上刻着一圈奇怪的符号与字母,意义不明。
      如果这不是放大镜,猛一看还以为是什么古董呢。

      这东西也冻住了,约翰把它完好无损地撬出来,还多亏了修女的圣水加盐驱魔配方。

      “你在研究冰冻雪球的运动轨迹吗?”阿贝尔医生问。
      “什么?”
      约翰没听懂。

      阿贝尔医生重复了一遍自己从球形闪电那里得到的灵感,并且宣称要把这个新发现写成一篇论文发表到欧洲的科学杂志上。
      约翰看到这位医生兴致勃勃的样子,决定不打断他的演讲。

      约翰低头继续观察那些白霜。
      一张教堂平面图出现在他脑海里。
      在这张地图上,冰霜较厚的地方都做了标记,连起来可以看到一条清晰的轨迹。

      “……它的来源,是一个像我们一样行走的人。”
      所以地板,以及靠近地面的墙壁上白霜厚一点,天花板那边最薄。

      “它,或者说他,穿过前面的礼拜堂,进入侧门来到走廊上……然后站在康纳尔牧师的休息室门口,他把手放在了门上?不,更像是宣告自己来了,让寒意沿着门缝渗透到房间里。”

      约翰几乎可以想象——
      老牧师正在办公桌上处理文件,左手拿着一柄放大镜,右手握着钢笔,忽然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意,哆嗦着拉起椅背上的外套大衣,然后揉了揉眼睛,发现壁炉的火竟然熄灭了。
      老牧师不解地站起来,走向门口准备喊修女,问一问外面是不是下雪了。
      结果走到一半,就看见墙壁上有白霜在迅速蔓延。

      因为地板上铺了厚厚的地毯,所以一开始并不明显,老牧师没能及时发现。
      当牧师察觉到情况诡异,张嘴要喊的时候,门,无声无息地开了。

      那个人就站在门口。

      打扮得像一位传统的英国绅士,可能还戴着黑色礼帽,披着斗篷,衣服里隐约能看见一根细长的金质表链,英俊冷硬的轮廓像是冰刀雕刻出来的。
      他的周围缠绕着扭曲的阴影,冷风带来刺骨的寒意,走廊与房间里开始遍布无形的黑色旋涡。

      牧师神情惊恐,他开始惨叫。
      可是这个声音没人能听见,或者他根本发不出声音,因为走廊另外一个房间的修女没有听到动静。

      然后,然后牧师说了什么?
      那张照片在丢到地上之前,拿在谁的手里?

      照片没有被冻住,肯定不是牧师。
      ——苍白修长的手指拿起照片,在康纳尔牧师眼前一晃,神秘访客就像来自地狱的死亡使者,他在寻找这个老牧师,可能找了很多年。

      画面中断,因为想象不下去了。
      约翰按住了疼痛的脑门。

      这不是幻觉,也不是空想。
      一切都有切实的证据(休息室里椅子拉开的位置,老牧师倒下的方向),以及约翰在酒馆的亲身经历。

      约翰没有想到,再次听到詹森这个名字,竟然是从康纳尔牧师的口中。
      遗憾的是,他没能获得更多的线索,只有一些听起来很关键(信息量很大)的词。

      他来了、复仇,还有幽灵船……

      显然,康纳尔牧师认识詹森,至少在海上见过詹森,否则不会提到幽灵船。
      约翰想起那艘浓雾里的黑色帆船,眼前就出现了那艘船无缘无故地崩解,数不清的黑色细条状阴影向四面八方弹射的诡异景象。

      “唔。”
      约翰痛苦地皱眉,他不能回忆这个景象。
      只要一想,头痛就会忽然加剧,眼前也会出现重影。

      脑震荡的后遗症这么厉害吗?
      约翰摇摇晃晃地扶着墙,这时一个模糊的人脸冒了出来,五官都不在正确的位置上,看起来诡异又惊悚。

      “先生?你没事吧,先生?”
      很好,声音是正常的,约翰闭上眼睛。
      等再次睁开的时候,景物又恢复了正常,他看到了一脸担心的修女。

      “我没事,我只是……没吃东西。”
      约翰捂住胃,随便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给老牧师喂完药的阿贝尔医生听到修女的喊声,几步就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听诊器。
      约翰头皮发麻,害怕医生给他检查出什么精神问题,但是他又不能直接拒绝医生的好意。

      “没关系,只要有一块面包就好了。”
      约翰努力表现得身强体壮。

      阿贝尔医生听了听心肺,没发现什么问题,头晕站不稳可能就是饿的,而且约翰确实比普通成年男人强壮、有力气。这点躺在诊所发高烧的另外六个人可以侧面论证,一整条船上的人,只有约翰还活蹦乱跳的。

      “老杰克没有做早餐与午餐?”阿贝尔医生惊讶地问。

      “我睡到了中午,然后出了一点意外。”
      约翰觉得这是个试探的好机会,于是把自己跟亚尔松警官见面,以及怪礁升起,亚尔松警官与酒馆老板脸色大变跑出去的事说了一遍。

      “啪。”
      修女手里的十字架没有握紧,落在了地上。
      她脸色苍白,嘴唇哆嗦。

      阿贝尔医生的表情也有点难看,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海底升起的礁石?那可能是火山活动,这种事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我在一份学术杂志上读到过,大西洋里发生过这样的事。”

      修女捡起了十字架,一言不发地去祭坛前面祷告,然后站起来继续用盐与圣水清理教堂。
      阿贝尔医生只能留下药瓶,对着修女的背影叮嘱:“如果康纳尔牧师醒了,就立刻通知我。”
      说完他拎起药箱,示意约翰跟他去旁边的诊所。

      “我那边还有一点午餐剩下的烤土豆,对了,你是……”
      “请称呼我约翰,是一个侦探,从伦敦来。”

      “侦探?”
      “是的,我的一位委托人遇到了一点麻烦,他写信给康纳尔牧师请他帮忙。”

      约翰选择说实话,因为他需要有人帮他证明船难事故,而他对老牧师的过度关注,也会引起别人的猜疑,为了方便行事,索性透露一些委托内容,也许可以打听出一些东西。

      果然,阿贝尔医生立刻说:“你的委托人也是神学爱好者或者探险家吗?”

      “神学……嗯,是有关神学的,不过探险家是怎么回事?”
      约翰刻意含糊用词,出生日期写在受洗证明上,洗礼跟神学有关吗?有关,不算说谎!

      “噢,我听说康纳尔牧师年轻的时候跟随一支探险队上船,辗转在大西洋与冰海这一带,康纳尔牧师的见识渊博,我很尊敬他。”阿贝尔医生认真地说,“他是一位可敬的人,其他牧师不愿意在这个偏僻地方长期布道,他却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

      约翰点点头,然后状似无意地问:“我从酒馆一路走过来,发现城镇里的气氛很奇怪。”

      “这个……”阿贝尔医生神色犹豫。
      “这跟怪礁有关吗?抱歉,我看到大家都很在意的样子,我想应该有除了火山爆发之外的说法?”约翰装作好奇的样子问,这时候他透露职业的优势就出来了,侦探总是不会放过眼前的疑点。

      阿贝尔医生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苦笑:“是一个传说,多年以前,黑礁镇附近的海底突然升起了一块巨大的礁石,暴雨淹没了城镇,很多人失踪了……谣传这是海神的愤怒,海神就沉睡在这附近的海湾里,如果有人惊醒了海神,灾难就会再次降临。现在大家很慌张,因为跟传说里的情况相似吧,先是下了三天的暴雨,然后是怪礁,如果接下来再有人失踪,大家会更加慌乱。”

      阿贝尔医生显然不想谈怪礁,他匆匆带过了这个话题,转而询问约翰:“我还以为你会对康纳尔牧师说的‘复仇’、‘幽灵船’感兴趣。”

      “康纳尔先生出现了精神上面的问题,有谵妄的症状,不是吗?”
      约翰表现得比阿贝尔医生还相信科学,坦然地说,“病人出现幻觉,看到奇怪的东西,这很正常。”

      阿贝尔医生:“……”
      这位侦探的言外之意,是黑礁镇的其他居民不正常。
      不可能整个城镇的人都得了精神病,都在胡言乱语,行为异常吧?

      嗯,逻辑合理,毫无漏洞。

      阿贝尔医生目光闪烁,然后顺着话题说起了精神疾病。
      约翰在他转过身之后,审视着这位医生。

      约翰确定,阿贝尔医生知道“幽灵船”,至少听康纳尔牧师提过,否则就不会特意拿出来试探了。
      阿贝尔医生说,老牧师是一位可敬的人。
      那么一位可敬的牧师,为什么会“被复仇”呢?

      康纳尔牧师自己知道真相,他在发狂的时候没有说“他来害人了,他要来杀我”,而是说“他来复仇了”,这里面的因果关系很明显了。
      只有“做过什么”,才会害怕被詹森找上门。

      不过,幽灵船詹森与怪礁海神应该是两个不相关的事件。
      老牧师既然惧怕詹森的复仇,就不会躲在仇人出现过的地方,老牧师很有可能是觉得沉睡的海神能遮蔽幽灵船的“眼睛”,让詹森“看不到”这个小镇,所以老牧师才跑到黑礁镇躲着。

      结果不知道出了什么意外,现在两件事一起爆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调查员智商不能低,低了还怎么发现真相
    调查员能力必须高,低了还怎么活到最后
    ————
    作者:坑配角也好快乐哦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