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章 ...

  •   细算起来,这两位姨娘在府里也都有十来年了,早年贾敏不曾有孕时,林如海都极少会进她们的屋里一回,待三个孩子接连出生,去看她们的次数就更加少了。

      如今约莫都是三十左右的年纪,虽说在林诗语看来这还年轻着呢,但在这个时候的人来看,三十岁的女人还巴巴的想去邀宠那就委实有些为老不尊恬不知耻了,毕竟三十出头当上祖母、外祖母的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眼看着此生也无望得子,这会儿动了点心思想要为自己的日后打算打算也实属人之常情。

      但理解归理解,瑾儿是她的亲弟弟,是母亲贾敏苦求多年才万分艰难得来的儿子,只冲这一点,她就绝不可能眼睁睁瞧着两个姨娘将瑾儿笼络了过去。

      周姨娘和陆姨娘看着她那脸色心底就有些突突的,神情也变得不大自然起来,仿佛很是坐立难安。

      一个不过才十三岁的小姑娘罢了,冷了脸的模样还怪唬人的,倒真不愧是嫡长女,这通身的气派还当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沉默了好一会儿,林诗语方才开口说道:“两位姨娘有所不知,我那外祖母最是溺爱子孙晚辈的一个人,这女孩子倒也罢了,总归顶天也不过是宠得娇气了些,倒也碍不着什么。可瑾儿身为男孩儿,还是咱们家唯一一个男孩儿,将来还指着他继承家业呢,怎么严苛管教都是不为过的,这一旦离了父亲到了外祖母她老人家的羽翼下,哪个又还能再管得动他?”

      “男孩子家随着父亲管教才是正理,可不敢由着老太太娇宠于他,索性就将他绑在父亲的眼皮子底下罢了。两位姨娘也是打小看着他长大的,心里头疼他我自是知晓的,只是瑾儿翻过年来都是八岁的小子了,可万不能再当着幼时那般宠爱,该叫他立起来了,否则将来怕难成大器,那才真真是害了他啊。”

      这一番话下来半点儿没落了两位姨娘的脸面,可谓说得漂亮极了,可话里话外字字句句无不是警告她们不许插手瑾儿的事,瑾儿自有老爷管教,无需她们颠儿颠儿的扑上去展示什么慈母之心,否则那就是害了瑾儿不说,更会害了林家的未来。

      这……一句“其心可诛”怕都不足以形容她们了吧?

      两位姨娘不是多聪明绝顶的人,却也不是什么蠢货,这点弦外之音还是能够听出来的,当即脸色就有些发白了。

      这一口大锅扣下来,她们哪里还敢动什么心思?

      见状,林诗语又话音一转,柔和了几分,说道:“原还想着过些日子叫两位姨娘来一趟呢,今儿既是赶巧倒也省事了。”

      陆姨娘闻言忙说道:“姑娘可是有什么吩咐?”

      “吩咐倒也谈不上,不过是有桩事想要拜托两位姨娘罢了。”林诗语长叹一声,道:“父亲素来身子较为文弱,此次母亲离世又叫他备受打击,我这一旦离了家心里还当真是放心不下……两位姨娘伺候父亲也有十来年的光景了,素来也甚是体贴周到,届时少不得还得劳烦两位姨娘多费些心思照料父亲,倘若父亲的身子能够健健康康的,将来必定记两位姨娘一大功。”

      这言下之意就是说,叫她们恪守本分,有那闲心思就好好照顾老爷,别盯着嫡子罢?

      周姨娘和陆姨娘两人面面相觑,纷纷表态。

      “姑娘且放心,奴婢们定会好好照料老爷的。”

      林诗语这才点点头,笑道:“两位姨娘也且安心,只要你们能将父亲照料得健健康康妥妥当当的,那便是赞一句‘劳苦功高’也不为过,将来父亲和瑾儿也总亏待不了你们。”

      回去的路上,陆姨娘还不禁感慨,“咱们家这位大姑娘还真是叫人不敢小觑,这一顿连消带打的……半句恶言没有,脸面也给咱们兜住了,可这话却是真真一点儿也不客气……偏还叫人恼都恼不起来。”

      “早跟你说三思而后行了,你真当大姑娘年纪轻就是那么好招惹好哄骗的?人家那可是老太太亲自教养的,论心思手段,十个你我绑在一块儿也比不过人家,偏你不听劝非要试一试。”周姨娘轻轻拍了拍胸口,叹道:“好在大姑娘气量大,不是那等刻薄的主儿,若是换个人直接将这脸皮子给撕吧开了,日后咱们在这府里还如何立足呢?都没个脸见人了。”

      身为侍妾却巴巴的去惦记人家嫡子?这样的事搁在谁家都是不能容忍的。

      陆姨娘哼笑一声,嘟囔道:“你当我乐意呢?谁不知道这是犯了大忌的?可我那不是实在没法子,老爷向来是个清心寡欲的,年轻时都不爱搭理咱们,如今咱们眼看着都这把年纪了难不成还能去争个宠生个儿子出来?咱们两个但凡膝下有一个儿子也好啊,可偏就是没有,那除了指望唯一一个嫡子又还能有什么指望呢?你也别对我说教了,好歹今儿还得了一颗定心丸吃不是?日子总算还有点盼头罢了。”

      大姑娘最后那番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只要她们安安分分的将老爷的身子照顾妥当了,将来嫡子总也不会不管她们死活,安心养老应当是不成问题了。

      如此便也足够了。

      两位姨娘也不是那心大的主儿,这会儿还挺心满意足的,回去之后就取了最好的料子出来开始给两位姑娘做衣裳,款式花样那可真真都是费了大心思了。

      而屋子里头,林黛玉却是有些不解了,“姐姐这样客气做什么?何苦跟她们这样弯弯绕绕费口舌呢,要我说既是生出了这样不该有的心思,直截了当狠狠敲打一番就是了。”

      虽说是嫡亲的姐妹两个,但这性子却是大不相同,林黛玉就更加的直来直去些,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是一目了然的,也从不屑去装扮粉饰。

      林诗语摇摇头,道:“倒也犯不着,她们两个原也不是那心大的,不过是有点私心的普通人罢了。况且严厉训斥了又能如何呢?咱们一旦离了家去,她们若真想在瑾儿身上下点功夫那也是拦不住的,不如就索性给她们一颗定心丸吃,如此一来知晓自己的日后能有点盼头,她们自然也就不会再冒着惹恼主子的风险去做点什么了。”

      “姑娘为人处世愈发成熟圆滑了。”涟漪不禁感叹。

      旁边的孙嬷嬷也连连点头,这样的性子才好呢,日后进了宫去才能更好的生活下来,若是换作二姑娘就必定是不适合进宫去的,得叫人担心死不可,聪慧都是一样的聪慧,偏棱角却过于锐利了,对待那些看不惯的事儿总是要点出来连讽带刺一通才痛快的,这样的性子着实容易得罪人。

      林黛玉就睨了她们一眼,笑骂一句,“蠢材。”

      亏得还是跟在姐姐身边伺候了这些年的人呢,竟是到如今都还未曾看明白?什么圆滑老练,等着哪天也好叫她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犀利尖锐。

      她家姐姐这性子,淡雅时那是真真淡雅如菊,可一旦真厉害起来啊,那是比辣子还辣呢,非得呛死个人不可。

      林诗语见她这挤眉弄眼的,也就似笑非笑的瞪了她一眼,偏这姐妹二人之间的眉眼官司谁也看不明白,具是一头雾水,直到日后到了荣府见识到她们家大姑娘的另一面方才幡然醒悟,竟是被骗惨了!

      转眼间就到了大年三十,只是今年因着林家主母仙逝,这氛围到底是不一样了,只单单说缺少了那大红灯笼就仿佛少了几分过年的喜气似的。

      一家子连带着一个贾琏一同吃了顿没滋没味儿的团圆饭,席上没有酒水也不见丝毫荤腥,满满一桌子丰盛的菜肴具是素的,直叫贾琏吃得脸都发绿成了菜色。

      原就因着日日被先生骂个狗血淋头贬低得一无是处而满腹委屈的贾琏,此时此刻当真是忍不住了,鼻子一酸,那泪珠儿就滚滚落下了。

      这才出来多少时日啊,他竟是已经开始无比思念家中的那个母夜叉了,可见他这过的都是什么日子……作孽哟!

      而与此同时,京城内的贾母也终于收到了贾琏的信。

  • 作者有话要说:  留言呢?来啊我们交流一下啊!!QAQ
    感谢在2021-09-09 20:08:04~2021-09-10 20:59: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柳絮飘飘 20瓶;明初 8瓶;箬水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