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她说什么了?

      万真真脸色白的吓人,强自撑着狡辩:“我没说什么,就是听别人传的闲话,随口跟钱晴一说,谁知道她这就上了心。”

      钱晴冷笑,万真真就是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到了黄河不想死的人。不过想来也是,能干出损人利己的事还没有任何心理压力的,脸皮自然是厚的跟王八壳一样。

      “不是你说王华堂哥调去隔壁省油田了?他跟你说隔壁油田十个井八个有问题,上个月出了井喷事故,还死了三个维修工?”

      李红梅当即变了脸色,语气都尖锐了。

      “万同志!钱同志说的是不是真的?”

      万真真下意识否认:“不是!”

      然后又软了声音:“钱晴,我就是随口说几句闲话而已,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也是为你好,你别跟我斤斤计较了。”

      钱晴才不理会她,转头义正严词对李红梅说道:“李主任,既然万同志说她就是瞎听来的,我觉得您还是追踪一下谣言的源头。隔壁省油田刚开始,咱们采油二厂调了不少人过去,这要是大家都听信了谣言,觉得那边是什么龙潭虎穴,后面的工作怎么展开?既然万同志说是王华堂哥说的,要不您就给那边去个电话问问?”

      李红梅也气,隔壁省油田跟北方油田共属一个单位底下,所以打从一开始,那边的班底都是从北方油田抽调过去的,尤其采油二厂抽过去的人最多。

      尤其那边的一把手还是采油二厂的老领导呢,怎么也不可能会出纰漏。这会儿传出来这样的消息,是把领导的脸面往地上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多黑心肝,出了事都往下压。

      “查!一定要查!”

      “不行!”万真真这下子彻底慌了。

      真要让厂里把电话打过去,那她可怎么办!

      这会儿她倒是知道怕了,冲着钱晴说软话:“钱晴,是我不好,没有经过核实就瞎说话。但你看在我是为了你才说的份上,别计较了好吗?我才刚结婚,这电话一打,往后我婆婆还不磋磨死我。”

      这下还不等钱晴把话塞回去,李红梅就瞪大了眼:“万同志,现在是新时代了,尤其咱们油田上女工人不少,这件事情要是跟你没有关系,那你婆婆自然不能对你说什么。我也会在调查清楚之后去找你婆婆说一说,把你家的事情协调一下。”

      前一秒万真真还在想,事到如今,还能糟糕到哪里去呢?这一秒,万真真就知道了,人走起霉运来是没有下限的。

      想到王婆子那张令人生厌的脸,万真真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灰暗。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任凭她再说什么,李红梅都不会善罢甘休了。

      电话是一定要打的,万真真家里也要去。

      李红梅当妇女主任这么多年,哪里能看不出来万真真有猫腻?

      不过管她有没有猫腻,造谣油田出事,撺掇邻居过来找麻烦。后者还好说,前者牵涉到的问题可大了。

      钱晴看事情已经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了,心里高兴。

      说实话,她还蛮害怕梦里的事情成真,因为她在梦中看到的“自己”仿佛是一双无形的大手推着走。

      就算是再傻的人,面对万真真几次三番的设计,总会有点察觉的吧。她也不觉得自己就会那么蠢,一直的作死。

      但梦里就是那么离谱,她被万真真一次又一次的坑。每次当她的生活即将有些起色,万真真总能在“无意”之间将她的生活变得更差。

      想到自己在梦中倒过的霉,钱晴半点没有不忍心。

      告别了李主任,钱晴匆忙回家,眼见着都四点了,还得回去给周皓说一下。

      她正疾步往前走,后面传来万真真恼怒的声音。

      “钱晴,你站住!”

      噗,谁搭理她。

      钱晴脚步不停,万真真气喘吁吁跑到钱晴面前拦住她,两只眼睛死盯着对方。

      本来万真真对钱晴只是嫉妒,这会儿却从心底里冒出一股子恨意来。

      她都过的那么好了!为什么还要跟自己过不去!周皓只是失去一次升迁的机会,她可是能得到一笔改变自己命运的钱啊!

      老天爷真是瞎了眼,叫这样的人活着。

      “钱晴!我跟你什么仇!你要这样诬赖我!”

      万真真也顾不上要跟钱晴处好关系了,满心的愤恨,怎么会有这么恶的人?她说瞎话都不打草稿的吗?

      钱晴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我也想问问你,我跟你什么仇,你要这样骗我。”

      “我刚嫁进来第二天,男人要出差我肯定是心里有点疙瘩。你说是跟我当了邻居,倒是不劝我,反而拿话来吓唬我。”

      “你说上个月隔壁省油田出了井喷事故,还说王华堂哥在那边,知道的事情比我们多。死了三个工人是不是你说的?”

      “万真真,看你这样子都知道你说的话有问题。我想问问你,我是哪里对不住你了,叫你这样费尽心思来整我。”

      这话是钱晴发自内心的,她是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万真真。

      两家是邻居,年岁又一般大。小的时候也常混在一起玩,后来上了学,万真真就疏远了钱晴。

      钱晴个性开朗,刚开始还为小伙伴的疏离而伤心了一阵子,后来才在学校又重新交到了好朋友。

      因为万真真的妈生她弟时候遭了罪,常年都在吃药。这些年钱父钱母跟万家做邻居,也是不少帮衬。

      钱晴左看右看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对不起万真真,让她毫不犹豫就把系统绑在自己身上,不惜让自己家破人亡来换取钱财。

      万真真被质问的心口发滞,哪里对不起自己?她多想抓住钱晴冲她吼。

      你知不知道你这种人存在世界上就是一个错误?

      小时候她穷的没东西吃,钱家则是一日三餐都是干的,还能偶尔给自家送一碗。

      后来她妈给她生了弟弟,身体也不好,她除了上学就是在家里做事。反观钱晴,每天都是写完作业出去疯跑。

      前些年,她没考上高中,家里也不叫她念了。钱晴则是被周皓补了一个学期的课,顺利压线上了高中。

      更不要提围在钱晴身边的都是些干部家的孩子,家境差一点的连殷勤都不敢给她献。而自己虽然也不是没有人追,但都是些普普通通的工人家庭。

      上辈子她知道钱晴嫁给周皓时候还隐晦的松了一口气,毕竟以钱晴的长相,明明能嫁进干部大院的,最后却跟自己一样挑了个油田工人。

      她以为人生中那座叫“钱晴”的大山终于被搬走了,结果还是奢望。

      钱晴看上的普通工人,最后成了大工程师,据说每年的分红都有七位数,项目从国内做到国外,受人尊敬。

      而她又一次从同一个起跑线,落在了钱晴的身后。

      万真真心想,即便没有系统把她们俩绑在一起,她也一样不会放任钱晴过上上辈子的生活。

      她不配!

      钱晴看着万真真的脸色变来变去,也歇了得到答案的心思。

      因为万真真的脸上有愤恨有委屈,有不甘有希望,就是没有一丁点对她的愧疚之心。

      罢了吧,就算有朝一日万真真给了她答案,她只怕也不能理解万真真的想法。

      她不会奢望就凭这一次就把万真真打趴下,钱晴心里有种紧迫感,虽然万真真这次没有得逞,但有个这样的人在一旁虎视眈眈,她是万万不能放松的。

      梦里除了她跟万真真这摊子事,很多涉及时代的事情都迷迷糊糊看不真切。

      这让钱晴有些虚。

      毕竟早知三年事,富贵万万年。

      万真真要是把心思操到正地方,放弃从自己身上赚钱的话,她没准还能过的挺好。她要是过的好了,以现在俩人撕破脸的程度,说不定她要生什么坏心。

      所以,自己要加紧挣钱!

      一定要比万真真挣的更多!

      她不比万真真是重生的,她唯一知道的就是房子和地会值钱。

      那就买房子!买地!

      钱晴打定了主意,也给自己定下了目标。

  • 作者有话要说:  钱晴:别跟我说别的,我心里只有挣钱买房!
    感谢在2021-10-04 20:57:31~2021-10-05 20:32: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中白马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janmu 2瓶;□□mile(微笑)、明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