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万真真急火火拉着钱晴就要走,钱晴扭头跟户证处的办事人员交代了一声,这才俩人一块出去。

      正值八月,盛夏的尽头,外面的蝉叫的声嘶力竭。

      万真真恨不得拉着钱晴一路小跑,钱晴却扯着她慢悠悠的。

      “……钱晴,咱还是抓点紧,这都三点多了。”

      万真真急的火上房了,油田的妇联只有一个办公室,放在采油一厂的办公楼里。负责各个厂子机构的妇女主任和干事除了出外勤,都在那里坐班。

      万真真又担心去了找不到人,又怕路上碰见周皓,心脏都要急的跳出来。

      钱晴娇气气的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来帽子,半点没有体会到万真真的心焦。

      “太热了嘛。”

      得亏周皓细心,出门前非要让她带一顶帽子。

      万真真正急着,突然旁边有个骑自行车的人过去,那人的后车座上还挂着一个大铁箱子,上面用红纸粘出来“冰棍”俩字。

      “哎!卖冰棍的!”

      钱晴张口就喊,万真真像是见了鬼一样看她。

      都这个时候了!她还要买冰棍吃!

      卖冰棍的利利索索就翻身下车,推着自行车一路小跑过来。

      “咋卖的啊?”

      油田这边有个冰棍厂,在采油三厂的旁边,离这里不近。

      这几年虽说改革开放了,但是油田的生活稳定,这边做生意的也少。就连卖冰棍的,都没有别的地方多。

      “红豆绿豆的两毛一根,盐水的一毛五一根,还有个牛奶的五毛一根。”

      钱晴有点吃惊,她娘家那头卖的冰棍,盐水只有一毛,红豆绿豆是一毛五。

      看来这卖冰棍的还挺赚?

      万真真看她买个冰棍都要磨叽,心里早不知痛骂她多少个来回了。

      钱晴从兜里掏来掏去,万真真实在是急的不行了,干脆从自己的裤兜里摸出来两毛钱。

      “行了,钱晴,我请你吃!”

      快别在这儿耽搁了!

      钱晴美滋滋露出个笑:“行啊,我要两根绿豆冰棍!”

      说着还伸出细白手指,在万真真面前摇了摇。

      万真真快要被气死了,偏又不能拿她怎么办,只能又狠狠心,从兜里再摸出两毛来。

      “两根绿豆!”

      买完了冰棍,钱晴美滋滋吃着,手里还拎着一根。万真真则是抹着一头汗,心里又气又急。

      好在钱晴吃了冰棍,脚步也快了许多。

      俩人一路疾走到一厂的办公楼。万真真走在前面,敲了敲妇联的门。听见里面传来一声“进”,俩人这才走进去。

      钱晴一进门就看见采油二厂的妇女主任李红梅,跟梦里差不多。李红梅长的就是标准的干部长相,圆盘脸,眉眼间开阔疏朗,头发留在耳后一点,身上穿着列宁装,衣服上卡着一支钢笔。虽然年岁不小了,有点发福,但半点没有那种上了年纪的臃肿。

      妇联办公室只有李红梅一个人,李红梅看她俩眼熟,但又叫不上名字。

      万真真赶紧自我介绍:“李主任你好,我是采油二厂维修队王华的爱人,我叫万真真。”

      说完就拉着钱晴:“她跟我一样,也是嫁到采油二厂维修队上,她男人叫周皓。”

      钱晴规规矩矩说了一句:“我叫钱晴。”

      李红梅这下有了印象,这不就是昨天刚办过婚礼的那几个小年轻?

      新婚第二天就来找妇女主任?

      她压着疑惑笑脸相迎:“昨天就见过了,我当时还说,这谁家姑娘这么人才,嫁到咱油田上可是给咱们长脸。”

      说着给俩人都倒了一杯水,斟酌着开口:“你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不怪她问的忐忑,早些年的油田条件一般,上面都说让尽力解决双职工问题,一般油田上结婚的,都会给女方也安排一个工作。毕竟油田几万人口,后勤上缺口也多。

      但这几年是不行了,采油的设备一代代改进,需要的职工也越来越少,自然后勤岗位也不再放人进去。

      这几年来闹的不是一两个,都是些新嫁到油田上的。说是本来就是指望着嫁过来就能安排工作,谁知道一进来就说没工作了,这不叫人恼火?

      李红梅一个妇女主任能怎么办?只能是苦口婆心的劝,说一有岗位就优先考虑她们,这才劝走人。

      万真真戳戳钱晴,都来了这里,就该钱晴出头了。她要是再跳,免不了叫妇女主任也记一笔。

      钱晴眼珠子滴溜溜转,看见办公室里的街道地图。

      心下一动:“李主任,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咱们子弟一小对面的房子清出来了?”

      李红梅听她没有开口说要工作的事,心里也松口气:“是啊,还不是厂里的领导说的,说是那边的办公楼要挪走,不然整天轰轰隆隆的进出人,妨碍学生上学。”

      钱晴眼光一亮:“那厂里领导没说空出来的办公楼准备干啥?”

      李红梅想了想,觉得不是什么保密事,也就回答道:“说是要把房子给推了重盖,毕竟年岁久了,还是个老楼,放着也危险。”

      钱晴眼睛都亮了:“那边上的门岗拆不?”

      “应该不拆吧,就那么一小间,也不占地。”

      这说的门岗就是一间小平房,光秃秃啥都没,之前是住着一个看门的,这要是拆了办公楼,看门的肯定要调别的岗位。这房子也就空出来了。

      钱晴心里发热:“那您看,我能不能跟厂里租一下这间房?”

      李红梅有点纳闷:“那房子说是一间,其实连十个平都没有,撑死就是个六七平米,你租来干啥?”

      钱晴半点不虚:“这不是天热嘛,我看厂子里人买冰棍都是往三厂那边去。三厂离这儿远,买个冰棍回来都化了。那些推着车子卖冰棍的也不常来,我就想着在那儿摆个冰棍摊,大家也不用跑那么远。”

      李红梅有点诧异:“你这才刚结婚,就打算干这个?是不是家里有什么困难?”

      “没有没有,是我闲在家里也没事干。想着给大家行点方便,我也找个事情打发时间。”

      李红梅点点头:“也是,那我回头给你问问,应该是没多麻烦。”

      那门岗放着也是放着,租出去也挣不了多少钱,但好歹能解决一个家属的就业问题,省的对方过来要工作。

      边上的万真真要急死了,钱晴这不急不忙的,就是不说正事。

      冰棍摊?什么冰棍摊!挣的都是些块儿八毛的钱,且不说远的,就看现在已经八月了,这冰棍的生意能做几天?

      说正事啊!

      钱晴看着急的不行的万真真,这才恍然大悟一般跟李主任说道。

      “话一说我都忘了,今天我是陪真真来的,她这头有点事想请您帮忙解决呢!”

      万真真傻眼了。

      她有什么事需要解决?

      来反映问题的不是钱晴吗?

      李红梅当即如临大敌,扭头问万真真:“万同志是有什么事吗?”

      万真真这会儿也不顾什么缩在后面让钱晴顶着的打算了,当即跳了脚。

      “钱晴你在说什么?不是你要来找李主任的吗?”

      钱晴一脸震惊:“啊?你刚才不是跟我说你婆婆对你不好?说她昨天吃席提前走了,今天一大早就把王华从被窝里挖出来,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还有你婆婆把着你公公的因公殉职津贴不给你和王华……”

      钱晴絮絮叨叨,把刚才万真真说过的那些全都翻了上来。

      李红梅听着听着就有点来气,她这几年调解这类型的事情不少,外面嫁进油田的小媳妇们,一进门就跟婆婆闹。李红梅自己也是个当婆婆的,自然看不上这些新媳妇。

      “万同志,不是我要说你。只是你刚嫁过来第二天,家里有点小矛盾也正常,新的家庭成员免不了有个磨合过程。我可以去跟你婆婆聊一聊,帮你们进行一下沟通。但是这个因公殉职津贴的事情我帮不了你,你公公是王洪兴是吧?他去的时候你爱人王华才八九岁,后面是你婆婆一手把王华带大,这些年很不容易。那点津贴也是厂里补贴给你婆婆的,就该是你婆婆来分配。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爱人来,厂里也不会插手这件事。往小说,这是你们一家子的事情。往大说,这是厂里对所有烈士家属的尊重。”

      万真真被扣了这么大一个帽子,瞬间就慌了神。

      “我没有!我、我没有要来的,是钱晴,是她要来找你说事。她男人被安排今天出个急差,她不愿意,所以来找你想叫你找领导说换人!”

      李红梅有点无奈:“找我说?我就是个妇女主任,我又不管出差。”

      万真真怎么想不到,自己多的一点心,反而导致她在现在百口莫辩。

      钱晴在一边看准时机接着抖搂:“就是啊,虽然周皓要去的地方很危险,但是我嫁到这里,自然也有这个心理准备。”

      说着表现出一点心事重重:“这是周皓的责任,我相信他。”

      李红梅听得云里雾里,这不就是出个差?能危险到哪里去?

      李红梅觉得是新媳妇进门太害怕了,才把维修任务当成洪水猛兽。

      她嫁的男人是维修队长,刚结婚那会儿也经过这么一个阶段,男人半夜被人叫起来去修机器就害怕。当下就顾不得万真真了,反过来劝钱晴。

      “现在的油井设备已经改良了很多了,你放心,这几年咱们油田上都没有出过事故,隔壁油田也是咱们派过去的人,多少人盯着呢,出不了事。”

      钱晴摆出一副疑惑的嘴脸:“是吗?不是说那边的油田上个月死了三个人?”

      李红梅马上就紧张了:“谁说的?隔壁省油田虽说是刚开始,但技术和人手都是够的,怎么可能出这样的事?别说三个了,一个人出事那都是重大事故,是要通报全油田的。我都没有听说的事,你又是听谁瞎说的?”

      怪不得这新媳妇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合着是听了不知道哪里来的谣言。

      旁边的万真真已经面色惨白,惶惶不知。

      谁能想到钱晴居然就直接把事闹到李主任跟前来啊!

      这可要怎么办?

      钱晴这边立刻瞪着眼睛望向万真真。

      “真真!不是你跟我说的……”

      特意不说完,留个尾音给李主任自己想。

      李红梅这下可算是感到了一丝违和感,僵着脸冲万真真说道:“万同志,你跟钱同志说什么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支持,顺带带一下我自己的预收。
    《七零年代嫁厨子》和《和闺蜜一起穿七零》,专栏可见。
    给大家笔芯~感谢在2021-10-03 18:29:47~2021-10-04 20:57: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50514519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50514519 5瓶;janmu、明日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