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02 ...

  •   周皓应了一声就去了,路过的时候顺带跟万真真打了个招呼。

      万真真遮去眼底的羡慕,坐到钱晴身边去。自从她重生回来之后,她就有意识的跟钱晴打好关系,再加上两人这下又做了邻居,自然是亲密一些。

      说是这样,万真真看见周皓的时候还是心里不平衡。

      周皓长的好,跟钱晴站在一起可以说是一对璧人。

      昨天那场集体婚礼,男同志们都是穿着统一的工装,新娘子们都是大红色的上衣搭着浅蓝色裤子。

      七八对新婚夫妻站出来,周皓和钱晴优越的过分,活生生把周围的人全都变成了陪衬。

      万真真自己长的也就是清秀,在人群中属于中上。本来不至于落的太差,但是她嫁的王华长的实在一般。

      国字脸,浅眉毛,小眼睛,还有蒜头鼻。

      关键是,王华还个子低,跟一米六五的万真真站在一起也没高多少。

      万真真心里不是不委屈的,但细想想,男人的皮相算的了什么。后来多少女明星往那些土大款身边挤呢。

      这样想着,她也逐渐平和了心态。

      凑上去跟钱晴聊天。

      “你看周皓对你多好,还陪你一起来办户证。”

      钱晴笑吟吟地说:“那可不,怎么不见你家王华呢?”

      万真真噎了一下,王华的老娘只生了王华一个,平日里把王华看的跟眼珠一样。

      在她这个婆婆眼里,世界上再没有比她儿子更人才的了,那是谁都比不上他儿子的出色和优秀。

      这样的儿子,合该找个九天仙女来配的。

      但真的九天仙女哪里有呢?所以嫁给她儿子的女人注定是要高攀她儿子了。

      自从万真真搭上王华,王老婆子就不乐意,看万真真是百般的挑剔。

      奈何万真真为了绑住王华,俩人婚前就搅和在一起了,王老婆子只能捏着鼻子认。但到底是心里不痛快,结婚前几天说自己去住老姐姐家。

      这亲戚也是油田上的,不过是在采油三厂,离这里也就十几分钟的路。

      王老婆子住过去之后就开始折腾,说自己这里不好,那里不舒服。非叫儿子去看她。

      就连昨天办婚礼,王老婆子都叫人中间去找王华,非叫王华给她先送回去。席上太闹腾了,她一个老太太吃不住。

      王华只能先把老娘送去采油三厂,又紧赶慢赶回来照相。

      今天更是一大早就叫人来找,把王华从被窝里挖出来,这会儿也没放人回来。

      万真真心里也憋着气呢,王华的条件到底是多出色啊?不过就是个普通维修工,家里也就这分出来的一套四五十平的小房子。

      这样的条件在油田上一抓一大把,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香饽饽了。

      但她不能说,为着赶上跟钱晴嫁在一处,她跟王华的关系里是她比较主动的。

      在外人眼里,这就属于是上赶着。就连王华心里也难免有点轻视她。

      这个当口,她要是跟婆婆闹,王华肯定是不能站她这边。

      万真真心里盘算着,婆婆看低她,不外乎就是说她娘家穷,出的嫁妆不高,要的聘礼不少。

      那她今天就挣一笔大的回去!

      只要钱晴今天倒了霉,那她今天就能拿到钱。

      等手里有了钱,分出来个几十一百的亮亮,看那老婆子还怎么拿乔。

      “我家王华孝顺着呢,去陪我婆婆说说话,也劝我婆婆早点搬回来住。”

      钱晴仿佛没读懂空气,变身成了KY精:“那也不能给你一个人撂家里啊,你这才第一天嫁过来呢。真真,你别觉得我说话直,你这个婆婆可是真没把你放眼里。新媳妇进门,她连个面都不露。昨天吃席时候还提前走了吧?多不给你留脸呢!”

      “你别觉得我说话直。”这一句是梦里万真真的口头禅。

      “钱晴,你别觉得我说话直。你才刚结婚,厂里说好的三天假呢,你看,厂里安排任务都是直接找的周皓,我们家王华都没接到通知。周皓看上去就是个闷葫芦,说不准在厂里受欺负。你还是去找妇女主任反应一下。”

      “钱晴,你别觉得我说话直。这就是大队长在针对你家周皓。周皓的能力大家都看着,厂长都夸过他。为什么不能提副队长?肯定是他老婆在边上说什么话了。我听大院里的小红说了,说是李主任可小气了。上次她男人就因为一点小错,被李主任抓住不放。你可要小心些。不过你也宽宽心,人家是领导,咱们能怎么办?”

      “钱晴,你别觉得我说话直。那个叫田雪的,说是个巡井工,怎么就她巡井的时候老是出问题。三天两头的找周皓去维修。我还听我男人说了,他说一轮到他值班,那田雪就不来说出问题了。啧啧,你可要好好看着周皓。周皓那副样子,可招这些新进厂的小姑娘们喜欢了呢。”

      ……

      这一通话,把万真真堵得一口气差点上不来。偏偏对方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叫她也不好翻脸,也不敢翻脸。

      真翻了脸,往后还怎么凑在钱晴身边鼓动她呢?

      “唉,我这不是命不好嘛,哪能人人都像你们家周皓。钱晴,我是真羡慕你,你看你家就你们两口子住,掺和不上婆婆,平时多自在。可惜我婆婆就王华一个……”

      钱晴倒是对万真真刮目相看,这人够狠的。被下了面子就不要面子了,为了钱啥话都说。

      万真真才不管那些,她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把钱晴哄好。听她刚才那话音,不就是跟自己炫耀吗?万真真福至心灵,觉得自己找到了跟钱晴相处的方式。既然钱晴喜欢听好话,她就捧着她。

      万真真咬牙忍着,心里冷笑,炫耀就炫耀吧,自己拿了钱也不吃亏。就是不知道钱晴往后还能不能这样一直高高在上。

      钱晴看着万真真,脑子里滴溜溜转了一圈。

      再开口就是义愤填膺:“真真,你跟我说,是不是你婆婆给你脸色瞧了?”

      万真真心头骂了一句钱晴蠢货,不过也放下心来。上辈子给她的经验还是有用的,适当的说一说家里的困难果然会让人放下心防。

      “我婆婆那个人你不是不晓得,唉,今天一大早就把王华叫走了。这都下午了,我还没见到人。钱晴你说,哪家的新媳妇过的是我这样的生活?刚进门就是冷锅冷灶,屋里连个人影都没……”

      钱晴肃着一张脸听万真真说,刚开始万真真是真的想笼络钱晴,后面也是免不了带上气,说的就重了些。

      “她老说自己寡妇带大王华不容易,我瞅着也没多难啊,王华他爹是油田上出事故没的,每个月给的钱她都捏在自己手里。把自己吃的肥头大耳的,哪家寡妇像她那么滋润?我看她就是个光顾自己的自私鬼,还说什么王华是她的心尖尖……”

      万真真说的意犹未尽,户证处的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穿着白衬衫,下面扎着工装裤的人进来就问:“周皓在不?”

      他跑的满头大汗,厂里通知下来的急,他去筒子楼听人说周皓带着新过门的媳妇来办户证了,这才急火火往这里跑。

      还不等钱晴回答,万真真就激动地挥胳膊:“这里!”

      这人哪能放走?真要是放走了,周皓听见消息肯定就一口答应了,那还怎么叫钱晴插一脚?

      小干事一眼就看见钱晴了,昨天集体婚礼,钱晴和周皓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二厂现在基本没几个不知道的了。

      “嫂子,你在这里啊,怎么不见我皓哥?”

      万真真快要坐不住了,当即就插嘴:“周同志出去了,这位小同志,你找周同志有什么事?”

      小干事寻思着跟钱晴说了也行,毕竟人家两口子,传个话肯定比他快。

      “刚才主任接到电话,说是H省的油田上有几个抽油井的泵好像出问题了,他们那边的油田是刚开始建设,维修队解决不了,叫咱们这边支援一个过去看看。厂里的车子有往那儿去的,叫赶着六点种发的车走。那边催得急,怕耽误生产。”

      钱晴细细记下,又问了几句:“大概要几天?我好给周皓准备衣裳。”

      “短了不好说,但催的急的话,要是半个月解决不了,肯定就会换人叫咱们大队长去了。”

      小干事似乎还有别的事,频频看表:“那嫂子你记得跟皓哥说,车到时候就在南门那儿。我先走了哈!”

      小干事一走,万真真就迫不及待赶紧凑上去。

      “钱晴,你真打算叫周皓去啊?”

      钱晴装出一副人事不知的样子:“那是厂里的决定,我还能选择不去?”

      万真真苦口婆心:“可再怎么说也不能新婚第二天就叫人去吧?厂里说好的三天假,这还能不作数?”

      采油厂的工作跟别的地方不一样,因为最开始的一批工人都是全国各地来的,所以在这里扎根的工人都带着一股子骄傲和自豪。

      他们是为国来挖石油的,身上肩负的是全国的能源输送,他们勤勤恳恳,没有任何条件的时候用人力扛几十吨的设备,开钻的时候没水就用水盆子一个传一个送水,井喷时候人都敢跳下去搅和水泥。

      石油人的骄傲让他们根本不畏惧那些七拐八拐的弯弯绕,这里的领导一般也是一个唾沫一个钉,说出去的话就得兑现。不然那些上了年纪有点轴的老工人可是敢直接去找领导拍桌子的。

      这也是为什么万真真敢撺掇钱晴去找领导闹的底气。

      “钱晴,你别觉得我……”万真真突然想起来刚才,说话有些不自然,把后面那几个字咽下去,“隔壁省那个油田你知道的不细,但王华是跟我说了的。那边新开始建设,招的工人也都是些没经验的新手。上个月我还听说那边井上出了井喷事故,这档口叫周皓去,你就不怕出事?周皓要是出了事,你这名声可怎么办?你才刚进门第二天呢。”

      万真真这话隐藏的意思就是说周皓要是出事没了,油田上的人还不得说她是个丧门星,刚进门就把人给妨没了。

      看钱晴不说话,万真真再接再厉。

      “咱俩关系好,我才劝你一句。王华有个堂哥在那儿上班,说是那边现在情况很不乐观。十个井八个有问题,上个月出事就没了三个维修队的工人……”

      王华确实有个堂哥调去了隔壁省油田,但王华自从爹死了之后就跟那边亲戚疏远了很多,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是万真真编出来的。

      万真真看钱晴不说话,想着她是不是说的不够严重?要不要再加把火?

      殊不知钱晴已经怒火中烧了。

      你他妈绑定我来挣钱我还没找你麻烦呢,你倒是咒我老公咒的欢?

      一口一个没了,我今儿个要是不叫你没一个就对不起你这张破嘴!

      钱晴拿定了主意,面上分毫不显:“找领导吗?会不会不太好?”

      万真真看自己说动了钱晴,整个人都飘了。

      “也是,咱们初来乍到的,贸贸然就去找领导肯定不合适。咱们要不去找找妇女主任吧,大家都是女人,肯定能体谅你的苦处,再说她也是个小领导,叫她帮忙去说一说肯定比咱们闷头找要好。”

      万真真心里算的清楚,她要的是钱晴倒霉,周皓倒霉只是顺带的。

      这要是直接去找了维修队的领导,人家顶多是对周皓有意见。

      妇女主任就不一样了,厂里这些工人的老婆娘都是妇女主任管着。

      这要是让妇女主任对钱晴印象不好了,往后多的是钱晴的闷亏。

      再说她早就打听好了,这个叫李红梅的妇女主任,就是维修队长郑先的老婆!

      钱晴眯着眼睛看一眼喜的快要癫狂的万真真。

      “行啊,那就去吧。”

  •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下基友的文哦。
    《七零海岛团宠日常》作者:似梨
    文案如下:
    五岁的小团子叶书韫被送到城里,做了一个梦。
    梦里,原来的爹娘不是她的亲爹娘,她是出生就被换掉的小娃娃。
    亲爸妈把她接回身边,并不喜欢她。等到长大后,叶书韫被爸妈嫁给了一个她不喜欢的人,那个男人很坏,活生生把她给打死了。
    从梦里醒来,叶书韫躲在被窝里偷偷哭了一场。
    直到姑姑带着孩子回来探亲,城里的妈妈悄悄说想要丢掉她。
    叶书韫眨巴着大眼睛,看到梦里唯一记得她生日却命运多踹的姑姑,扑到姑姑怀里说:
    “我要跟姑姑走。”
    后来,叶书韫跟姑姑一家到了海岛,看海岛的碧水蓝天,感受潮起潮落,还可以在赶海回来时吃到姑姑做的美味海鲜。
    *
    叶知知知道自己是被调包的假千金,但养母疼爱她,养父喜欢她,哥哥也偏心她。
    为了不让叶书韫把自己的爱抢走,她会故意闯祸推给叶书韫,教叶书韫说得罪人的话。
    终于,叶书韫被姑姑带走,她可以独自享受本该是属于叶书韫的爱。
    结果发现:
    她费尽心力让家里遗忘叶书韫时,叶书韫已经是旁人口中团长的宝贝女儿;
    她努力讨好哥哥时,叶书韫已经被小霸王表哥宠上了天;
    她在学校里拉帮结派时,叶书韫已经是子弟学校公认最讨喜的小朋友。
    叶知知:……?
    感谢在2021-10-02 20:22:45~2021-10-03 18:29: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中白马 8瓶;janmu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