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1、第 71 章 ...

  •   “我没撒谎,简,你听我说。恭喜你订婚,找到属于您的爱情。”

      道午决定改了哭戏。
      虽然哭戏有时候的确更让人感动,不过,不哭也有不哭的作法。

      “我知道,处在热恋的人,总希望全天下都和你一样,成双成对,幸福美满的。不过,我和达西先生,真的不可能了,你不需要劝我。”

      道午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更成熟、淡定、平和:“我已经放下了,简,在离开朗博恩的那一刹那,我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并不想改变,这样就挺好。帮我劝劝达西先生吧,为了我不值得。”

      谣言出现后的现实就是,本来差距挺大的达西和伊丽莎白,成了极度不相配的一对。
      达西愿意排除万难娶她,那是达西先生人格高贵品德高尚的表现,毕竟,他为了爱情,都不“嫌弃”她了。

      道午识抬举的,就拒绝达西,这样还能留下美名,但是,要是敢答应,就是众人眼中厚脸皮、不识抬举、不知自爱、连累别人的坏女人了。

      松动答应一时爽,但是这样一来,所有的舆论压力都会压在她身上。
      即使顺利地成了达西夫人,有这个谣言在的,她和达西的每一件事情,都会是有心人关注的重点,一举一动百分百会被人拿着放大镜盯着不说,稍有不好就是道午的错。

      同样的事情,到了二十一世纪依然会是这样的男女不平等的,就别说还在这个落后的时代了。

      道午是多傻才会自己撞进这个婚姻的坟墓?

      这大概也是道午当初能走得那么顺利,披着绅士皮的达西没有出来阻扰的原因。

      一个睿智聪慧懂得人情世故的绅士,要是这点都想不到,还想要在那种焦点关头出来“挽留”一个被谣言伤透的女士,那就真的太不体贴了。

      其实,现在事情已经过去,逐渐平淡下来,达西先生最该做的事情,就是远离伊丽莎白(道午),让这位无辜被害的女士,彻底远离这场无端的谣言事件,这种情不自禁地,蹭好友的关系上门,也是一种失礼和冒犯。

      面对道午那平静的眼神,简觉得心在割着痛:“即使爸爸妈妈可以找最权威的医生给你辟谣,让那些可恶的制造谣言的人都付出惨重的代价,让那些幸灾乐祸的传谣者不敢再乱开口……你也不……回来了吗?”

      道午笑了,直指核心:“简,你想说的,不是班纳特先生、班纳特太太能办到的,而是达西先生能办到吧!我们的班纳特先生可不是能想到这些的人,要是他能,我和玛丽就不会是现在的下场了。”

      简:“……”

      很好,说不出话就对了,道午再接再厉地反问:“那简,你觉得,达西先生这样掩耳盗铃的做法,有意义吗?真能让这一切都当作没发生过吗?”

      简:“……”
      再次沉默。

      估计,她也知道肯定是不能的。
      这种说不清楚的谣言,除了让它平静直至消失,大家都忘记之外,没有其他办法。

      造谣两张嘴,辟谣跑断腿的,二十一世纪的网络世界都没法搞定,就更别说现在了。
      强势弹压,当然可以让谣言暂时消散,不过暗地里,反而会让这件事情更加喧嚣、传播更广、更有信服度,即使所有人都不在表面上谈论,但是背地里绝对会说得更欢。

      “你知道,我们没有放下之外,更好的办法了吧,我已经接受了,你也祝福我可以吗,回去跟班纳特太太说,不用担心我,我一个人,也很好。”

      道午才说完的,简就控制不住,抱着道午哭了,像是要将道午的悲惨都哭出来一般,最后反而是道午没哭。

      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安慰她了。

      安慰完情绪失控的简,一天就过去了,安排她去休息后,道午才让人安排晚餐。

      在小客厅,两人份的,小火锅,分锅的。
      这个好控制时间等人,慢慢吃。

      道午知道,会有人忍不住到来的。

      果然,在她慢摸摸地吃完半轮的时候,某个人终于姗姗来迟地进门了。

      “您在等我吗?”达西眼中有着希冀,只是撞上道午那平静的眼神后,心都冷了,僵硬地坐下,沉默良久,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果然是故意的。”

      故意假装接受他的追求,故意让人传谣言,故意失望,故意离开。

      “我很抱歉,但是我别无选择不是吗,达西先生。”道午放下餐具,擦擦嘴角,一副要和他促膝长谈的样子:“面对一位有身份有地位,年收入一万英镑,背地里在教会还很有影响力的绅士的追求,我一个普通乡绅的女儿,除了高兴、受宠若惊、感恩地接受之外,还能做什么呢?而且……”

      面对显然要暴怒的达西,道午不紧不缓地又给出了一句让达西无法愤怒的话:“达西先生是那种,会接受我这个无力发言的女孩子拒绝的……绅士吗?”

      真正的绅士,哦,不存在的。
      反正道午自认为,一个人,面对“爱人”,姑且不管这个爱人的定义是那种,都是绝对绅士不起来的,这种时候还能绅士的,不是海王就是虚伪。

      “如果达西先生足够‘绅士’,那现在就不该坐在我的对面了。”

      达西的怒火彻底熄灭了,整个人都萎靡了,眼中甚至露出了祈求:“我……我只是,想知道一个答案。我想不明白,您为什么要拒绝我?”

      咳咳咳……
      道午不否认,难得地看到狗男人这副真诚的、虚弱的、小可怜姿态的,她心跳有点快,思想又开始往不正经的方向跑了,但是很快,她就清醒了。

      “不,你知道,只是,你的自尊心作祟,不愿意承认而已。”

      自恋狂的通病,道午懂。
      因为她也是。
      她也不相信,她魅力全开的时候,有人会不喜欢她。

      当然,她这种自恋等级的,就比眼前这个狗男人的,低上那么一点。

      因为她自恋的程度,只是没有人会不喜欢她!
      特么的,眼前的狗男人就疯狂了,是没有人会不爱他!!

      真的哇了汪了。

      不就是两辈子都只是玩票的火包友关系,没有上升到真挚感情的程度嘛,需要这么死追着不放?
      大佬,求放过,行不!

      “爱情,从来不是靠外表、金钱、地位就能获得的,在我似乎也不太需要这些的时候。”

      这是事实。
      不管是任务中,还是任务外。
      道午承认自己的条件、能力肯定是比不上大佬的,但是她真不需要挂靠大佬委屈做部件的程度。
      她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

      达西不可置信:“所以……您想说的是,你从来没有看上我?”

      这个道午不承认的:“怎么可能,达西先生如此优秀,谁会看不上,只是,比起做达西夫人,我更想做伊丽莎白·班纳特而已,我以为,达西先生知道我,懂我的。”

      道午一点都不相信,以这狗男人龟毛的特性,再次出现在她面前之前,没有认真仔细地调查过她。

      她要是单纯的只想找一个可以冠上姓氏的男人的,多得是选择呢,犯不着得罪一个达西家族。

      要知道,这个社会,有钱固然很重要,但是真正掌握社会命脉的,是皇权、政权以及教权。

      达西家族明显的,三样都有涉及,还站得稳稳的,很有上升的趋势,只要抓住机遇的,转眼就成如日中天也不难。
      道午这种背靠班纳特家,一切才勉强处于蹒跚学步的人,根本没法比好不。

      如果这里的权谋场就是一场贪吃蛇游戏的话,道午这些年来经营的东西,不过是这些大蛇争食之下的小零食,连成为一条小蛇,和他们争夺的资格都没有。

      “我知道,但是,我以为,我们已经有默契了,在达西家,你更容易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不是吗?”

      达西似乎还想挣扎一下,希冀地望向道午。

      道午理所当然地质问:“明明我自己能办到的事情,为什么,我一定要冠上夫姓的,将我百分百的努力成功,分上大半给别人呢。达西先生也是理所当然地觉得,女士离开了男士的帮扶,就一事无成的人吗?或许,没有了一个能庇护、帮扶我的姓氏,我的成就会大打折扣的,但是我也不必担忧,我的功劳会被分走,不是吗?”

      当然不是,达西从来没有这么认为过。
      即使因为各种限制的,现在的女士淑女很多都是这样的存在,但是其中也不乏有闪耀厉害之人。
      现实不少事例告诉达西,不管什么时候,小看一个女士,特别是有野心的女士,都会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只是,达西似乎没有第一时间领悟到重点:“所以,你是不信任我吗?不信任我会毫无保留地为您保留功勋……”

      看着整个人都怂下来,彷如被抛弃小狗般,还钻牛角尖的达西,道午很庆幸,她没有为了装那个啥的,搞优雅地喝着饮料,等待对面男人回复的那一套,不然此时她铁定失态地喷他一脸。

      神特么的,你装狗就装吧,但是实际你是大尾巴狼啊!

      “达西先生,你真的觉得你是绅士吗?”道午忍不住,直接戳破他的真面目:“你确定,你不会为了成全我的野心,将整个达西家都送给我玩吗?对于别的有野心的女士来说,这是天大的赏赐,但是……对于我来说,这真的是在唬人,骗人。”

      说到这个,道午就有点委屈(想作)了。
      上两辈子,这家伙都是这么干的。

      好东西到手固然高兴,但是回过头来,不就是她被这些身外物给捆绑了吗。

      这等同于现代的男人们将工资卡都上交给老婆了,老婆还各种挑剔的,不知好歹一般,想想就心梗。

      同样的套路活过两辈子了,道午坚决不要再被套牢第三辈子!

      “这样的打算不对吗?”

      更来气的,就是套着达西壳子的狗男人,真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因为我爱你,所以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了,不对吗。”

      道午不想在对不对这个方面辩论,她只是知道:“这些我并不想要。”

      矫情?
      是的。

      造作?
      对的。

      但是又怎么样。
      作为被人偏爱的那个,本来就是有恃无恐的。

      而且道午也挺讨厌有人打着为她好的借口,为她安排工作的。

      “我想要的东西,我自己可以的,并不需要别人给,即使那个人,是我的爱人。同样的,我不想给的,也绝不会为了任何事情轻易给出,即使那个人,是我看重的人,你懂吗,达西先生。”还有壳子里的大佬。

      尼玛的,就能不能放过我。

      达西:“……”

      大概是道午说得太郑重,太有内涵的,这场对话,是在双方都无话可说的状态下,悄然结束。

      在达西先生礼貌地告退离开之后,没多久的,道午就接到仆人的告知,这位绅士已经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没等道午松一口气的,第二天,宾格利先生就扔下简,匆忙骑马跑了。

      据仆人传来的消息是,达西先生连夜赶路地,遭遇车祸,马车失控,摔下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山坡,已经被送到最近的医生处接受治疗了,只是依然昏迷不醒中。

      道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冥冥中有种感觉,那个谁……离开了。

      至此·自信最美伊丽莎白·END

  • 作者有话要说:  道午:终于甩开狗男人,可以自己玩了
    ps·么么哒~同样,留言送红包鸭~
    感谢在2021-12-01 09:20:27~2021-12-01 20:46: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淼淼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