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邻居余奶奶,老伴去世好多年了,儿子在外地工作安家,她一个人孤孤单单,养了一条柯基作伴,到哪儿都牵着,拿柯基当孙子养,宠得不行。

      几个月前,柯基病死,余奶奶很不舍,跟着也病了一场,出院后被儿子接去住了一段时间,没过多久又回来了,依旧住她的老房子,孤孤单单一个人。

      江肆偶尔听到小区有人议论,说是余奶奶儿媳把亲妈接来照顾,房间不够,余奶奶不想儿子夹在中间为难,就回来了。

      江肆决定找余奶奶要张柯基照片,如果推测没错,应该可以变成宠灵,也能完成余奶奶一个念想。

      江肆开门出去,外面一片漆黑。

      江肆开着大灯画画,倒是没注意天已经黑了。

      时间不算太晚,余奶奶应该还没睡,江肆去隔壁敲门。

      防盗门从里面打开,余奶奶站在门口,一头银发梳得整整齐齐,满是褶皱的脸上,都是笑容。
      “是小江啊,进来坐。”

      余奶奶的笑容有点不自然,像是笑久了,表情有点僵硬。

      江肆心中疑惑,“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余奶奶招呼江肆进门,“只有我和你蒋爷爷,你吃饭了吗?”

      江肆跟着进门,想起自己一天没吃饭,居然完全不觉得饿。
      然后才反应过来,余奶奶说了什么。

      余奶奶的老伴姓蒋,在江肆和妈妈搬来之前,蒋爷爷就去世了。

      余奶奶说的蒋爷爷,是哪个蒋爷爷?

      江肆这么想,也这么问了。

      余奶奶的笑容没有丝毫变化,连嘴角弧度都保持不变,看起来非常奇怪。
      “你只有一个蒋爷爷。”

      江肆:“……”
      江肆瞬间毛骨悚然!

      对话框突然出现。

      【进客厅之前,希望你能抬头看看电视柜,晚上总会有很多惊喜,时刻提醒你,夜晚就该老实待在家里,不要随便串门。】

      江肆僵硬抬头,看向客厅的电视柜——
      江肆知道电视柜上放着什么,那里一直放着蒋爷爷的遗像,此时遗像上一片灰白,人像不知所踪。

      江肆屏住呼吸,视线下移。

      客厅大灯没开,只开了餐厅小灯,昏暗的大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人,那人佝偻着背,一动不动看着电视,电视没有声音,光线照在脸上,忽明忽暗。

      像是注意到江肆的目光,一动不动的人影,缓缓扭动脖子,江肆几乎能听到脖子的咔咔声,像是生锈的卡顿老机器,直至脖子扭过一个奇怪的角度,惨白的脸,正对着江肆。

      江肆瞳孔一缩,心脏差点停跳!

      遗像上的蒋爷爷,此刻正坐在沙发上!

      余奶奶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异常,还在热情招呼江肆进来坐。

      江肆定在玄关,不敢进去,顶着阴森森的视线,小心翼翼打开门,迅速退了出去。

      江肆飞快道:“余奶奶,快出来!”

      余奶奶站在门口,脚尖抵着门槛,就是不肯迈出一步,脸上还是那种诡异的笑。

      江肆头皮发麻,“余奶奶,蒋爷爷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您不记得了?”

      余奶奶的笑容里带了几分疑惑,“你蒋爷爷一直都在,我们没有分开过。”

      “余奶奶你快出来,它不是蒋爷爷!”情急之下,江肆伸手去拉她。

      余奶奶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眼睛上翻,眼眶只剩眼白,反手抓住江肆手臂,一把将他拖进门。
      力量大的出奇,江肆直接被扔进客厅,重重摔在地上!

      江肆顾不得疼痛,立刻爬起来,坐在沙发上的“蒋爷爷”,此刻已经站起来,眨眼到了江肆面前。

      江肆想也没想,诡异左手已经抡了过去!
      不管它想干什么,先揍了再说,不好好坐着突然爬起来吓唬人,一看就不是好鬼!

      “蒋爷爷”像是脚踩滑轮,被一巴掌抡飞出去。

      【遗像鬼,诡异值:280】
      【蚊子腿虽小也是肉,比起饥饿状态0,你没得挑,诡异左手已经做好猎食准备了。】

      江肆:“……”
      疯了吧!让他吃掉一个人形鬼物,他没有心理阴影的吗?!
      大虫子他就忍了,人是真的不能忍!

      江肆转身往门口跑,余奶奶堵在门口,江肆已经见识过余奶奶的夕阳之力,不敢大意,诡异左手抓住余奶奶,右手开了防盗门。

      江肆拉着余奶奶向外跑,想带她离开,手下一重,江肆差点被重新拉回去。
      回头一看,对上一双灰蒙蒙的眼,遗像鬼枯瘦的手,抓住了余奶奶。

      江肆已经见识过鬼物的力气,如果江肆硬拽,余奶奶的手臂很可能被扯下来,江肆只能放手。

      “我马上回来!”
      江肆转身跑回家,抱着绘画本又跑回来,刚好看见余奶奶家的防盗门关上。

      江肆草了一声,又转身回家找钥匙。

      他有余奶奶家的钥匙,是余奶奶留在他这里的备用钥匙,如果一连几天没见她出门,麻烦江肆去她家看看。

      余奶奶的意思江肆明白,他从没用过备用钥匙,今天却是用上了。

      江肆打开防盗门,正对上堵在门口的余奶奶,遗像鬼站在客厅里。

      嫌弃3点灵值太弱,死活不肯出来帮忙,现在变成9点灵值,总该有点安全感了吧?

      江肆右手在纸上一抓,抓住软软一团,朝着客厅丢去!

      柴犬宠灵周身散发微弱白光,还没落地,就已经狂吠起来。

      江肆担心一只宠灵搞不定,又把新鲜出炉的博美也抓出来丢过去。
      别看博美个子小,面对诡异比柴犬还凶!
      两只宠灵狂吠着扑上去,咬住遗像鬼就不松口,非常凶!

      余奶奶扑向江肆,完全没有往日腿脚不便的样子,江肆抓着余奶奶不松手,他的诡异左手可以压制余奶奶的异常。

      两只宠灵被遗像鬼横扫在地,嗷嗷叫着不敢上前,身上白光几乎消失。

      江肆放开余奶奶,跑向遗像鬼,抡起诡异左手——
      手下一空,遗像鬼不见了。

      江肆转身,正看到遗像鬼贴在余奶奶背后,余奶奶身体一震,彻底和遗像鬼融为一体!

      江肆:“!!!!!”
      江肆此刻满脑子都是三个大字:鬼附身!

      眼下情况,江肆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对话框出现在余奶奶的脸上。

      【阴灵入侵,现在他们合二为一,混合双打即将上演,这是你拒绝猎食的代价,我已经准备好嘲笑你了,挨打的姿势要帅,逃跑的速度要快,预备——开始!】

      江肆:“……”
      江肆觉得,自己迟早会被这个对话框气死!

      余奶奶已经扑过来了,速度很快,伸手来掐江肆的脖子,江肆急忙闪避——没避开,衣服被扯住了,“嗤啦”一声,衣服被撕破,江肆也被丢了出去。

      “砰”一声撞在洗手间门上,这一下力气极大,江肆觉得五脏六腑全部贴在后背排排站。

      江肆还没爬起来,余奶奶双臂下垂,僵直不动,迈着小碎步蹬蹬蹬冲到面前,又来掐江肆的脖子,对江肆的脖子十分执着。

      江肆急忙爬起来,余奶奶一手抓空,指甲挠在门板上,留下三道抓痕,这要是挠在人身上,绝对撕下一块血肉!

      余奶奶指甲盖全部外翻,却不知道疼,还在试图抓住江肆。

      江肆躲不过,左手抓住余奶奶僵硬冰冷的手臂,余奶奶定在原地。

      江肆立刻意识到,诡异左手同样可以压制被入侵的余奶奶,可他不知道怎么把遗像鬼从余奶奶身体里弄出来。

      正在迟疑,两团微弱白光同时跃起,扑向余奶奶,透体而过,遗像鬼被推出了余奶奶身体。

      遗像鬼刚出现,立刻消失。

      电视柜上的遗像“啪”一声掉在地上。

      余奶奶跟着倒地,江肆用力扶住,没让人倒地上。

      江肆不知道遗像鬼会不会再出现,放下余奶奶,把茶几拖过来,压在遗像上,如果遗像鬼再出现,让它自己选是掀茶几还是撞地板!

      看着不省人事的余奶奶,江肆只能拨打急救电话。

      带上余奶奶早已收拾好的小包,包里有现金和证件,拿了包就能直接去医院。

      余奶奶一直防着这一天,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江肆有意不和人打交道,耐不住老人太热情,什么大事小事都要找江肆,完全不顾江肆是否愿意。

      江肆跟着一起去了医院,忙里忙外,直到深夜才回家。
      说到底,他只是个邻居,余奶奶到底如何治疗,还得亲人回来签字确认。

      两只宠灵已经回到绘画本,颜色浅淡的几乎看不清。
      江肆不知道颜色全部消失会如何,他不敢尝试,只能用最快速度重画灵身。
      两只宠灵终于变得鲜亮起来。

      余奶奶的床头柜上,放着她和柯基的合影,江肆用手机拍了下来。
      他拿出厚卡纸,连夜画了一只柯基。

      正如江肆猜测的那样,柯基果然也是宠灵,遗憾的是,也只有9点灵值。
      如果宠灵的灵值能高一点,今晚就不会这么狼狈了。

      经过这次,江肆看到了宠灵的重要性,也明白柴犬宠灵早上为什么不出现,在明知出现必死的情况下,柴犬选择不出现,只要有一线可能,它会立刻扑上去。

      江肆开始考虑,去哪里才能弄到灵冥草和彩绒砂。
      世道危险,果然还是有品有属性的宠灵,更能让人放心。

      江肆找出一个旧工作证,把卡纸剪小,塞到工作证里,方便余奶奶携带。

      柯基宠灵从卡纸上抬起脑袋,穿过透明塑料壳,四下张望。
      “余奶奶不在,明天带你去看她。”

      临睡前,江肆去了妈妈的房间,看着妈妈的遗像,久久无言。
      他不知道,如果妈妈变成遗像鬼回来,他会如何。

      次日醒来,江肆把指绘和板绘宠物,发给买家,手绘宠物,也用快递寄出去。

      手中只剩柴犬和博美,江肆担心它们在运输途中跑出来,最后买家收到两张白纸,那乐子就大了。

      江肆给两位买家留言,简单说明情况,看看是退单,还是过来把两只宠灵接走。

      画出宠灵是意外,这单可以原价卖出去,以后再画宠灵肯定会涨价,谁会和钱过不去呢?何况他又这么缺钱,接单也是为了生活。

      清完手里的单子,江肆暂时不准备接单了。

      忙完这些,江肆带着装有柯基宠灵的工作证去了医院,看望余奶奶。

      到了医院才知道,余奶奶一早就被她儿子接走了,余奶奶年纪大了,人还在昏迷,医院不建议这时候出院,可家属非要出院,医院也没办法。

      江肆站在路边,看着手中没有送出的宠灵。

      “把你画出来,却让你成了孤儿狗,只能先委屈你待在我家,等余奶奶回来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