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呼……呼!”季黎大口大口喘气,恶狠狠地瞪着他老爸。

      季晨夕尴尬地帮季黎拍背顺气。

      “我要憋死了!”季黎没好气道,“你力气怎么这么大?!”

      季晨夕小声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天生力气就很大。”

      季黎嫉妒了。他怎么没有遗传这一点?要是他也有这么大的力气,为了攒创业钱去工地上搬砖的时候就能赚更多钱了。

      “别拍了别拍了,坐下!”季黎道。

      季晨夕立刻并腿坐到床边的椅子上,还把双手放在膝盖上。

      乖巧.jpg。

      季黎严肃的表情差点没绷住。

      季黎发觉,自己脑海里小麦色皮肤的精壮劳动人民老爸形象,已经快要被现在的小白脸老爸形象给覆盖了。

      太魔性了!

      季晨夕乖巧坐好之后,季黎却不知道该和季晨夕说什么。

      叙旧?

      他不记得多少关于季晨夕的事。关于季晨夕所有的记忆除了零碎的等待画面,便都只剩下那几张泛黄的照片。

      聊自己的事?

      他不习惯和不熟悉的人说自己的私事。季晨夕虽然是他亲生父亲,但现在和陌生人无异。

      “宝宝,你是怎么重生的?”季黎沉默,季晨夕先开口询问了。

      他记得季黎说,“刚走上人生巅峰就被迫重来过苦日子”,这难道是说自家宝宝死得很早?!

      “胃癌。”季黎板着脸道。

      季晨夕揪紧了裤腿:“多少岁?”

      季黎:“三十岁。”

      季晨夕声音颤抖:“我、我没给你吃饱肚子吗?”

      季黎想说不关季晨夕的事,但话一开口却变成了讽刺:“那么久远的事?我哪记得?我六岁的时候你就死了。我在孤儿院长大,为了创业节衣缩食,能不得胃癌吗?”

      季晨夕身形摇摇欲坠,表情十分痛苦和绝望。

      季黎话刚说出就后悔了。

      除了在面对死对头的时候,他平时并不是情绪冲动的人——从底层一步一步走上人生巅峰,他不可能不会隐忍、没有城府。

      但在面对季晨夕的时候,季黎却很难控制住情绪,总是想要抱怨、想要说刺人的话。

      是重生让他失去了分寸?还是孩子的身体影响了他的心智?季黎不知道,但他对自己的情绪失控很懊恼。

      季黎压抑住心中的火气,干巴巴道:“孤儿院的院长说,你是送外卖途中疲劳过度死于车祸。你虽然没留下多少遗产,但我刚进孤儿院的时候长得很敦实。所以你活着的时候,应该没饿着我。”

      季黎本想安慰季晨夕,话说出口,讽刺又比安慰多,听得季晨夕更难过了。

      季黎很想使劲敲敲自己的脑袋。

      季黎你在干什么!刺激你老爸对你有什么好处?!

      “对不起,宝宝,对不起,爸爸没用。”季黎本以为自家泪腺发达的老爸肯定又要哭了,没想到季晨夕居然忍住了眼泪,只是不断道歉,“我一定好好赚钱,你绝对不会再得胃癌!”

      季晨夕的话让季黎脑袋上灵光一闪。他终于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专门说刺激老爸的话了。

      他一定是为了让老爸产生愧疚,以后事事听自己的,好好努力,天天向上,努力创业成为富一代,好让他这辈子别那么累!

      不愧是我,真聪明。季黎逻辑自洽之后,心安理得的卖起了惨:“没错,你一定要好好赚钱。我上学的时候就罢了,好歹有助学贷款和奖学金撑着,勉强能活。白手起家创业那才叫一个艰难。”

      季黎越说越起劲,之前“我和老爸不熟,不会和他说自己私事”的念头完全被他抛到脑后。

      家教、搬砖、服务员,摆摊、陪酒、跑外卖……看在他这张英俊的脸的份上,工作不难找,就是累。

      最惨的时候,白天他要到处打工,晚上回到地下室设计游戏,每天睡眠时间不到两小时,全靠捡别人烟头抽着提神。

      地下室劣质烟雾缭绕,他曾经一边肝游戏设计一边和同伴自嘲,自己可能会死于肺癌。

      公司走上正轨之后,季黎立刻戒了烟。却未曾想到,他没得肺癌得了胃癌,还是早死了。

      季黎絮絮叨叨,季晨夕不断给他递蜂蜜水。

      当季黎把蜂蜜水全喝光的时候,居然不间断的说了一个多小时。

      季黎有点尴尬。我怎么这么能说?

      “宝宝好厉害。”季晨夕小声道,“宝宝辛苦了。虽然咱们家现在肯定没有宝宝以后有钱,但绝对不会让宝宝再辛苦一次。对了,我叫你宝宝,你能习惯吗?我以后叫你小黎可以吗?”

      季黎又撇开脸:“你随意。我没什么不习惯。我们得罪了谁?爷爷的债务是怎么回事?”

      季黎转移话题掩饰自己巴拉巴拉诉了半天苦的尴尬。

      他告诉自己,我诉苦是有原因的。我是为了让老爸以后都听我的话。我这是情感操控。

      对,就是家长天天对孩子诉苦卖惨,让孩子多努力,孩子不努力就是不孝顺的那种情感操控。

      季黎又给自己找到了借口,再次强行不尴尬。

      “你爷爷去世之前,正在做一个楼盘开发的项目。他们要讨的债是工程款。”季晨夕虽然宅在家里,但他父亲会经常和他说公司的事,只是季晨夕一直不感兴趣,只沉浸在养孩子中。

      不过这些年的耳濡目染,也让季晨夕能在听刑程彦解释后,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季黎在被子里伸展了一下裹成木乃伊的小脚脚,强忍着麻药过去后的疼痛,结合自己所知道的事,分析季晨夕口中的信息。

      刑程彦值得信任。老爸从刑程彦口中得知的事应该不会有隐瞒。

      刑程彦找到季黎的时候,已经是国内知名律师。他只说自己是黎家旧相识,告诉了自己一些旧事,并在在法律方面对季黎提供了许多帮助。后来刑程彦的律师事务所,成为季黎公司的合伙人与专属律师团队。

      刑程彦除了告诉季黎身世,没多说季家和尹家的事,似乎是担心季黎追查下去得罪尹家——那时候渣爹已经在尹家一众继承人中杀出重围,荣登“大宝”,风评很是冷酷无情、心狠手辣。

      刑大叔对自己的期望是好好养生,争取熬死渣爹,然后“啪”的一声拍出血缘证明,在遗产争夺中咬下尹家一块肉。

      刑大叔那时挺乐观。渣爹对外宣称独身主义,无子无女连情人都没被媒体发现过,季黎很可能出其不意继承渣爹所有遗产。

      可惜,季黎自己不争气,死得实在是太早了。

      季黎结束回忆,问道:“爸,你是不是猜到这件事可能和尹家有关?”

      季晨夕面色一僵。

      季黎继续道:“上辈子刑叔叔在我获得国内最佳新人游戏设计师大奖的时候,看到媒体报道才找到我。他说你出事的时候,他在国外处理一桩比较麻烦的跨国案件,大半年后回国,你已经不知所踪,他不知道你出了什么事,只查到有非法讨债人找过你。”

      季晨夕喉结动了一下,声音沙哑道:“刑大哥查出非法讨债人和尹家有关?”

      季黎道:“刑叔叔只是猜测。他说对方很明显是直接针对你,而你只和尹家有瓜葛。在学校里散布你搞大女生肚子的传闻,据说背后也有尹家推手。”

      季黎心中嗤笑。这个谣言很好澄清。爷爷一直放任,大概是现在对能生子的男性这个特殊群体歧视较为严重。老爸背一口渣男黑锅,比老爸自己被渣男搞大肚子后始乱终弃还不肯打胎这个真相,在舆论上会让老爸更轻松一些。

      不过对于老爸自身来说,可能痛苦程度差不多。

      “我、我的确有这么猜测。”季晨夕低着头,双手攥紧了裤腿,“爸爸去世后,他们出手一次,就会出手第二次。但尹家势力在国外,我只要换个城市躲起来,他们就找不到我。”

      “我还有二十多万存款,还有一把子力气。可以买个小房子,然后做体力活赚钱养你。”季晨夕眼眶又红了,但是他一直紧紧咬着牙,没有哭,“至于债务转移书……我赌尹家不想撕破脸,逼我、逼我……”

      “逼你找尹家敌对势力投靠,以我为道具,以媒体舆论为武器,对尹家进行‘自杀性袭击’。”季黎冷静道,“尹家虽然是庞然大物,但它现在想回国内发展,一点点舆论危机,都可能成为它回国计划失败的稻草。”

      “只是如果你这样做的话,尹家可能装作不知情,对媒体哭诉后悔,然后打官司要回我的抚养权。”

      老爸高中辍学,没有经济来源;尹家是顶尖财阀,有权有势。法院会倾向于把孩子判给有能力抚养的一方。他们再动点手段把自己抢走后藏起来,老爸根本没办法跟他们斗。

      等尹家把自己带出国,无论是让自己不幸病逝,还是给点钱放养,都能永绝后患。

      若是尹家把自己已死的消息告诉老爸,老爸估计会抑郁而终。

      尹家失去了回国抢占市场的最好机会,老爸和自己可能失去性命,所以叫自杀性袭击。

      “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我们需要时间积累力量。这辈子再逃一次吧。这次让刑叔叔帮忙,我们多带点钱走。你也别去打工了,找个学校复读。”季黎做好决定,要让老爸创业当富一代,大学的人脉很重要,“不过你已经离开学校四年,估计很难……”

      “没问题!我这四年一直有看书,很快就能把课本捡起来!”季晨夕忙道,“就算这四年的高考大纲发生了一些变化,我复读一年也绝对能考个好学校!”

      季黎惊讶:“你这么有信心?”

      季晨夕不好意思道:“我、我本来就打算你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回去复读。”

      季黎:“……你脸皮那么薄,和小朋友们一起复读,没问题吗?”

      季晨夕小声道:“我脸皮不薄。”

      季黎满脸不信。你那么爱哭,脸皮不薄?

      季晨夕以为季黎说他辍学的事,解释道:“我辍学不是因为流言蜚语,是因为孕期抑郁症。现在孕期抑郁症已经好了。再说了,我去其他城市复读,也不会有人认识我。”

      季晨夕指着自己的脸:“我这张脸挺嫩,复读的时候别人也不知道我多少岁,不会说闲话。”

      季黎仔细打量自家老爸的脸。嗯,这张脸的确挺嫩。

      “所以宝宝……小黎你放心,无论是高考还是创业,我都会努力做到!”季晨夕拍着胸脯道,“我这次一定能保护好你!”

      看着突然燃起斗志的季晨夕,季黎选择相信。

      他老爸本来就不笨,只要肯上进,上个大学应该不难。季黎用来做为创业基础的粗糙游戏雏形,就是老爸留下的遗物。

      “对了,今天年月日是多少?”这件事决定下来之后,季黎接下来要做一件比查清幕后黑手更重要的事,希望来得及。

      季晨夕把手机拿出来,季黎探头一看:“六月七号?哎,这么巧的吗?时间刚好!爸,赶紧带我出院,我们去山市住几天。”

      季晨夕毫不犹豫地点头,完全不问缘由:“好!我马上办理出院手续!”

      季黎得意笑。

      哼哼,死对头,这辈子我成为你救命恩人,你肯定得给我送钱送人送资源吧?

      创业第一桶金,就从你身上挖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季黎:我不习惯和不熟悉的人说自己的私事。
    季黎:(巴拉巴拉诉了半天苦。)
    ——————
    感谢在2021-10-04 21:57:01~2021-10-06 18:16:4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某琥 2个;可悠儿、wing、月千年、妙音年、清溟少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北宫婴 145瓶;不是大耳朵的涂涂 58瓶;M濒死的苏猫子、喵喵桑、南雀飞枝头 50瓶;ai睡觉 30瓶;月千年 28瓶;夏隼佐佑、静静、墨言、清溟少华 20瓶;喵小黑 18瓶;微凉の夏 16瓶;湖中鱼、eileen_bi、沈长泽、千玗 10瓶;乐猫浑水摸鱼 6瓶;阿阿、木可、喵星不冷、两小竟无猜 5瓶;陈家姑娘、天晴无雨、啾啾、yixin 2瓶;小乖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