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苦命孩子 ...


  •   “咚咚咚……”

      冯卿一大早就听见后厨传来了切菜的声音,她偷偷的扒着门看了一眼,然后就看见了昨天她新招的那个伙计正穿着一身围裙在案板前切菜。

      呃,这个围裙……

      冯卿眼神在厨房里转了一圈,才发现这围裙是原本挂在墙上当摆设用的,几乎从来没被人用过,今天居然头一次被人穿上了。

      昨天的那个客人……正安安静静的切着一个大白菜,他的动作还真的出乎意料的利索,冯卿本身是个靠外卖生活的人,但是她妈做饭还是很好吃的。

      冯卿这个没吃过猪肉的人看过这么多年猪跑,怎么也能大概推算出眼前的这个客人做饭水平还挺高。

      “你以前经常做饭吗?”冯卿有些感慨的道,她心说怪不得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还好吧。”刀客道。

      他现在有种整个世界都很玄幻的感觉。

      谁能想到,一个人,在看见了他这当今世上第一刀客后竟然邀请他来做饭。

      而更玄幻的是,他居然就这么答应下来了。

      世人都不知道,厨子以前确实是经常一个人做饭的,这点可能就连这世界上最恨他的人都不清楚,毕竟天下第一刀客跟厨子这两个词好像完全扯不上什么关系。

      在他们看来,这天下第一刀客就应该是突然从某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然后像孙猴子一样长大,十七年后报了血仇,这一切听起来都是一个再完美不过的剧本,没有人想过他是怎么活下来的,他曾经有多么的狼狈。

      刀客很小的时候就一个人生活了,对于独居者来说,做饭确实是必备技能。他把手中的菜刀放到了一边,然后转身掀开了后面的大铁锅,一股热气瞬间就扑了出来。

      “尝尝。”

      冯卿被这扑面而来的香气一惊,她迫不及待的拿起勺子喝了一口,然后……忽然就觉得人生美满了。

      这年头能不点外卖在家吃已经是一种奢侈了,冯卿都已经吃外卖吃习惯了。那刀客看着冯卿的脸,又转身从灶台上拿了几个罐子,“这里面装的一些东西我都不认识……这个好像是盐?这个……应该是胡椒?还有是糖,还有这个,这个,这个都是什么……”

      冯卿看了眼刀客拿出来的那几个瓶瓶罐罐,里面有鸡精,味精……甚至这人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她放在角落里的蚝油,油醋汁,奶粉可可粉这种东西也都找了出来。

      她看的一个激灵,心说怎么这种东西自己都忘了藏起来了。

      原本她有些尴尬的,谁想到这个客人用一种特别平淡的表情看着那几个现代生产,上面还贴着标签的玻璃瓶子,那种平静到了极点的表情,就好像内心还在疯狂尴尬着的冯卿是精神病一样。

      一些很少见的香料……刀客心想。他昨天还以为来后厨做饭就是简简单单的做饭,没想到来了之后才发现这里面别有洞天。

      这些香料来自于中原各地,甚至还有些少见的西域香料,从南到北,应有尽有。

      一些名满天下的酒楼甚至都找不全这么多的香料,而它们竟然出现在了这个小小的客栈里。

      “没什么,你就随手放那吧。刀客听见店长语气平淡的说道。

      刀客心思转了一圈,并没有说什么,他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盘子,把菜装好。

      冯卿屁颠屁颠的跑回了饭桌前,她准备今天好好的吃一顿久违的家常菜,临了等菜的时候随便刷了刷淘宝,然后发现今天荔枝打折,就随手买了两斤。

      她这卡里剩的不多,三年省吃俭用也就攒了几万而已,如果说她以后赚不了钱了,恐怕连外卖都点不起了……冯卿惆怅的叹了口气,可这几万也买不了什么特别厉害的东西,奢侈这一把以后,她或许可以考虑拿这几万先买点电子设备之类的屯着?

      正当冯卿这么想的时候,她忽然听见手机响了一下,低头就看见了一条刚刚接收到的信息,【您尾号xxxx卡xx日xx:xx工商银行收入(工资)4871.3元,余额5743.98元。【工商银行】】

      冯卿,“……”

      新晋厨师刚一进来,就看见他的老板正对着一个小小的牌子发愣。

      “吃饭了。”刀客故意喊了一声,他看见掌柜的手似乎微微的抖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将那个牌子放回了自己的衣服里,招呼他过来吃饭,刀客也就故意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不愿去撞破店长的秘密,心里却在不由自主的想那牌子到底是什么。

      冯卿整个人都惊了,今天确实是以往的发薪日,可她没想到的确有钱会在今天被打进账户里,而且打的好像比平时还要早了几个小时。

      她脑子里开始浮现起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连工资都给发了,难道说连之前谈好的法定假日和年假也……

      “店长。”旁边的刀客忽然道,“一会该来人了。”

      “来就来吧。”冯卿此时此刻有些心潮澎湃,所以没什么心情多说话,她心说她这客栈的大牌子还摆着呢,来客人还不是最正常的事,“一会来客人了,就好好招待他们。”

      刀客安静的吃了口饭,然后沉默的点了点头,“嗯。”

      冯卿在这里兴奋半天,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刀客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掌柜的会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他的名字在江湖中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可是掌柜的忽然这么问,肯定不是毫无道理的。

      刀客转头看了看外面的阳光,过去的种种一一浮现在他的心头。

      其实说句实话,他没想过自己居然还能活下来的。

      刀客很久以前就想过自己复了仇以后要去做什么,那时候他曾经梦想过自己会有一个小小的屋子,在里面养一只小猫,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乏味又平静的日子。

      眼下,这一天真的悄无声息的到来了,刀客忽然间觉得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激动,却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平静。

      如果退隐江湖,那么过去的种种只不过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代号,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过去的那个他在现在就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活下来的,是一个跟过去毫无瓜葛的他。

      刀客微微的闭了闭眼睛,他隐约明白了掌柜的意思,她应该是看出了自己心神不定,所以才这样提醒他,告诉他过去的一切就是过去了,现在的他应该把那些事情全都忘掉。

      今天是十一日,四天前他杀了那些人的日子是七号。

      “我叫李七。”他最终说道,“请您叫我李七就行了。”

      这句话把原本正想入非非的冯卿都给吸引了过来,她忽然转头看着刀客发愣。

      刀客……不,李七说完之后就低下头吃饭,他那心无旁鹫,大口大口吃饭的样子都把冯卿给看泪目了。

      她寻思这孩子以前在家得吃多少苦啊,二米饭和白菜炖豆腐都能把他香成这样。

      还有李七……这种极其不上心的名字,这家父母对孩子是多不上心啊,怕不是家里还生了七个孩子,严重超生,所以才吃不起饭吧。

      一顿饭是吃的冯卿母爱(?)泛滥,等到吃完以后,她已经不易察觉的把肉都偷偷的留给李七了,李七吃的浑然不觉。

      “你以前都住哪?”

      “我从小……就孤身一人在关外长大。”

      “那你……还有认识的人吗?”

      “没有了,都死了。”

      “你怎么跑到这边来的?”

      “被别人追,一不小心就到这来了……他们追了我三天了,不追到是不会放过我的。”

      一个父母亲戚都死了,孤身一人长大,很有可能父母去世前还留下了一大笔债务,不得不被债主追杀,最终只能逃命的苦命孩子,冯卿越跟李七说话,就越能感觉到自己的怜悯之心在扑通扑通的跳。

      这年头农民家庭出身的孩子一般都会选择在家里留下种地,很少有人会背井离乡,跑到这么远的地方。

      看了过多宅斗老娘舅小说的冯卿下意识的就脑补了一出父母去世,舅舅舅妈抢地抢房子的情形,她越想越难受,李七完全没有注意,他低头在认认真真的干饭。

      ……等到冯卿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看着空空如也的桌子一愣。

      呃……等等,发生了什么?

      冯卿之前还在想是不是饭做多了,因为那锅饭她一个人估计可以吃两天,结果这满满一大锅的饭李七一个人全吃了,连菜汤都喝干了,一点都没剩下……

      啊这……

      冯卿心说行啊,小伙子,你就是生错年代了,你这要是生在现代当个吃播,那绝对能火的一塌糊涂。

      好吧,冯卿忽然斗志满满。她心说不就是钱吗……她一个现代人还弄不来钱?

      银价也就几块钱一克,她这还有一堆用来当剧组道具的玻璃瓶,玻璃花啥的……琉璃在古代可是个贵重东西,再不行她明天就去淘宝批一箱肥皂进来。

      李七吃完了饭后,非常自觉的去刷碗,冯卿忽然听见对面的茶摊子上慢慢的聚集起来了一群人,有一个穿着长大褂,胡子都白了的老爷子走到了最里面,她眼睛突然一亮,心说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在茶馆说书的?

      说书的好啊……她刚好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她正好想听听自己到底穿到了哪个朝代。

      “你先在这待着,我过去看看那边在干什么。”冯卿转头兴奋的对李七道,“有客人来你就去对面喊我一声。”

      “你让我在大堂待着?”

      “对啊。”冯卿道,“现在店里就咱们两个人,如果我出去了,那肯定要你招待客人啊。”

      李七想说什么,却又闭了嘴。

      他本以为掌柜的会让自己待在后厨,努力的把影响降到最低,这么大大方方的让他站在前面……难道,掌柜的真的不怕吗?

      但是李七思索了一下……最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说:“好。”

      很少有人知道李七说这句话的时候下了多大的决心。

      看来这位前辈……是真的不在乎啊,这种随性的心态也不知道是出自哪个门派。

      李七在心里想了一圈,那些名门正派的估计不大可能……魔教的恐怕也不是,江湖第一魔教“一刹间”也下了对他的追杀令,除了“一刹间”外,李七还想不出来哪个门派能有这么厉害的前辈。

      或者……是西域那边不熟悉的魔教?李七忽然又想到。

      他又想起刚刚厨房里那一堆不知道什么种类的调料,忽然间就觉得自己可能猜到真相了。

      “对了,店长。”李七忽然问道,刚准备出门的冯卿又回来了,问他,“什么事?”

      “咱们店里……有什么规矩吗?”

      “规矩?”冯卿瞬间就觉得这个李七特别的上道。

      她想了想道,“只有一条最重要的规矩,这条规矩你一定要好好的遵守。”

      “好。”李七应道。

      “不要随便动店里的所有东西。”冯卿说:“我不喜欢店里乱糟糟的,没有我的允许,店里的所有东西都不许碰。”

      李七微微一愣。

      紧接着他猛地点头,“明白!”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