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冯卿社恐 ...


  •   第一次见到冯卿这人的陌生人都会觉得她这个人有些古怪。

      但跟她熟悉的人却知道,这种人某种意义上……其实还算是个凑凑合合的好人。

      而冯卿为何会给人一种如此古怪的感觉,还要从她的青春期开始说起。

      ……

      冯卿从小到大人缘都不算太好,归根结底可能是由于她那无可救药的社恐。

      她很少跟别人主动搭话,每次说话的时候都会觉得有种莫名的尴尬,人生中最喜欢的事是安静的窝在家里玩手机,避免一切不必要的交际。

      这样的一个社恐,按理来说在这个世界上也并不少见,但冯卿跟其他社恐不同的地方在于——这不光是一个社恐,还是一个中二病。

      她总觉得没人搭理自己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害怕被别人笑话,于是这种心情跟与生俱来的中二病病毒结合在一起后,就形成了一种十分怪异的脑回路。

      这个脑回路的具体名称大概叫做——【跟我说话的人很少,并不是因为没有人愿意搭理我,而是由于我不愿意搭理他们。】

      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一人霸凌其他所有人”。

      当然被冯卿“霸凌”过了的人可能都没感觉到自己被霸凌了,但这无所谓,反正冯卿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这种“一人排挤其他所有人”的脑回路在冯卿的青春期以阿Q一般的乐观帮她渡过了学业最崩溃的时候。

      说这么多只是想大概介绍一下冯卿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么个地方工作。冯卿虽然自我欺骗功力挺厉害,但也并不是个傻子,她有时候还是愿意接受一下现实的,在毕业以后考虑到自己的极端社恐问题,所以就找了这么个跟自己的本专业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工作。

      虽说这个工作也需要跟各种各样的客人接触,但是冯卿的情况也很特殊。

      她只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以“冯卿”这个身份去社交而已,但是如果别人给她划定好一个圈子,让她去扮演好一个“学生”,“女儿”,“发传单的”,“键盘侠喷子”等等,只要给她划定好了这个范围,她跟别人的交流还算是勉勉强强。

      尤其横店上岗之前还包括了一套严格的培训,教给他们如何用他们扮演的那个角色的身份来说话,大部分人都觉得那一套东西有些过于死板了,但这对于冯卿来说简直就是天堂。

      冯卿这家伙从外表来看还是个蛮阴沉的人,半长不短的头发,常年一身深色系装扮,再加上常年不出门,苍白的都快没血色的脸。除去当年面试的时候,冯卿就几乎没有放弃过她那跟米津玄师有的一拼的铁刘海,这让她的老板大呼上当,冯卿一直觉得这就是为什么老板总扣她工资的原因。

      但冯卿这人某些时候还是挺热心肠的,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这家伙跟别人正常交流的机会比较少,所以社会经验也很少,尽管工作了三年,但有时候做事情还像学生仔一样。

      换个心肠稍微硬一点的人可能这会都不会让客人住进来了,但是冯卿这个看起来一脸阴沉的家伙不仅让这人住进来了,还给他烧了洗澡水。

      ……呃,虽说只是用热水器烧的。

      “擦干净了以后看起来还挺利索的吗。”冯卿看着那个落汤鸡一样的客人逐渐收拾好了自己,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后,心里诧异的想到。

      那是个五官组合看起来居然还有点帅的男人,再结合刚刚他像个落汤鸡似的样子,冯卿可一点都没想到他的真实面目是这样。只不过古代穷苦大众多,这小伙子大概是务农为生的,所以皮肤被晒得黑黑的,冯卿又无意间看了眼他的手,一双伤痕累累的手,上面有各种各样的伤疤留下来的痕迹。

      他面相看起来也很沉默寡言,从刚才开始就几乎都没说上一句话了,但无所谓,冯卿这人就喜欢话不多的,因为她自己就话不多。

      这肤色,一看就干活勤快。这面相,一看就老实。

      这样的一个小伙子如果放到村里,那得多么的受大姑娘小媳妇欢迎,恐怕得天天东家挑个水,西家挑个粪的……冯卿莫名其妙的感慨道。

      刀客此时此刻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了。他刚刚洗了个热水澡,换了个衣服,还喝了一口掌柜的之前端上来的热汤。

      出乎意料的是,这闻起来香气扑鼻的汤,味道真的略微有些……寡淡。

      不,倒不是说不好喝,就总像是缺了什么东西一样。

      刀客悄悄地抬头,看了这个前辈一眼。他现在已经确认对方应该是一位隐居的高人,并且很明显已经认出来了他。

      最近这段时间刀客忙于逃命,自然不知道江湖中又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知道,最热闹的故事里面一定有他。

      十七年前,那个经脉被废,惨遭灭门,几乎所有人都断定他活不到成年的小孩而今竟然按照誓言,杀光了他所有的仇人。

      当年没有被所有人相信的誓言,而今竟然成真了。

      这些仇人有的已经是一派掌门,有的已经是魔教的护法,他全都没有放过,将他们一个个斩于刀下。

      这件旧事知道的人不少,但是这件事的结局所有人都没有料到,在刀客复仇成功后,这消息在短短的几天内就引爆了整个江湖。

      但刀客在成功复仇后,换来的,是接近十个大门派和各大杀手组织的无止境追杀。

      刀客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这个江湖中的好人不多,哪怕是外表看起来再慈眉善目的人,他都可能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反手捅你一刀。但是眼前这个长相看起来颇为冷漠,声音很哑,话也不是特别多的前辈居然在这种时候伸出手拉了他一把。

      这对于刀客来说,简直就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有些时候人真的是不可貌相,刀客有些诧异的想到。他为自己刚刚到店里来的时候曾对店长生出过一丝怀疑的心思而感觉到抱歉。

      这是一位真正的世外高人,隐居于此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躲避清静,谁想到自己居然还闯入了人家的清修之地。

      刀客现在一无所有,唯一有用的也就只有身上这把刀了,可是现在他给人带来的危险远远大于他的能力了。

      “您……不会因为我之前做的事,而把我赶出去吗?”刀客忽然间轻声的问道。

      冯卿听了之后诧异的看了看刀客。

      她心说行啊,这孩子心里还有点数,知错就改,知道随便翻别人东西不好,这会居然主动交代了。

      她故意笑了几声试图缓和一下氛围——虽说从来都没这么做过的她笑起来的声音挺难听的,“没关系,才一次而已,没什么的。”

      刀客听着那阴恻恻的笑声,心里猛地一震。

      什么意思?

      这是指他三天之内杀了上百人这种事才是第一次吗?

      刀客想到了无数种回答,却偏偏没有想到这一种。

      即使是他,现在脑子都有点懵了,开始疯狂的思索掌柜的话中的意思。

      这……听掌柜的话,这样的事她可做了不止一次,而且做的还相当熟练啊。

      正因为如此,所以她现在收留自己才会表现的这么平淡吗?

      冯卿纠结了一会要不要给刀客开空调,想了想还是算了。她道,“柜子里面还有厚被子,如果半夜还凉就再加。”

      “好。”

      “有什么事叫我,我就在你隔壁。”

      “好。”

      冯卿头一次碰见话比自己还少的人,她耸了下肩就出去了。

      ……刚刚出门十秒钟的冯卿又忽然杀了回来,她看着这个朴实无华的农村小伙,忽然试探的问道,“呃,那个什么,你手脚麻利吗?”

      “……还可以?”刀客茫然的道。

      如果说杀人的话,他好像是挺麻利的。

      “呃,是这样的,我其实也是刚来这边,还不知道该做什么,但是今天下午突然有了个招几个伙计开客栈的想法。”冯卿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我看你好像挺合适的……不如来当我的伙计?”

      ……一个退隐江湖不知道曾经杀了人的前辈,邀请一位刚刚杀了不少人,正在被全江湖追杀的人当伙计?

      刀客忽然就觉得这个掌柜有意思,最起码非常有想法。

      “你擅长什么?”冯卿问。

      “用刀?”

      “用刀啊……”冯卿喃喃道,“那比较适合切墩,你做饭怎么样?”

      “还成?”

      “包吃包住,每个月两钱银子,考虑一下不?”

      刀客看了掌柜的半天,他咽了下口水道,“你真的没开玩笑?”

      “行了,如果你没有什么意见,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来上班啊。”冯卿说完以后就关了门。

      真是个斩钉截铁的前辈啊。过了好久好久,终于回过神来的刀客才这样想到。

      而在门外的冯卿兴奋的握了握自己的拳头。

      太好了。

      冯卿啊冯卿,没想到你今天终于出息了一把。

      之前跟陌生人说话都说不利索呢,今天竟然可以直接招人来当店员了。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