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 ...

  •   安州道。

      烈日灼灼,官道上一匹马也没有,连路边树上栖息的新蝉都失了鸣叫的力气。叶子的边缘干枯得打卷,井里找不出一滴水来,往日勤勉的农汉咂巴着已经嚼不出味道的烟叶躺着树荫下纳凉。

      清河县的那条清河,在今年年初的时候不知为何断流了。对庄稼人来说,失了水源就是失了生计,一家老小的嚼用从地里刨不出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理所当然的,他们顺着河道去寻找断流的原因。清河发源于清河县最西端的群山中,最靠近源头的是一个名叫“西崖村”的小小村落。那时候,西崖村派出了大半个村子的精壮,带上各种进山的草药,有的人还带了刀剑!

      “然后怎么了呢?西崖村怎么死光了?”

      “据说他们遭到了严如玉的屠杀。”

      梅叶卿叹了口气,”没头没尾的。人真的是严如玉杀的吗?严如玉为什么要杀他们,她为什么在山里,清河到底怎么了,什么都没讲清楚嘛。”

      西门吹雪把情报递给他,“你看这个。”

      梅叶卿顺着他指出的段落看下去。

      “……尸体上均有剑痕,野兽伤……右手臂伤痕为花瓣状,小臂弯折,疑似严如玉所留……”

      “这。”他看向西门吹雪,对方只是看着窗外飞驰的野草,“有人说,她是为了练剑。”

      “练剑!”梅叶卿惊呼。

      “练剑是不能只靠自己练习的,剑法需要在对敌中慢慢积累经验,融会贯通。为了练就绝世的剑法,有的剑客什么都可以舍弃。”

      “连良心都可以舍弃?”他不懂。

      一百三十一口人,在纸上只是冷冰冰的数字,在人间却是实打实的活生生的性命。

      梅叶卿慢慢攥紧了手中的情报。

      他们可能是父亲,可能是在嬉戏打闹的孩童,可能是笑吟吟喂鸡的老妇,他们的血是滚烫的,□□是脆弱的,他们会哭会笑,会有喜怒哀乐爱嗔痴。

      连精怪都不会干的事,他心想,屠杀同族!

      “静心。”

      西门吹雪冷静的声音一下子唤醒了沉溺在自己思绪中的梅叶卿。

      “你不气愤吗西门?”梅叶卿质问他,仿佛眼前的人是一个冷血禽兽。

      “……”

      无言的沉默。

      无法言说的寂静蔓延开来,梅叶卿感觉自己如同浸入一桶冰水,刺骨的严寒从天灵盖蔓延到脚底。

      “我只是,理解。”

      西门吹雪终于开口了。

      “我只是理解她为什么会这么干,我只是知道卡在道路上,看着远方的终点的感受。就像窒息,你明明知道如何呼吸,知道周身充满了空气,知道应该怎样调动起气管和鼻腔,知道肺部渐渐充盈的感觉,可是没有用。”

      “可是没有用。”

      他缓慢地冷静地,甚至带着不可思议的浅笑。

      你就是做不到,不管是呼吸还是继续走在剑道上,无形的枷锁沉重到扯着灵魂坠入地狱。

      万劫不复吧。大概……

      “为什么这么疯狂呢?”叽叽喳喳的声音。

      看着梅叶卿懵懂无知的眼神,西门吹雪失了回答他的兴致。

      他抬手掐住梅叶卿的脖子,梅叶卿猝不及防下被他卡在车厢里。

      “你连窒息都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西门吹雪的手用力,梅叶卿开始疯狂挣扎起来,“咳咳咳……西门!”

      “感受到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西门吹雪现在就像是套了个冷静的壳子,实际在梅梅出来前他就已经走火入魔了。
    ps:大量私设,ooc疯狂预警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