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声音如撕裂的锦帛,刺耳而尖锐。

      便随着这一声喊,府内的喧闹声响起,“抓住她!不能让她跑了!”

      “大夫人疯了,快抓住她啊!”

      “丢人,丢人啊!”

      一只麻雀跳上了毕府门前的石狮上,蹦跶了两下后,又快速飞走。

      热闹的场面安静了。

      左玉缩回脚,下意识地抬头望向自己的便宜爹。

      只见他微微蹙眉,带着询问的目光望向毕新。

      可毕新似乎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也是蹙着眉,满是疑惑的眼神里隐隐含上了怒气。

      “呵,娶妻办事辛苦至极。”

      沉默许久,便宜爹打破了平静,“想来府中大夫人是劳累……”

      “以妻作妾,同行敦伦!你们毕家都不要脸,我还要什么脸?!”

      就在便宜爹试图缓解尴尬时,那宛若锦帛撕裂的声音已到了近前。

      伴随着一阵混乱的脚步声与叫骂,一个女子从府内奔了出来。她一身白衣,一头青丝未绾,凌乱地披散着,一双眼通红,脸上挂着泪珠,神色凄楚又狰狞。

      “放肆!”

      毕新呵斥道:“你乃我毕家大媳,这般行事,成何体统?!你们都死了吗?还不快将人拉回去?!”

      “哈!”

      女子大笑了一声,忽然抬手,将手中匕首挨向自己的脖颈,望着毕新,冷声道:“放肆?我放肆?是了,我放肆!”

      她手微微一用力,一丝鲜血流出,“天下文道魁首的儿子怎么会有错?即便以妻为妾,宠妾灭妻,妻妾同床那也得受着!我怎能喊,怎能这么不体面呢?”

      她笑了起来,身上的暴虐似也在顷刻间散去。她含着眼泪,凄楚地道:“娘病逝,兄父战死沙场……也罢,早早随了他们去也好,免在此受辱!”

      “住手!”

      左林一个跨步上前,一把抓住女子的手,“到底受何冤屈要这般行事?你父兄娘舅皆战死沙场,一门忠烈!若这般死去,天下人要如何议论你公爹?要陛下颜面往哪放?!”

      向淑兰看了一眼左林,冷笑了声,“镇国公,您没听清楚吗?他们毕家要我这个嫡妻与妾共行敦伦!

      “轰”的一声,好似一个炸雷般,二佳巷里瞬间就沸腾了!

      这是听到了什么?之前听向氏哭喊还以为是自己听错或理解错了。可这会儿人家清清楚楚地说出来了,这……

      所有人望向毕新。

      只见这位文道魁首,往日的温文尔雅、君子如玉的气息已从身上消退。他面色铁青,望着向氏的眼里满是戾气,似要吃人一般,很是可怕。

      一阵陌生感涌上众人心头。

      这真是首辅?

      毕新不光是首辅,还是天下大儒,从年轻时便有如玉君子的美称。可这会儿,哪还见什么温润如玉?这眼神阴鸷的,似要将向氏吞吃了般。

      只是……

      这事真是有点劲|爆啊!堂堂首辅的嫡子居然如此折辱嫡妻?

      这双凤游龙之事在大户人家也是常事,但谁敢要求嫡妻这样做啊?妻与妾到底是不同的。一个是妻,一个不过是玩物罢了。

      也难怪向氏如此生气了,这换了谁都受不了啊!

      窃窃私语声起,而左玉也总算明白过来了。

      让妻子与小妾一起……

      这也太渣,太恶心了!

      “以妻为妾……”

      张氏的声音传来,“同行敦伦,这简直是在杀妻!”

      虽然继母待原主不好,左玉因着受原主记忆影响,对继母也有想法。但这一刻却是忍不住点头,“母亲说的是。这般羞辱自己的妻子,这男人简直……”

      “不过……”

      左玉话还未说完,张氏便是话锋一转,“这向氏行事这般偏激,在小叔子婚礼上大闹,也太不懂规矩了。这般性子刚烈又无规矩之人哪能讨得丈夫喜欢?也难怪会被人轻视。”

      “???”

      正点着头的左玉傻眼。

      这逻辑是什么鬼啊?!

      她下意识地捏紧手,而边上的议论声也逐渐跟张氏的论调一样了。

      “故意挑小叔子婚宴上闹事,这向氏也不是什么白莲花,心思端得歹毒。”

      “可不是?家丑不可外扬,有什么事不能关起门来说?”

      “不过是丈夫混不吝了些,她便想要毕家名声陪葬,真是蛇蝎心肠。”

      向氏似是听到了人们的议论,本就苍白的脸更白了几分。

      她身子微微颤着,而左林也趁机将她的匕首夺下。

      沉默已久的毕新看向向氏,冷声道:“家媳多日操劳想是失心之症又发了。你乃有病之人,今日之事不予你计较。来人,快扶她回去歇着!”

      这算什么?

      直接给人按个精神病的名头就想把事揭过?受冤屈的没地说理,还要被迫害,这还有天理吗?!

      左玉紧紧握着拳!

      这就是狗屁系统要自己维护的三纲五常?!

      “宿主,看见没?在古代,你哪怕占理,行事也得按礼法来,不然就会像向氏一样……”

      叨叨系统又开始哔哔了,“明明占理,可却因处事不当不被人同情。她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好过,让婆家脸面扫地,让公爹下不了台,揭了丈夫的短,她一定会被他们想法磋磨死的。看着吧,没多久她就会病死的……”

      “闭嘴……”

      “你不想听也得听。我是不会害宿主的,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帮助穿越者活下去。你得相信我,我对你的建议都是最好的。

      叮!现在发布一个任务:请帮助受辱的向淑兰,任务成功,奖励日夜用姨妈巾三套、玻璃水杯一对、风干牛肉干两斤、竹升干面十斤、脱水蔬菜一包、午餐肉罐头十个、黄桃罐头十个、奥利奥十盒、珍珠耳环一对、网络小说一本。任务失败:循环播放弟子规三天。”

      “哈?”

      刚还气愤着的左玉被忽如其来的任务给弄傻眼了。

      “从我醒来后,你就一直跟我说要守规矩。现在又发布这样的任务,让我去当出头鸟,你到底几个意思啊?”

      左玉吐槽着,“你真得是辅助系统吗?不会是害人系统吧?”

      “守规矩是基本的生存法则,但是追求真理也是君子的德行。宿主,请谨记,以‘礼’为盾、以‘法’为矛,你才能在这世界生存下去。”

      左玉嘴角抽了下,感觉系统说的有点绕口,晚点她得理理思路,琢磨下这句话到底啥意思。

      在接收了系统发过来的,关于向氏、毕家以及向氏舅家的资料后,她打起精神,决定开始任务。

      念三天经,她可受不了!

      “等一下!”

      她跨上前一步,无视继母便宜爹投来的诧异目光,三步并两步地上前,走到毕新跟前,裣衽福了福身子,道:“首辅大人,六年前,江川战役中,向李两家十六口男丁全部战死,为此陛下亲自拓碑,写下‘满门忠烈’四字赐予向李两家……”

      “你上来做什么?!”

      话还未说完,便宜爹便是蹙眉,“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还不下去!”

      “父亲恕罪,女儿不能下去。”

      左玉福了福身,“父亲待女儿如珠如宝,延请西席教女儿读书认字。今日之事,女儿若走,便有违圣人教导,还请父亲息怒,允我把话说完。”

      “左家千金是有何要说?”

      毕新的脸黑得可怕,“这是老夫的家事。”

      “这左家的大千金也是有意思……”

      下面的人议论了起来,“这事与她何干?居是想替向氏出头吗?也不掂量掂量自己。”

      “人家命好,投身镇国公府,还是嫡长女,这胆气自也要比别人大些。”

      “胆气?怕是傻气吧?今日她开了这口算是把首辅得罪了。”

      “十三四岁的黄毛丫头哪懂其中的厉害?明明能翻篇了,偏偏出来多事。”

      “唉,其生母去得早,继母再好也是有自己孩子的,哪可能真正上心?没娘教导,总是要差些的。”

      张氏听着旁人的议论,只觉肺都要气炸了。

      这关她什么事?怎么还说到她头上了?

      她望向左玉,喊道:“玉儿,莫无礼,快下来。”

      可左玉好似没听见她的呼喊似的,只面对着毕新,一字一顿地道:“首辅大人,是您家事不错。可您难道忘了吗?圣人有云: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您身为当今首辅、文道魁首是如何让忠烈之后受此等委屈的?”

      “你!”

      毕新瞳孔猛地一缩,望着左玉的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一个小女孩,怎么敢?怎么敢这样怼他?!在场的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没人出来质疑,为何偏偏她就敢?仗着自己是镇国公的嫡女?

      他眼珠微转,望向了左玉身后的左林。

      左林似是在思考一般,并未与他对视。

      都是混迹官场的老油子,这一瞬,毕新什么都明白了。

      文武不合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他是文道魁首,左林是武道第一。表面上的和气便只能是表面的,只要一有机会,对方就会迅速撕下面具,狠狠咬他一口!

      更别提!

      向氏父亲曾还在左林手下为官,算是他旧部。

      好哇!这是要替老部下打不平了?自己不出面,让个小辈出面,还是个黄毛丫头?!

      他深吸了一口气,道:“左家千金有心了。只是今日是老夫小儿娶妻之日,若误了吉时……”

      “是您儿子成亲重要,还是礼法重要?”

      左玉也是豁出去了!

      反正她现在在左家待遇也不好,已经够糟糕了,还能如何糟糕呢?与其憋憋屈屈的,不如轰轰烈烈一回!哪怕死了,咱也不是窝囊死的!

      左玉才上大学没多,若是没穿越,也只有二十岁的年纪。她这年纪,本也是热血的年纪。见对面老头企图替儿子掩盖罪行,那拳头就硬了,说话的语气也严厉了起来!

      “以妻为妾,强求妻妾同敦伦,如此违礼之事就发生在眼前,您还要宾客当无事发生,继续喝您儿子的喜酒吗?!”

      左玉转了个身,望向众人,喊道:“向氏父兄皆战死沙场,向氏乃是忠烈之后,是向家唯存的血脉!向将军若在天有灵,得知女儿受此等羞辱该何等痛心?!将士前方流血,后方流泪,这大昭还是圣人教导下的大昭吗?!侮辱忠烈,罪该万死!!”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