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看着韩子成和江少杰坐在火车接轨处,一个抒发着自己未来的豪情壮志,一个在一边憨厚的笑着,听得认真。陆文旭倒是百无聊赖,他上次在秦广王处怎么就没认真看直播呢,手里这个现在只能看个大结局,他感觉自己空有一手好牌却打得稀烂。

      这小子咋个就和他亲爹锁定上了呢,难道真是孽缘?还跟开了倍速似的,紧赶着的来索命,替下面哪个赶业绩呢。陆文旭现在静下心来想想竟然觉得这事谜团重重,这要是上头和下面都没参与,江少杰接下来的人生会搞得和速食方便面一样快捷吗?陆文旭拿出转轮镜观看,又翻到自己离开大岗村前的影像,他是灵体自然随时都可以在镜中看到自己往事,而凡人只能回看死前一段。他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拿的镜子,浮现的是江少杰的寿终,同刚刚出现的明显不同。好呀,他又被算计了。陆文旭心态爆炸了,他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粗心,这次他又着了道了,这人命中带着变数,处理起来怕是有些棘手,至于说他本人这么马虎为什么到现在还没下岗,主要是他这杆枪在必要时指哪打哪,所以有人罩着他,又是那种好人缘不四处树敌的,故此也算地府常青树了,就是现在貌似又被当枪使了,果真是个劳碌命。

      江少杰在大岗村里和金州的两个地方竟然会生出截然不同境遇,看来是有非人因素介入了,就算直接用原版转轮镜也不太能发现的了,因为转轮镜只会映射最基本的走向,可是天行有常,变化无常,有时人的一个念头所产生的结果都不同,只有像陆文旭这样一直端着随时看结果才能看到不同,而这一处变数,他之前就没认真看过,忽略了,还以为和秦广王当时放的一样。不过这小子运气也真不好,明明人生路有那么些其他选择,他倒好,偏偏一条道走到黑。

      陆文旭对这孩子好一阵感叹,但凡你往正路上行行也不会搞得这个下场,诶,还累得老子上来给你个小娃做保妈,当然最重要的是你连累到我了,你个死孩子。伸出手指头想戳戳那倒霉孩子,一下子穿了过去,愣了一下,他倒忘了他还处在阴阳界里,碰不到啊。

      这时一缕烟悠悠的飘了过来,不为人所查,陆文旭掏出怀里的镜子,所以说长衫放东西还挺方便的,烟附在镜子上凝成字来:徐徐图之,勿骄勿躁。

      哦,感情自己也被监控着呢,晓得了,那就等着呗,那符估计全自动的,就只要他好好揣着等时候一到,自然会派上用场。

      现在的陆文旭也放松下来了,反正就是充个储物箱的角色,他也没啥好干涉的,乐的清闲,拿起簿子给自己找点事吧!

      现在凡人的服饰是越来越多,越来越漂亮,地府里虽说随时都有引进,但大部分人都喜欢穿着自己以前的衣服,因为他们那些人能怀念的也就那身衣裳了,一旦脱了,怕是连自个儿出处都记不得了。在不见日月的日子里,他们过的浑浑噩噩,连人性都磨灭了,还谈什么慈悲宽容,那些闪着白色阳气的人会让他不适,他合该是与那些污浊之辈混在一起的,他喜欢罪恶,他惩戒罪恶。

      陆文旭恍然回过神来,呆呆地擎着笔,他刚刚是怎么了?脱了凡胎这么些年了,居然又开始伤春悲秋起来,这次出来他感觉自己整个魂都不一样了,说不出什么来,只感觉更像人了些。

      不知不觉前面两人下了火车,住进了一间破败简陋的旅店。

      “打远看,可真像那些高干子弟,艰苦,朴素。我们这便宜,但服务挺周全,那您看要不要加床褥子?”旅馆伙计招呼着江少杰、韩子成两人。

      江少杰盘腿坐在床上感觉了一下道:“不用了,挺好的。”

      伙计是个五十岁左右的老汉,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这加褥子就是找女人的意思。”

      “我不要。”江少杰很直接,他穿一身白色背心,黑色的长裤把衣服下摆扎进去,瘦瘦的身子却让人觉得干练。

      那老汉相当有眼力见,也不多劝,打着哈哈就出去了。

      看着床铺的江少杰反倒被刚刚的谈话隔应着了,约着韩子成要去海边走走。

      陆文旭磕着瓜子,瞧着这俩人,大晚上的还要出去走,感叹年轻人精力旺盛啊。

      然后旁边还站了一个女人,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贵妇,气质和服饰都和他们那些穿小背心的不在一个档次,长长的连身裙,披着披肩,身上该带的首饰一个不缺,打扮的很时髦。

      陆文旭远远的看着,陡然想起,这不就是江少杰未来傍的富婆吗?名义上来说应该是这小子的后妈。造孽呀,谁特么牵得红线,莫得人伦吗?要不是陆文旭早知道这前因后果,说不定此时要发一个响雷劈死这丫的,这分明是在挑战咱老陆的人生观啊。

      陆文旭悄咪咪的飘过去,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别人瞧不见啊,瞧不见干嘛还这么畏畏缩缩的,看来是久不上凡间溜达了,对这业务也生疏了,身子一正,理了理前襟凑了过去。

      这俩人以为人想不开要跳海呢,苦口婆心的想上去劝把。陆文旭在旁边切了一声,唱戏的不累,看戏的腰疼,人大老板还用你劝
      ,大晚上出来你们都不跳,人一个人出来就是寻短见了?肤浅!

      这俩人自以为好心相劝,谁知道这落魄的样子反而把人给吓跑了,笑得陆文旭前仰后合。

      一道黑烟萦绕在江少杰的胸前,是怨气,陆文旭眼皮一跳,这小子不对劲!这种实质化的怨气出现的太快了。一般来说,情绪化的气在人身上都要经过很长时间积累,鬼差才能看见,不像先天的阳气是人本身就具备的。在成为鬼或者仙后,对于观气更为直观,所以辨别人与非人不看表象,只观其气象。江少杰周身的怨气不是围绕他整个人,而是盘踞在胸口处,并不像由他生发出来的,倒是像被凝聚起来的。

      陆文旭本想悄么声的瞧瞧他怀里藏了个什么玩意儿,谁知越靠近越不妙,它居然在吸收他的阴气。大事不妙,人靠阳,鬼靠阴,这样下去非被吸干呐。果断撤了,拍了拍胸口,长舒一口气,差点玩完呀,这趟差事委实惊险,上头不会是变着法的要做掉他吧。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