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4、番外之踏春(三) ...

  •   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村子,只因当地连着十几里山脉所产石料多独立成峰,形状雄奇峻伟,做庭院湖畔的点缀最合适不过,几块大石头一垒,很容易便在自家院落中形成湖光山色,洞府天然之感,是以深受达官贵人喜爱,文人骚客每多撰文粉饰,是以这个村子,有个很雅致的名字,叫鸣峡村。
      
      长歌离开这个小村的时候,才不过十岁不到,对这村子位置如何,并不甚记得,赶巧了在镇上客栈中抓到这个小二,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鸣峡村所在方位,那户娶了天仙农家的具体姓名,打探了个一清二楚。
      次日出得客栈,一行人慢悠悠地走了一日,路况平坦,官道笔直,显见方便往外运送石料所修,是以这处村落并不偏僻,村中多有人弃田往外谋生,是以并不贫瘠。众人车马所过之处桑榆成荫,绿枝吐蕊,田埂阡陌纵横,房舍多白墙黑瓦,比之其他地方又多了不少人间烟火和生机盎然。
      
      时值黄昏,沈墨山示意招财寻了一处人家投宿歇脚,只称过路商客,错过了地方,借个方便。歇脚的农家有一处不小的院落,围墙屋舍修缮一新,显见有些余钱。出来招呼众人的汉子姓姜,乃是一家之主,家中尚有老母娇儿,未婚嫁的弟妹各一,为人朴实良善,见众人风尘仆仆,忙撵了自家婆娘烧火做饭,又命妹子兄弟将西厢存谷的两处屋子收拾了,抱了新被褥过去铺床。
      乡下难得见陌生客人,临近几家的孩子们全跑了过来看热闹,村落里没那些闺房规矩,大姑娘小媳妇们也笑嘻嘻地拿着鞋底绣架,红着脸偷偷跑来看外头来的客人。沈墨山一行人虽衣着不显山露水,但个个气度不凡,只因怕长歌一张脸惹了不必要的麻烦,沈墨山亲自为他罩上面纱,又拿狐皮大氅罩严实了,处处亲自搀扶照应。一干村人皆这是外头来的大官人新娶娇妻,宠爱异常,见惯了自家男人粗鲁一面的女人们,个个眼露好奇羡慕神色。
      
      沈墨山掂出五钱银子,请那汉子杀了鸡备饭,让众人饱餐一顿,不少女人自告奋勇去厨房帮忙,又拿来家里腌的干肉果脯,不一会便整治出一桌菜肴。小琪儿最为开心,到处所见皆为新鲜,扒下几口饭,就急吼吼地与几个农家孩子在院中玩到一处,他长得又圆润白净,活脱脱是年画上抱着大鲤鱼的童子,人人见了无有不爱,不一会,便兜里塞满了旁人给的果子零嘴,追着院子里养的大公鸡乱跑。
      
      沈墨山由着小孩玩,只嘱咐了进宝暗中盯着点变成,他此时全副心神只看着长歌,那张难描难画的脸此时罩在面纱下,却依稀能看见他神情恍惚,眼神飘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东西吃得也不多,早知如此,还不如不带他来的好。
      沈墨山蹙眉攥紧他的手,将凉得差不多的鸡汤端到他跟前,微笑道:“喝吧,我刚刚尝过味道,还不错。”
      长歌乖乖地端起碗,撩起面纱喝了一小口,又放下。
      沈墨山柔声哄着道:“多喝一口,加了咱们带来的雪参,最是温补不过的。”
      长歌愣愣地又端起碗,又喝了一口。
      
      沈墨山急道:“小祖宗,你倒是给老子喝光了啊,十来文一只的鸡,老子可花了五钱银子,若不是瞧在你需喝的份上,老子会做这等亏本买卖?我说,你给点面子成不成?”
      长歌为难地低声道:“我,我喝不下。”
      “不成,喝不下也得喝,”沈墨山放缓了口气,哄着道:“乖,听话啊,你别想那些陈谷子烂芝麻事,有我呢。不是说好了的吗,你要觉着心里头过不去,老子替你将该杀的人扒皮抽筋,绝不手软;你要觉着菩萨心肠不想跟一庄稼汉一般见识,那咱们就远远看一眼,也就将这事给了了……”
      
      “你不懂,”长歌低头,黯然道:“我,我一想起,我,我就觉着自己个怎么,怎么那么脏……”
      “放屁!”沈墨山怒骂道:“这说的哪门子胡话?老子平生最恨这等贞节操守之屁话!你其时年纪尚小,那畜生欺侮你,你无力反抗,他做下这等龌龊事,与你何干?你就当自重自强,大耳刮子抽回去才是正理,岂可陷入这等流毒之言,自己再欺侮自己第二回?”
      长歌一愣,抬头道:“可,可是我……”
      沈墨山耐心地道:“那照你这个说法,老子就该找个没开过苞的雏儿才叫干净纯粹,才叫物超所值?难道老子待你这么好,是为了让你觉着自己是个可买卖的物件,还分什么干净腌臜?低贱贵格?我且问你,你这么想置我于何地?”
      长歌从未想过这些,一问之下,不禁愣忡,喃喃道:“怎么,扯到这上头……”
      沈墨山正色问:“我宠你爱你,敬你疼你,是因着我喜欢你,我将你当成这世上最宝贵之物,你轻贱自己,便是轻贱我,自然我要问,你到底置我于何地?”
      
      长歌大愧,垂头握住沈墨山的手。
      “乖,”沈墨山放柔了语调,将他揽入怀中,细声劝慰道:“我晓得这些苦自来无人与你分担,你会胡思乱想,也是正常。只是你现如今有我,想这些,便也要将我考虑进去,明白了么?”
      长歌将脸埋入他怀中,默默地点了点头。
      
      门扉上轻轻咳嗽声,长歌忙离开沈墨山的怀抱坐好,却听进宝有些尴尬地道:“主子,这家的老太太想过来跟您唠嗑。”
      “哦?”沈墨山笑着站起来道:“请。”
      进宝应了一声,从外头引进来一个穿着新衣裳,白发梳得一丝不乱的老太太,拄着拐杖,扶着一个小女孩,那老太太朝沈墨山福了一福道:“老身见过大官人。”
      “老夫人客气了,”沈墨山笑如洪钟,道:“在下冒然叨扰府上,该我过去拜谢才是,怎的反倒惊动了您老人家。快请坐。”
      那老太太矍铄硬朗,落落大方,笑道:“大官人莫要嫌弃我们这乡下地方,东西鄙陋,便是给老身天大的面子了。”
      沈墨山亲自离座请了老太太入座,命人撤去残席,重新上茶,捧了放在老人家跟前道:“老夫人尝尝,这是今年的新茶。”
      
      老太太端起来吹吹,喝了一大口,笑道:“不怕您笑话,老身喝着却觉不若自家采的野茶解渴。”
      沈墨山哈哈大笑,道:“正是,这茶本就只为解渴,老夫人此言甚合我意。”
      老太太笑道:“大官人也甭称老身夫人二字,老身年轻时虽也认过两个字,可到底这辈子都在地里干活,是风吹日晒的泥人,当不起夫人这个称呼。”
      沈墨山笑了笑,道:“老人家也是有福之人,您瞧这儿孙满堂,主人持家有道,儿孙对您又孝顺,都说老来福老来福,您这福气可不比城里头正儿八经的夫人差。”
      
      老人家乐得笑开了脸,摸着自己小孙女的头说:“哪有什么福气?老身活了七十几年,不过是时时吃斋念佛,多做好事,给自己积点阴德罢了。”
      沈墨山不动声色地问:“哦?莫非这还有什么讲究?”
      老人家眼睛一亮,道:“当然有,您是不知道,旁的不说,就说我们村,好心才有好报,做了坏事的,这一笔一笔,天上神明都看着呢,迟早都有报应。”
      沈墨山笑了笑,道:“我才从镇上来,歇息的客栈里头有个小二是这村子里出去的……”
      他还没说完,那老太太立即摇头道:“那是村头老周家的,不成器,对自己爹妈不孝顺,把家里两亩地外带三间瓦片房都给赌输了,他老娘急得没办法,天天哭,这混小子卷了几件衣裳娘也不顾了,跑镇子上去了。你瞧着吧,但凡对父母不孝顺的,没一个好下场。”
      
      沈墨山兴致勃勃地问:“他跟我提起一件事,说贵村二十年前,有户人家娶了个天仙似的美人……”
      
      老太太脸色一变,不悦骂道:“这个长舌头的小王八崽子。”
      长歌忍不住,插嘴问:“难道没有吗?”
      那老人家有些诧异,但仍笑了一笑,道:“这位小娘子倒嗓子低哑,别是中了风?老身那有去年秋天浸蜜的枇杷……”
      “老人家,实不相瞒,那小二偷窥了我娘子相貌,直道与二十年前出现在这村里的美人长得一摸一样,正好我娘子家中,早年逃荒确曾走失过一位长辈,是以……”
      老太太呀了一声,道:“这样啊,阿弥陀佛,不知可否让老身瞧瞧夫人尊面?”
      
      长歌与沈墨山对视一眼,缓缓揭开半边面纱,露出半张脸来。
      那老太太一脸震惊,直念佛道:“天底下还真有如此貌美的小娘子,大官人,你可得看紧了,不然让贼子惦记了去……”
      她自觉失言,忙道歉道:“老糊涂了,胡言乱语的,大官人莫怪。”
      “怎会见怪,”沈墨山笑笑,温柔地替长歌将面纱带回去,道:“怎样,老人家,当年那位美貌佳人,是否与我娘子相似?”
      
      老太太点了点头,叹了口气,拍拍膝盖道:“这桩事,您问别个就只道天上掉下的美事,只有问老身,才能得知个中缘由,这哪是美事?这分明是从天而降的祸事。”
      
      沈墨山挑起眉毛,道:“哦?愿闻其详。”
      老太太笑了笑,道:“那一年闹饥荒,不少人自北边逃到咱们村这来,我们虽说也没那富裕粮食,可总不能看着人饿死不是?我就与男人商量着,将开春留着的粮种留了一半出来,熬了不少粥,救活了好几拨人。那时候说风凉话的可不少,都说我们老周家假善人,庄稼人还博什么名声,可天地良心,老身打小就听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人命都送到你家门口了,浮屠不浮屠的,咱也不懂,只想着做不来见死不救呀。”
      “你说的那个事,跟我家隔着半条村,那男人姓李,村子里头都叫他李二,那,他家门口有棵歪脖子树的就是,好认得紧。那时候李二他爹娘还没来得及给说门亲事,就头年冬天里双双过了世,剩李二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日子过得倒也逍遥。谁承想那逃荒的人里头夹着一个大肚子女人,全身脏得不得了,讨饭讨到他门口了,李二就给人一个馍吃。一个干馍,那女人啃不动,李二又给人倒了碗水,这水一倒,就倒出事啦。”
      
      “怎么说?”长歌问。
      老太太苦笑了一下,道:“夫人养在深闺大院,想必不晓得这民间娶不着媳妇的男人是怎么回事。这些都是腌臜话,老身也说不出口,回头你家官人怕要打杀了老身。总之这水不知怎的,弄洒在女人脸上,女人拿手一擦,倒显出原先白嫩的好皮子来。这就有了祸事了,那李二也不管她有着身子,当晚就霸占了她,作孽哦。”
      老太太念了声佛,一屋子人静默无声。
      
      沈墨山轻咳一声,道:“如此说来,并非那女人心甘情愿嫁人的了?”
      老太太拍了一下大腿道:“那女人我虽只见过几次,可瞧着断不是小门小户的,虽说挺着大肚子,可眉眼间沉鱼落雁,比之夫人可半点不差。她怀着孩子,便是寻短见,可也寻不成,李二看得又死,她也没机会。受这等污辱,又逢着生孩子,身子原先也娇贵,一蹬腿就去了。村里人暗地里都骂李二不是个东西,这下可好了,美娇娘没捞着,还得白白替人养孩子……”
      
      长歌声音有些发颤,问:“那孩子呢?”
      那老人家又念了声佛,叹气道:“苦呗,从小就没吃过顿饱饭,没穿过件整衣裳,李二不拿他当人,他后来娶那个婆娘,更没把他当人。也就是我,看不过眼了,有时候会给孩子带点吃的,就这,那俩口子见了还啐我,骂我多管闲事。作孽哦,幸好十岁那年掉河里淹死了,不然活着,不是卖了,也得让人折腾死。”
      长歌浑身颤抖,沈墨山忙搂住他,攥紧了他的手,缓缓地道:“这么说来,也没什么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谁说没有,”老人家急道:“这可是老身要说的了,那李二自从孩子死了后,便染上一场大病,身体大不如前,见天跟婆娘吵架打架,弄得家里鸡犬不宁。后又不知怎的,天天喝酒,喝醉了就打老婆,身子骨也折腾得不行,没几年就病得下不了床。他那婆娘岂是吃素的,见李二躺床上了也不伺候他,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往家里招野男人,不出半年,就把李二活活给气死。你说,这可不是报应来了?”
      沈墨山笑了笑,道:“是么,那婆娘呢?”
      
      老太太道:“这不守妇道的,能有什么好下场?这十里八村的好男人,谁肯娶那样一个女人?年轻时还好些,现在也老了,一个人还守着那间破屋子。”
      沈墨山淡淡地道:“活着就好。”
      

  • 作者有话要说:  去旅游了,刚刚回来,把剩下两个番外挂上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