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3、 番外之踏春(二) ...

  •   
      番外之踏春(二)
      
      耽搁了些功夫,一行人紧赶慢赶,待抵达官塘镇时,天色已转暗。南方天空不似北方那般深蓝高远,然时值初春,却也自有一番朦胧湿润之美。
      先行探路的进宝将众人带入镇上一处客栈,仍是简朴僻静之处,看着不大的店面里,处处打扫得干干净净,一进去,先见着屋中央围着烧得旺旺的火塘,火光照在人脸上,登时驱赶了不少初春的寒气,令人心里先暖了三分。
      
      一个风韵颇佳的妇人先袅袅婷婷地走上来,未语先笑道:“客官,可算迎了贵主人来啦?快请进快请进,哎呦,小店小门小户的,也没什么好东西,怠慢各位了,小妇人先在此告个罪。”
      她声音流丽婉转,带着笑意嫣然,令人闻之先心存好感,加之容貌娟丽,举止大方中带了妩媚,一双黑眸滴溜溜一转,立即停在沈墨山身上,笑得愈加甜美,柔声道:“这位想必就是贵主人了?小女子这厢有礼。”
      她先福了一福,又转头唤道:“小李,小唐,快点看茶。”一句话没喊完,又掉转了头过来赔笑道:“小地方的人,别是没见过大城镇来的贵人,这都傻了眼,也不知道要来照料一番,客官勿要见怪则个。”
      
      沈墨山不言不语,瞥了进宝一眼,进宝立即道:“老板娘,闲话少说,主子们赶了一天路,赶紧带着坐下歇息。”
      “正是,瞧我这一高兴啊,倒将正经事给耽搁了。”老板娘笑着道:“客官请这边来。”
      她亲自带头,将一众人带到离火塘处不远的位子上,正好背风烤火,想是这间客栈大堂内极好的位子。老板娘亲自捧了茶壶,替每人倒了一杯茶,笑吟吟道:“这是今年开春才摘的苦艾茶,入口有些涩,回味却是极甘,乃咱们这独有的物件,诸位客官尝尝?”
      沈墨山并不理会她,却低头极温柔地问长歌:“可还冷?将外头帽子摘下可好?”
      
      适才入夜转凉,沈墨山怕长歌骤然下马车受寒,早用狐皮大氅连头带脸地将他裹好,一张脸藏在宽大的兜帽内,只露出轮廓精美的下颌。
      “也好,先别解琪儿的大衣裳,小孩儿睡着了最容易受凉。”长歌轻声道,自己解开帽子下的带子,双手微微一抖,登时将一张脸露了出来。
      奉茶的老板娘和小二一见之下,均忍不住低声惊呼,另一位跑堂的适逢端着茶点心过来,错眼看了长歌,一个愣神,手中的托盘竟拿不稳,幸而一旁的进宝眼疾手快,轻轻一托,这才免了尴尬。
      饶是如此,沈墨山脸上却显出不豫,那老板娘回过神来,干巴巴地打圆场道:“这,这位公子真好相貌,端得比那画上的人儿还好看……”
      
      沈墨山嘴唇微微勾起,却凑过去在长歌耳边道:“累了不曾?要不凑和着用些东西,早点歇息去?”
      长歌道:“没什么,只是琪儿被抱着睡不踏实,早点回房也好。”
      “进宝,房间可订好了?”沈墨山问。
      进宝回道:“回爷的话,订好了。”
      “你去瞧瞧,东西干净不曾?”沈墨山淡淡地道。
      
      那老板娘脸色有些难看,笑容已有些僵,道:“小店的东西最是干净了,客官只管放心……”
      沈墨山一句话没说,却抬头盯了她一眼,登时成功令她下半截话咽入肚中。
      “爷,东西我瞧过了,虽然粗糙,却可以将就。”
      “招财,多钱,”沈墨山简要地道:“你们陪着其他的伙计们在此吃喝,进宝,万贯,抱了孩子跟我与公子爷上去。”
      
      沈墨山淡淡瞧了那妇人一眼,道:“有劳老板娘前头带路。”
      那妇人似喜上眉梢,笑道:“当然,客官请随我来。”
      她扭着腰在前头领着,后面的人鱼贯跟随,偶尔一回眸,却见沈墨山慢慢扶着长歌,眼波一转,未语先笑道:“俩位真真兄友弟恭好情谊,小娘子我开店也算见识走南闯北不少人,却甚少见哥哥如此细心照料弟弟,这对弟弟已然如此,对尊夫人,想必是更不用说。”
      
      这话说得甚为轻狂,已不是天启朝良家妇女该说的话。沈墨山听后无语,倒是长歌有些好笑地看着他,道:“哥哥辛苦了,余下的台阶,小弟自己能爬。”
      沈墨山眸色转冷,对进宝道:“我还不知,现下谁都可以跟爷多嘴了么?”
      进宝哪知道那老板娘如此饶舌,急得道:“是属下办事不力。”
      他转头对老板娘冷声道:“老板娘,请回,我们爷不惯外人伺候,要什么我自会与你说。”
      那老板娘笑容僵在脸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只得呐呐地让出道了,眼睁睁瞧着他们自身边走过。
      
      这里的上房确实收拾得干净利落,被褥厚实温暖。长歌刚将小琪儿放在床榻上睡好,便听见进宝端着热水进门来,沈墨山亲自拿了铜盆兑好水,浸入他常用的巾帕,拧干了,走过来细细替他擦脸和手,笑道:“可饿了?”
      “还好。”长歌笑了起来,拉住他的手,问:“从来不见你摆架子,怎的才刚对那妇人反倒苛求起来?”
      沈墨山哼哼道:“她目光鼠窜不定,显是心术不正一流,兼着在我跟前抛了无数媚眼,看得老子来气,真是,就那长相,连给你提鞋都不配……”
      长歌微微眯了眼,道:“那即是说,她若貌美如花,你此刻便却之不恭了?”
      沈墨山忙道:“哪里!你瞧她作妇人装扮,却偏生眼带桃花,这等女子,我怎瞧得入眼?”
      长歌笑道:“我看你被她的媚眼抛得很受用啊。”
      “天地良心,”沈墨山大声叫屈,抱住他道:“小黄你过分了啊,明知我被那女人欺侮了,你不替我做主,反倒疑我!”
      
      长歌哈哈大笑,道:“你皮糙肉厚,有甚干系?”
      “我名节有损!”沈墨山振振有词地道。
      “沈大老板还有名节?这可真稀奇……”长歌一句话未说完,却见沈墨山忽然贴近他的耳廓道:“别停,随便讲点什么。”
      长歌略带惊奇地看着他,但随即顺从地开始东拉西扯,不出片刻,却听进宝大喝一声:“什么人!”
      窗外随即传来一阵拳脚声和哎呦求饶声,随即,却听进宝在门外禀报:“主子,店中小二鬼祟偷窥,已被我拿下。”
      “丢进来。”沈墨山笑了笑,道:“小黄,这可是冲着你。”
      
      长歌懵懂道:“我,我不曾做甚啊。”
      沈墨山宠溺地揉揉他的头发,笑道;“我可算知道琪儿那么笨,从何处来了。”
      长歌怒瞪他,沈墨山笑着揽住他的肩,扶着他在凳子上坐了,却听噗通一声,从窗外扔进来一个人,被点了穴道,全身动弹不得,吓得瑟瑟发抖,正是适才楼下大堂侍奉茶果的小二哥。
      
      这人年纪却趋壮年,只是长得獐头鼠目,形容猥琐,见到沈墨山冷冰冰的眼神,早不敢对视,却又偷眼去瞧一旁坐着的长歌,竟然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沈墨山大怒,手微微一动,在那人肩部略拂了拂,那人立即杀猪般连声嚎叫。
      “墨山,太吵了。”长歌淡淡地道。
      沈墨山冷冷道:“我本来只想挖他一对眼,如今看来,连舌头都该割了。”
      那小二吓得面无人色,忙止了嚎叫,忍痛哀求道:“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只是一时糊涂,见这位公子长得极像小人幼时所见一人,不是,不是要冒犯……”
      
      长歌心中一跳,道:“你,你说什么?”
      那小二偷偷瞥他一眼,忙垂下眼睑道:“小人幼时,村里头有位庄稼汉子娶了个天仙似的媳妇,长得,长得便好像这位公子爷……”
      这回连沈墨山都挑了眉毛,道:“哦?那媳妇儿现在何处?”
      那小二颤声道:“她,早见了阎王,小的听俺娘说,她是生娃儿血崩去的……”
      “隔了这么多年,又死无对证的,你这番话哄谁呢?”沈墨山的声音骤然冷厉起来:“看来你是嫌活得不耐烦了!”
      “不敢啊大爷,小的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句虚言哪,小人村子就在镇子往东二里地的鸣峡村里,您稍微一打听去,大伙都知道这个事,您要不信,小人可以现给您找几个同村的人来……”
      “胡扯!事隔多年,你还能记得一人长相,纯属荒诞!”沈墨山冷冷地道:“这舌头若不说真话,那便留也无用!”
      “大爷,大爷饶命,小的不敢欺瞒,小的不敢欺瞒啊大爷……”那人吓得鼻涕眼泪齐流,哆哆嗦嗦地道:“村子里多少年都没见过那般美人,自然个个都瞧个饱。小的当时虽年幼,可到底也挤到大人跟前见着了……”
      “行了,是与不是,爷自会查证!但下回你的贼眼珠子再敢乱瞧,我定然挖了去。”沈墨山挥挥手,道:“进宝,把人带走!”
      
      进宝在外头应了一句,进来将人提走。
      长歌待他们出了房门,忽然愣愣地道:“墨山,他说的,可能是我亲娘。”
      沈墨山默默搂住他,无言安慰着。
      “我没事,”长歌微笑道:“这么多年,我其实不敢回去,因为那的记忆太痛,痛到我宁愿远远避开,也不愿去找当初伤害我的人算账。”
      沈墨山叹了口气,道:“你想咱们远远避开,我绝对依你。”
      “不,”长歌摇头,坚定地道:“我想去看看。”他目光柔和地看着熟睡的小琪儿,淡淡地道:“某些事拖了那么多年,也该了结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扫墓的书已经寄出了,不少童鞋已经收到,还没收到的童鞋等几天也会有了。

精品小说推荐: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