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太子殿下伏空青4 ...

  •   荣简觉得非常奇怪。

      明明伏空青还狼狈地坐在浴桶里,甚至还得依靠着她才不会滑落下去。

      他看不见,就连转向荣简都是靠声音找到的方向,但即便如此,青年说话的时候,荣简还是觉得不由自主得战栗。

      她很快就清楚,这是伏空青与生俱来独有的震慑力。

      他生而为王,自当俯视天下。

      这也间接导致了……

      荣简被对方一句话戳破身份,一时间紧张到不知道该回什么。

      她咽了口口水,尽心尽力地还是抓着对方不让他滑下去,努力大脑风暴。

      好在,下一秒,伏空青又失去了意识。

      荣简长舒出一口气,又掐着时间差不多了,费劲地把对方从冰冷的水里拉了出来。

      这次不比之前,伏空青晕得很彻底,荣简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对方从浴桶里拉出来,紧接着,她谨慎地给对方的眼睛重新缠上了绸缎,这才用浴巾把对方紧紧包裹住,拉回到了榻上。

      她小心翼翼地在擦干了对方的身体后,又拿出了之前云上楼给的膏药,重新给他上了一遍药。

      面对成年男性的赤.裸躯..体,不管是上药救人还是要干别的什么,作为一个女孩子家家,荣简觉得自己总得害羞一会儿。

      但是说来奇怪,从第一次给伏空青上药开始,她就没有半分旖旎的念头,甚至有种做过千万回这样的事情的错觉……

      难道她穿过来之前,是个护士?

      荣简边上药,边开始琢磨起自己模糊不清的前世来。

      琢磨了半晌也没琢磨出什么名堂来,荣简微有些烦躁地打开了任务面板,便发现不知什么时候,空白一片的任务版终于刷新了:
      帮助伏空青回到皇宫(0/1)

      荣简:……要回皇宫就得造反,想要造反就得要兵符,她上哪儿给伏空青变个兵符出来?  

      这条紧接着,便是荣简习惯的红字警告:‘若完不成任务,你将会受到惩罚,惩罚内容:抹杀。’

      荣简翻了个白眼,心平气和地叹了口气。

      她还没来得及想更多的,就又听到另一边的伏空青低吟了两句,他说得太过含糊,荣简听不懂他究竟说了什么,但这不由让她想到对方之前嘶哑的声音。

      眼看着他身体的肌肤终于不再泛红,但是脸上的红晕却没有下去多少,荣简便让候在外面的梨花拿了一碗姜汤和清水进来。

      她还记得之前喂水时候的教训,所以这次谨慎地让梨花候在一边,深吸一口气,这才拿了个高枕,把对方扶起,让他靠着自己,用勺子小心翼翼地喂了一口水进去。

      一口进去,她就紧张地停下动作,观察伏空青的反应。

      好在这次对方平和了不少,眉头依旧紧紧皱着,但是却下意识地吞咽了下去。

      荣简耐着性子,给他灌进去半碗水,都没有引起他的排异反应,这才放心下来。

      她浑身上下湿了一半,这时候急着回去换身干净衣服,左右发现对方进水没什么问题之后,便让开了身子,之后一碗姜水,都让梨花给对方喂进去。

      梨花一边嘀咕着‘小姐就是善良’一边不情不愿地半蹲在青年面前,拿起勺子便准备喂姜水。

      “哎呀!小姐!”

      她还没来得及出房间,那边梨花的叫声就传来,愠怒里带着惊讶:
      “你看这人……”

      荣简一抬头,便看到本平静地躺在床榻上的青年痉挛地拱起了身子,脸色苍白而痛苦,身上的伤口都有要开裂的意思,为了避开小侍女的姜汤,他后仰着,脖子上都青筋暴起,整个人充斥着绝望与痛苦。

      小侍女气得脸色铁青:“怎么了,我伺候他,他还不要?下贱的东西!小姐,要不我现在就去叫云上楼的人过来接他,让他们好好罚他!把我们的钱还回来!”

      荣简皱着眉,她走过去,尝试着按下了青年的手。

      刚刚紧绷地像根即将要断裂的弦一般的青年,几乎就在被荣简按住手的那瞬间,便微颤了一下,女孩子犹豫了几秒,又摸了摸青年还带着潮气的头发。

      青年终于平静了下来,在荣简的安抚之下,胸口起伏着,却没有再多的大动作。

      梨花看得目瞪口呆,她看看荣简,又再看看塌上的伏空青,张了几次嘴,却没有说出话来,那边的荣简却头疼地挥了挥手:
      “姜汤给我,你先出去吧。”

      ——要是以后徐家被暴怒黑化的太子殿下给灭门了,这位忠心耿耿的小侍女一定功不可没。

      她无奈地看着小侍女一步三回头,委屈地挂着一张脸往外走,还是叫住了对方:
      “梨花?”

      小侍女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她又快速跑回来,心直口快地道:
      “小姐莫不是后悔了,梨花这就去云上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小侍女说到云上楼的时候,荣简只觉得自己手下,伏空青的手腕猛地一颤。

      她不动声色地用最柔软的手心握住了对方的手腕,这才道:
      “我确实需要你去云上楼一下。”

      她说完,仔仔细细地观察着伏空青的反应,但是对方身体却不再抽搐,刚刚那下颤抖就像是她的错觉一般,青年的身体僵直,如死一般安静。

      荣简挑眉,看着梨花,继续说下去:
      “你去和他们家管事的谈谈,三千两,能不能把……他买下来。”

      梨花吓傻了,反应过来之后才嗔怪:“小姐,我之前还和你说过老爷的态度……你这……!”

      荣简抬手制止对方继续说下去,她此时思路清晰,有条不紊:“你就和他们说,我知道这个人的来路不干净,如果不想被往下查,三千两,把这个麻烦交给我。”

      她等了几秒,柔弱地擦擦眼睛:
      “梨花,你也知道,被东宫退婚之后,我这辈子,也许都找不到一门好亲事了,如若你对我还有主仆之情,我希望你能帮帮我,至少,在我漫漫的余生中,还能有一知己陪我……”

      小侍女都傻了,这时候听到荣简最后的话,才红了眼眶,她紧紧抿着嘴唇,看看自家的小姐,又看看躺在床上的青年,终于咬牙道:
      “既然小姐执意如此,那我便去一趟云中楼。”

      荣简看着小侍女斗志昂扬地走出了殿内,这才放开了青年冰凉的手腕。

      她看着另一边的姜汤,认命地又一次把对方扶起来,一口一口耐心地喂下去。

      说来也奇怪,在梨花手下挣扎不已的青年,在荣简的手下却极为乖巧。

      荣简也由此更加耐心,接受了自己供着个祖宗的事实,便放慢速度,等着青年吞咽完毕,再喂下下一口。

      终于,等到一碗姜汤被全部喂了下去,荣简才长出了一口气,她蹑手蹑脚地起来,把青年重新放回了床榻上。

      她试探着去摸对方的额头,高烧自然没有那么容易退,现下青年的额头依旧是发烫的,荣简只得撑起已经有些疲倦的身子,按照之前的动作,找了浸湿的毛巾,搭在对方的额头上。

      她站在伏空青的身边,掐着点,等到毛巾热了又把它换下来,在冷水里重新浸好,再放回去。

      如此这般三次之后,荣简刚把发热的毛巾从冷水里拎出来,就听到身后传出了一个虚弱的声响:
      “徐小姐?”

      荣简这次是有准备了,她镇定自若地把毛巾重新压回到了伏空青的额头上,尾调微微上扬:
      “殿下好耳力。”

      就像只是为了确定她身份才开口得一般,伏空青没有再回话,倒是荣简还下意识地站在对方的床侧,一边观察对方的脸。

      蒙着眼睛就是不方便,她都没法知道伏空青是不是又睡过去了。

      不过很快,那边的太子殿下终于轻声开口道:
      “徐小姐此般相救,孤……我甚是感激,但我希望到此为止,请你帮忙联系我的亲信,让我尽快撤出丞相府。”

      青年甚至没有自称‘孤’,这让荣简不由有些惊讶,她想了想才道:
      “殿下不可操之过急,据我所知,陛下这几天,正在严加观察几位大臣的活动,也降罪了几位与殿下关系甚密的大臣们,现下便联系,怕是不妥……”

      她边说话,边发现任务面板在此时跳了出来,一行字浮空出现:
      为伏空青联系旧部(0/1)

      荣简一时语塞,却发现就算自己说完了话,另一边的伏空青没有再开口。

      后知后觉地,荣简才想到,自己作为深闺贵女,都能知道这样的朝局,而这位太子,是看着自己的母后死在自己的面前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后续连带的一切呢?

      他的话,半真半假,要请她帮忙是假,而想要尽快撤出丞相府才是真

      想到这里,荣简的心突然一凉——

      伏空青不信她。

      其实按照理智推算,两人大婚前这位殿下被降罪,而在云上楼中,他又被她“买下”,而同时,她对于他的遭遇也并不惊讶,所有的一切着实巧合得过分,而自古皇家多疑,这位殿下怀疑她也应该是正常的事情。

      但是从情感上来讲,她这么熟稔地帮对方上药,紧接着又对对方的遭遇感到酸涩,还不辞辛苦地像伺候祖宗一样喂水拿毛巾,对方这样的不信任无疑让荣简觉得有种被辜负的不适,她深深吸了口气,才冷冰冰地开口:

      “殿下不信我?”

      她看着伏空青的手微微收缩,依旧带着青色以及不健康的苍白,一时间竟有种自己在欺负病人的错觉,她又看向任务,脸色不由自主地冷了下来,但却缓了语气:
      “我也能理解为何殿下不信我,但是现在时局……”

      “我为何不信你?”

      那边的伏空青突然开口道:

      “徐丞相犯不着在栽赃于我后,又派徐小姐救我于水火之中,悉心照料,对于徐小姐此举,我自当感激不尽,但现下也正如徐小姐所言,时局艰辛,我母后的九族已被我拖累,我不愿再拖累徐小姐和徐府,既然无法联系到我的亲信,徐小姐还是想办法,把我送到别处,与我尽快断了关系为好。”

      荣简:“……”

      荣简觉得特别愧疚。

      她把伏空青想得太坏了,太把他局限在‘黑化男配’这个角色上了。

      但细想来,这位殿下生来便是天之骄子,有着自己的肚量,同时也有着无人可及的骄傲,他如此说话的时候,虽然声音依旧虚弱,但语气中的坚定也让人无法忽视。

      荣简突然笑了起来,她轻轻伸手,若即若离地搭在对方的手背上。

      伏空青只觉得自己的手背上方温暖,他现在发着烧,身体却还是冷的,只下意识地想离这样的暖意近一点,可是……

      他之前不知对方的身份,现下却知道了,这是丞相府的嫡小姐,是曾经内定的太子妃,但他已如此这般,着实是配不上对方了。

      青年的手指无意识地蜷起,却在下一秒,听到女人轻声说道:
      “我早就对殿下芳心暗许,你我如若没有这场浩劫,本就应是夫妻,而现下,我依旧存着与殿下共存亡的心思——”

      “殿下如何想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来惹,给大家打个滚
    最近换季疯狂降温哈,该添棉衣的添棉衣,该喝热茶的带保温杯
    宝们,身体重要哈,我上周就把我的保温杯洗了,今天泡了个茉莉花,香!感谢在2021-10-28 16:00:00~2021-10-29 23:18: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你算哪块小饼干、暮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hing=) 56瓶;九妖 20瓶;九月时光 17瓶;听暖° 15瓶;Yan、酒七诺 10瓶;西柚 7瓶;鹿昭昭、Yasifit~、踏山寻海 5瓶;Y七晔L 2瓶;子乔、46297765、41407175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