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很快,裴临念了初中。

      一切没有任何变化。

      他还是继续成绩被霍修珣压一头。家里的气氛也依旧尴尬而冰冷,他继续不肯理继母继妹,从不跟小三上位的坏女人母女一桌吃饭。

      一切的改变,是裴临十四岁那年。

      那一年发生了好多事。

      首先,霍修珣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再也不学了。在外面结识了一堆乱七八糟朋友,成天逃课抽烟喝酒打架,很快堕落成了最糟糕的问题少年。

      没他压着,裴临终于成了稳稳的年级第一名。

      众人对待这前后两个第一名的态度,可谓180°不相同——

      霍修珣虽然成绩好,可毕竟性格孤僻扭曲又有个杀人犯的爸,没有人敢接近。而裴临却是严格标准的优等生典范,样貌俊朗、温文平和、做事踏实,家境富裕,爸妈还分别都是当地小有名气的企业家。

      所有同学都喜欢裴临,老师校长都满意裴临。

      一时间,各种荣誉和奖励,也都雪花一样向裴临飞来。

      裴临主持升旗、裴临作为学生代表讲话,裴临代表学校参赛……

      唐采萍早就预测过,儿子太过优秀,渣爹再渣也绝无法视而不见。

      如今果然。

      裴父在生意场是有不少朋友的孩子都和裴临是同学。如今裴临优秀名声在外,很多羡慕的家长免不了在酒桌上对裴父各种吹捧,各种“取教育经”。

      裴父被捧得飘飘然。

      那一年里,他一改冷淡态度,频频拽儿子去各种饭局给自己长脸。

      裴父是生意人,海量,号称千杯不倒。

      可人总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有次酒局他终于还是一不小心喝高了。

      很少有人知道,裴父的酒品其实很差,真的喝高以后不仅会上演发酒疯,还会上演酒后吐真言的悲情大戏。

      于是那一天,裴临就看到喝醉的父亲一改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模样,趴在包厢沙发上一边哭一边一个劲的嚎:“她怎么能这样?还要不要脸了,那个男的可比她小十几岁啊!十几岁啊!!!她怎么能这么对我?”

      男人口中反反复复念叨的人,竟然是裴临的亲妈唐采萍。

      这几年里,唐采萍开了几家公司做餐饮,虽然没能实现“三年扳倒前夫”的伟愿,可也经营得不错、风生水起。

      年初,更是招了几位年轻帅气有能力的新店长。

      几个月后,传出了桃色绯闻,说一个帅店长好像跟唐采萍有点不清不楚的。

      “那是我老婆!我老婆!现在的年轻男的怎么都那么不要脸?”

      “自己不想奋斗就想靠女人?骨气呢?尊严呢?你们别拦我,我非把那吃软饭的臭小子——”

      “呜呜……呜呜呜……”

      “十几年的感情啊!我那么好一个老婆,撇下我跟人跑了!!!”

      裴父酒桌上哥们无一不被他这一出搞得哭笑不得。

      其中一个忍不住说了句公道话:“裴哥,当初还不是你非要跟嫂子离婚的,咱们哥几个怎么劝都劝不住,现在都那么多年过去了,您也跟新嫂子过得也还不错……”

      裴父:“什么新嫂子!我裴利斌这辈子的老婆就只有采萍一个!我本来也只是想气气她!谁知道她这么倔?但凡她能低个头,来求求我,我早就跟那个女的离了!”

      “真的,呜……那女的算什么东西啊,跟我老婆比什么都不是!”

      “呜呜,采萍,采萍,采萍呐!!!”

      那晚,裴父烂醉进门,陶阿姨依旧是贤惠慌张得很,又是心疼又是悉心照顾又是煮解酒汤的。

      裴临则默默回到房间。

      躺在床上,睁着眼看向天花板,良久,实在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从小到大,这个世界很多事情都远比他想象中要复杂又荒谬。

      他不明白,理解不了。

      ……

      隔日,裴临下楼。

      继妹陶小宁正在餐桌上喝牛奶,一如既往笑着跟他打招呼,眨巴着大眼睛:“诶,哥哥,你眼睛怎么那么红?”

      继母闻言也马上来查看。她担心裴临是不是害了眼病,马上要打电话给家庭医生。

      裴临:“……我没事。”

      这么些年过去了,直到那一天,他才终于第一次不带任何偏见地重新审视这对母女。

      陶阿姨确实不是第三者。

      她是在裴父离婚后才认识他的。当时她一人带着女儿生活辛苦,裴父的温柔体贴在她眼里就是救世主一般,才会短短一个月就选择闪婚。

      结婚后丈夫也一直对她不错。

      因此陶阿姨很是感恩,投桃报李,努力对丈夫唯一的儿子裴临好。

      至于后来逐渐发现丈夫和前妻的那些拉拉扯扯、藕断丝连、相爱相杀、虐恋情深……

      她默默什么也没说。

      本来成年人的感情,很多时候就是无法再奢求童话般的无瑕完美。

      也许,她确实不是他的唯一,也许,她是没有得到过一个妻子真正应该有的爱与尊重,可至少,婚后丈夫对他们母女确实很好,至少他给了她一个安稳的家。

      她该知足了。她没有丈夫的前妻漂亮、没有人家有能力,更没有一起共患难那风风雨雨的十几年,她又能怎么办呢?

      裴临以前只觉得自己亲妈不幸。

      如今才终于发现,这其实是个所有人都不幸的故事。

      后妈身在其中一样无法自处。两个孩子都很迷茫,根本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而最荒谬是,就连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这个不幸的始作俑者狗男人也一样深陷不幸。

      整个故事里就没有一个人是开心的。

      但是,为什么会这样?

      裴临不懂,一个成功的男企业家,一个有才干的女企业家,双双那么有能力,怎么就把日子过成这样。

      陶阿姨也不是懵懂无知。这样的三个大人,为什么非要把所有人的日子过进旋涡、纠缠无解。

      ……

      裴临十四岁那年,还发生了一些事。

      他的继妹陶小宁突然长开了。

      从一个软糯白胖的可爱小姑娘突然就瘦了下来、变得亭亭玉立起来。像一朵沾染了露水、含苞待放的夏日新荷。

      也正在这个年纪,不少男生开始有了性别意识。

      早熟的那些男生私底下谈起陶小宁时,有时是“班花”、“可爱漂亮”,可有时用的却都是一些“那腿又细又白”、“那胸……嗯~”、“能摸一把就好了”之类的猥琐言辞。

      偏偏陶小宁生下来就没有爸爸,又一直跟着妈妈辗转流离、寄人篱下,孤女寡母免不了常常要委曲求全,长此以往,习惯性的讨好型人格。

      十四岁的陶小宁,美而不自知。

      依旧傻白甜,努力想让所有人喜欢她,那样没有防备心地青涩微笑引得无数狂蜂浪蝶过度脑补,一时间小姑娘身边恼人的烂桃花和纠缠铺天盖地。

      好在,她还有裴临这个“哥哥”护着。

      裴临是学生会主席、班长、是老师和校长最偏心的优等生,谁也不敢随便招惹。

      而在裴临之外,众人想要打陶小宁主意时还要忌惮另一个人。

      霍修珣。

      陶小宁小学时跟裴临和霍修珣不在一个学校,念了初中之后,才成了同班同学。陶小宁本来和霍修珣也不熟,直到初二那年,她被分配坐在了霍修珣前排。

      换位置的第一天,陶小宁乖巧地带了妈妈亲手做的牛奶糖,讨好前后左右的所有同学。

      大多数人欣然接受,唯有霍修珣完全不理她。

      裴临毕竟跟陶小宁母女住了那么多年,已经对她俩比较了解,知道这母女俩内心深处非常缺乏安全感,周围人的喜欢和认可对她们来说异常重要。

      因此陶小宁才会明明好几年不被裴临搭理,却还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地努力想要贴贴。

      因此如今见霍修珣不肯理她,她也马上就对霍修珣开启了单向讨好模式。

      这事裴临见怪不怪。

      可在旁人看来却是个爆炸大新闻——班花她!竟然倒贴杀人犯的儿子!

      很快谣言就传遍了学校内外。

      十四岁的霍修珣早不是当年的优等生,如今早是个到处混、打架凶狠不要命的不良。他的存在成功劝退了不少学校里想要对陶小宁跃跃欲试的狂蜂浪蝶。

      与之相反,很多社会上乱七八糟的混混听说霍修珣有了个“班花小女友”后,跟他有过节的常来骚扰。

      有一次,陶小宁甚至差点被一帮混混劫掠上车。

      幸好裴临及时发现,死死护着继妹,被打得浑身是伤也不肯放手。路人及时报警,加上一个休假路过的武警小哥哥及时出手,这才没出大事。

      当晚,裴临在医院里顶着被缝了七针的头,严肃地跟继妹谈了一次话。

      他告诉她,宁宁,你真的没必要试图跟所有人都成为朋友。

      尤其是那个霍修珣,他是混混又是杀人犯的儿子,性格也差,非常危险。那样的人绝不是咱们这样正常家庭可以沾的,为了你以后的安全,以后不准再跟他来往。

      陶小宁毕竟是个圣母性格,自然要替霍修珣辩驳,说哥哥你误会他了,他其实不是那样的人。霍修珣虽然看起来凶,其实内心很缺爱、很善良……

      裴临:“……”

      他不得不一次到位狠狠骂醒她,毫不留情说了许多尖酸无情的话,最后活生生把继妹给骂哭了。

      裴父和后妈赶来以后,裴临又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告诉了他们。

      夫妻俩行动很快,没两天就给陶小宁转学去了城郊的全封闭式私立寄宿中学。那里管得很严,外人根本进不去,算是直接帮女儿远离了是非之地和是非之人。

      陶小宁转学了。

      可学校里却有传言,她跟霍修珣周末依旧私底下经常约会,说得有鼻子有眼。

      裴临没有再去探究传言的真假。

      他已经尽力了,也只能这样了。陶小宁要是还不顾劝阻再遇到什么危险,他也再管不了了——

      他以后永远都管不了她了。

      因为十四岁那年,最魔幻的那个变故,其实是裴临的亲爸和亲妈复婚了。

      复婚宴顶级豪华。

      按说任何人经历过家庭破碎又得以破镜重圆都该高兴猜对。可裴临的真实心情,却只有复杂。

      为了和前妻复婚,裴父毫不犹豫就抛弃了陶小宁母女,干净又利落。仿佛之前五年的家庭和睦从来不存在一样。

      母女俩搬走那天,裴临默默帮他们把行李搬上车。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在自己爸有钱,至少还赔偿了人家母女俩一些,足够她们以后好好过日子。

      陶小宁哭得眼睛红红的,扯住裴临的衣角问他:“哥哥,你不会不要宁宁了的,还是会经常再来看宁宁的对不对?”

      裴临垂眸,没有回答。

      他想,应该是再也不会再去找她们母女了。

      不管是为了陶阿姨母女能早日展开新生活,还是为自己妈妈的心情着想,相忘江湖都是对彼此最好的选择。

      ……

      小别墅里送走了陶阿姨母女,迎回了真正的女主人。

      复婚夫妻破镜重圆蜜月期,经常秀恩爱,还喜欢硬拽着儿子一起出去旅游。

      按说一家三口整整齐齐,应该是很幸福的。但裴临不知为什么,总有一种自己融不进去、不入戏的旁观者般深深的割裂感。

      小的时候家庭破碎,他从此知道亲情这个东西未必靠得住。

      后来又看到亲爸在两任老婆之间反复横跳,知道了爱情这个东西也是没意思得很。

      而在学校里,他一直戴着完美优秀的假面具。结果就是交往的朋友们也全都泛泛,没跟谁特别交过心。

      以至于现在很是迷茫。他到底应该相信什么。而这个世界上又到底有什么是不变而美好,值得他一心一意守护的。

      不知道,不明白。

      裴临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也许是天生感情缺失,才会无法共情一般人的喜怒哀乐。

      他就这么迷茫了一年多。

      在这一年里,他依旧是父母眼中优秀的好儿子,老师眼中稳定的优等生,同学眼中好相处靠得住的学霸校草第一名。没有任何人发现异样。

      十五岁那年暑假,机缘巧合,裴临再一次遇到了曾经救过他的武警小哥哥。

      小哥哥看出他心情低落,带他去玩真人CS,在拓展运动场给他表演飞檐走壁和徒手攀岩。

      他跟裴临说起他当年戍边的故事,说起保卫疆土时遇到的各种惊心动魄。小哥哥无父无母是个孤儿,却一点都不迷茫,眼里始终闪着光。

      他告诉裴临,你要是实在不知道该相信什么、该守护谁,要不然就和哥哥一样去抓坏人,至少对别人有点用处。

      正好你成绩优异,可以念很好的大学,安全部现在特别缺高精尖的技术人才。

      ……

      裴临听进去了。

      后来,他一路顺风顺水,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顶尖大学。毕业后又成功被内推进了某部,再经过层层选拔和政审,进入了保密单位“一处”。

      一处大院的门口,连块牌子都没有。

      院落岗哨森严。外面的人只知道这是机关,却没一个知道里面具体是干什么的。

      真在保密单位里工作,倒也并没有想象中来的神秘,裴临也只是普通的上班下班——

      他是信息安全方面的人才,主要负责解决国家网络安全上的各种技术难题,偶尔也要配合国内顶尖高手同外国最尖端的高科技犯罪组织远程斗智斗勇。

      因为水平高超,有时候裴临也教导新人,新人都喜欢喊他“裴教授”。

      保密单位里各种资料触手可及。

      所以裴临知道,陶阿姨几年后又再婚了,这次的对象是个普通踏实的上班族,身家清白,两人过得平凡踏实。

      继妹陶小宁的头脑不是很聪明,所以一直成绩不怎么行,大学并没有考得很好,可后来却努力用功逆袭考取了不错学校的研究生,好像还交到了不错的男朋友。

      而至于霍修珣——

      高中毕业以后,裴临已经很多年再没想起这个人。

      没想到这个名字最后,会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再度映入他的眼帘。

      那几年,国际上正在联合追捕一个罪恶滔天的暗网组织,那个组织一直在使用一个“菲莱神殿”系统来实施犯案与逃避追捕。该系统由天才黑客seth设计,加密一百多层,极难破译。

      一般的电脑天才,连十层以内都攻克不了。

      而裴临也是耗时三个多月,才破解到九十多层。

      与此同时,听说美国夏威夷那边有个电脑天才艾尔文也已经独立破解到八十多层。如今两人通过组织牵线,正准备联手一起去往太平洋某岛上的一个联合国构建的超级基站,共同破译“菲莱神殿”。

      秘密前往基站的船上,“一处”接到了潜伏暗网组织的卧底发回的新信息。

      其中不仅包含大量组织机密,神秘黑客Seth的信息也第一次浮出水面——

      此人目前居住在西西里,与许多犯罪组织都有所牵扯,是个亚裔青年,真名叫做霍修珣。

      霍修珣。

      霍修珣从高中毕业后,就销声匿迹仿佛人间蒸发一样,档案文件上一片空白。谁也不知道他这些年经历了什么,怎么就成为了那个seth。

      但裴临和霍修珣毕竟做过同学,知道霍修珣头脑有多好、上限有多高。

      他只是不明白,那样的天分用在什么地方不好,为什么偏偏……

      【杀人犯的儿子,将来也不可能是好东西。】

      多年不见,当年同学们恶意言语竟然一语成谶。如今当年的第二名,更是要亲手去抓曾经的第一名。

      ……

      可惜裴临最终没能亲手将坏人绳之以法。

      那次联合行动严格保密,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行踪被犯罪组织掌握。对方派来了改装舰和直升机,两方在公海上经过激烈的交火,最后裴临年轻的生命永远留在了那片海上。

      好在他始终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死前,他也已经将最新突破的技术毫无保留上传了终端。一处有他的精英前辈、同事以及这几年精心培养的新人,与各国的科技天才配合,一定可以将犯罪分子一网打尽。

      ……

      裴临一辈子短暂匆匆,不是没有遗憾。

      他毕竟是有家的,早知道会死得那么早,他该回家再多跟父母吃一两顿饭。

      大概也会抽出空来,参加一两次过去同学的婚礼。试着真心交往一两个朋友,多喂喂一处大院里的鸽子,看两场无聊的爆米花电影,听一听雨声……

      他其实一直一直,都想活得更像个有烟火气的人。

      而不是一个看似完美实则感情空虚的科研机器。

      裴临是万万也没想到,自己一辈子崇尚科学,死后竟然会落到个白茫茫一片的鬼地方。

      系统:【主人!主人!】

      裴临:“……”

      白茫茫的鬼地方啥都没有,就只有个没有实体的“系统”,每天叨逼叨嗷嗷叫很扰民,不停喊他“主人”,无论如何也要强迫他认真看完一本书。

      书名叫做《拯救黑化男主》。

      书的女主叫陶小宁,男主叫做霍修珣。

      裴临:“………………”

      书的内容是一个傻白甜女主“治愈”男主的积极故事,可惜其中很多桥段都完全经不起推敲,裴临不带脑子看仍觉得智商被侮辱。

      但“系统”一定逼着他看完。

      这本书除了有陶小宁和霍修珣,还有一个恶毒反派,名字叫做裴临。

      裴教授:“……”

      此人是女主的继兄。

      虽然看着道貌岸然是个优秀的科学家,内心却无比阴暗,暗恋女主不成又嫉妒男主的优秀,最终心里变态成天上蹿下跳使坏拆散有情人。

      幸好年纪轻轻就死透了,恶有恶报。

      这是在影射谁?

  • 作者有话要说:  裴教授:《直到今天我们仍未知道这个书的剧情为什么跟我真实的生活完全不一样。》
    包养粘豆包鸣谢:
    金丸砸扔了1个地雷
    34650650扔了1个地雷
    哦扔了1个地雷
    哦扔了1个地雷
    哦扔了1个地雷
    哦扔了1个地雷
    夏木扔了1个地雷
    夏木扔了1个地雷
    夏木扔了1个地雷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