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被嫌弃的真少爷5 ...

  •   第5章
      “妈,我这是怎么了?”汤菁雅听到亲妈激动的叫声,有些不明所以,清醒过来的短短瞬间还不足以让她理清这几天的状况。

      程峰退到一边,让这对母女俩好好地交流交流感情。

      陈经理上前握住汤菁雅的手,激动地眼里含着泪光,却忍着没有让眼泪当着女儿的面落下来,“你还说呢!你前几天到底是干什么去了,怎么惹回了脏东西,害得你好几天都躺在床上醒不过来,要不是我把大师请回家做法,你还得接着躺下去呢!”

      说到这一点,陈经理难免有些埋怨女儿的不懂事,平日里都好好的,结果就汤菁雅一人惹上了脏东西,可不就是在外头背着大人不知干了什么好事。

      “脏东西?”汤菁雅重复一声,思索一会儿,终于想起了什么,突然抓住亲妈的手臂,神情惧怕地开口:“妈,我、我……”

      “你什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陈经理追问女儿,女儿此时的表情和欲言又止分明就是已经猜出了什么。

      汤菁雅看了一旁的程峰一眼,还是没有开口。

      陈经理见到这里,这才想起介绍,“小雅,这位是洪大师,就是他刚才做法,你才终于醒过来的,你要是有什么话,不妨当着大师的面说出来,不然你这几天岂不是糊里糊涂就无故招惹了脏东西回来害得你这么苦?”

      刚才大师可是已经说了,这要是昏迷的时间一长,女儿的命都有可能没了,这时候她还有什么顾虑不肯说出口?

      “这样啊……”虽然程峰看上去异常年轻,也就比汤菁雅大不了多少,但是想起几天前发生的事情,以及从亲妈口中知道的情况,汤菁雅只能压下心中对程峰的初印象,把心里的猜测当着两人的面说出口,“妈,我心里是有件事,不过我们事先说好了,等我说完这件事之后你不可以打我骂我!”

      陈经理气得直接用巴掌拍了拍汤菁雅的肩膀,“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这一点,你这是要气死我吗?”

      “妈~”汤菁雅抱着陈经理的手臂撒娇,“我这不是心里害怕嘛~”

      陈经理静了静心,“好了好了,看在你这几天吃过苦的份上,我保证待会儿不会惩罚你,你就把你知道的事情都给我和大师说清楚吧,可别再藏着掖着,不然别到时候又像这几天一样让我两眼一抹黑什么情况都弄不清楚,什么办法都想不出来……”

      想起这几天的心路历程,陈经理嗓子又有了哑意。

      “妈,你别哭,我说就是了,”汤菁雅抱了抱亲妈,终于把她知道的事情说出口,“我那天在学校的时候,和几位同学玩了、玩了一次‘笔仙’……”

      汤菁雅的声音越说越低,心虚得很。

      果然,听到汤菁雅的这个解释,陈经理立刻就忘了她刚才才作出的保证,还是激动气愤地往女儿的身上打了几巴掌,恨不得把她的猪脑袋给打清醒。

      笔仙?这种所谓的“游戏”是能胡乱来的吗?

      即便是没有遇见程峰,并不相信灵异事件的陈经理,在这种所谓的“游戏”上也是不能轻易接触的,毕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凭什么要为了一个游戏把自己的生命安全交出去?

      结果这孩子倒好,好的不学非要学坏的,平时学校里那么多作业,回家后那么多娱乐项目都阻止不了她,就非得胆大包天地和别人一块儿玩“笔仙”游戏?

      该说她心大还是说她胆大呢?

      孩子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看着汤菁雅脸上的悔意和害怕,陈经理也不能把孩子打坏,反而心疼地把女儿的身子抱紧,厉声教训她:“这下子,你以后可终于不敢胡来了吧!都怪你爸的遗传,让你的胆子这么大……”

      “不敢不敢,当然不敢了!”即便亲妈这时候没有教训她,汤菁雅自己也再不敢接触这些东西了,谁知道这世上居然真有脏东西呢?要不是亲妈找来了大师帮忙,那么她岂不是要一直被脏东西缠着,一直都醒不过来?

      想到这个后果,此时的汤菁雅根本就不用亲妈教训就已经对这类事产生了畏惧心理。

      母女俩抱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分开。

      眼见两人的情绪都逐渐稳定下来,一旁毫无存在感的程峰这才打断了房内的这个气氛,“咳咳。”

      “大师!都怪我一时激动,把你给忘在了这儿。”陈经理从程峰的咳嗽声中回过神,一脸抱歉地开口。

      程峰摇摇头,对此丝毫不计较,倒是问起了另一件事,“既然今天这事是因为笔仙游戏所引起,不知汤同学一块儿玩的那几位学生有没有同样出事?”

      陈经理以及汤菁雅被程峰这么一提醒,这才想起这一点。

      汤菁雅急切地开口:“妈,我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咱们赶紧给他们打电话一个个问问吧!”

      陈经理点点头,“好,我把你手机给拿过来。”

      汤菁雅接下来给那一块儿玩笔仙游戏的好友们轮番打了电话过去,其中一位男同学和她的遭遇差不多,如今还昏迷不醒躺在医院,至于其他人这几天除了有些倒霉之外都没有其他大问题。

      “大师,能不能求你帮帮我那位同学,让他清醒过来?”一结束这几通电话,汤菁雅就着急地开口向程峰请求。

      一旁的陈经理也帮着说话,“是啊,大师,要是能把人救回来,钱绝对不是问题。”

      汤菁雅赶紧补充:“对,大师,我那位同学很有钱,家里就是开公司的,钱肯定不是问题!”

      程峰没让两人失望,当即点头,“你们放心,只要我能办到,对方为人也没问题的话,我当然不会见死不救,怎么说,他既然能因为你们和我产生联系,这就是天道留给他的一线生机。”

      汤菁雅终于稍微放心,忍着躺了好几天有些不适的身体,盯着亲妈给那位同学的家里打了电话过去。

      “大师,我和对方家里也说好了,他们就等着您过去救救孩子呢!”陈经理挂了电话,开口说。

      “现在时间也还早,我们现在就去吧,早去早回!”

      “哎!”陈经理点头称是,又吩咐汤菁雅在家里顾好自己,有事让保姆帮忙或者给她打电话,就和程峰一道出了门,往汤菁雅那位同学如今所在的医院赶过去。

      男同学和汤菁雅原先的情况基本差不多,都是被一团黑沉沉的阴气缠上,这才陷入昏迷不省人事。

      男同学的父母送了不少医院都没有查出具体的问题,只能让孩子一直呆在医院让陪护照顾,这几天都是靠的营养针,两人也不是没有往灵异这一方面去想,但是从附近有名的寺庙和道观请了所谓的大师过来,却依旧没有作用,没能让孩子醒过来,如此也就罢了。

      结果正当男同学的父母为此实在是想不出法子的时候,陈经理居然主动联系上他们家,说是汤菁雅也是同样的情况,不过找了一位大师上家里做法,如今人终于清醒过来。

      一听到这样的结果,男同学的父母当即抛下手头的工作,一块儿赶到医院,就等着陈经理带过来的大师做法把儿子唤醒。

      男同学和汤菁雅的情况差不多,因此程峰和刚才在汤家一样,很快就用灵力把那团阴气彻底打散,男同学也终于从床上睁开眼醒过来,引起医院医护人员的一阵惊奇。

      比起那些跳大神、拿着桃剑和黄符的传统道长,程峰做法的过程也就只有短短几秒钟,若非男同学的父母在病房内仔细盯着程峰唤醒男同学全过程当中的一举一动,不然他们都得以为这来的大师就是个骗子了。

      好在结果是好的,孩子终于醒过来,这对父母难免和刚才亲眼看着女儿终于醒过来的陈经理一样激动,恨不得把程峰就此拜为全家的恩人。

      男同学果然是汤菁雅所说的富二代,家里是开大公司开连锁酒店的,因而这么跑过来一趟,程峰手上就多了三百万,再加上陈经理给的报酬以及买了五张平安符的价钱,如今程峰手上有了将近四百万,一下从裤兜里只有几百块的穷小子瞬间暴富有了百万身家,即便是在本地全款置办一套房子也不是不行。

      就这么过了几天,管家,也就是原身亲生父母那家终于来人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才是你们家的少爷?你们这是来接我回去的?”看着面前的陈管家以及他身后好几位黑西装保镖,程峰脸色淡淡,还有功夫喝茶。

      服务了管家好些年的陈管家一看到程峰这时候云淡风轻的态度,心里只觉得一阵奇怪。

      前几天管家出了一件大事,管一铭,也就是管家的大少爷,居然不是管家的孩子!

      若非管一铭这一次出车祸需要输血,发现了血型上的不对劲,不然管家这辈子还真不一定能发现这一个真相!

      既然管一铭不是管家的孩子,那么当初管夫人辛辛苦苦生下来的真少爷又到哪里去了呢?

      管家是豪门之家,在这地界上自然势力极大,因而真相很快就被查出来送到了管家人的面前。

      程峰,也就是原身洪立新的大致情况,终于到了管家人的面前。

      结果一出来,到底洪立新才是流着管家血脉的孩子,因而陈管家一行人今日就到了程峰面前。

      按照调查来的情况,面前这位真少爷在那洪家,可是一直过的穷苦日子,一个月辛辛苦苦也就只能赚个几千块,如今突然得知他自己并非洪家人,反而是豪门出来的真少爷,怎么面上连点激动都没有?

      陈管家的这点疑惑明明白白写在脸上,程峰内心不屑一顾。

      陈管家回过神,回答:“是的,洪立新少爷,不,现在应该是管立新少爷了,当年在医院里出了一些意外,导致你流落在外,直到最近,老爷和夫人才得知真相,立马就让我接你回家,也好弥补过去这些年来你在外头受的苦。”

      程峰看到了陈管家眼里藏着的不耐和淡淡的鄙夷,他替原身气笑了。

      “既然事实是这样,那么怎么是你们来接我,而不是我的亲爸亲妈亲自过来接我呢?”

      如果管家父母真的对原身感到抱歉和怜惜,想要弥补以往的遗憾,怎么连亲自过来一趟都不肯?

      若是换成其他真心疼爱可怜孩子的父母,发现了这个真相,终于找到了亲生孩子,不是应该第一时间就急着要见到这个孩子的吗?

      结果就眼前的陈管家和一干保镖?甚至连眼里的不耐和鄙夷都没有老老实实收起?

      不知道的哪以为这是来接真少爷回家的?接打秋风的远房穷亲戚还差不多呢!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读者“47225799”,灌溉营养液+10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