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被嫌弃的真少爷3 ...

  •   第3章
      傅一菲愤怒了,还没等程峰说些什么,一旁一直盯着两人对话的长胡子老头就忍不住跑过来开口:“这位女士啊,他年纪还小,偶尔会说错话,你不要和他一个孩子过多计较,就当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卦金也不用给了,可别气坏了你自己啊。”

      听听刚才这小孩和这姑娘说的都是什么话,说什么不好,居然说人家身边的人不是良配,这不是故意惹对方生气吗?

      算命算的是什么,为什么有些客人明明不相信却能主动交卦金,不就是要多说这些客人想要听到的好话吗?怎么这孩子就性子这么直,连这一点都不懂,非要说出让对方生气的结论呢?

      “年纪小不懂事就能成为借口吗?”傅一菲可没有轻易被长胡子这句话给说服,依旧气得很,呛了一句又转头看程峰。

      结果这一看,程峰非但没有丝毫的担心害怕,反而依旧表情冷淡,完全不认为他刚才说的话有错,“根据面相显示,女士你情路坎坷,目前身边的恋人并不是你将来的伴侣,所以我才说对方并不是你的良人,要是我算的没错,这会儿,你那位恋人可是已经背叛你了。”

      没想到,程峰这会儿说得比刚才还要难听多了,直接点出傅一菲被男友戴了绿帽子的所谓猜测。

      傅一菲这会儿更是气炸了,指着程峰气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长胡子老头真想上前捂住程峰的嘴巴,省得他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心里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啊,合着这孩子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丝毫的不对?

      最终,傅一菲也没多和程峰计较,直接气得转身就走,没给一开始说好的卦金,明显不相信她那男朋友会像程峰说的那样已经出轨了。

      傅一菲一走,没能拿到相应的报酬,程峰表情还是没有太大的变化,重新坐回小折凳上,倒是一边的长胡子语重心长地开口劝道:“我说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倔呢?那些愿意花钱算命的人,不就是为了从我们这些算命先生的嘴里听到好话吗?你好不容易今天等到一个客人,怎么还能说出那样的话来,直接就把人给气走了,一分钱都没捞到手,这不是自找麻烦吗?这哪天要是遇见个脾气不好的人,到时候直接动手砸了你这个摊子都是有可能呢!”

      到时候程峰一个孩子和人对上,这不是鸡蛋碰石头,给他自己找不快吗?

      “下次要是有人想要算姻缘,多观察对方的表情,尽量按着对方的心思来说话,要是算事业,那就更不用多说了,直接说财源广进步步高升之类的好话,千万不能说一丁点儿的不好……”

      直到长胡子老头终于结束了这一番唠叨,程峰这才开口:“老爷子你就放心吧,过不了今天,刚才那女士就会回来把卦金付给我的。”

      “你这……”老头看见程峰脸上的信誓旦旦,顿时说不出再劝的话来,“你这该不会是读了几本地摊上随手买来的风水书,就真以为自己算的结果都是真的吧?”

      程峰无声地轻笑,没有再接着就这个话题开口,重新闭目养神。

      另一头,刚才程峰摊子前愤怒离去的傅一菲走在去美食街的路上,心情依旧不得平静。

      就在她离美食街不到一百米的时候,脚步一转,傅一菲突然伸出手拦下来一辆出租车,“师傅,咱们去御龙小区。”

      “唉,御龙小区,乘客系好安全带啊!”出租车往东边的方向开去。

      坐在出租车上,傅一菲都不知道自己心里这会儿究竟是怎么想的,或许是被刚才那小骗子说的那几句话给激到了,明明从来都没有怀疑过男友,结果如今还是趁着午休的机会,想要对男友进行一番突击检查。

      到时候,男友清清白白,不就正好证明了那小孩不是什么大仙,就是个骗钱的小骗子了吗?

      怀揣着这样的可能,傅一菲就这样不由自主地打车往她男友的租房赶过去,对方这两年创业在网上开了一家网店,平时都是待在租房里工作和生活,这会儿过去总能见到对方。

      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这才赶到男友如今居住的御龙小区,没过一会儿分明就是公司下午上班的时间点,下了车走在小区路上的傅一菲突然心里觉得一阵好笑,浪费这个时间和精力,她怎么就不由自主把那小骗子的话放在心上了呢?

      不过,既然来到来了,傅一菲还是准备去找男友,顺便向公司请了半天的假期,前不久刚完成了一个大项目,最近这段时间手头的工作不多,请假还是能请到的。

      一路乘电梯到了男友租房的门口,傅一菲没有敲门,直接拿出钥匙开了门,两人谈了那么久,双方都有各自租房的钥匙,除了缺那一张证之外,和别的夫妻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没在客厅见到男友,傅一菲换了拖鞋,关上房门,往主卧慢慢走过去。

      “等等,你是属狗的吗,怎么又咬我?”突然,一声细小娇软的陌生女声突然传到傅一菲的耳边。

      本来还如平常一样走在走廊的傅一菲顿时就整个身子都愣住,表情呆滞,停在原地没有再发出任何声响。

      “怎么,你不喜欢吗?我看你每次都很激动啊?”回答陌生女声的是男人的调笑声。

      这道男声,对方傅一菲来说可谓是异常熟悉,分明就是她的好男友的!

      所以,刚才那位小孩说的,居然全都是真的?

      早上就开张了一单,但是对方还没给卦金,程峰也不着急,到了该吃饭的点就准备起身去吃饭,身边的长胡子老头很是热情,许是看他一个孤儿有些可怜,一个上午也没挣到一块钱,所以没让他一个人去附近的饭店吃饭,反而邀请他一块儿去他儿子儿媳开的串串店吃。

      程峰只在老头眼里看见善意,没看见丝毫恶意,所以也没有拒绝,和对方一块儿走了几百米的路程,到了附近对方儿子家开的串串店里。

      老头的儿子儿媳也是热心善良的人,见家里老爷子带了个孩子过来吃饭,也没小气和不满,一边忙着招呼客人,一边让程峰别客气想吃什么就拿什么,见程峰手里抱着只小猫,还细心地水煮了一条新鲜的小鱼给猫吃。

      “来来来,多吃点肉。”东西刚刚煮好,老头就给程峰夹了不少肉,让这孩子多吃点,长点肉,别再像现在这样瘦得像竹竿子一样。

      “我自己来,您也吃吧,别净顾着我了。”程峰也给老头夹了菜。

      花了不到半个小时,两人就填饱了肚子,吃完小鱼的001也伸出舌头舔舔嘴巴开始洗脸,看上去很是惬意。

      程峰抱着001,跟着长胡子老头从店里出来,往天桥底下慢慢走回去,继续给人算命。

      回到两人原来的位置,饭点一过,人流量终于慢慢回流,老头身边又渐渐来了不少的顾客。

      倒是程峰这儿依旧一如往常的冷清,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个顾客上前。

      然而,不久后,一个熟悉的面孔着急地往程峰摊位前赶过来。

      “小帅哥,不是,小大师!对不起,今天上午都怪我错怪了你,原来你说的那话才是对的!”傅一菲声音有些嘶哑,眼角带红,看上去哭过一场,“对了,这是今天那卦的卦金,现在给你。”

      看着面前这好几张纸币,程峰只抽出其中的一百块塞进口袋里,其他的都推回去,“说好了是一百块就是一百块,剩下的你还是拿回去吧!”

      看出程峰是真的不愿意多收,傅一菲这才妥协,“小大师,原来我男友,不,现在是前男友了,这个该死的渣男真的找了别的女人,甚至还在他租房里就敢乱搞,那可都是我平时睡的床,恶不恶心,你说他过去这些年怎么就掩饰地这么好,我身边就没一个人发现他的人品居然是这样的,他怎么就不去当演员,还创什么业呢……”

      傅一菲抱怨着抱怨着,眼里再次流出了泪水,毕竟是谈了那么久的恋人,从学校到现在,连毕业就分手的魔咒都打破了,还是奔着结婚去的,双方家长都见过面了,如今猛地发现被对方背叛,心里哪有那么快就恢复过来?

      或许是因为程峰是头一个发现这件事的人,因而傅一菲才在这个陌生人的面前尽情倾诉渣男对她的背叛。

      程峰安静听傅一菲的各种抱怨,一句话都没有说,直到对方心情逐渐平静下来,这才安慰她:“情场失意,职场得意,虽然你如今情路坎坷了一些,但是事业方面却与之相反,你现在与其在背叛你的渣男身上浪费时间,还不如努力在事业上更进一步呢!”

      “再说了,你目前虽然命犯烂桃花,但是终有良缘,坚持过这阵子,还是能找到命定伴侣的。”

      傅一菲噗嗤一笑,“小大师,你今年才几岁啊,怎么懂得这么多?”

      程峰脸色不变,“总之,提前发现渣男的面目总比你俩都结婚之后再发现好多了,有失必有得,我说的这几句你能听进去就好,你是我今天的第一个客人,就当我感谢你让我开张了吧。”

      迎着程峰肯定正经的眼神,傅一菲真诚地点点头,“好,小大师,我都记住了,你就放心吧!”

      即便发生了恋人出轨的事情,如今的傅一菲依旧还是没有完全相信程峰的“真本事”,毕竟这也有可能仅仅只是对方的一个猜测,碰巧而已,无法凭这一件事就完全当真,傅一菲向来不相信这些事,还真没法一下子就扭转过去这么多年所形成的固有观念。

      当然,毕竟是因为程峰使得傅一菲发现了男友的背叛,所以就算是为了这一个提醒,她也不会再像原来那样执意反驳对方,反而顺着对方的话,看着小大师冷着一张脸正正经经的表情,心里反而觉得有些好笑,这分明就是一个孩子在努力扮成熟,还是一个帅气的孩子。

      程峰没有在意傅一菲心里的这些小心思,伸出右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把她身上那团淡淡的黑气彻底打散,接着从兜里掏出一个黄色符纸叠好的三角平安符递给对方,“要是你身边有人遇见了解决不了的困难,你就把这个平安符交给对方,我之后几天都会在这里摆摊,有事可以来找我。”

      “啊?”傅一菲愣愣接过平安符,一脸的疑惑。

      “你这几天就知道了,这个符别乱丢,也不能碰水,可以拿个密封袋装好。”

      “哦哦。”虽然对程峰说的话感到不明所以,傅一菲还是把平安符放进包包里,又呆了一会儿才离开,往公司办公楼的方向走过去。

      看了一眼傅一菲离去的背影,程峰收回目光,低头挠了挠001的猫下巴。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读者“49576347”,灌溉营养液+10
    读者“雪雪”,灌溉营养液+20
    读者“雪雪”,灌溉营养液+20
    读者“芩穑尘卿”,灌溉营养液+3
    读者“园”,灌溉营养液+2
    读者“开到荼靡”,灌溉营养液+1
    用不惯自动感谢,还是我自己来吧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