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阴谋(2) ...

  •   响鼓还需重锤敲。姜父如今因病心灰意冷,只有狠下心与他道明厉害,才能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毕竟只是个风寒而已,在姜幼白这个现代人的眼里不过一点日常小病。若真因这个丧命,也太冤枉了些。

      “皎皎……”姜父被女儿这一张小嘴说的好气又无奈,他想责怪女儿说的太过,可又无从怪起。因为他心里隐隐也觉得皎皎说的这些将来很可能会成真。

      他想起二弟病故时母亲一夜白了的头发。还有妻子,她跟着自己操劳了半辈子,如今腹中还怀着他的幼子,没了自己她要怎么办。

      还有长子,这可是他们姜家唯一的男丁啊,若自己没了,儿子没人照管,也没了。那姜家岂不是要绝嗣?

      还有自己一双如珠如玉的女儿,令月没心眼担不起大事,小女儿聪慧,但毕竟年纪小。将来没有能护着她们的人,这样的世道里女儿的下场可想而知。

      看着姜父病容里夹杂着无比的悲痛,姜幼白虽心有不忍,但依旧没有做声。

      姜平久病之下已经没了斗志,必须用残酷的事实敲醒他,唤起他的求生意志。她也不怕这些事会刺激的他病情加重,为父则强,尘世的牵绊还未了结,他又怎么舍得轻易离世。

      屋里姜幼白和姜平父女两个都沉默着不说话。过了半晌,姜父才长长得叹了口气,“皎皎啊,为父知道你的一番用意,可生死由命,为父既得了这症候,又哪里是能轻易好得了的。如今左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什么听天命?”姜幼白冷笑道,“爹您不会真的相信一个小小的风寒就能要了人的性命吧?”

      “皎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姜父心里一惊,结合先前隐隐的预感,他总觉得女儿此时话中有话。

      “我的意思就是您得的并不是药石无医的病症,之所以迟迟不见好,全是因为人为的缘故。”姜幼白直接道,“若女儿没猜错,给您看诊的费大夫恐怕就是那个一念定您性命的“天命”。”

      “什么?”姜父被女儿的话惊得怔了半晌,反应过来后有些迟疑的问道:“皎皎是说为父得的并不是风寒,费大夫给为父诊错脉了?”

      姜幼白摇头,“爹您得的确实是风寒,但费大夫也确实给您开错药了。”

      “这………你这都把为父说糊涂了。”父平不解道。

      姜幼白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将自己的猜测娓娓道来。

      “爹爹,这些日子我翻遍了医书,这才发现原来风寒分很多种,有受风所致也有受暑热所致,甚至还有外邪犯胃所致。因不同缘由得的风寒,所现症状、所服药物都各不大相同。而您得的就是外邪犯胃所致的风寒。”

      她说完这些,等姜父自己思索了一会儿,才继续道:“我从医书上查了,外邪犯胃就是您如今这样的症状。恶心呕吐,会发热还伴随着头痛。需得服用能疏邪解表、和胃降逆的霍香正气散方能减轻症候。可刚才那个费大夫给您的方子分明是清热解毒的麻杏石甘汤。药不对症如何治好您的病?”

      “皎皎,你说的都是真的?”姜父听罢忙问道。虽是问句,可他心里已经隐隐有些相信了。

      “当然是真的。那本医书我带来了,爹您可以自己瞧瞧,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姜幼白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了一本医书递给姜父。

      姜父此时再顾不得什么,连忙翻到风寒篇逐字逐句看起来。他越看脸色越黑,最后整个面上都布满了冷意。

      姜幼白看在眼里,不由松了口气。她道:“爹爹,既然咱们已经知道了那个费大夫不安好心,故意开了不对症的方子陷害您。咱们且先好好找个高明的大夫帮您治病,等您好了咱们再向他讨个公道。您也看到了,这风寒并不是什么重症,只要吃对了药,不出三五天也就好了。虽说庸医误人,耽搁了些日子。但只要您振作起来,好好用药,最多十天半月定是能养好的。”

      姜父听到女儿的话,心里的暴怒稍稍平复了些,道:“就依皎皎所言,为父先看病。”他说完想了想又道,“不过,再请大夫可不能从咱们县里请了。那费行小儿是咱们县里最大的药堂里的坐诊大夫,与其它各药堂的大夫相互熟识。既然他对为父心有歹意,说不得还会串联了旁人。

      姜幼白点头,这倒也是。不过让她好奇的是,“费大夫到底与爹爹您有什么恩怨,为何非要害您性命?”

      姜父冷笑道:“费行一介医奴如何有资格与为父结怨,要说这陷害之事怕也是他背后之人所为吧。”

      那此事就是官场里的恩怨了。姜幼白又问道:“爹您可猜出来了是谁要害您?”

      姜父看了女儿一眼,摇头道:“为父又不是神通广大的神仙,如何能猜的到。此事只能待日后慢慢查证了。”

      可您的表情分明已经告诉我您猜出来是谁了了。

      姜幼白心里诽腹着,然后眼神一转,道:“爹爹这会儿猜不出来也没关系,我方才已经让人跟着费行了,想必要不了多时幕后之人就现行了。”

      “哦?”姜父诧异道,“你又如何能肯定费行一定会联系幕后之人?”

      姜幼白狡黠一笑,道:“我方才跟他说爹爹的身体已经好转了不少,想必他这会子心里正犯嘀咕呢。我猜他多半会去见一见背后的人,以求安心。”

      “哈哈哈,我儿果然聪慧!”姜父看着小女儿眼里满是骄傲和欣慰。

      自那日姜幼白和姜平父女两个长谈后,管家又连夜去雍州府请来了名医,姜父的身子便一日日康健起来了。但对外依然宣布病重。

      梅氏虽不解其意,但只要丈夫好好的,她就什么都不在乎。又眼见着家里被小女儿安排的井井有条,她便开始安心休养身子。

      姜家暂时安稳了,外面陷害姜父的人也有了些端倪。从目前得到的线索分析,矛头隐隐指向姜父的下属韩县丞。至于到底是不是他,还需再进一步查证。

      除了这些,姜幼白的金手指终于加载完成了。白天她要忙家事,只能晚上一个人的时候查看。

      原来她这个金手指是一个能够连接现代网络的系统,每当她打开系统时面前就会展开一个虚拟面板。在这里她能够上网逛论坛,又能看视频。

      上网是免费的,但在论坛里发布问题和交易商品却需要积分。是的,她这个金手指是有交易商品的渠道的。她可以购买网络另一端的商品,也可以将自己这边的东西在网上售卖。不过,这一切所需积分都不菲。

      积分的获取,就是充值钱币,可以是真金白银,也可以是现代的虚拟钱币。

      姜幼白暂时没有多少钱,心里又存着事,只在网上随意逛了逛,就退出来了。

      金手指有了进展,她一下子感觉底气足了不少。也有心思开始琢磨其它的事。

      采荷这个丫头虽近来乖觉了不少,但有之前的印象打底,姜幼白依然不敢用她。而且采荷还是陪着原身一起长大的,对原身的脾性秉性极为熟悉。有了这两点,她越发坚定了要重新换个贴身婢女的决心。

      这日,探望卧床修养的梅氏时,她就趁机提出要采买几个下人。“咱们家家业小,如今又是最不宽裕的时候,女儿想着将家里的那些个偷奸耍滑的都送走,然后再找几个机灵听话的调/教。”

      梅氏听着这话,想了想道:“旁的倒罢了,老太太和你大哥院的人是万不能动的。还有你堂姐………”

      “娘放心,堂姐那里我已经问过了,她说身边的丫头都是用惯了的,这回就不换了。”姜幼白体贴道。

      “也好。其余的皎皎就看着办吧。”梅氏如今的精神有些短,说不了三两句话就疲乏了。

      姜幼白帮她掖好了被子,嘱咐一旁的许妈妈好生守着,然后才转身出来。

      既然要换人就要动作快些。不过转天,她就找了正经的牙婆说要采买几个人,然后次日人就送到姜家来了。一共是六个小丫头,四个小子和三个婆子。

      姜幼白看着挑了两个相貌清秀,眼神机灵的丫头,准备放在自己院里。又挑了个面相老实憨厚的婆子和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子留在家里做杂事。

      人选定下,她又趁着时候将先前挑出来的几个偷懒耍奸,吃酒赌钱的婆子和丫头让那牙婆带走了。这牙婆是正经的官方人,专做富贵人家的生意,倒也不怕她会随意将人买到那些不干净的地方去。

      至于采荷,姜幼白直接将她打发去了庄子上,毕竟是伺候过原主的,不可能将她也卖了。

      庄子上的日子哪里有在姑娘跟前舒服,采荷哭求着不走,可惜姜幼白心硬如铁,不为所动。

      她身边多了两个眼生的丫头,自然引起了家里人的注意。旁人倒还没说什么,姜念儿却在大家给老太太请安时,提起了这事。

      “咱们家的姑娘都是一个贴身丫头,皎皎怎么有两个。而且采荷毕竟是陪着你长大的,怎么能不由分说就将人撵走。便是她有错,到底也要顾惜着这么些年的主仆情分。”

      她这样说,老太太面上也浮现出了一抹不认同。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完结文:《季萦的古代生活》《清穿之娇里娇气》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