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二/不良少女

      “对不起,苏芷,我不知道程老师也在这里。” 言希一屁股坐在方才苏芷坐过的矮墩上,脸上的懊恼溢于言表。

      苏芷深吸一口气,走到了言希的身边,声音像是已经不在意:“不怪你,是我应该谢谢你的。现在倒好,还连累了你。”

      言希拉着她的手,干笑了一下,“没事,反正吴树山好歹忌惮着些我妈,倒是你怎么办,又要被老吴骂,叫家长了。”

      “叫就叫,反正他只是想要钱,苏昌铭绝对不可能为了我来学校的。”苏芷背起书包,“走吗,我今天得先回家了。”

      “哦,好。不过你今天到底是什么事啊?” 言希挽着苏芷的胳膊一起朝停车场外走去。

      苏芷皱了皱鼻子,笑了下,声音短促:“没事。”

      言希捏捏她胳膊,却知道她从来都是这样不肯把心事轻易说出来。

      苏芷当年小学的时候一直被寄养在一个乡下的远亲家里,言希断断续续知道一些,听说是苏昌铭听信一个叫李年的风水大师,那大师说苏芷碍了苏家的运势,常年留在身边会影响苏昌铭的未来。

      苏昌铭当年发家就是听了李年的话,这么多年过去,更是将李年的指令奉为圭臬。

      于是一整个小学苏芷都被丢在乡下放养,直到初一的时候才被苏昌铭接回北川上学。那时候苏芷的普通话说不标准,大家讨论的电视剧和明星她统统不认识。

      偏偏她那时就已经有初露锋芒的美,眼尾微微往上翘,不怀好意的男孩子们叫她小狐狸精,一边瞧不起她一边又喜欢去戏弄她。

      女孩子们初初展露的嫉妒心也同样叫人心悸。乡下的土包子,是被自动孤立的存在。

      可她偏偏乖得很,日日努力读书,从不和那些人争辩。言希那时候不明白她为什么那样的乖,那样地去讨好所有人。

      后来她才知道,初三的时候,苏芷还是被苏昌铭又送回了乡下。
      在学校里最后看见苏芷的那天,她蹲在学校的厕所哭得昏天黑地。言希听见她呜咽地自问:为什么她已经这么乖了,他们还是不要她。

      后来高一的时候,苏芷又被接了回来。
      她完全变了样,美貌愈发张扬,像是盛开的玫瑰,再难遮掩香气。

      而性格也是天翻地覆。
      日日旷课,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乖到要去讨好所有人的苏芷了。

      或许是知道,那样的苏芷也同样无法改变被送走的命运。

      如今已是高三开学,言希有种预感,这次的事情,大概还是和苏昌铭有关。
      算算日子,她已经回到北川读了两年的高中了。

      两人无言地走到公交车站,苏芷把书包里的烟和打火机取出来还给了言希,“上次给你过生日的时候,阿正放错在我包里的,我刚刚……”

      “没事,他不会介意的。” 言希接过烟盒放进了自己的书包里,她偏头看着苏芷,声音顿了下,目光挪开看去了车来车往的街道:

      “苏芷,这次就算是要走,也不能不辞而别。”

      她声音飘在柔软的夏风里。
      狭小的公交车亭,两人并肩坐着,修长的小腿倚靠在一起。

      苏芷嘴角咧开有些干涩地笑了笑,目光同样看向车来车往的街道。

      “好。”

      -

      北川大学坐三站就是她就读的四中,苏芷一个人上了车之后,就独自坐在后排的窗边。再三站,就到了家。

      刚刚和言希说话间的笑容早已经不知去向,她手指握紧书包肩带朝着家门口走去。

      一排排精致的洋房小别墅,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小区的两侧,苏芷还记得她高一刚从乡下回来的时候,第一次看见这个新家。

      苏昌铭甚至没有告诉她,他们又赚了那么多的钱,多到足以住在这样高档的小区里。而她整整一个初三,在那个远得不能再远的表姑妈家里,挤在那间她小学时住过六年的屋子。

      一米二的小床,那么多年过去了,还在那里等着她。
      “专门给你买的。”表姑妈当年得意洋洋的样子,苏芷到现在都还记得清楚。

      他们拿到的苏昌铭的钱,全都用在了表姐的身上。
      苏芷觉得,或许这世界上,不会有人比她更懂得,什么叫寄人篱下了。

      像是一根漂在阴沟的浮萍,细细的茎,风波一起,就断了。
      而她须得小心再小心,毕竟,那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了。

      苏芷一路沉默地走到了家门口,宽阔的花园里种满了这一季新开的蔷薇花。她侧身站在院子的一角,仔细又整理了一下衬衫和裙子。

      手机拿出来看了看眼睛已经不再发红,才敢伸手输入了密码,“滴哩”一串电子音,大门开了。

      苏芷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能再和苏昌铭吵架了。
      自从知道苏昌铭要把自己丢给那个从来没听说过的叔叔之后,苏芷就和他们大吵了好几天。

      今天上午跑去李年那里,已经是无可奈何。
      她已经没有任何的砝码了。

      唯一还能最后一试的,或许只有苏昌铭那也许根本就不存在的父女之情。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站在门口脱了黑色的小皮鞋,打开鞋柜的时候才发现,里面竟然已经空空如也。

      苏芷心头猛地涌上一阵不详的预感,她呼吸凝滞,光脚朝客厅跑去。

      ——空空如也。

      所有的家具、用品、电器,全部都消失不见。
      窗户悉数被锁上,就连窗帘也都被拆了干净,不剩分毫。
      早上走时还和平常无异的家里,短短一个上午就已经被清空得一干二净。

      苏芷身子开始不自觉地发颤,她连忙拿出手机拨通了苏昌铭的电话。

      空旷的屋子像是一只无声的怪兽,静默地看着那个僵直站在客厅的苏芷。
      她手指紧紧握住电话,漫长的等待音。

      是她习以为常的被忽视。

      第三次拨过去的时候,电话被苏昌铭手动挂断。
      一条消息随后而来。

      苏昌铭:我在你程叔叔家,你东西已经带过来了。自己打车过来,我一会要走了。
      第二条消息,是一个名字和一个地址。

      没有任何的说明,没有任何的解释。
      只有命令,安排。

      苏芷眼圈极速地发红,又被她立马地压了下去。
      她飞快地跑到门口,踩上刚刚脱下的黑色皮鞋,背起书包冲了出去。

      苏芷很清楚,如果她没有在苏昌铭预计的时间里到达他给的那个地址,那么他就会真的立马离开。

      这是她最后的一次机会了,苏芷心里清楚。

      出租车一路朝北川市的南边开,她今日紧绷的情绪已经消耗了所有的精力。可她仍然不敢有一丝的松懈。

      漫长的三十分车程,苏芷如坐针毡。
      出租车一停下,她就快速地下了车,朝着苏昌铭消息上给的小区地址跑过去。

      高大气派的灰岩门庭外,一个穿着深蓝色制服的门卫将苏芷拦了下来:“请问您要拜访谁?”
      苏芷拿出手机,念出了那个人的名字:“程怀瑾。”

      “我找程怀瑾。”

      门卫核对了一下电脑的信息,“您姓名?”
      “苏芷。”

      “好的,我看到你的信息了。”门卫朝她微微笑了一下,“苏小姐,请跟我来吧。”

      苏芷不知,这里的门卫竟会直接将访客送到小区里,直到她看见门卫开出了一辆巡视用的小车,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又看了一眼这小区。

      无比疏远的别墅群。
      甚至无法叫别墅群。

      而是各自占地为王的别墅,一幢一幢,没有任何的雷同与相似。
      或建在微耸的山头上,或建在粼粼的湖面中央。

      根本不是她从前所见过的任何一种“高档别墅。”

      苏芷心里更加茫然。
      一种无知的恐惧,叫她好像一只误入广袤天地的小鸟,她深知自己根本不属于这种地方。

      门卫尽职地将苏芷送到了小区最里端,一座极具现代化风格的灰色双层别墅,刻意挑高的门庭前是一片开阔的草地,一眼扫过去,精致的绿色草皮配上别墅大面积的落地玻璃。

      视野通透而又开阔。

      “程先生就住在这里。” 门卫停了车,朝苏芷说道。

      苏芷这才回过神来,“谢谢。”
      她声音快而短促,已经无法再忍受这种惶然到快要窒息的感觉。

      苏芷背起书包就往门口走去,忽然大门从里面被人打了开来。

      “还以为你赶不来了。” 苏昌铭一脸笑意地从里面出来,看到苏芷更是笑意沸腾。连忙把人朝里面带,“程先生,这就是我女儿,这次真是多亏了你父亲肯出手帮忙,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把她怎么办。”

      苏芷身子僵在原地,不肯往屋子里走,只听见里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苏先生不必这么客气。”

      清冷而又有些似曾相识的音色。
      苏芷头脑轰然。

      苏昌铭直接把苏芷硬拉了进来,声音带着过分明显的谄媚:“阿芷,这是你程叔叔,接下来一年你好好学习,听程叔叔的话。”

      苏芷抬头看过去。

      ——“程怀瑾。”
      ——“我找程怀瑾。”
      ——“程老师要点名的。”
      ——“爸爸带你去见程叔叔。”

      原来,都是同一个人。

      他此时只穿了那件白色的衬衫,身型颀长而挺拔,立在空阔的客厅里,有种带着压迫的巍然感。

      苏芷脸上的血色悉数褪尽,仿若一张惨白的纸张。

      怎么会是他?
      他和苏昌铭又是怎么认识的?

      可是,一切却又仿佛那样说得通。

      他们都去过李年那里,他们都信那个风水大师的鬼话。
      为什么不能认识?

      程怀瑾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异样,他朝后走了两步,像是在邀请苏芷进来。
      手指微微指了指左手边第二间卧室,“以后你住那里。”

      仿若从来没见过她。

      苏芷盯着他。
      无名的一簇火。

      因他此刻的风轻云淡,明明刚刚在停车场那样声色厉荏地警告过她。
      也因觉得他是和苏昌铭一样,糊涂愚蠢到会听信李年鬼话的那一类人。

      她嘴角几分愤意地勾起,反问他:“你有收留不良少女的癖好吗?”
      程怀瑾敛眸看着她,却只神色淡淡地问道:“你是吗?”

      苏芷刚欲再开口,忽然被苏昌铭一声喝断:“苏芷你怎么回事!懂不懂礼貌!”

      她嘴角紧紧地抿起,忍下了此刻就让程怀瑾对她彻底反感的念头。
      她不能让苏昌铭对她生气,至少现在不行。

      苏昌铭见苏芷不再开口,又恢复了略带讨好的笑容:“程先生你别介意,我家阿芷平时不是这样的,她很乖的。”

      “我知道。”
      男人话语平淡,苏芷却觉得格外的讽刺。

      他知道,他当然知道。
      她抽烟逃课被他逮了个正着,他如何“不知道。”

      “程先生,我还有事就先走了,阿芷就拜托给你了。”苏昌铭说着就要往门外走。
      苏芷连忙跟上去,“爸,我有话和你说。”

      “你进去,跟出来干嘛?” 苏昌铭有些不耐烦地甩了甩被她拉住的胳膊。
      苏芷此刻心中只觉得寒凉,可她没有办法。

      她别无选择。
      “爸,求求你了,我真的有话和你说!”

      苏昌铭偷偷看了眼程怀瑾没有跟出来,语气也不再掩着,几分打发意味:“我明天来接你吃饭,你那时再说行不行?”

      苏芷仍是不肯松手。
      苏昌铭立马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手表,语气多了几分怒意:“我现在真有事,苏芷,你再这样胡闹我一句话都不会再听你说!”

      苏芷忍住心口的哽咽,只能松了手,“你说明天会来接我吃饭的。”
      她咬牙和苏昌铭确认道。

      “知道了知道了,赶紧进去吧。”苏昌铭朝她摆了摆手,随后大步走了出去。

      -

      客厅里,程怀瑾正立在中岛台的后面喝水。
      那里位于客厅的最里端,是最好的环视客厅动态的位置。

      显眼却不刻意。

      苏芷慢慢地走了进来,一种难堪而又无可奈何的屈辱感横亘在她的胸腔里,而她无法那样自然而又快速地将它消化然后吞噬。

      她立在鞋柜的旁边,久久都没有动静。

      宽大的空间里,程怀瑾像是某种观察猎物的兽类,苏芷感到一种极强的压迫感,即使他分明离她有过分远的距离。

      “哐当”一声轻响,程怀瑾放下了杯子。
      “李阿姨会照顾你的生活。” 他忽然开口说话。

      苏芷转身看向他,不知何时,屋子里出来了一个约莫四十多岁的女人。
      “苏小姐,穿这双新拖鞋。”

      李阿姨说着便走了过来,从鞋柜里拿出了一双崭新的灰粉色绒面拖鞋放在她的脚下。
      “行李刚刚您父亲已经帮您送过来了,那我就先帮你往房间收了。”

      李阿姨说着就要先去拆苏芷的行李,苏芷连忙穿上拖鞋拉住了她,“谢谢阿姨…但是不用。”

      李阿姨停了手,将目光投向了程怀瑾。

      程怀瑾没说话,只看向了苏芷,“他们已经走了。”
      “我知道。” 苏芷极快地回道。

      她胸口忽然有种被酸涩胀满的难受,因他这句不明不白、模棱两可的话。

      他们只是先离开了,明天还会回来接她吃饭的。
      她还是有机会的。
      她不会放弃的。

      “我自己会收拾的。” 苏芷仍是坚持道。
      程怀瑾没再说话,他走出中岛台,朝门口走去。

      男人经过的瞬间,仿佛有早春寒露的清冽气息。
      他接过李阿姨递来的外套,目光却并没有看向苏芷,只淡声问道:
      “早饭、午饭还是晚饭?”

      “什么?”
      苏芷眉头皱起,转头朝他看去。

      下一秒,耳边蜂鸣。

      “几点,哪里,有何安排的必要?” 程怀瑾穿好鞋子,仍是没有看她一眼。

      他声音分明轻得像风中的一朵云,苏芷此刻只觉得劈头的撕裂感,将她急剧地拆分成两个无法自洽的个体。

      互相欺骗、互相折磨。

      最后,粉身碎骨般的,湮灭在这男人走前的最后一句话里:

      “他们已经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06 07:38:42~2021-10-07 08:15: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发发发发发大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美洲乖乖的饺子 5瓶;朝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