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

  •   绘理妈妈是这个家的支柱。

      如果那个小太阳一样的女人不在了,这个家庭就会坍塌。

      伏黑惠一岁的时候,焦躁不安咬着勺子发呆。

      拥有上一世记忆的他,无比清楚那个混蛋父亲和现在差距如此之大的根本原因。

      因为禅院绘理。

      绘理是禅院甚尔那个男人保留[人性]的蜘蛛丝,也是他们父子幸福和不幸生活的分界线。

      伏黑没有关于亲生母亲的记忆。

      哪怕是那个早早就人间蒸发的父亲,他也多多少少有着印象,但是母亲就真的没有了。

      他可以肯定,绘理妈妈绝对不可能会抛下他和甚尔。

      正如伏黑惠在重生后这一年的生活所判断的——绘理是个和津美纪一样的、典型的善人,她甚至都能够完全肯定甚尔那种男人的本性,难以想象这样的绘理妈妈会抛下这个家庭。

      连那个在未来只会给伏黑留下[人渣]这种印象的老爸,都能够因为绘理妈妈而安安分分的过日子,努力的承担起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绘理妈妈不可能会主动离开他们,感情破裂和离婚这种可能性基本上等同于零,甚尔那家伙是个被绘理妈妈驯服的野兽,几乎什么都顺着她,两人的感情只能用如胶如漆来形容。

      那么,还有什么可能性会让未来的绘理妈妈[消失]?

      伏黑惠只能想到一个可能性。

      [死亡]。

      而这种可能性让伏黑惠焦躁不安。

      他从未拥有过母亲的记忆,说明绘理妈妈可能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出事了。

      到底是什么理由?

      车祸?突发事故?甚尔那家伙以前的仇人?还是说……咒灵?

      不管什么理由都让伏黑惠不安。

      温柔的绘理妈妈是好人,是伏黑惠愿意付出生命去保护那类善人。

      既然重生回来、推测出了未来的情报,伏黑惠就无法对绘理妈妈可能遇到的危机视而不见。

      但是现在这个身体根本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怎么办?

      现在的身体的发育状况,他连话也说不清楚,哪怕他努力的说出来,大概也不会被信任吧,可能还会被禅院家出身的甚尔怀疑,更何况,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他没有绘理妈妈去世的记忆,因此完全不知道绘理出事的原因。

      伏黑惠只能天天缠着绘理。

      一改先前什么事情都要甚尔来做的模样,他这回连害羞都顾不上了,豁出全身力气试图让绘理妈妈留在家。

      此时,学会走之后就再也没爬过的伏黑惠摇摇晃晃的抱住妈妈的腿,一言不发的睁圆了绿眼睛,仰着头盯着绘理看。

      “哎呀哎呀。”绘理妈妈左右为难,“虽然小惠最近意外的黏人,让我很高兴……但是妈妈现在要上班了哦!”

      让甚尔那家伙去找工作啊。

      虽然那家伙让人一言难尽,但至少脸长得算是不错,还有一身力气,壮的和猩猩一样,干什么不行?

      伏黑控诉的睹了一眼只会吃软饭的禅院甚尔,又默默的扭过头,忍着内心的不断冒泡的羞耻心,继续扮演任性不让母亲上班的坏小孩角色。

      他抱着绘理妈妈的腿不放。

      虽然知道这不是办法,但能拖一会是一会。

      如果是因为例如车祸这类突发事故而导致绘理妈妈在未来出事的话,指不定他什么微小的举动就改变了命运呢?

      绘理妈妈不知道伏黑惠的企图,但这不妨碍她被自己的儿子可爱到捧心。

      她唔了一声,强迫自己狠下心移开视线,然后双手叉腰,看向自己的丈夫:

      “我说啊,甚尔,你是不是在家的时候又偷偷欺负小惠了?”

      “啊?才没有。”嘴角有疤的男人扭头。

      “我都告诉你了,虽然小惠的脸软乎乎的看起来就很好捏,但也不要因此就捏住不放,你的力气多大不清楚吗?每次都会捏红,还有,虽然小惠很可爱,但你也不要总是把他当猫逗,小惠很聪明的,你看,现在都不亲近你了!”

      “明明小惠以前最‘喜欢’爸爸的!”绘理妈妈呜了一声的握拳,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你呀,不要真的和小孩子一样,越喜欢就越欺负人家!”

      禅院甚尔拎猫似的把儿子拎起来,不顾小家伙的挣扎,单手就把人搂在怀里。

      “没欺负……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嘁,这小东西还挺记仇。”他嘀咕。

      “给我保证。”

      “是是……我保证。”

      绘理妈妈怀疑的盯着他,最后叹了口气,扬起灿烂的笑容看向甚尔怀里的儿子。

      “小惠,妈妈下班后给你带狗狗玩偶好不好?妈妈保证一下班就会回家的,所以不要不高兴了。”

      绘理妈妈在儿子的额头亲了亲,宠溺的牵起对方小小的手,上下晃了晃。

      不好。

      伏黑惠闷闷的抿着嘴。

      再次被可爱到的绘理妈妈蹭了蹭儿子柔软的脸颊,忽然不经意间看到了墙面的时钟,脸色大变。

      “哇啊!已经这个时间了!?完蛋了,我要赶不上电车了,抱歉小惠,妈妈真的要出门了……甚尔!家里拜托你了!”

      她慌慌忙忙的踮起脚再给了丈夫一个吻,然后匆匆拿上公文包,穿上高跟鞋,挥了挥手就出了门。

      “等一下,绘理,厨房的便当你拿了吗?”

      “已经拿了——!!”

      绘理的声音远远传来。

      于是,家再次只剩下了父子二人。

      伏黑惠没能拦住妈妈,不高兴的垂下眼睛,用稚嫩的嗓音呜了一声。

      “妈妈要工作,你这家伙,别太任性啊!”

      甚尔挑起眉,看着自己怀里憋着小脾气的儿子,用另一只手揉乱了小家伙的头发。

      谁任性啊……!

      伏黑惠憋足了劲,伸出手努力的试图推开老爸摸猫一样揉他脑袋的大手。

      “你乖一点,妈妈要上班赚钱养家,不要给她添麻烦。”甚尔把儿子放在地毯上,他坐在伏黑惠对面,认认真真的弯下腰开口:“妈妈有钱了才会在周末带我们出去玩啊。”

      伏黑惠:为什么还要加上你自己?你这个吃软饭的混蛋就不能有点上进心吗!?

      “嚯?小鬼,你似乎很有意见啊?我不去工作是有原因的。”看着儿子写满控诉和不高兴的绿眼睛,最近越来越恶趣味的甚尔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嘴角上扬,“因为绘理愿意养我嘛!而且,你这小拖油瓶也得有人留在家里照顾,绘理喜欢她的工作,所以贴心的我就干脆当个家庭主夫了……别这么气鼓鼓的看我,我们总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

      不,你这家伙……除非迫不得已,不然肯定不会主动去找一份正经工作的。

      伏黑上一世遗留下来的模模糊糊的记忆里,他爸身上仅有的[人渣]印象标签还包含着[小白脸]这个属性。

      看着把吃软饭这三个字写在脸上的废物男人,伏黑惠垂着眼,表情写满了嫌弃。

      甚尔兴致勃勃的逗弄着儿子,绘理一走,他就完全把妻子的劝告抛到脑后——主要是这小家伙最近脾气越来越大,跟炸毛的猫一样,逗起来特别有意思。

      戳一下就推开,仗着力气大捏着小家伙的脸不放,还被烦的不行的伏黑惠张嘴咬住了手。

      遗憾的是才一岁的伏黑惠根本咬不动,磨了一会只留下一个湿漉漉的口水印,气的他啪的一声打了他爸凑过来的脸。

      ……但那力气和挠痒痒没差别。

      伏黑决定不和这个可恶的老小孩计较,他从地上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就往房间走。

      “又生气了?你是河豚吗?惠。”

      毫无自觉的甚尔伸出手,拽住了儿子的衣领。

      被拽的一个踉跄的伏黑摇摇晃晃的站稳,不耐烦的扭头咿咿呀呀,呼噜呼噜的试图通过喉咙发出“放手”的音调。

      虽然五官长得像自己……但这头翘发倒是和绘理一模一样。

      不过性格不像绘理,总是气鼓鼓的,配上那一头翘发,看起来像炸毛的猫,

      甚尔一面想着,一面把不断挣扎的惠再次拎到怀里,他掐住对方软乎乎的脸颊,把小家伙的脸扭到自己面前,强迫不情不愿的小家伙和自己对视。

      “好了好了,给爸爸看一下就放你走,乖一点。”

      禅院甚尔近距离观察着儿子,盯着小家伙的脸好久。

      伏黑惠保持着被捏住脸的模样,不高兴的用绿眼睛瞪着眼前的男人。

      甚尔眯起眼沉默了许久,表情有些奇怪。

      “原本还想无视掉,不过最近越来越明显了。”

      他自言自语,“惠,你的咒力增长的幅度大的惊人,增长的太快以至于偶尔控制不住泄露出来……这一点果然不是我的错觉。”

      出身咒术界御三家之一的甚尔似乎想到了什么事,眼神阴郁了几分。

      和在绘理妈妈面前的模样截然不同,泄露出来的些许冷意,直接把尚且年幼伏黑惠惊的本能绷紧了身体。

      虽然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但这家伙的确是能够手撕特级的存在。

      要不是这个眼神,伏黑惠都快要忘了甚尔当初在涉谷以一己之力祓除特级的身影了。

      伏黑惠常常会控制不住而泄出些许咒力出来。

      他本人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能力被强化到极致、五感超绝的甚尔不一样。

      这是非常奇特的现象。

      除了天与咒缚、完全零咒力的甚尔以外,一般来说正常人类体内或多或少都会有咒力存在,但能够提炼出来的人数,实在是小的惊人。

      退一万步来说,他这个零咒力的废物生出了有咒术师天赋的儿子,可是在幼年期间没有受过特殊训练的前提下,哪怕是拥有咒术师天赋的孩子,一般来说也是不太可能在那么小的年纪就能将体内的咒力提炼出来。

      惠刚出生的时候没什么异常。

      但随着长大,比□□成长速度更快的咒力开始显露出存在感。

      咒力的增长速度比稚嫩□□要快,超过了□□能够容纳抑制的范围,就像溢出容器的水一样流淌到外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像惰性气体一样没有什么杀伤力,但这也更加显得奇怪了。

      特殊的让甚尔想无视都做不到。

      禅院甚尔也不清楚这种状况正不正常,毕竟他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但他基本上可以确定,自己的儿子和他这个的废物老爸不一样,有着咒术师的天赋。

      而且,一定会觉醒很强的术式。

      “是天才吗?”甚尔捂着脸,从一开始的闷笑到最后的自嘲,“哈,你居然会是我这种废物的儿子,这种事情想想还真是搞笑。”

      如果让禅院家那个垃圾堆知道了惠的特殊,一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吧。

      真是糟糕啊。

      明明已经决定再也不要和咒术界扯上关系了。

      被妻子所拯救的男人呼出一口气,他挠了挠头,忽然将儿子抱进了怀里。

      伏黑惠脑袋搭在了父亲结实宽大的肩膀上,迷茫的看着对方的侧脸。

      “惠。”

      甚尔声线微哑的喊着儿子的名字。

      他神情复杂纠结,似乎下了好大决心,才说出了下面这句话:

      “……拜托了,不要觉醒术式。”

      “绘理会担心,所以哪怕你有着天赋……也和我一样,安分的去当个普通人吧。”

      为了绘理小小的、身为普通女人的幸福。

      禅院甚尔不管再怎么不甘心,再怎么仇视着禅院家和咒术界,也选择了压抑在心底。

      因为他喜欢现在的生活,喜欢这个小小的却温暖的家庭,喜欢相爱着的妻子,以及有着小脾气的儿子,他在这里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所以不要再和咒术界扯上任何关系。

      只要有绘理在,禅院甚尔就不会改变这个想法。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3-25 23:00:00~2021-03-26 2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ivy、兰雾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秋、茶杯喝茶 10瓶;ash.灰烬 5瓶;活到老,色到老、蓝蓝蓝风涯(?>?、声56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