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上任第一天 ...

  •   第2章

      您可真不愧是个反派。
      这是留在郁想脑子里久久没能散去的几个字。

      这位储先生第一次在原著中的出场,作者用了大量笔墨来形容他是一位标准的清贵公子。

      储礼寒也的确没有辜负这段描写。
      就算是药效上头达到巅峰的时候,他盯着郁想的那双眼眸里,也始终竭力保持着一丝冷静,甚至冷静到有些冷酷的味道。
      而他的衬衣也至始至终都整整齐齐地扣在那里。

      好像这档子事放在他的身上,都是一种近乎亵-渎的行为。
      和他俯身下来的力道,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郁想双眼朦胧地评判着储礼寒的时候,储礼寒也在看她。
      在选择解药这条路之后,短短的几分钟里,储礼寒的脑子里就已经想好了事情可能引发的后果,以及怎么处理后果……

      她想要什么利益,他可以给她。
      如果有更大的图谋,那当然是不行的。
      最好聪明一点,之后交代清楚究竟是谁指使她来的,又或者谁给她出的主意……嗯?

      储礼寒一顿,盯住了郁想的手。
      郁想的胳膊艰难地探出去,柔弱无力地床头摸索着什么。

      储礼寒:“……”
      这时候倒有力气分神了?
      储礼寒:“你在找什么?”

      郁想一下摸出了她要的东西。
      手机。

      储礼寒眉间的冷意还没有褪去,他低低出声:“这是准备要向你背后的人作任务完成的汇报了?”
      郁想:“不是。”

      储礼寒没有出声,只是悄无声息地按住了郁想的手腕。
      他要看看她打算怎么狡辩。

      郁想轻声说:“我调个闹钟。”
      储礼寒:?
      闹钟???

      郁想没有去看他的脸色,就这样当着他的面,睁着一双水光迷蒙的眼,艰难地给自己上了个六点半的闹钟。

      上完闹钟后,郁想往枕头底下一塞,就慵懒地眯上眼,睡着了。
      储礼寒:“……”
      他竟然看不懂她究竟想干什么。

      一夜的时光尤为漫长。
      空调发出极轻的声响,与此同时,时针终于指向了早上六点半。闹钟刚响两声,就被郁想一手按掉了。

      她将手机攥在掌心,侧过头扫了一眼储礼寒。
      男人还在熟睡中,室内昏暗的光披洒在他的眉眼间,仿佛用金玉装点,更有种说不出的矜贵俊美。

      可惜了,是个天杀的大反派。

      郁想裤子一提。
      溜了溜了。

      谁知道刚迈出去一步,就摔了个大跟斗。也就是有厚厚的地毯垫着,才没有把储礼寒惊醒。
      郁想:“……”

      幸好腿软归软,但并不太影响行走,出去干两碗饭应该就又好了。
      想到这里,郁想挺直腰背走到门边,“咔哒”一声轻响,门开了。

      果然。
      郁想心说。

      在原著剧情中,原女主的姐姐为了折腾原女主,故意往她的酒杯下了药。
      当然,药最后是被女炮灰给喝了。
      等到女炮灰和储礼寒先后进了房间,原女主的姐姐立马找人从外面上了锁,以确保他们走不掉,这事儿一定能成。

      等时间差不多了,她又会悄悄拿掉外面的锁,这样记者来的时候,才能撞个正着。
      不然门都打不开,记者还拍得到个屁?

      而这会儿郁想推门走出去,反手拍了下门锁。
      哈!
      没想到吧?我调着闹钟早起呢!我上班都不带这么刻苦的!

      这会儿系统还因为遭受刺激过大,仍在自我屏蔽中,生怕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于是也就不知道,郁想不仅已经把储礼寒给睡了,现在都已经拍拍屁股走人了。

      秋天的七点半,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
      郁想乘着夜色缓缓走出了酒店。

      酒店门口的红地毯还没有撤掉,还留着前一晚酒会的布置。
      同时留在酒店门口的,还有一些狗仔。

      他们已经在这儿蹲了半宿了,头发散乱,一只手夹着烟,另一只手夹着牛奶和面包。
      “不是说有大新闻吗?怎么还没动静?”

      “再等等。”旁边一个中年男人低头看了一眼手机说,“等到了九点,咱们就进去,直接上13楼。”
      九点。
      储礼寒的秘书就要来找人去主持会议了。

      “进得去吗?”有人问。

      中年男人挥了挥手里的房卡:“放心,咱们有这个呢。”

      这时候郁想缓缓走出了酒店门口。

      “那谁?”有狗仔问。

      中年男人扫了一眼,只隐约瞥见了对方被晚礼服包裹的姣好身材。
      但对方的品味可实在不怎么样。
      晚礼服的领口处,居然有个大蝴蝶结。
      多low。

      中年男人都懒得多看一眼,说:“不重要,咱们只管等咱们的就行了。”
      其他人应着声,又老老实实地蹲了回去。

      秋天的早晨是很冷的。
      郁想连打了几个哆嗦,先按着导航去了几百米远的早餐铺子。点了一碗热豆浆,一碗咸豆花,半屉鲜肉包子,半屉煎饺。

      老板娘忍不住回头打量了她三四遍。

      穿书前穿书后的郁想都一样的漂亮,所以对于别人的目光,她泰然自若地坐在那里,一边吃,一边还问老板娘借了根皮筋。
      就这么把头发扎起来,方便更好地干饭。

      老板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
      穿得像是刚刚从上流社会的场合出来,还踩着高跟鞋,长着一张相当漂亮的脸,精致得眼尾轻轻一眯,就像是在勾人。
      视线一垂,甚至还能扫见她雪白的肩头和脖颈上,留下的一点红痕。
      像是手指掐过的痕迹。

      她身上没有一点欲-望、下-流的气息,但却生生让人脑子里不自觉地勾勒出了一幅动人场景。
      郁想要是知道老板娘的想法,大概会说,长得像个小妖精那是我的错吗?

      这时候郁想轻轻打了个嗝,一下把老板娘的思绪全按住了。

      “谢谢,帮我打一下包。”
      “哎,好好!”

      郁想就这么提溜着一袋没吃完的包子出去了,她在软件上打的车也刚好抵达。
      在原身的手机记录里,是有固定的定位地址的。
      郁想只需要按着记录走,就能顺利回到原身的家。

      这是早上的八点钟。
      储礼寒的秘书王历按往常一样,前往储礼寒的住处等候。但今天抵达后,却被菲佣告知储礼寒昨晚没有回家。
      他只好转头拨了储礼寒的私人手机。

      没人接。

      王秘书一下就知道事情大条了。
      可能出事了!

      他立刻联系了保镖。

      “昨晚大少有些醉了,心情也不太好,就在酒店休息了一晚……”保镖说。

      王秘书这才冷静了点,赶紧地又往酒店赶。
      等终于到了1302房间外,他抬手按响了门铃。

      一遍两遍三遍,终于把储礼寒吵醒了。

      储礼寒有点起床气,不过他这人修养好,起床气再大也不会砸东西,只是沉着脸缓缓坐起来,然后手按住床……
      嗯?
      空了?

      储礼寒转过头。
      只见另半边床上,空空如也。

      储礼寒立刻起身,将这间套房的里外都检查了一遍,然后才确认,那个女人的确不见了。

      为什么要跑?是有什么新的算计?

      这时候门铃声又响起了。
      储礼寒先慢条斯理地扣好了皮带,古铜色的皮带扣在他的手下发出了清脆的声响,然后就又恢复了白天里衣冠楚楚的矜贵模样。

      他这才走到门边:“谁?”

      “大少,是我。”王秘书一边应声,一边松了口气。

      这时候门开了。
      储礼寒站在那里,和往常没什么分别,只是领带好像失踪了呃……嗯还有……王南定了定睛,总觉得好像从男人的脖颈上,瞥见了一点很轻的,指甲挠过的痕迹。

      大少也不养猫啊。
      王秘书愣愣心想。

      这时候却突然有一拨娱记扛着□□短炮就冲了过来。

      王秘书:“哎!你们干什么的?!”

      储礼寒面色微沉,抬眸看过去。
      原来在这儿等着他?

      “储大少!有人爆料说,您弟弟的女朋友昨晚进了您的房间,是真的吗?”冲在最前面的中年男人兴奋地喊出了声。

      这时候保镖闻风而动,赶紧上来拦人。

      储礼寒没有搭理他们,而是先转头问王秘书:“现在几点了?”
      “九点十一分,对不起大少,我不知道您昨晚歇在这里了,所以来得迟了一点……”

      九点了。
      储礼寒知道昨晚她为什么要执着地调个闹钟了。
      嗯,她叫什么?
      储礼寒这才发现,自己昨晚白审问了,至今连那个女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储礼寒轻轻地拨开面前的保镖,垂眸看向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比他矮了一个头,手里抓着收音麦,顿时有点说不出的自惭形秽。

      储礼寒淡淡出声:“我没有弟弟,又哪里来的弟弟的女朋友?”

      中年男子:“那您能让我们进去拍吗?”

      储礼寒这会儿已经不太高兴了,他冷淡反问:“你们想拍我住过的地方,知道后果吗?”

      中年男子有点瑟缩,但想到卡里的钱,他一下就又挺直了背,反正这事儿是别人指使的。
      中年男子说:“您想过您父亲知道您睡了弟弟的女朋友之后的后果吗?”

      王秘书听到这里大气都不敢喘,心说这人可真勇啊。
      不怕死哪。

      储礼寒嗓音冷淡:“王秘书,等他拍完,把人送警局。”

      中年男子愣了愣,这是……放他进去拍?
      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但也没深想。
      毕竟雇主信誓旦旦地和他说,人确实进去了……

      再看这位储大少的脖子,上面还留着一点抓痕,够激烈啊。
      那肯定办了事儿了没跑了!

      中年男子顿时来了底气,一下冲了进去。
      然后……然后就和空空如也的床铺来了个对视。

      “怎么了?徐哥?徐哥你怎么还不出来?”外面的小狗仔坐不住了。
      他们发现中年男子就跟中邪了似的,定定地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过。
      这是看见什么劲爆场面了?
      卧槽这头条是要发啊!

      还没等他们畅想升职加薪的美好未来呢,那边中年男子僵硬地转过头,从喉咙里挤出声音:“没、没有人……”

      小狗仔们:?!
      一时间大眼瞪小眼,这才从心底升起了寒意。

      完了。
      这下要怎么应付储大少的怒火?

      这时候另一头的郁想也终于到家了。

      原著中的郁家,祖上据说从清朝起就开始做生意了,但是呢早从郁想爷爷那辈就开始败落了。
      到郁想这辈,郁家已经是在各方权贵的夹击中,活得相当艰难了。

      郁家别的不行,生孩子挺会。
      随着家族产业越来越惨淡,郁家一大家子人全都只能住在郁家的老宅里,一座老式的西洋别墅。

      郁想从车上下来,绕过这座西洋别墅前的小天使喷泉,走了一段路,才走进门。

      进门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年轻男孩儿,是郁想大伯的儿子,名叫郁中,今年刚大学毕业。

      郁中似乎熬夜打了通宵的电玩,听见脚步声,立马回了头。看见郁想的时候他愣了下,然后就扯着嗓子大喊了起来:“爸!妈!郁想夜不归宿会野男人去了!”

      喊完,他盯着郁想脖子上的痕迹,皱眉骂了句:“不知羞耻!”

      这下好了,别墅里的人全惊动了。

      而郁中还觉得没完,他盯着郁想的手,看出了她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于是一个火速蹿上了前:“你还收人东西了?不要脸……”
      他的话音到这里戛然而止。

      ……?
      郁想手里拎着一袋,肉包子。
      哪个男人会送肉包子呢???

      这时候系统发觉到了地图变换,于是连忙解除了屏蔽。
      谁知道屏蔽刚一解除,它就听见郁想嗓音清甜地口吐芬芳:“傻-逼。”

      系统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郁想怎么能骂人呢?
      还有狗仔呢?
      原剧情里说好的狗仔堵门呢?

      完了!
      它才刚上工第一天,剧情就拐了弯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评论前50发红包!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