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心音 ...

  •   琼霄万里云藏月,隐仙峰上隐仙踪。

      沈星河曾不止一次想过,若这世上真有仙人,定是他师尊的模样。

      他的师尊,是隐仙山巅最洁净的那捧白雪,是浩渺九天中最清冷高远的明月,是碧空万里最悠游自在的流云,是静静盛开在这污浊世间的最纯洁的花。

      与“云舒月”这个名字一样,他的师尊本就是这世间最美好的存在。

      沈星河已经许久没见过师尊完好无损的模样。

      在那些让他戾气丛生的肮脏记忆中,他的师尊身上永远有数不清的血污和伤痕。

      以至于他现在看到师尊纯白如雪,衣袂翩然的模样,一瞬间竟忍不住想哭。

      他怔怔望着云舒月,神情有些恍惚,似乎与其他第一次见到云舒月的人一样陷入迷障。

      但他脸上的神情却并非如此。

      云舒月能清楚看到,少年那双本就红如鸽血的眼,在看到他那一刹那,变得更红也更湿润了,像是转瞬便要落下泪来。

      这让云舒月微微有些困惑。

      云舒月并不是刚刚抵达此处。

      实际上,在应下雾雨真人开宗立派的请求后,云舒月很快便寻到沈星河的踪迹,甚至听到了沈星河那句“先不去隐仙山”。

      云舒月一眼便看出沈星河的身体已经十分脆弱,此时最应该做的是找一处安稳之所精心调养,按理说应该直接去隐仙山找他才对。

      但沈星河却明显不打算这么做。

      云舒月便暂未露面,想看看,这只被沈轻舟托付给他的小鸟儿,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件事让云舒月有些在意。

      这世界在云舒月眼中本就与旁人不同。

      云舒月有一双太过通透的眼,轻易便能看穿世间万物的本质,一切妖魔鬼怪在他眼中都无所遁形。

      他甚至能看到存在于每个生灵身上的因果线。

      而这让他在意的另外一件事,便是缠绕在沈星河身上的因果线。

      因果线分三种。

      代表善缘的为白色,代表孽缘的为黑色,姻缘为红色。

      若云舒月没有记错,沈星河如今才刚十九岁,又自小长在洛水仙庭,被沈轻舟保护得很好,他自己的实力也并不弱,按理说此前应该并未与太多人有过仇怨。

      但在沈星河身上,云舒月却看到无数不知从何而来的如蛛网般层层缠缚的黑色因果线。

      这样的情况,云舒月此前只在杀人如麻的大奸大恶之辈身上见过。

      但沈星河的情况却显然并不是如此。

      透过那密密麻麻的因果线,云舒月能清楚看到源自沈星河灵魂的淡淡清辉。

      有这样光辉灵魂的生灵,不可能穷凶极恶。

      所以,云舒月想知道,沈星河身上这些因果线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片刻前,云舒月曾亲眼看到沈星河面不改色地杀了人。

      而在他杀了那猎人后,云舒月敏锐发觉,那缠绕在沈星河身上的无数因果线,有一根竟随之消散了——一根源自毫无修为凡人的因果线。

      在此之前,沈星河与此人甚至从无交集。

      云端之上,隐匿于此的云舒月一时间若有所思——看来这位即将成为他徒弟的少年,身上似乎有不少秘密。

      ……

      云舒月是世间一切阴邪肮脏之物的克星。

      因为此,他甫一落下云端,来到沈星河身前,沈星河身上那些黑色的因果线便如遇洪水猛兽般纷纷放开沈星河,争先恐后向少年身后缩去。

      云舒月这才看清沈星河苍白的脸,以及那双在见到他后,蓦然变得泫然欲泣的眼。

      云舒月微微顿住。

      沈星河没有动,神色仍有些恍惚。

      云舒月便主动向他靠近一步。

      视线中那张白如美玉的脸猛然靠近,沈星河条件反射地后退两步,险些再一次炸了毛。

      云舒月见状,停下脚步,微微眯起眼睛。

      终于回过神来的沈星河:……

      “……我刚才做了什么?”他声音颤抖地在神魂中问君伏。

      君伏显然也有些无语,“你怕他?”

      沈星河:……

      好家伙,连君伏都这么认为,那师尊会不会也这么想?!

      果然,下一刻,沈星河便听云舒月道,“你怕我?”

      沈星河:……

      “不,我不是……”

      浑身的毛第三次险些炸起来,虽然沈星河一直是坚定的师尊吹,但他从来都知道,师尊的脾气并不是很好,忙不迭地便想解释。

      云舒月却显然并不在意他是不是真的怕。

      如雪素练无风自动,自云舒月袖中急速飞出,转瞬便把沈星河捆成一团蚕宝宝,又把那蚕宝宝带回云舒月怀中。

      沈星河在心中无奈扶额:就知道会这样……

      而在触碰到沈星河的那一刻,云舒月身上仿佛开启了某种机关,耳中忽然听到许多嘈杂的声音。

      沈星河:【就知道会这样……好久不见了“蝉不知雪”。】

      云舒月眉心微动。

      “蝉不知雪”是他这条白练法宝的名字。

      这名字可是连沈轻舟都不知道。

      沈星河又是从何处得知?

      他很快又听到了木屋后那些鬼魂的声音。

      【啊啊啊啊夭寿啦!光天化月朗朗乾坤有人强抢民男啦!!!】

      【这大仙人和小仙人是什么关系?】

      【小漂亮怎么都不挣扎一下,就这么乖乖被抱着?刚才明明还那么凶!】

      【呜呜呜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去投胎?】

      云舒月:……

      他很快又听到有声音自夜枭身上传来。

      已经恢复警惕,正忌惮望着他的夜枭:【此人是否就是主人所说的望舒仙尊云舒月?】

      夜枭:【雪肤花貌,白发银眸,流云飞袖,素衣雪裳,第一眼见之必会失神……这些倒是与主人所说都能对上。】

      夜枭:【我如今已是出窍初期,此人现身前我却丝毫未发觉其存在,实力至少出窍中后期甚至更高。】

      夜枭:【放眼修真界,有此等实力却又不曾被飞羽集探知的……】

      心思电转,夜枭又看了眼正被白衣人牢牢捆着丝毫不见挣扎的自家少主,立刻恭敬垂首抱拳,“晚辈夜枭,见过望舒仙尊。”

      云舒月淡淡应了一声,算是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夜枭闻声,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忽然想起云舒月此刻本不可能出现在此。

      又见云舒月对自家少主的态度丝毫不客气,一照面就给捆了个结实,不知道云舒月究竟何时到来的夜枭生怕仙尊对自家少主印象不好,连忙帮沈星河掩饰:

      “仙尊明鉴,少主此行正是前往隐仙山拜师。今日我等途经此地,少主听闻此地有恶徒作祟,杀人如麻,少主心中恻隐,这才暂停于此处,诛杀那恶人。”

      夜枭:【千万不能让仙尊知晓少主是故意不去隐仙山……】

      清楚听到他心音的云舒月:……

      云舒月垂眸看向怀中。

      那被他牢牢束在怀中的少年分外老实,一点不见面对那猎人时的满身戾气,看起来倒是有几分乖巧。

      ……若云舒月没听到他此刻心中所想的话。

      沈星河:【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见到师尊。】

      【所以我是也该如夜枭叔叔一般,唤师尊前辈吗?】

      【我是不是该表现得更惊讶一点?】

      【可恶,师尊到底来多久了?!他到底有没有看到我刚才手撕人渣,还把那人“咔嚓”了的画面?】

      【万一看到了,师尊会不会对我印象不好?】

      【啊啊啊所以说师尊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啊?!】

      【我本来还想着等实力恢复再去隐仙山拜师,让师尊看到我玉树临风风光霁月的模样,而不是现在这幅随时要断气的死样子啊啊啊啊!】

      云舒月:……

      久居于人迹杳然的望月峰上,云舒月已经许久没有听到有人说过这么多话。

      而且沈星河的身体虽然虚弱至极,心音却中气十足,吵得云舒月脑壳疼。

      “聒噪。”

      他忽然淡淡出声。

      他的声音明明并不大,但无论沈星河、夜枭还是木屋后的鬼魂们,刹那间都闭紧了嘴,连心里都再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云舒月这才对沈星河道,“随我回望月峰。”

      沈星河连忙道,“云前辈……”

      云舒月眉头微挑,语气有几分莫名,“不叫师尊?”

      刚刚不是还在心中叫得很顺口?

      沈星河顿时有几分纠结,“……晚辈还未正式拜师。”

      沈星河:【敬师茶还没给师尊喝过呢。】

      听到他的心音,云舒月神色稍缓,不过他对此倒是并不在意,“无碍。”

      沈星河的神色顿时有些失落,心里“哦”了一声,很快乖巧又恭敬地唤了声“师尊”。

      话音刚落,他与云舒月的手腕上便被一根莹莹发亮的白色因果线所系。

      云舒月淡淡看了一眼,并不在意。

      待沈星河与夜枭又寒暄几句后,云舒月便立刻卷着少年,飞往隐仙山。

      对云舒月这样的化神大能来说,腾云驾雾瞬息万里早已似呼吸般自然。

      但对沈星河这样经脉尽毁的小可怜来说,云巅之上的风显然并不算温柔。

      “咳咳咳咳……”

      被迎面而来的冷风刮得脸疼,沈星河喉中一痒,忍不住咳嗽出声。

      注意到他的不适,云舒月立刻放缓速度,微微蹙眉看着沈星河。

      被师尊看得讪讪,沈星河连忙闭嘴。

      但咳嗽这种事是止不住的,因此不到几息他便憋红了脸。

      沈星河:【完了完了,师尊会不会嫌弃我是个弱鸡,万一后悔收我了怎么办?】

      云舒月:……

      他倒没有嫌弃,只觉得,“既如此体弱,为何还勉强维持人形?”

      沈星河顿时愣住,“什么……”

      话音未落,那牢牢捆着他的“蝉不知雪”忽然一阵发热。

      眼前猛地一花,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待沈星河再睁开眼时,只觉得身下温暖又柔软。

      心中忽然涌上一股不妙的预感,沈星河低头看了看自己,只看到两只又细又长的青黑色小爪子。

      在那之上,是一个毛茸茸又圆滚滚的青色小肚子。

      “叽——!”

      这一次,沈星河是真的,炸毛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在沈星河原本的剧本里,他此生与师尊的第一次相见应该是酱紫滴:玉树临风、风光霁月、搔首弄姿神鸟青鸾.jpg
    然鹅现实是:病病歪歪、嘀嘀咕咕、分分钟炸毛的鸡崽子.gif
    沈星河:……
    毁灭吧——!这负心的世界QAQ!
    *
    感谢在2021-08-25 20:25:27~2021-08-27 17:29: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顾念卿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李常轻、湜雬 20瓶;扶幽 10瓶;跳跳、Neptune、99、青梅煮酒 5瓶;阿七、he. 2瓶;蛋黄派、我在坑底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