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路明遥不需要在宫宴上选择伴侣确实挺好,但眼下就还有另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了。

      要找什么借口,才能说服白松鹤与那些宗主仙官们避开这件事?他总不可能直接对外声称自己是因为与仙宫重犯喜结连理,所以没法再与任何仙子结天契。

      而且他和风涅俩人都互看不顺眼,天契关系肯定不会长久维持下去。白松鹤把红线给他的时候没说怎么解除,他得找个机会问一问。

      “……宫主大人,您有在听我说话吗?”桌边的路明遥已经维持同一个姿势很久没有动过了,白松鹤没忍住打断汇报的事情,提问了一句。

      路明遥顿了顿,神色如常地将面前的折子合上:“听着呢,你说的宫宴菜品让膳房决定就行,我随意。”

      片刻的静默后,白松鹤轻咳一声礼貌提醒:“宫主,我已经在说宾客名单了。”
      再低头一看,被他合上的折子写满了许多名字和与其对应的基本信息,瞧着应该都是女仙。

      路明遥神色微动,假装若无其事地点了点头顺势问:“说来,白长老昨日把东西给我后就匆忙离开,还没告诉我这天契结了之后要如何才能解除。”

      白松鹤一脸警惕问道:“宫主人都还没见着就想知道这件事作甚?”
      路明遥一本正经回答:“宫宴上选人到底是仓促了一些,万一我匆忙决定了人选,之后又觉得不合适想解开天契呢?”

      白松鹤觉得他这番话不无道理,但对他的防备心依然很重,嘴硬得很:“那种不吉利的事,等真的发生了再说。”

      “况且我们之前说过,这找道侣主要也是天界的意思,想试试这样能否使得仙宫与宫主一职变得更加稳定。能在宫宴上被宫主挑中定然也是入得了您眼的,只要不是什么面善心恶,妄图陷仙宫和仙界于不利之徒,这天契一旦结下肯定不能轻易断开。”

      说罢,他再次苦口婆心提醒:“所以我昨日就提醒了宫主,红线得经过深思熟虑后才能交出。”

      路明遥没有立刻回话。
      主要现在最严重的问题就是东西已经交出去了。

      他还在试图说服白松鹤:“虽说如此,但这毕竟是关乎我余生之事,我觉得有些情况可以先提前了解。”

      白松鹤摇了摇头:“就算真结了立刻后悔,这天契也不是马上就能解开的。总之宫主不必担心,到时候我也会替您把把关,绝对会将您的终身大事安排得妥妥当当!”

      结论就是,路明遥磨了白松鹤一整个下午,仍旧没能从他嘴里套出解法。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纷争,一直到宫宴那一日,路明遥都没再到平陵山找过风涅。而风涅可能被这件事打击到了,这两天也很老实,没闹出什么动静。

      不管路明遥如何想要逃避,终究是迎来了宫宴之日。

      宫殿坐落之地,方圆几万里内的山河都属仙宫之下,简单来说路明遥现在还是个大地主。宴会时间定在了太阳落山后,当霞云在山河间织满层层的彩绫,点点萤光也从树林间升起,照亮所有通往仙宫的道路,像是在为这座仙宫的新主人欢迎他的宾客。

      仙乐铮鸣,宫里的仙子们换上了鲜艳的霓裳羽衣,踏歌起舞。仙鹤们优雅地扇着翅膀在宫殿周围翱翔,青鸟仰头高歌,龙族的使者们踏着祥云来拜见,受邀的宾客们也从四面八方飞来。
      一时间,热闹非凡。

      仙宫护法们早在白松鹤的安排下拥有一套非常完整的巡逻路线,紧密地维护与确认着仙宫每个角落的安全,任一只苍蝇想飞进来都难如登天。

      “欸,这不是彩云宗的陆宗主嘛,听说你这些年都在闭关修炼久未出山,没想到今日竟亲自过来了!”作为仙宫资历最深的大长老,招待宾客的事自然也由白松鹤主导。
      “其他我可以放给小辈们管,仙宫迎来新宫主这等大事,我怎么着都得亲自会见一趟才行呐!”

      宫宴的场地就在仙宫最宽敞的仙殿处,宾客在仙宫长老们的引领下逐渐入座,都在等候主座上的人出来。尤其今日来的女眷不少,大家都对于这场宫宴背后真正的目的有所耳闻,所以新宫主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除她们之外,长辈们也非常关心与期待。

      远离仙殿喧嚣的寝宫处,路明遥披上最后一层的外氅后,缓步走到镜子前,享受着此刻的安静。
      水镜里的人穿着一袭天蓝色华服,神情平淡地与他对视。

      每一次的交际都需要耗费路明遥很大的精力,他希望宫宴这种事能少办则少办为好。

      就那样无声对着镜子看了半响,他才抬手在镜子上轻轻一点。镜面瞬间泛起阵阵涟漪,模糊了里面转身远去的倒影。

      “哥,只是恭迎宫主任职的仪式,族里为何要出动那么多人啊?”前往仙殿的花道上,走着零零散散的几位仙人。

      “你作为龙族的太子,就算只派你过来赴宴送礼也已经非常给足面子了。”

      有的仙士性子风风火火只想赶紧到场,有的则更乐意花多一些时间欣赏沿途的风景。毕竟仙宫地界不是想来就来得了的地方,有此机会,自然得多看一看才行。

      敖明月碰了碰手里轻飘飘的小花灯,语气有些郁闷:“再说,父王让你过来就罢了,怎么非得把我也带上。”

      “听说仙宫还想借这场宫宴让新任宫主寻得良缘,不只是你,许多大宗门尚未有婚配的姑娘们也都被喊来赴宴了。”走在她身边,身着金色衣袍的男子笑盈盈地回答道,末了还手贱地将她把玩着的小花灯从她手里弹开。

      敖明月看着嗖地一下从手里飞开的小法器,不可理喻地白了自家哥哥一眼:“什么啊,宫主应该都是和爹差不多年纪的吧,你让我一个少女给他做婚配合适吗?”
      敖奕丞挑眉反问:“你人都还没见着,怎么就知道不合适?”

      敖明月看着飞远的花灯,踹了他的小腿肚一下:“等会儿再跟你算账。”说完,就追着自家刚开了点灵识的法器跑走了。
      身后还拖着她哥的叮嘱声:“东西拿到了就过去仙殿,别瞎晃悠!”

      在仙殿之外的地方玩一整个晚上,直到宫宴结束再与敖奕丞会合似乎是个不错的想法。只不过跟他俩一起过来的还有龙族其他长辈,尤其是她叔叔脾气格外凶暴,真这么做的话回去大概又得挨罚。

      敖明月无奈地叹了口气,还在追踪越跑越远的淡粉色光影:“早知道就不点灵识了,还耗了我那么多灵力和材料。”

      最后能追上这不怎么听话的小法器,还是因为它在某处停了下来。

      敖明月兴冲冲地朝着光芒闪烁的地方跑去,却见到那朵粉色小莲花被另一人托在了掌心上。方才还横冲直撞无法无天的小莲花此时变得乖巧不已,在那人的手心上方悠悠旋转,完全没有反抗之意。

      花灯上的柔光照亮了托住它的人的面容,看得敖明月呼吸一滞,一时间忘了自己出现在这个地方的原因。

      “这是你的?”
      逮住了小花灯的是一位穿着天蓝色衣服的年轻男子,气质与容貌是即使在仙界都少有的出众。他脸上虽然没有什么笑意,但与她说话的语气还算温和,叫人听得舒服。

      敖明月努力掩饰自己的失态:“啊,对的,抱歉它有些不听话……”
      “没关系。”男子很浅地弯了一下眼睛,手轻轻一抬,小花灯竟老实地飘回她身边,不再胡闹。

      他还对她说:“我方才已将它的灵识彻底点通,它以后再也不会乱跑了。”

      “谢,谢谢……”等敖明月回过神意识到自己该开口道谢时,男子已经离开了,只留下一道背影。

      她这才发现他脚边还跟着一只奶白色的小兔子,缩着圆圆的小尾巴,一蹦一跳地前行。
      惊奇的是那只兔子蹦跳间,忽然随着男子微微勾手的动作,化成了片片纸屑,连同一小撮奶白色的兔毛被收进了衣袖之中。

      对方走往的是仙殿所在的方向,难道他也是受邀的宾客之一?

      敖明月找回小花灯后捧着它往仙殿过去,轻易就与龙族的使者们会合。
      敖奕丞还故意露出惊讶的表情说:“我还以为宫宴结束前,你都不会回来了呢。”

      不过这回敖明月没有搭理他,只不断伸着脖子四处探看,好像在寻找什么。敖奕丞往嘴里塞了颗果子,出口的话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唔在看啥呢?”

      “姑娘家的事你少管。”敖明月找了一圈都没见到刚刚遇见的人,正觉得失望,殿内的动静忽然变得大了起来。
      再抬头时,主座上已经多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敖明月人傻了,没想到刚才偶然遇见的人竟然是新任宫主!

      仙殿内堆满了陌生的面孔,路明遥心无波澜地看着白松鹤带领底下所有宾客走了一遍礼,然后才开始说一些场面话。
      初次见面,他与底下的宗主们也是心思各异。如同白松鹤所说,他是半路杀出来的人物,这些现在表面上对他毕恭毕敬的人心里倒未必真正服气,只是碍于他身份背景不敢明着造次罢了。

      最悲惨的是,他刚刚进来前才从白松鹤那里得知,今日宫宴把重要人物都认了一遍后,接下来他就要开始与那些任职当仙官的人频繁见面了。
      身为宫主,还得时不时为了各大小事与他们开会。

      “想不到我们的新任宫主竟是生得如此年轻,一表人才。想必宫主在上仙界时修行定非常精进,功绩亮眼,乃天界的新秀之辈!”说话的人是太玄宗的宗主宋濂,他手里端着花酒,笑得像只狐狸。

      是想拐个弯想说他资历浅,指不定没有管理好仙宫的能力呢。

      路明遥也懒得跟他们解释,漫不经心地接道:“宋宗主过奖了,我在天界只不过是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平日最爱待在家里看看书,画点画,弹弹琴,能不办事就不办。”

      所谓功绩,每次也是被他爹催得烦了,又或是到了每年该清点任务数的时候,他才会迫不得已接点去办。如果没有这些规矩,他说不定真能把自己关在家里永远不出门。

      宋濂没想到他会回得那么直接,讪笑道:“那宫主,肯定是天赋异禀,所以付出得比其他人少却能达到同等的境界。”
      路明遥毫不客气地接下他的赞赏:“这点宋宗主倒是说得没错,我这也算是承蒙天道厚爱了。”

      宋濂嘴边的笑容开始僵硬,边上另一人适时接话道:“哈哈哈,咱们新任宫主年纪虽轻,但还是挺努力的。听说宫主这几日都在忙着处理公务,效率也是极高,有这般负责任的宫主我想仙界的未来应该没什么可担忧。”

      “还好,其实我年纪也不小了,只是修得比较好,道行上限高,才能维持这副皮相。”说着,路明遥轻笑了一声,对着底下那些外貌成熟和老成的宗主们说,“其实我也挺羡慕各位宗主能有这等威严与风范,总觉得看起来年纪稍长一些,做起事或说起话来会更有信服力。”

      没等那群人说什么,路明遥又语气无奈道:“至于公务……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这烂摊子搁了那么多天,处理起来确实比较麻烦与费劲。”

      “当然我并没有认为诸位或者前任宫主不负责任之意,毕竟接下了宫主一职本就该承担起这些责任,你们不必感到抱歉与担心。”

      白松鹤站在一旁看着,悄悄替路明遥捏了把冷汗。
      他原本以为初次见到这种大场面的路明遥会管不住这群老狐狸,没想到最后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倒成了想找麻烦的那些人。

      又有人提道:“既然宫主能力极高,不知能否早日把仙界灵气逐渐变得稀薄之事给解决了?”
      “灵气关乎着我们的修行与生死,此事若持续恶化下去,这方仙界早晚会崩塌。”

      “当然没问题。”路明遥和声和气地应道,“不过在将它处理好之前,我有几件需要查清楚的事。”

      视线在底下所有人身上转了一圈后,他才微微抬头道:“这么说吧,一般而言会造成灵气消失的原因,无非以下几种可能。”

      “第一,前任宫主实际上根本没有足够的资格担得起这个位置,功绩与能力不足,因此山河不接受他的施恩。”
      这句话一说完,仙殿内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路明遥仿若未觉,接着说:“第二,仙士们风气败坏,端着正义凛然的皮囊做着人神共愤之事,这样的风气一旦多了,便会影响天地山河的还恩。”

      “第三,玩忽职守公务懈怠,责任内之事没有处理好,尤其是对下界的因果祈愿有严重疏忽。被骂得多了,天道就会默认这方地域没有存在的必要,那么灵气的殆尽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

      几个理由说下来,仙殿里竟无人敢接话。

      这要怎么接?若是应了,岂不是对前任宫主大不敬表示承认他没有任职资格?若是应了,不就间接承认是他们的事情没做好才导致的吗?
      更不提,高位坐久了,多多少少也确实会有那点心虚的事。

      短暂的静默后,路明遥忽然又弯了弯眼睛:“当然,也不排除还有其他特殊原因的影响。所以光是触发原因就有许多可能,总归是需要点时间把事情源头查个明白,方能对症下药。”
      “刘宗主,你觉得呢?”

      刘宗主就是最开始向路明遥提出问题的人,被当众点名,他心里讶异于路明遥竟然知道他身份之外,还急急忙忙地拱手回答:“宫主所言极是。”

      随后又有陆陆续续不少仙官与路明遥说了好些话,几番试探下来,大家总算得出了一个结论。
      ——新任宗主不是个好欺负与拿捏的善茬。

      正经的会面之后,便是大家放松聊天相聚的时刻。当然,真正的主要目的,是要让路明遥寻找与他合缘的‘良配’。

      路明遥逮到机会就溜到了仙宫无人的角落,试图避开这场专门为他设立的相亲。奈何白松鹤实在是经验老道,他都已经故意躲起来了,还是被他在梨花园逮着。

      白松鹤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位气质温婉,身材高挑长得特别漂亮的姑娘。她身上恰好穿的是水色衣裳,被强行领到路明遥面前:“宫主,原来您在这里呢。”

      白松鹤笑眯眯地介绍:“这位是飞墨仙宗宗主的姐姐,叫花长乐。她可是我们这方仙界的门面,气质出众善文善武,多才多艺且学识渊博,最要紧的是还非常漂亮。”
      “大家总夸她是我们仙道第一美人。”

      路明遥一句话都没能说上,全让白松鹤给堵住了:“正好宫主您一个人待在这里也无事可做,不如陪人家聊聊天盘盘道,多熟悉熟悉也好。花姑娘在仙界多年,您有什么想知道的也可以问她。”
      说完,白松鹤还朝他挤了挤眼睛,把人送到他面前后脚底抹油似的溜走了,故意给他们创造出所谓的二人世界。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路明遥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他正想着该怎么组织词句,才能把拒绝的话说得不那么冒犯,没想到花长乐却先笑着开口了:“今日宫宴寻找道侣一事,想必宫主也是被迫的吧?”
      “我今日原本就只是陪弟弟过来赴宴,如今也暂无与人结道的心思,宫主大可放心。”

      路明遥这才终于好好把眼前这位叫做花长乐的女子看清。她身上有一种沉稳与知性的气质,确实很容易就能在人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听她这么一说,路明遥确实放心了:“让你见笑了。”

      花长乐温婉地笑了笑,没有看他,而是凝视着附近的梨花树:“我只是有些意外,原来身为宫主也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路明遥沉默了片刻,才应道:“都不过是在天道约束下活着的人罢了。”

      花长乐又盯着前方问:“包括生死,既定之后就无法逃离了吗?”
      路明遥想了想,反问:“这不就是修行的目的吗?摆脱命运的控制,掌控自己的生死。”
      花长乐垂眸收回了目光,莞尔:“宫主说的有理。”

      短暂的交流下来,路明遥对花长乐有了个不错的印象。她很拎得清,非常有主见,活得很明白也很清醒,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他想,她能在白长老口中有如此之高的赞誉是有道理的。

      俩人保持着舒适的距离进行友好的交流,忽然有一只蝴蝶从远处朝他们二人所在的方向飞来。这只蝴蝶生得很是美艳,身上的翅膀于暗夜中还亮着红粉色的微光,随着它翅膀拍动的动作晃动。

      它的出现似乎还引起周围其他还在仙宫的宾客们的注意,路明遥和花长乐听见了逐渐朝他们靠近的喧闹声,暂时止住了谈话。

      “这是恋幽蝶。”花长乐显然对它的出现感到有些惊讶,给路明遥解释道,“在下仙界,这种蝴蝶可遇不可求。”
      “它的出现一般带着对于爱情的祝福,传说被恋幽蝶降临的恋人,他们将会拥有非常美满与幸福的感情,是天造地设的爱侣。”

      这样的一只蝴蝶,偏偏在宫主挑选合缘伴侣的这一日出现,那些仙士不好奇想凑热闹才怪。
      短短的时间里,已经有不少好事者发现了他们,并朝着他们的方向聚集过来。

      泛着幽光的恋幽蝶以平缓的速度在路明遥和花长乐的上方不断盘旋,一直藏在不远处默默观察俩人相处情况的白松鹤最为激动,语气激昂地走出来说:“想不到恋幽蝶也认可你们二人适合结作道侣!”

      “看吧,我就说花长乐的可能性最大。”
      “唉,毕竟人家可是坐拥仙道第一美人之称,多少人为她倾倒。”

      被议论的路明遥和花长乐却不约而同地后退了一步,都想拒绝承认这件事。

      众人议论间,在上方左右飞动的蝴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忽然朝着路明遥身旁那棵梨花树的后方悠悠飞去。

      只见一只手忽然缓缓从树后伸了出来,而那只恋幽蝶最终竟在对方修长的手指上落下,然后不动了。
      而托住它的人,也缓步从梨花树的后方走进路明遥的视线里。

      那人穿着端庄的白金色华服,发侧处那枚金色的凤羽发饰熠熠生辉。
      他抬眸朝他看过来时,琥珀色的眼睛里还倒映着恋幽蝶身上的红粉色流光。

      周围的声音忽然消失,被所有人注视着的男子轻轻抬起了手,看了眼手上的蝴蝶后,又将视线放到路明遥身上。

      “爱情的祝福,是指我……和宫主吗?”微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勾人的笑意。

      这是风涅第一次用尊称叫路明遥,却叫他听得顿感大事不妙。

      脑袋在见到风涅的那一刻像是被人落下了一记重锤,路明遥现在满脑子就只有一个想法——

      他是怎么离开平陵山的??

  • 作者有话要说:  风涅:不是你让我出来的吗?我现在出来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路明遥:。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