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音乐声早早就被人关掉了,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沈秋和赵景杭身上,所以电话扩音出来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听到那声音表达的内容时,更是大气没敢出。

      赵景杭眉梢微挑,拿过电话,掐着她的那只手也随之松开了。
      沈秋失去了支撑力顿时半跪在地上咳嗽,被掐过的喉管火辣辣地疼着,她根本克制不住,咳得像要把肺吐出来。

      赵景杭瞥了她一眼,一点不愧疚,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道:“我跟我保镖聊天,你有什么事。”
      云淡风轻,仿佛方才那样只是什么家常便饭。
      可赵正源语气比他更平静,沉默两秒后,说:“你想要的东西,还要吗。”
      赵景杭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赵正源道:“做事有点分寸,这段时间,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办。”

      没人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但从赵景杭的脸色来看,这句话隐着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呵,行啊。”赵景杭忽然笑了声,他一下子把地上的沈秋拽了起来,“你送到我身边的小玩意,我这次好好养着,供着,这总可以了吧?”

      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赵正源没有回答。
      赵景杭嘴边的笑更阴冷了,他把手机丢在了沙发上,道:“小保镖,听见了?”
      沈秋还没缓过了气,轻喘着看着赵景杭。
      赵景杭:“有点能耐。”
      沈秋:“……”

      “走了。”赵景杭推开了她,跟其他人道,“你们继续,我得先回去,把我这个保镖供起来。”
      “……”
      这话怎么听都不像好话。

      赵景杭身边一直跟着保镖,他们这群人是知道的。
      他们也知道,因为之前好几个保镖都是他爸塞他边上的,因此被他折腾得很惨,离职的离职,解约的解约,没有一个能超过三个月。
      现在这个……供起来?
      估计是折磨的序幕再次拉开吧。

      ——

      在合同上签上自己名字的那一刻,沈秋就料想过所有不好的情景。
      就连今天被掐,都在她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她没有受虐倾向,只是这和她过往经历来比,不值一提。和连着好几个零的薪资比,更微不足道。
      和阎王一起生活?这有什么。
      她也是厉鬼。

      “少爷,以后都我开车。所以我们现在回德嘉君庭?”沈秋的声音因为遭了刚才那事,还很沙哑。
      赵景杭:“不回那回哪,跟你回家?”
      沈秋:“……那您上车吧。”
      赵景杭冷着脸坐了进去。

      德嘉君庭位于新区别墅板块,沈秋知道赵景杭没有跟家里人一块住,那个地方除了一个照顾生活起居的保姆之外,只有他一个人。
      开车接近四十分钟后,到了目的地。
      沈秋把车停好,给他开了车门,然后她去了后备箱,取了她自己的行李。
      24小时私人保镖,从今天起,她也要住在这里,随叫随到。
      赵景杭见她拉着行李箱也没意外,那老头为了监视他,之前那几个保镖也都是住他边上。

      “您回来了。”家佣已经在玄关处等着了,拿了拖鞋放地上,又接过赵景杭的衣服挂好。
      她从头至尾只看了沈秋一眼,什么话都没问。

      “需要给您准备夜宵吗。”
      赵景杭解了衣服领口上的几颗扣子,往里走到客厅处坐着:“饿了,做吧。”
      “好的。”
      “等等。”赵景杭突然又叫住了人。
      家佣阿姨停下来,听从命令。
      赵景杭:“你不用做了,我突然有点想吃城南的蟹黄小笼包。”
      家佣阿姨愣了下:“这……”

      “你,去买。”赵景杭点了下沈秋。
      沈秋拉着行李箱站在一旁,听到他着话,眉头皱了下。
      城南,那里和这个地方完全是两个方向。
      “少爷,开车来回需要三个小时。”
      “我知道。”

      赵景杭头微微往后仰,慵懒地靠着。从沈秋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清晰看到他的下颌线,精致流畅,完全是女娲认真雕刻的作品。
      不明白,女娲为什么给神经病这么一张脸。

      沈秋无言了会:“你确定?”
      赵景杭:“使唤不动?“
      “……”
      “怎么,你还真以为我开不了你。”
      “我没那么想。”沈秋还是选择服从,她放开了行李箱,说,“我只是想问,一笼够吗。”
      “够,不过你自己要想吃,也可以多买一笼。”赵景杭单手支在脸侧,微笑道,“我报销。”

      ——

      已是深夜。
      但好在城南卖蟹黄小笼包的那家店经营夜宵,一般很晚才关店,所以沈秋去了那买到了最后一笼。
      拿上后,她马不停蹄地往回开。
      等再到赵阎王的家时已经凌晨三点,他早洗洗睡了。
      沈秋也无所谓,把那笼小笼包随手丢在茶几上,转身去拿自己的行李箱。

      “沈小姐,我带你去你房间吧。”
      家佣阿姨不知道从哪里飘了出来。
      沈秋:“您还没睡?”
      “等你回来。”家佣阿姨帮着她拿了箱子,“刚才没想到你是少爷的新保镖……因为之前都是男的。”
      沈秋很短暂地笑了下:“叫我沈秋就好,您怎么称呼。”
      “叫我梁姨吧。”
      “好的。”

      梁姨帮着她把行李搬到了她的房间,房间挺大,床上用品都已经整理好了。
      沈秋:“谢谢。”
      梁姨:“不用,以后辛苦你了。”
      沈秋微顿,随即明白过来,梁姨也知道她在那家伙身边,辛苦是必然的。

      “梁姨,也辛苦您。”
      梁姨愣了下,突然又道:“少爷其实没有那么坏的。”
      沈秋有些疑惑地看了她一眼,这话说的不是前后不搭吗。
      不过梁姨也没多说什么,放开行李箱后就出去了。
      沈秋想,大概她是怕隔墙有耳,所以又补了句好听的。

      沈秋也没在意,洗漱完便躺下了,然后拿出手机,点开了微信页面备注为“家”的对话框。
      【今天第一天,不是很顺利。】
      两句话,沈秋皱眉停了会,又一个字一个字删掉了。
      太晚了,对面估计已经睡了。
      于是最后她什么也没发,直接放开手机。

      这一夜,沈秋基本闭眼睛就睡着了,主要是累的。
      第二天七点,从小到大的生物钟直接把她弄醒了。
      虽然没有睡够,但她没有赖床的习惯,起床后就下了楼。

      梁姨看到她有些意外:“昨天那么晚睡,这么早就醒了吗。”
      沈秋点头:“习惯。”

      梁姨不是话多的人,平日里她跟赵景杭说话也很少,现在家里多了个女孩子,她其实还有点无所适从。
      “那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沈秋摇头:“梁姨,早饭我自己解决就行。”
      “没事,少爷平时都没起床,我早上都闲着的。”梁姨说着往厨房走,“给你煎个吐司行吗。”
      沈秋:“那好吧,谢谢您。”
      “不用。”

      家里多了个保镖一点不稀奇,但多了个女保镖却很不一般。
      沈秋坐在餐桌边吃早餐的时候,梁姨偷摸打量了几眼。
      这姑娘高高瘦瘦,看起来也是漂漂亮亮的。怎么是个保镖呢,怎么看也是被保护的对象吧……

      沈秋并不知道梁姨在想什么,她吃完早饭后等了一段时间,看准了时间,给赵景杭打电话。
      然而,电话并没有打通。
      再接连三个电话没通后,她便打算上楼了。

      “沈秋,等一下!”梁姨突然把她叫住了。
      沈秋:“怎么了?”
      “你这是要去叫少爷起床?”
      “嗯,十点要准时到赵家。”
      梁姨面露难色:“嗯……要不还是等少爷自己起来吧。”
      “会迟到。”
      “那总比你受罪好,他不喜欢别人叫起床,他有比较重的……起床气。”大概面对的是女孩子,梁姨有了恻隐之心,所以多说了两句,“就你之前那个小杨,也是因为去叫他起床,被揍了呢……”

      被揍了?
      大少爷就一个弱鸡,怎么可能揍得过专业保镖。
      估计是对方不敢动他,所以才“主动”被揍。

      沈秋道:“谢谢梁姨提醒,我会注意。”
      梁姨见她坚持要叫起床,叹了口气,“好吧,那你注意安全。”
      “嗯。”

      赵景杭的房间在西侧朝南方向,他的房门并没有关,推门进去,一片昏暗,恍若黑夜。
      光亮从房间门口涌进去后,沈秋看到了房间中央大床上一个起伏的身影,她走了过去,站在床边。

      “少爷,起床了。”
      床上的人一动不动。
      沈秋耐心充足,重复了一遍:“该起床了,八点三十五。”
      被窝里的人动了下,是被吵醒了。

      “八点三十六,请您起床。”
      “滚出去。”沙哑,带着浓重不满的声音从被窝里传出来。
      沈秋一动不动,说道:“出发去老宅需要一个小时,十点准时到的话,九点一定得出发,我给您预留的打理时间是二十分钟。”

      终于,床上的人掀开了眼帘。
      昏暗下,那人的眼神透着浓烈的杀机,好像她再多说一句,他就要从枕头底下抽出锐器,将她乱刀砍死。
      “我再说一遍,滚,出,去。”

      可沈秋自带盾牌,她迎接着他的杀机,似乎毫无生存欲:“可你不能再睡了。”
      赵景杭按了下太阳穴:“你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是吗。”
      沈秋:“您父亲说,您必须准时。”
      “滚!”
      赵景杭是真的想睡觉,所以都懒得跟她说话,被子一拉,就想沉眠。

      沈秋不能让他如愿。
      惹了这个大少爷,会被“揍”。但是,不惹他,不能带他准时到达,赵正源不满意,她就会被开除。
      所以该走哪条路,她很清楚。

      “少爷,请您起床,迟到会给你爷爷非常不好的印象。”
      “还是我现在给赵正源先生打电话。”
      “您还需要几分钟?”

      哗啦——
      被子骤然被掀开,沈秋顿了下,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里面的人突然一把拽住了她的肩,把她往下一拖!
      她重重摔进床里,下一秒,脸就被人用枕头按住!
      “唔——”
      枕头被压得牢牢的,赵景杭是真心往死里弄她。

      沈秋骤然失去了空气,一时挣扎不过,才发现,赵景杭似乎不是弱鸡。
      “少……”
      “让你安静,没听懂?”

  • 作者有话要说:  沈die,剧终 :)
    ————
    感谢在2021-10-04 19:00:00~2021-10-06 16:35:1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甜甜滴酸酸滴娃哈哈果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喝一杯奶茶吗、小寒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墨段言 2个;29594398、?HANSHUO ?、丢丢ik.、清野、涣云、小寒、易只烊、万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寒、为了我们枝枝 37瓶;krabs 15瓶;卡卡西卡、晨默市今、小京京京酱、婷猫(=^ェ^=)、陶陶陶儿、霸总、闷声发大财 10瓶;景爹的宝贝仔、改名转运的白菜 9瓶;乐乐的小熊、铬、南笙浅梦、贰贰叁、51641144 5瓶;淇宝 3瓶;加些快乐、so我该说什么、北倾的小粉、此人不存在、Linzzz、缇子、歆歆de小happy 2瓶;53910594、九九九牌棒棒糖、乐晞、Q、她笑时,风华正茂、50348938、cynthiaaa、48873051、彩虹糖好吃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