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晋江经典推荐何以笙箫默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 4 ...


  •   薄闲侧了侧身,让黄密欧进来:“怎么回事?”

      自从春季赛表现不佳后,GOD战队就开始了封闭训练,原本恨不得一天一条动态的队员,这半个月处于几近断网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和热搜沾上边。

      黄密欧将手机递过来:“你们今天是不是用小号四排了,知道排到谁了吗?”

      薄闲接过手机,扫了一眼。

      微博话题有好几个,讨论数量在持续递增,热度从低到高分别是#GOD被吊锤#、#A神是否被吹得太过#、#K团时星澜吃鸡录屏#。

      在看到“时星澜”三个字时,薄闲头脑一空。

      “你们撞车了时星澜,他在网上发了游戏录屏,有人认出了你和沈日落的小号,营销号一直发微博带节奏,导致现在一群人嘲你们。”

      电竞圈规模不大,但论喷人技术,可谓是打遍古今天下无敌手,赢了吹输了骂,是圈子里的传统。

      训练室里很安静,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纷纷拿出手机。

      薄闲直接点进热度最高的话题,简单看了一下,就将手机还给黄密欧,回到了自己的机位。
      他盯着游戏界面,开始回忆自己上局游戏都干了什么。
      展示了高级喷子的风姿,嘲讽了xingxing,安慰他带他吃鸡……总的来看,似乎没有做什么太出格的事。
      至于那几句嘲讽,对方没听到,也可以当作没说。

      薄闲做梦也没想过,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和时星澜产生联系。
      当xingxing说自己名字里有个“星”字的时候,他想到过这种可能,但几百万分之一的概率,太不现实了。
      此时此刻,xingxing真的和时星澜画上等号了。

      沈夕沉气得直爆粗口:“这说的什么屁话!我他妈真是服了,凭本事打赢的世界大赛门票,觉得老子不配的话,就叫你支持的战队别输啊!”

      GOD是近几年崛起的强势战队,三次出征世界联赛,但每次都与四排冠军失之交臂。
      这次春季赛表现得不太好,少不了有人借题发挥。

      黄密欧愁闷之余不忘瞪他一眼:“别口不择言的。”

      点开和战队相关的任意一个话题,满满都是负面言论。

      【要我说,GOD已经不行了,看看今年春季赛打的,积分那么低,比JSS少了将近三分之一,就这还吹国内强队呢。】
      【世界第一狙击手,还不是得跪下叫别人爹,Aurora最菜,不接受反驳,Q和S就会浑水摸鱼,男模队赶紧滚出竞圈吧。】
      【u1s1,现在的Aurora确实不行了,粉丝跟我bb也没用,整天搞饭圈那一套,真他妈把自己当明星了?】
      【打得这么菜,GOD全员原地退役得了。】

      粉丝也早已按捺不住,在话题里撕了起来。

      【妈的,又有傻逼趁机黑我老公们!让我看看是哪个头顶一片绿、生活不如意的王八孙子。】
      【一局游戏罢了,谁能保证永远不输,真他妈人均职业选手,打嘴炮好厉害呦。】
      【谁不行你A爹也不会不行,一只手就能虐得你们这群跪下叫爸爸。】
      【整天说GOD三次世界大赛没拿回金锅,我寻思着,你们喜欢的战队可连世界大赛都进不了。】

      薄闲从出道就是首发,三年前转入GOD战队,个人成绩斐然,在国内现役职业选手中是top的存在。
      颜值当道的年代,薄闲那张脸下了赛场就能在娱乐圈出道,导致他颜粉比技术粉还要多,是少有的微博粉丝过千万的电竞选手。

      粉随正主,薄闲的粉丝和他一样,战斗力极强,在电竞圈内出了名的不好惹。
      现在双方撕得热火朝天,话题热度越来越高。

      打职业的哪个没被骂过,都是大心脏,很快就冷静下来了。

      “妈的,够背的。”沈夕沉锁着眉头,“怎么就遇到他了。”
      球球喃喃道:“这是报应吗,刚嘴了人家,现在就被带着一块上了热搜。”

      沈夕沉一噎:“打个游戏还录屏炫耀,真他妈想红想疯了,什么都要蹭。”
      周游边回消息边说:“人家粉丝一千多万,要蹭也是我们蹭了他,估计就是碰巧。”

      沈夕沉语塞,哼了声:“你哪一国的,怎么一直帮他说话?”
      “我妹特地给我发微信解释,说那录屏是当物料发出来的,时星澜不玩游戏不混竞圈,不可能是故意的。”周游举起双手,“我只是转述她的话。”

      沈夕沉还想反驳,薄闲平静道:“确实跟他没关系,他连自己怎么死的都弄不清楚,第二局还问我这游戏有多少种死法,就是个巧合,别揣测了。”

      黄密欧一惊:“你们还打了第二局?”
      薄闲动作一顿,简单解释:“和White双排,排到两个路人队友,他是其中一个。”

      黄密欧一脸玄幻:“太巧了吧,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是挺巧的,不然怎么叫孽缘。
      薄闲想着想着,把自己逗笑了。

      沈夕沉作惊恐状:“老大,你是被黑粉气傻了吗?”
      “……我被你气傻了。”他站起身,“我下去拿喝的,要不要帮你们带?”

      球球:“我要可乐!此刻唯有肥宅快乐水能安抚我受伤的心灵。”
      沈夕沉:“加一。”
      周游:“加二,辛苦老大了。”
      薄闲看向White,White犹豫了下:“一样就行。”

      “看看想吃什么,到时候我直接订餐。”薄闲拿起手机,招呼黄密欧,“黄总和我一起?”

      两人一起下了楼,薄闲拿了几罐可乐:“黄总,你先拿上去吧,我等下上去。”
      黄密欧狐疑地看着他:“你是不是想支开我喝冰的?”

      薄闲关上冰箱,从旁边拿了瓶常温的矿泉水,拧开:“我喝这个,行吗?”

      “我也是为你好,最近气温反复,你多注意点。”黄密欧叹了口气,“热搜说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你那群粉丝厉害着呢,估计撕个一天半日就结束了,你别太放在心上。”

      薄闲喝了口水:“你操心我干嘛,热搜就是我第二个家,这点小阵仗算什么?”
      黄密欧无奈一笑:“你啊,那我先上去了。”

      待他走后,薄闲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
      对面接得很快:“小闲?”

      “是我。”他舒了口气,“哥,最近忙不忙?”
      “还行,这部戏快拍完了,你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和哥说?”

      薄闲很轻地笑了笑:“没事,挺长时间没给你打电话了,和你聊聊,顺便问问……他们身体怎么样。”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爸妈身体都挺好的,你不用担心,小闲,爸妈经常提起你,你还不打算回——”
      “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去训练了,哥,再见。”薄闲没让他把话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和时星澜的接触,又让他想起过去的事,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但似乎还是没有办法完全释怀。
      他晃了晃右手,黑色护腕箍在腕骨上,衬得他手腕细瘦。

      手机上有消息跳出来,是他们战队的小群,讨论好了要吃什么,正一个劲儿的发消息,催他赶紧回去付钱。
      薄闲随手发了张表情包:朕来了jpg.

      准备上楼的时候,又有消息进来,是他大哥。

      【薄墨:热搜的事怎么不告诉我?】
      【薄墨:这部戏杀青后,我们见一面,时间地点会提前发给你,你协调好训练时间。】
      【薄墨:不告诉爸妈,不准拒绝。】

      薄闲叹了口气,动动手指回了个“好”。

      他哥决定的事,没有人能够更改,不答应的话,薄墨能直接杀来基地,脑海中浮现出基地被他哥的粉丝团团围住的画面,薄闲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上楼后发现,几个人已经点完餐了。

      黄密欧抬头看他一眼,又低下头戳着手机:“来得正好,他们要吃羊肉火锅,都挑了要吃的菜,你有什么想吃的菜吗?”

      薄闲漫不经心道:“虾。”
      “好,再点个虾……不是,现在不是吃虾的季节啊。”黄密欧把海鲜一栏翻了个遍,“只有冻的,你还不爱吃。”

      “那就不用点了,拿来我付钱。”
      黄密欧躲开他的手:“庆祝White加入我们的大家庭,战队出钱,轮不到你。”

      White站了起来:“有件事需要说一下。”
      黄密欧开玩笑:“这么严肃,别不会又给我整了个热搜吧?”

      “我今天和薄队双排,可能会被扒出来。”
      他偶尔会直播,也有一定数量的粉丝,曾经说过不会和职业选手排。

      薄闲曲指敲了敲桌子,抢在黄密欧之前开口:“这事是我的锅,忘了让White换小号。”
      沈夕沉实时播报:“已经有人在战队官博下面问,White是不是新队员,嗬,一群福尔摩斯。”

      黄密欧抖着手切换了官博号。

      薄闲活动了一下手腕,懒洋洋道:“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官宣了吧。”
      早晚都要官宣,没必要一直瞒着,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官宣……”黄密欧欲哭无泪,“我特意查了老黄历,挑了个运势最好的日子,你跟我说今天官宣,你还有没有心!”
      球球竖起大拇指:“不愧是黄大仙。”

      “心?”薄闲沉默了两秒,仿佛在认真思考,回道,“那是什么东西?”
      黄密欧:“……”

      其他人不客气地笑起来,被骂的压抑氛围彻底消失。

      “黄总怎么说?”
      “我还能怎么说,White自己都不介意。”黄密欧算盘打得啪啪响,“今天时间仓促,先在官博发一下,正好你们挺长时间没开直播了,明天一起开播,还能给White造个势。”

      吃饭的时候,黄密欧发了官宣的微博,顺便预告了明天直播的事,几个人都转发了。

      薄闲没像其他人一样刷微博,起身去了洗手间。
      凉水从指缝中流过,冲走洗手液的泡沫,他往前一些,将手腕放到水龙头底下。

      薄闲的手很好看,修长白皙,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右手腕骨上的有一道疤,不长,两厘米左右。
      他皮肤白,显得这道疤格外明显。

      从洗手间出来后,薄闲背着黄密欧拿了罐冰咖啡,把周游叫到阳台:“你妹妹有没有跟你提过,时星澜最近有游戏相关的活动?”

      周游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说时星澜要参加直播平台举办的明星邀请赛,怎么了哥,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薄闲脸上的笑淡了,喝了口咖啡,“你先进去吧,里边太吵了,我一个人待会儿。”

      现在还没到夏天,晚上的风是凉的,薄闲穿着队服外套,坐在藤椅上。

      一罐咖啡喝完,他拿出手机,登了许久没上过的微博小号。
      这个微博小号是薄闲打职业以前申请的,好几年了,一直只关注了一个人。

      从【正在练舞的小时】到【King-时星澜】,他不是时星澜的粉丝,他们之间甚至没有过直接的交集。

      对薄闲来说,时星澜就像是月亮,曾无意间照亮过他。
      当时他与父母决裂,孤注一掷,不免对自己的坚持产生怀疑,是时星澜影响了他,使他最终选择相信自己。

      每当对自己产生怀疑,薄闲就会登上小号看一看,回忆自己当初毅然决然踏入电竞行业时的心情。
      但因为他是个很不容易被打击到的人,所以一年也登不了几次这个号。

      周游的话印证了他的猜想,薄闲犹豫了一下,在私聊里敲下几个字。

      【准备追梦的小A:相信自己,你是最棒的。】

      正当他准备退出账号的时候,消息栏出现了一个小红点。

  • 作者有话要说:  录屏是公司发的,星星是个草着高冷人设的社恐憨憨,不会弄这个~
    闲崽直男式安慰:你是最棒的。
    星星憨批式回复:谢谢,你也是。
    感谢小可爱的地雷:绯衣×1
    感谢小可爱的营养液:冰摇红梅黑加仑×1,贰贰叁×2,白芍×1,甜饼人×9,鱼式记忆×1

精品小说推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